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16——空中阁楼
    就在陈晴空用有限的条件推断着镜子游戏的时候,赵源突然站了起来。

     “走吧,那条狗应该张罗的差不多了。”

     柳千红慵懒的站了起来,礼服晃荡的间隙陈晴空下意识的撇过了视线不去看。如果在地球上,这样的女人……不,这里不是地球了。

     陈晴空深呼了一口气,跟在赵源和柳千红的身后离开了包厢。

     原本人来人往的酒吧外面,此刻却围起了一大群人。人群围起来的空地上,那个挑衅的男人挥舞着双手向着人群嘶吼叫嚣着。

     虎坦也站在那里,身边放着两台三米多高的舱体,那样的舱体陈晴空在书上看到过,综合手术舱,因为功能齐全包含了基因和骨骼神经方面,涉及到了非法的类人体改造而被联合联邦禁止。

     这里是空港,和地球仅仅隔着大气层,就敢如此明目张胆的使用违禁的机械,这让陈晴空对雇佣军团的认知更深了一层。

     “你们看!就是这个小白脸!哈哈哈哈!他说他要当核心团员!就他也配!”男子看到陈晴空从酒吧里出来,叫嚣的声音更大了一点。

     陈晴空没有理会,看到虎坦在向他招手,就静静的走了过去。

     沿途的人群自动的分开一条路,都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陈晴空。

     “虽然我欠老陈一些人情,但是游戏是雇佣军团的规则,我也没办法阻止。”虎坦低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陈晴空,慢慢的说到:“调试治疗舱还需要些时间,有什么问题想问吗?”

     陈晴空看向两台治疗舱,几个人用手环不停的调试着。

     “什么是核心团员?”

     “嗯,从你希望听到的角度来说,每一次任务的报酬抛去任务成本以后,50%归核心团员分配,40%归普通团员分配,剩下的10%作为军团储备资金。这么说明白了吗?”

     “明白了。现在有多少核心团员?”

     “如果你能赢下游戏,算上你一共八个人。”

     “普通团员呢?有多少?”

     “数不过来,大概七百多个吧。”

     听到这里,陈晴空的眼睛眯了起来,八个人分50%,七百多人分40%,这其中的差距,大的让人窒息。

     “镜子游戏的动作到底指什么?”陈晴空问了一个关于游戏的问题。他不觉得这个游戏中的动作,单纯的就是肢体动作。

     “别急,嗯,来了。”虎坦没有回答,只是看向远处。

     两个人推着两辆金属框架的推车进入了圈子里,每一辆推车上都放着十多把大小样式各不相同的短刀。

     “镜子游戏的动作,指的就是用这些刀。”虎坦很隐晦的说了一句。

     但陈晴空听懂了,就是自残。

     这样的话,这个镜子游戏就复杂的让人头疼了,陈晴空的大脑开始飞速的运转,用已知的线索构建着镜子游戏的概念模型。

     用刀自残,首先涉及到的就是疼痛,这方面陈晴空的优势就像作弊开挂一样夸张。

     然后,就是对人体的熟悉程度了,在下刀的时候,尽量的避开诸如内脏、动脉之类的要害。

     随着游戏时间的推移,血液的流失会成为决定胜负的重要因素,很可能会因为血液流失过多而没有体力下刀,导致游戏失败。

     那么一切都很明了了,尽量往要害部位下刀,避开要害位置,避免撕裂过多的血管,如果对手稍有失误哪怕多撕裂了一条血管,那么胜利的天平就会倾斜。

     “最后一个问题,他向我挑战,赢了可以取代我,那么他失败呢?”

     “你有亲手处决他的权力。”

     “嗯。”

     “你没问题了吗?”

     “没了。”

     “很好,我喜欢自信的人。”虎坦看向陈晴空的眼神里,更多了一些欣赏:“我给你一个忠告,要么输,要么就赢的干脆,这是对你的考验,也是你展示自己的机会。”

     “如果你想成为核心团员,你就得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们,你很强。否则,像今天这样的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治疗舱调试完毕,游戏正式开始。

     两辆推车面对面放着,相隔不过两米,陈晴空和那个挑衅的男人站到了推车后面,面对面站着。

     “这场游戏,我来做裁判。”虎坦壮硕的身躯站了出来,巨大的声音让全场寂静了下来。

     “本次比赛的限制,不允许断手断脚这样的肢体分离,然后,生!死!不!论!”

     “虎坦!虎坦!虎坦!”

     虎坦高举双手说完规则,人群开始挥舞着手躁动了起来。

     “妈的,这条狗怎么哪都搞事情。”

     “人家愿意当条狗,怎么的,你嫉妒了?”

     “这个新来的小白脸真的是核心团员?早知道我就去挑战了!”

     “就你?得了吧,割破点皮都哭半天的娘们。”

     “下注下注,押狗东西赢的一赔一点五,押小白脸赢的一赔五,下注下注!”

     “我押那条狗!”

     “狗东西!我押五百!”

     ……

     人群嘈杂吵闹,嗡嗡的声音渲染着场上的气氛。

     陈晴空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了自己的对手身上,虽然自己的对手真的如同一条惹人厌的狗,但既然是对手,就绝对不能大意。

     陈晴空看着自己对面的男子,那狰狞的笑容可以称之为神经病了,但陈晴空从他的笑容中看到了一种叫做自信的神采。

     “小白脸,爷爷我玩镜子游戏,这是第七次了,哈哈哈。你是第一个核心团员,啊哈哈,来吧来吧,让爷爷我更兴奋一点!”

     七次,意味着经验丰富。

     这让陈晴空的心有些凝重。按照自己的推理,如果对手没有夸大其词故布疑阵,那么很明显对于人体构造的了解就很深。

     陈晴空因为没有痛觉,所以从小不得不花费大量的精力去了解人体构造,让自己不至于莫名其妙的死于非命。陈晴空甚至可以清晰的知道自己身体上哪怕最细微的一条血管的粗细和位置。

     那么自己的对手呢?也和自己一样了解吗?又或者比自己更了解。

     陈晴空突然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了,随便一个被核心成员肆意侮辱打骂的狗,竟然也能给自己带来如此大的压力,自己完成五百万的目标,会不会是虚妄的空中阁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