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相见
    贺榆洲一愣,关大娘笑眯眯的道:“小洲,你的点心特别受欢迎,总共六十六个,我给你卖了三两多银子,整整三贯呢!”

     “……”关大娘很兴奋,贺榆洲沉默,这点心这么好卖么?四五十个铜板一个?可是包子才三个铜板……

     贺榆洲敛眸。

     关大娘见他的模样皱眉:“你这孩子怎么不乐一下,这点心好卖呢!多做点,明日里关大娘还去镇上给你卖了,这钱你收着。”

     “大娘……”贺榆洲楞了楞,唤道:“我那点心不至于卖这么多钱罢?而且,这丝巾十方布料极好怎么着也得一两,这个钱不能你出。”

     “哦,这个丝帕啊,是那掌柜的赊的。”

     “赊?”贺榆洲皱眉。

     “那掌柜的认识赵一,说赵一提过我,也提过你,说我们是他知根知底的,要绣绣品送去他店里卖,他很高兴,便没有收丝帕的钱,只说等你绣好了送去他店里,他给你扣这丝帕的银两,这掌柜的啊,是好人。”

     关大娘看起来心情很好,今中午那掌柜还请她在酒楼吃了一顿好的,确实是个好人。

     贺榆洲听闻,却很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掌柜了,上次他去还压他价呢,而且关大娘也说了,那掌柜的是坑他的,怎么这次关大娘去这么好说话?

     贺榆洲总觉得这事透着诡异。

     他张了张口问道:“大娘,你不是说那掌柜坑人,上次他很可能给我压价什么的吗?”

     “这个啊。我也问清楚了。”

     “那是他觉得你这姑娘不错,故意逗逗你的,他还以为你会反驳,谁知你被他逗昏了,拿了钱就走了,这不,让我把这个给你呢。”

     说着,关大娘把那十方丝帕塞到了贺榆洲的手里,贺榆洲捧着,感觉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咯手,便打开了来看,两锭元宝,整整一百两,静静的躺在丝帕中间……

     贺榆洲讶然的瞪大了眼,抿紧了唇,连忙收了起来道:“大娘,那掌柜的亲手把这个交给你的?你确定他是让你带给我?”

     关大娘笑:“这事我还能昏了不成,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银两呢,小洲啊,你遇到贵人了,建房子有望了!这掌柜的真不错,实在,说你那丝巾赚了不少银两给你分红呢!”

     贺榆洲敛眸:“分红这事怎么能信,这钱不能要。”

     关大娘皱眉:“小洲,你说什么傻话呢!”

     贺榆洲道:“我绣的丝巾值不了这么多钱。”

     虽然在贺家知道,在县城大户人家用一方丝巾也是十来两的模样,但是这是小小的镇上,即使说这里有富贵的几户人家,但也就十来两一方的模样,这钱都给他了店铺赚什么?当掌柜的不会这么蠢,把赚的钱往外推,肯定有什么事……

     贺榆洲皱眉:“明日我也去镇上,把这个送回去。”

     “……小洲。”关大娘望着贺榆洲。

     贺榆洲一愣道:“大娘,谢谢你,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我不能无故收别人的钱,那掌柜的先前去还跟我说‘上一次是因为赵一叔在才给的一两,这一次他给实价,最多三两。’他都那般说了,料想上次的丝帕已经是实价了,这次的补偿还有莫名的分红怎么想都不太正常,这个我们不能要。”

     关大娘闻言沉默,半响叹道:“小洲你是大户里出来的,总会比我们见识多,你就按自己的想法来吧,大娘啊,是觉得你现在需要银两,要是可以就……就用了罢,这三两是正正规规赚来的,因为恰巧碰见一群小姐夫人的游玩,这些就被高价卖去了。”

     “恩,辛苦关大娘了,谢谢,大娘一直一心为我着想,榆洲无以为报……”

     “傻说什么呢!大娘要你什么回报,只要你过好了就好。”关大娘慈爱的笑:“那我先回去了,一回来就来见你了,得回去做饭了。”

     “大娘在这里吃吧。”贺榆洲挽留。

     关大娘摇头:“大海那家伙习惯在家里吃,就不留了。”

     这般说着,她人已经走了老远。

     贺榆洲目送她离开,拽着手中的银两,心情复杂。

     第二天,贺榆洲来到了镇上。

     直直来到了布店,布店掌柜似是老早等着他了一样,将他迎了进来。

     贺榆洲也不多废话,直接将那百两银子拿了出来,放在柜台上朗声道:“这钱,无缘无故的我不收,还予你。”

     掌柜的被他的严肃强势弄得微微一愣,笑着沉思了半响,突而狡猾的说道:“姑娘,这钱可不是我的,这你不该还给我。”

     “……”贺榆洲一愣皱眉,掌柜道:“这是我家少爷说要给姑娘的,姑娘若是要还得还给我家少爷。”

     说着,掌柜将那百两银子郑重的放在了贺榆洲的手心。

     贺榆洲眉头紧皱道:“能否请你代劳呢?”

     “这我可不敢。”掌柜的连连摇头:“少爷给姑娘的钱我可不敢过手,还请姑娘莫要为难。”

     “……”贺榆洲沉默,半响问道:“你家少爷在哪?”

     掌柜的一听眼亮了亮,笑道:“就在这镇上,姑娘随我来。”

     贺榆洲皱眉,他怎么感觉这掌柜的似乎就等他说这句话了似得……

     贺榆洲警惕了起来,跟着掌柜左拐右拐,来到一条青石板铺地的街道,街道靠右有一水湖,街道半中有一府邸,府邸两边雕刻着石狮,门匾刻着“陆府”二字,朱红色的门此时大大的开着,门口站着两家仆,见到掌柜微微微微行礼喊了他一声“安叔”

     安叔走在前头,非常自然的进了门,贺榆洲有些犹豫,安叔回头喊了他一声,他无奈之下,只好咬牙跟了上去。

     廊道弯弯,通径往深,安叔带着贺榆洲进了里边一件卧房。

     一进到房间里面,一股难闻的药味直冲鼻尖,贺榆洲皱紧了眉。

     这房间四处闭窗,里面一桌几椅,靠窗有一卧椅,里边似乎还有床,床外面朱紗漫漫,朦朦胧胧的遮住了里面的实情,只隐约可见,里面有一站立的人影和一侧躺的人影,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从那躺着人影处传了来。

     安叔进来后,朝着里面恭敬的行了一礼:“少爷,姑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