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丁赋
    “为何……不接受那一百两呢?”陆卓曦问他:“即使百两不多,但起码能给小姐一处住所……”

     贺榆洲楞,回望着他,见他目光纯澈,并没有想探究什么的意思,便开口回道:“只是觉得不是自己赚的,用的不踏实。”

     “像小姐这般的人,已经不多了。”陆卓曦浅笑。

     “天色晚了,小姐能留卓曦一晚吗?”

     “少爷?”阿壮有些奇怪。

     陆卓曦抬手制止了他,贺榆洲也是一愣,陆卓曦不像是这么轻率的人,会主动要求在一个只有一名“姑娘”的家里过夜……

     他又想做什么?

     贺榆洲不敢轻易接话。

     陆卓曦轻笑:“小姐怕了么?”

     贺榆洲盯着他,冷笑一声,最后开口道:“随意。”

     “只是,这里只有客厅和房内两张床,而且,棉被很薄……”

     “小姐无需担心,卓曦在外面即可。”陆卓曦打断了贺榆洲。

     贺榆洲看了他一眼,转身出了房门,往关大娘家走去,这人要住下,晚餐得让关大娘多煮一些。

     吃过关大娘的晚饭,家里多了一人,还是对他有所怀疑的陆卓曦,贺榆洲有些不太习惯,早早的便回房睡觉了。

     但客厅内那压抑的咳嗽声却让他怎么都睡不着。

     他叹了口气,认命的起身,推开了房门。

     陆卓曦一愣,苍白着面色苦笑:“卓曦扰了小姐了。”

     “……”贺榆洲皱眉。并没有理他,只是走出屋外,借着月光,从路旁采了几株野花回来。

     然后端着油灯进了厨房,烧了一壶开水,拿出茶具和之前晒好的茶叶走到厅内桌旁坐下。

     陆卓曦好奇的看着贺榆洲,披着外衣被阿壮扶着坐到了贺榆洲的对面。

     “小姐这是?”

     “这花叫紫菀,这种花泡茶有止咳的效果,我且给你试试。”

     “……没想到小姐还懂医。”陆卓曦看着他优雅的点茶注水摘花瓣,纤长的手指在昏暗的灯光下,灵活的动作。

     那笔直的坐姿,从容的神态,不知不觉让人放松了下来,心……似乎得到了平静。

     一刻钟后,他的面前多了一碗花香四溢的茶。

     陆卓曦伸手端起了它,放在嘴边轻轻吹了两下,轻抿了一口。

     微微青涩的茶带着淡淡的花香还有一点点花的苦味,很是奇特。

     陆卓曦又喝了一口,灌入喉咽的茶,带着点点热气下肚,驱散了夜晚的点点寒意,淋润了干涩的喉咙,让他通身舒服了许多。

     陆卓曦浅笑:“看来小姐没有说错,这茶喝起来和我的药有一点相似,喝下去卓曦舒服多了。”

     贺榆洲闻言微微抿唇道:“有效就好,你喝了它再睡。”

     “好,”陆卓曦应。

     贺榆洲又给自己泡了一杯竹叶茶,也在陆卓曦对面喝着。

     陆卓曦看着奇特问道:“小姐喝的是……竹叶?”

     贺榆洲微楞道:“竹叶有解暑清热之效,夏日适合。”

     “小姐懂的真多。”陆卓曦敛眸道。

     贺榆洲道:“我这只是书上看来的。”

     “书上么……”陆卓曦手指沿着茶杯打转,表情未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喝完茶,陆卓曦被扶上了床,贺榆洲从房间将自己的被褥搬了出来。

     陆卓曦一愣,贺榆洲道:“现在这样热的天气,我不需盖被,便留给你罢。”

     陆卓曦闻言,心中一暖,微微一笑,没有拒绝:“那谢谢小姐了。”

     贺榆洲抿唇,将棉被盖在了他的身上:“早点睡。”

     “小姐也是。”

     夜晚

     虫鸣一声声,月大当空,屋外油灯已熄,咳嗽声渐停,陆卓曦似乎已经入睡。

     贺榆洲抿了抿唇,缓缓闭上了眼睛。

     半夜,屋外,却突现一鬼祟的影子,在茅屋外兜了一圈,来到了贺榆洲的窗外,一根手指从窗外捅了进来,接下来的却是一根*烟的管子。

     管子徐徐冒着轻烟,半响不到,屋内已经弥漫了白雾。

     那人影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将管子收了起来,还传出了猥琐的笑声,这笑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诡异万分。

     得意忘形的他没有发现身后突现一人,那人拥有着壮实的身材,面部憎恶。

     待他察觉,想要回头之时,那人一个手刀,轻而易举的将来人袭击在地。

     拖着他回到屋内,那人朝微微隆起的床被行了一礼。

     “少爷,已经解决了。”

     被褥翻起,坐起一人,这人垂直的黑发披散在脸颊两边直至胸前,苍白着面色,捂嘴轻轻的低咳:“将他绑在屋外吧,贺小姐如何?”

     “吸入了稍许迷烟,大约睡得正香。”壮汉答道,

     陆卓曦翻身躺了回去道:“那便让她明日醒来再行处理罢。”

     “是。”

     第二日早上,贺榆洲扶着昏沉的头起来,天已经大亮了,他推开了房门,看见陆卓曦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了桌边,微微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今日他有点睡过了,已经辰时了。

     “小姐,身体感觉如何?”

     陆卓曦问贺榆洲,贺榆洲一愣,应道:“还好,昨日醒来已经无事了。”

     “那就好。”陆卓曦说着,朝阿壮打了个眼色,阿壮转身出了屋门,不久拖着一个被五花大绑,口还被堵住的人进了来。

     贺榆洲看了过去,是丁赋……

     那人挣扎着,呜呜出声,想要开口说话,口却被塞住,许是挣扎的太过,弄得满脸充血,脖颈之处更是青筋突显。

     贺榆洲一愣,看着丁赋冷了面色:“陆少爷这是什么意思?”

     陆卓曦淡淡的盯着地上的人道:“昨夜,此人在小姐房外鬼鬼祟祟,卓曦便擅自让阿壮将此人绑了,小姐看要怎么处置?”

     贺榆洲一愣,昨夜?

     昨夜他什么感觉都没有……

     按理说,他一向浅眠,有动静不可能没有醒来的,说起来,昨夜睡的确实很是昏沉……

     贺榆洲沉思着,走近了丁赋,蹲下与他对视,取下了他口中的布塞。

     “狗娘养的!”

     “你们竟然敢这样对大爷!大爷上头可是有贺举人,你们这群混蛋,婊子!呜呜……”

     “……”一把将布塞塞了回去,贺榆洲嫌恶的擦了擦满脸的口水,站起了身。

     “抓住此人时,此人手中还有着这个,也一并交于小姐。”陆卓曦说着,递给贺榆洲一样物事。

     贺榆洲伸手接过,看着手中的东西阴沉了面色:“……迷烟管……”

     陆卓曦不语,贺榆洲嗤笑一声:“看来今早我起的晚了,却全然不是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