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病弱男子
    他的这个茶棚直接消费给赶路的小姐公子哥,一路的奔波,若是有这么一个地方喝上一杯热茶,消除疲劳的同时让他们因为赶路而急躁的心情慢慢沉淀而平静,想必是有生意的。

     当然因为想在赶路的道路边开,所以,这个茶棚一些应急的干粮都要准备才行。

     然而,这一切都还只是设想,贺榆洲现在什么都没有,也做不起来……

     揉着眉,贺榆洲拿出丝巾来绣,他现在迫切的需要钱,明天下午赵一还会再去一次镇上,他希望能赶在明天下午把丝巾绣出来。

     一夜未眠,早上随便应付吃了点,就绣那十方巾,到下午终于绣完,立马就顶着惨白的面色穿着新买的男装来到了赵一叔家。

     赵一看着贺榆洲那骇人的面色,遽然一惊,忙上前问道:“小洲,你这是怎么了?”

     贺榆洲一愣,有些奇怪赵一怎会如此问?

     赵一见她疑惑的模样又补充了一句道:“你的面色苍白……”

     贺榆洲一愣,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甚在意的回到:“大概是因为昨夜熬夜了吧。”

     话落,他见赵一一副不赞同的表情,他匆忙解释道:“我并没有感到什么不舒服,赵一叔别担心,我这面色也许本来就是这样的。”

     “赚了钱其他的先别想,买点好吃的给自己补补,你之前一路奔波身体怕是损了根本。”赵一叮嘱

     贺榆洲闻言,点了点头答道:“我会的。”

     他失血过多,除了开头的几天被九公子养着,他自己的时候着实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一日三餐也大多是杂粮粥,偶尔会去摘点野菜吃吃,多余的却是很少弄了。

     他该对自己好点的,这具活着的身体来之不易。

     这一次去镇上,牛车上有他还有几位不认识的妇女,那几名妇人有时候会好奇的看着贺榆洲,但也许是贺榆洲那副苍白的面色,又或许是因为他那面无表情的样子,让这些妇女都没怎么搭话。

     贺榆洲是不会主动开口的性子,自然也就没有开口。

     一到镇上,贺榆洲先去的就是布店,这一次他花了一天一夜将十方丝巾绣好,针线没有上一次密实,但是花样技术还在,而且,这一次他的丝巾是买了贵的软烟罗,这种布料比先前的贵了十倍,掌柜的收他这样的方巾不会低……

     也许是贺榆洲来这布店的次数多了,一进门那掌柜的就笑颜相迎,贺榆洲也没有多话,直接拿出了那方巾给掌柜。

     掌柜的看了看说道:“你这次没有上次绣的密实。”

     “但花色技巧都在。”贺榆洲回道。

     “上一次的绣的极好但布料太差,看在赵一的份上我出了一两,这一次我只能按实价。”

     “多少?”贺榆洲问。

     “二两。”

     “……”贺榆洲沉默道:“这布料比上次贵了十倍。”

     “……”掌柜的楞了楞,咬牙道“最多给你三两。”

     见贺榆洲不说话,掌柜又道:“说实话吧,这小地方即使有人用这样的丝巾需求也是不大的,你大概是听闻了赵一说这里有几户富贵人家吧,但是你可知道丁家只一出嫁商家女,商家留在本地的都是无能的远房亲戚,日子虽看起来富贵但并不长久,也许也出不起这个钱来用这样的丝巾,而贺家用的都是县里的东西,就这陆家可能会用,但陆家有几房小姐几房夫人,姑娘可知晓?”

     “……”贺榆洲默。

     那掌柜眼露精光的继续道:“陆家在上辈人丁就已不旺,上一代之余两兄弟三姊妹,如今兄弟两皆已去世,留下的不过一人,此人还是个男丁,而三姊妹均招了夫婿,膝下总共六子,只二人为女子。”

     “这样数来,姑娘自己想想,会用着方巾的只几人?”

     “……”

     “姑娘算不清?那我算给姑娘听听,商家一女、陆家三姊妹加之膝下二女不过六人,算之每人一方,你这十方我还得亏了四方。”

     “……”

     “所以我看这……”

     “得了,别说了,三两,成交。”贺榆洲揉了揉眉,觉得眉心有点疼,他似乎被绕晕了……

     没有赵一叔在果然会被胡扯,但是三两就三两罢,重重的叹了口气,贺榆洲将三十两揣在怀里,转身就往外走。

     转身回眸间,眼中却霎时映入一人。

     那人身着淡蓝色的长袍,冠冕束发,五官精致,俊俏非常,但眉目间隐隐愁绪涌现,面色也带着不正常的苍白,唇色更是淡淡的粉。

     “咳咳……”一手握拳微遮住那淡色的唇,一声低咳从那人的唇间流露,那人的轻微的喘息,面上带上了疲倦之意,身子更是往旁边靠了靠,显得虚弱非常。

     贺榆洲一愣,这才发现,男子的旁边有一黑衣侍卫,那侍卫虎背熊腰,肌肉发达,看起来就是个大力的主。

     此时那男子大半个身子都靠在了那壮硕的侍卫身上,那侍卫双手平抬,搀扶着那男子。

     那男子就在被搀扶下带着满脸的虚弱与疲倦慢慢走近了布店。

     这是位病弱的男子……

     贺榆洲想,突然觉得总是这样看着别人不太好,他连忙低垂下了头,见那人要进布店的门,他又往旁边靠了靠,让那男子先进来。

     “……多谢……”

     令人意外的那男子有礼的朝他说了声感谢,贺榆洲意外之余有礼的摇头应答。

     直觉觉得这男子不太简单,贺榆洲应答完,不想惹事匆忙揣着钱就离开了……

     那男子注视着他的背影,有些疑惑。

     “这么俊秀的公子,怎么我从未见过?”

     “哈!少爷,那是名姑娘!”布店掌柜好笑的从柜台搬出把椅子放在男子的身后。

     男子听闻意外的挑了挑眉,随即了然过来,轻笑出声,但那一笑还未笑完,却又是一阵咳嗽。

     掌柜见状,连忙搀扶着他坐下,随即皱眉有些沉重的道:“少爷,你的病……越发严重了……”

     男子闭眼捂着胸口顺气,许久才睁眼说道“……无碍。”

     “这般严重,少爷该卧床休息的。”掌柜的担忧。

     男子摇了摇头,敛下的眸带着淡淡的忧伤:“只是躺的久了也想出来走走。”

     “……少爷……”掌柜的张了张口叹气:“苦了你了。”

     “安叔,无需担心,卓曦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的。”男子淡淡的道。

     安叔一愣,随即叹道:“少爷莫要逞强就好。”

     男子不回话,只是问道:“最近布店如何?”

     安叔闻言,颇有些自豪的道:“最近赚得不少,少爷,我给你看样东西。”

     说着,安叔走到里面翻了翻,翻出了贺榆洲的绣品,恭敬的递到了男子的手上道:“这是最近收购回来的绣品,虽然收购的价高了些许,但卖的确实不错。”

     男子闻言,拎起一方看了看,有些愕然的睁了睁眼,过后又恰似无事般将它放下道:“绣的不错,可惜布料太差,恐不好卖出罢。”

     “对,但是少爷你再看这个。”说着,安叔将刚刚收购的方巾递给了男子。

     男子静静的看了它许久,敛眸道:“这些布料是好了,倒是绣的有些马虎了。”

     安叔闻言接道:“但……也比县城的好上些许罢,这一方在县城起码能卖十五两,即使在此,八两也是有人要的。”

     “恩。”男子疲倦的应了一声,闭眼靠在了椅背上:“这是何人所绣?”

     “就是少爷刚刚碰见的那名女子。”

     “姓温?”

     “……恩?”安叔有些不明所以,随即回道:“听闻姓贺。”

     男子闻言,悠悠的睁开了眼:“你确定姓贺?”

     安叔点头:“赵一和我说的,那名女子先前孤身逃难至此,如今和那赵一做了一方邻居,成了同村人。”

     “……”男子沉默,静静的盯着那些丝巾,半响,他抿唇道:“安叔,若是我没看错,这是温家的刺绣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