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4第72章 交心(上)
    温路珩抬起头来,冷声说道,“我还真没想到,李家居然部署了这么久了。”

     “既然你都听到了,我也无话可说。”李轻舟并不理会,直接坐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

     两人一阵沉默,午夜的急救室门口,根本没有人过来,虽然是夏夜,这里却显得格外的阴冷。

     李轻舟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喷嚏,许是有些感冒了,他无力的靠在椅子上面,背后是冰冷的瓷砖,透过后脑勺传过来,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心里面的着急,却只能在这里等着,没法做出实质性的事情来,心有余而力不足。

     手术室上面的灯终于熄灭了,他们两人同时站了起来。

     医生因为与温路珩相熟,所以对这温路珩道:“孩子没保住,不过还好月份不算大,也就两个多月,拿掉之后,要好好养身体,加上她身上一些骨折的伤,这至少要三四个月的调养了。”

     “人没事吧。”温路珩问道。

     “人没什么事情,额头上的伤口,也已经处理了,就等着醒过来,如果明天醒过来,住院调养就好,不过这一个月是非常关键的时期,一定不要让她做重活,其次就是安慰一下她,孩子掉了会影响做母亲的心情的。”

     “知道了。”温路珩答道。

     “已经把她转去重症病房了,明天醒来在转出来。”

     “多谢你了。”

     “没事,我也是尽力而为。”医生说完,和他们道别之后,往休息室走去。

     温路珩心中似有千斤的重担被泄了下来,和李轻舟两人往加护病房走去。

     他们在护士的带领下,穿着防菌的服装,隔着玻璃看了一眼正在昏迷中的雨桐,她脸色苍白,额上的伤口显的触目惊心。

     李轻舟不想回去,一个人在走廊里面来回走着,偶尔会去走廊抽支烟。

     这一夜,成为张家和温家斗争的导火线。

     张家死一般的沉寂,大厅的灯就这么开着。

     张勤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着,他现在的心情,让整个张家如临大敌。张母在一旁心虚的说道:“别抽了,对你身体不好。”

     张勤一摔烟头,烟头滚在地板上,还在冒着烟:“都是你交出来的好儿女。”

     “是是是,你别气坏了身子。女儿还在地板上跪着呢。”张母为难的说道。

     “让她跪着去,这么大的耻辱,必须让她记得住,看看,她给我们张家带来了什么,除了耻辱,还有什么。”张勤怒道。

     “老爷子,也不能这么说啊,好歹明显错的温儒辛一家,现在都还没一个道歉,你反倒责备起婉婉来了。”张夫人发觉自己的丈夫似乎没有那么大的火气,遂说道。

     “还好意思说,二十年前,我费了多大劲找了多少关系,才住进这大院,当时人家只不过说我张勤年纪轻轻,居然这么没骨气,为了攀附权贵,花钱买进这宅子,要不是我家和你家还有一些资产和关系,凭我当年那一个小官的资格,如何进的来。投其所好的去讨好众人,左右逢源,温家势强的时候,站温家,也不会冷落其他人家。可是,你怎么就尽是给我拖后腿呢,瞧瞧一双儿女,成什么样子。”张勤愤怒的数落道。

     “那能怎么办,大院的都是一样养的啊。”张母不满的嘟嚷道。

     “还一样呢,你瞧瞧李轻舟,他们家是家大业大,可是好歹已经进了中南海了。你瞧瞧洋溢,居然整天在商界摸爬滚打,年少轻轻还谋人性命,如今还染上毒瘾了。”张勤痛心疾首,自己怎么就没有一个好儿子了,“看看女儿,如今被温路珩这样羞辱,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老爷子,这话您别乱说了,要是给旁的人听去,还不知道生出什么事端来呢。”张母安抚道,“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啊,你瞅瞅洋溢,如今酒店酒吧开的多少个了,都是连锁的了。外加上现在开始投资利润最高的房地产业务,也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反倒是温家,给咱们家这么大的侮辱,老爷子就要这样忍下去吗?”

     张勤沉默了片刻,似在思考些什么。

     张母起身摆了摆手,示意让跪着的女儿上楼去休息。

     张婉婉一脸憔悴的模样,瞧着父亲似乎没有对母亲的决定提出疑问,便起身朝楼上走去,膝盖每走一下,就痛到心理去了。

     待女儿走后,张母才继续说道:“你瞧着,这么大的事,温家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道个歉,除了温家老太太来了,可是老太太顶个什么用,温儒辛没过来。而且这么大的事情,一个道歉能解决的吗?”

     “他们怎么说的。”张勤问道。

     “还能怎么说,今天警局不都是去温家几波了么,说是温海涵撞了人,进医院去了,人是温路珩送去的,现在还没回来呢。也不知撞得是谁,这么用心的照顾,没准是小情人呢。”张母讥讽道。

     “你说话注意点分寸。”张勤说道,“看温儒辛的处理态度,这些话,你出去就不要再说了。”

     “知道了。”温母悻悻的答应。

     “上楼去看看婉婉吧。”张勤对着自己的妻子说道。

     张婉婉一个人在楼上,拉着所有的窗帘,并未开灯,也未把脸上已经花掉的妆卸掉,一个人坐在地板上,靠着墙壁。

     这模样让张母看着能不心疼么,“婉婉。”

     “妈……”张婉婉扑倒张母的怀里,嘶声痛哭起来,“我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么大的屈辱。”

     “妈知道委屈你了。”张母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说道。

     “妈,你知不知道我站在台上,看着下面人窃窃私语,我就想是给人观赏看笑话的玩物一样。”她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别哭了,哭也无济于事啊。”

     “妈,我这样的屈辱,一定要让他加倍换回来的。”张婉婉声音低沉的说道,语气充满了怨恨。

     张母哄着张婉婉睡着了,才小心翼翼的下楼。

     张婉婉在母亲走后,自己起身,拿出手机,看了看刚才收到的短信。

     “已经好了,婉婉,我想你了,我现在还在局子里面。”

     “多谢。”她按了发送键。

     把手机放回到床头柜上,脑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温家的书房。

     温儒辛在看着桌上的文件,已经深夜了。

     他年纪也已经大了,熬夜熬到这个时候,也已经有点力不从心,可是今天发生的这么多事情,让他怎么能安心睡觉。

     妻子已经被他打发的让她睡觉去了,她也累了一天。

     他手上拿着的是一卷张水明送来的资料,还有温路珩传真过来的邮件。

     为什么今天晚上他既没有去局子接温海涵回来,也没有去医院等雨停手术。而是自己回家来,他有些咳嗽,喝了点茶水,继续翻着,越翻眉头皱的越厉害。

     张水明送来的一卷资料,是温路森和张洋溢张婉婉兄妹二人合资的楼盘,如今因为拆迁问题,已经闹出了人命,若不是张勤压着,只怕会闹得人尽皆知。

     而且据路珩发来的消息,这审批文件竟然是他审批的。也就是组织上已经知晓是他温儒辛点头同意开发的。

     这完全是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在看温路珩发来的传真,上面一张一张的照片,简直不忍直视。

     全都是张婉婉和温海涵很私密的照片。

     他生气的一摔这一沓文件。

     居然全部是家里人搞的鬼,果然如他猜想的一样,雨桐那丫头被赶走,只怕也是在他们的预想之中。

     只有雅荣啊,被这温路森这一双无知的父子二人利用起来,作为对付温路珩的靶子。

     他于心不忍,给温路珩去了个电话。

     “路珩,你那边怎么样了?”温儒辛问道,语气里面满是关心。

     “刚刚手术结束,现在在重症监护病房里面。”温路珩疲惫的说道。他沉默半响才继续,“爸,雨桐的孩子没了。”

     “什么!?”温儒辛吃惊极了,他从未想过儿子和雨桐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一步。

     “爸,人是温海涵撞的,他说不是故意的。”温路珩问道。

     “你好好照顾她。”说完,温儒辛挂了电话。一切肯定原本就是计划好的,可是如果雨桐和温路珩在一起,那海涵不就可以和张婉婉一起,海涵为什么就那么蠢,要帮着张婉婉伤害雨桐了。

     温儒辛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似乎温海涵第一次见到雨桐的时候,就已经想下手,伤了她了。

     也怪雨桐命苦,遇到温海涵这么个煞星。

     他叹息一声,这个家,看来是要大变天了呀,这种时候,也不知道自己这老骨头的身体能不能撑得下去。

     温儒辛不禁想起三年前,和谢老爷子下棋的时候,谢老爷子就劝慰过他:“不如早早放手,免得以后又生出一些事端来。”

     是啊,这何止是事端。

     家人窝里斗,还拉上一个原本心术不正的张勤,路森啊路森,你活了大半辈子,怎么就没看透了,和张家兄妹合资就算了。

     也没把海涵教育成人啊。

     他疲惫的做在沙发上,瞧着墙上那副全家福,黑白照片,那时候前妻还未走,路森不过是十来岁的少年,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

     他起身拿起抹布,擦拭了玻璃上的灰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