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0第58章 一线生机
    原本想一路游山玩水的冷雨桐,如今不得不在武汉外国语中学借读。

     而这一切不得不说是李轻舟的功劳,如果不是他劝服自己去继续学业,只怕自己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闲逛呢。

     “冷雨桐,你起来把自己的这篇作文读一下。”语文老师喊道。

     这是三天前老师布置的作文,这段时间,其实这个学业计划已经进入了尾声,完全是属于自由复习阶段。

     作文是老师给我命题作文,我与_______。

     雨桐因为前段时间翻阅了余秋雨的《笛声何处》,顺手写到《我与戏剧》一文,没想到老师还给了高分。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的读到,“我与戏剧——百年闻此声”

     读到这里老师打断她,说道,“这篇文章,我给的是满分,虽然错别字有几个,但是重在要表达的思想,和写的切入点非常的特别,不失为一篇好文章。”老师说完,对着她说道:“冷雨桐,你继续。”

     她低头看着作文本上,继续念到:“戏剧,一个传承千年的文化;戏剧,一种缩影时代的烙印;戏剧,一个寄托名族的希望……”

     她看着本子上,富有感j□j彩的读着,思绪却不知飘往何处。

     是不是很久不曾想起的人和事物,久而久之,就会变的真的没法去想起呢?

     第一次听见戏剧,那个时候还是很好奇,为何公园里面早起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要咿咿呀呀的哼唱这些自己听不懂的词句。爷爷对这些也不大感兴趣,可是后来去了北京,整个军区大院的老辈,几乎都会哼上几句。

     温爷爷的老生唱的极好,连带着小叔叔也会跟着学上几句。

     “一直到我八岁的时候,我才明白,戏剧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唱念做打的艺术形式,而是一个人与人交流的手段。”她继续读着。

     窗外的温儒辛不知怎么的,有些眼眶微红,他抬起手来,擦了擦眼角,高档面料的军装也掩盖不住他鬓角那越来越多的花白头发。

     站在一旁的张水明,上前安慰道:“首长要是舍不得冷小姐,为什么不接回去呢?”

     “说的那么轻巧,接回去,要是闹出更大的乱子来,只怕没法收场了。”温儒辛抹了眼泪,看来,只有委屈这丫头了。

     “你看,他们都说雨桐这丫头成绩不好,水明,你瞧瞧,这孩子多懂事,你看她文章里面写的多通透。”温儒辛眼角又渗出泪花来,他又何尝不想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可是路珩不明白他这个做父亲的,还一直与他作对,都要断绝父子了。而妻子雅荣如今也是习惯了这种高高在上的生活方式,把门第和名声看的比自己还中。

     “是啊,首长瞧着,这冷小姐写戏剧,可不正是首长最喜欢的么,当年您在院子里面教她和温少爷的时候,仿佛就在昨天一样。”张水明说道。

     就在此时,外国语学院的刘校长带着党委书记过来,殷勤道:“温首长来了,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害得我们都没好好准备欢迎的事宜啊。”

     “不碍事不碍事,我就过来看看孩子们。”温儒辛说道,眼睛却不离教室里面的冷雨桐。

     雨桐读完作文,坐下,刚才就听见校长在外面的声音了。

     学生们何时见过校长这样献媚的模样,无不好奇的看着窗外。

     雨桐也抬头,正好看见温爷爷的背影,她微微一愣,似乎很是吃惊,为何温爷爷在这里,可是随后就释怀了,温爷爷是什么人,想要查自己的下落还不简单吗。

     她突然觉得其实她把一切想的太过简单了,也太小看了温家的实力。

     她瞧着温爷爷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离开了教室外面,她在桌子下面拿出手机,给李轻舟发了短信。

     “李小叔,温爷爷来学校了,你知道吗?”

     “不知道啊,我刚回北京,下车去武汉打死我也不开车过去了。”

     雨桐皱皱眉头,继续发到:“你帮我去打听打听,到底怎么回事?”

     “冷小妞,你当我是万事通啊,现在大院都在说你出国留学去了。”

     “什么?那算了,你还是别查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雨桐无奈的发到,难道自己真的一辈子都没法逃出温家么。

     还未下课,就见教导处主任敲了门。

     语文老师走出去,和教导处主任说了两句,进来后说道:“冷雨桐,你去一下校长办公室。”

     语文老师疑惑的看着她出了教室,这个新来的插班生到底是个什么底细,居然中央都来人了。而且听校长说起,送她来读书的,居然是中央那个李家的公子,看来真是权贵家的女儿,自己还是小心点好。

     雨桐顺着教室外面的走廊,走到楼梯口,右拐,然后上五楼,她的教室原本就在四楼,所以

     只用爬一楼即可。

     还未到校长办公室,就听着和乐融融的谈话声。

     “刘校长桃李满天下,教导有方啊。”是温爷爷的声音。

     “温首长过誉了,刘某只是做自己该做的,还希望能扩大点校区,多多为国家培养人才。”

     “这个是必然,现在国家对教育很是重视,这命令下达下来,还是要你们去完成,去实现的。”

     她敲了敲门,打断里面人的说话。

     “来来来,快点进来。”刘校长热情的喊道,还好自己和李家公子有点关系,只以为这冷雨桐是李家的亲戚,没想到居然这么大来头。

     “校长好。”雨桐进去之后,乖巧的喊道。“温爷爷,张叔叔。”

     “乖……真乖。”温儒辛一想起那日自己在电话里面给雨桐说的,她现在居然还愿意叫自己爷爷,心中一时间五味陈杂,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倒是刘校长,颜色好,一瞧着这温首长脸色不对,赶紧拉了教导处主任,说道:“温首长,我们还有点市里面的人物要做,先出去了,晚上的时候,我们在香格里拉大酒店给您接风。”

     说完两人出去了。

     张水明也跟着出来,一出来,就给李校长拉着问道:“张士官,这冷雨桐什么来历啊,怎么惹得温首长亲自跑一趟。”

     “这是温首长的孙女啊。”张水明说道。

     “我是说怎么是李家公子亲自送来的,可是既然是温首长的孙女,怎么不好好的呆在北京上学,送到武汉来啊。”李校长继续问道。

     “这些你们就别问了,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

     张水明说完,刘校长便不再问这些事情,只提今天晚上宴请的事情。

     此时的校长办公室里面,只剩下温儒辛和冷雨桐两人。

     温儒辛慈爱的喊道:“雨桐,来爷爷这边坐下。”

     “噢。”雨桐应了一声,乖巧的坐在温儒辛身边的椅子上,喊道:“温爷爷怎么来了?”

     “温爷爷也是不放心你啊,你独自一个人。”温儒辛宠爱的说道。

     “有李小叔,没事。”她露出一个明亮的笑容。

     “别给我提那个死小子。”温儒辛似乎对李轻舟不是很满意,对着雨桐道:“雨桐,你会不会怪温爷爷那天对你说了重话?”

     “不怪,温爷爷也有自己的苦衷,雨桐明白。”她低头说道,其实虽然当时很伤心,可是过了,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温爷爷也是不得已,你也知道,现在多少人盯着咱们家,咱们家要是在出点……出点丑闻,那还得了,所以温爷爷不得不让你离开。”温儒辛说这话的时候,声音略带哽咽。

     “我知道,雨桐都明白。雨桐虽然喜欢小叔叔,小叔叔也喜欢知道,可是自己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时机,索性直接离了温家。”雨桐抬头,认真的说道,如果她一直在温家,那就绝对没有一丝可能性和小叔叔在一起,倒不如离开了,反而置之死地而后生,有可能在一起的机会。

     “好好好,不愧是冷老大哥的孙女。”温儒辛赞赏道,妻子雅荣活了大半辈子,居然没看透的事情,让这个小丫头看透了。

     “温爷爷,您起初不是不同意的么?怎么现在……”现在看似好像也没反对的样子,雨桐有些疑惑。

     “其实开始温爷爷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真的很生气,可能是气糊涂了,又听了你温奶奶说你打温海涵的事情,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觉得你和路珩,毕竟辈分在那儿,不合适。”温儒辛语重心长的说道。

     “那后来呢?”

     “后来我和你小叔叔大吵了一架,我不许他去找你。前几天,两人又吵了一架,我还打了你小叔叔,可是我瞧着你小叔叔似乎宁愿和我断绝父子关系,也要去找你,所以我就突然明白了。”温儒辛叹了一声,雨桐听到这里似乎很吃惊,小叔叔竟然要断绝父子关系。

     温儒辛点点头,似乎在回应她的吃惊,继续说道:“你温奶奶因为觉得她愧对路森一家,加之你的事情,让路珩和温爷爷之间水火不容,你温奶奶现在厌恶你,你也不要怪罪,她是不是有继续给你发短信,让你别回去?”

     “这个雨桐不知,我已经没有再用以前的号码了。”雨桐真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错综复杂。

     “那就好,你就让你温奶奶发泄几句吧,你和路珩的事情,也记不得,温爷爷也不是完全赞同,但是至少你也是我知根知底的好姑娘,就看你们两的造化了,温爷爷不会偏帮什么,李轻舟这小子还算做了件好事,你就先在这里呆着,你小叔叔是我想培养的接班人,可是他现在这样,确实不适合,还要历练历练。而且你温奶奶现在是极力撮合路珩和张婉婉,北京现在事情也多得很,你在武汉还落得清静,就呆这边吧。”温儒辛说道,冷老大哥,我可算没辜负你的托付了。

     “我知道了,温爷爷。”雨桐依旧乖巧的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