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第七章 萝莉能道歉
    “冷雨桐,你说,你自己做了什么好事。”温路珩气愤的说道。

     “……”不就是考试没有考好么。她不禁想起小时候,爷爷经常抱着她,坐在膝上,说,书呢,是一定要读的,但是成绩好不好没关系。雨桐暗自想着,但是还是没有勇气在温路珩面前把这句话说出来。

     温路珩看着小丫头片子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就来气。“说,你还想不想读的。”

     “路珩,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温母刚才接到谢老的电话,麻将都不打了,直接赶了回来,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小儿子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小孙女一愣一愣的矗在那里,还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 =。

     “妈,气死我了,刚才李老师打电话过来,说是考试不合格,建议她再留一级。”温路珩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自己几乎每天回来都会帮她补习,教她基础的知识,可是这丫头片子可好,敢情在自己面前上课是乖乖听课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今天更厉害,还直接躲到谢铭星家里不回来。

     “路珩,你也别生气,雨桐还小啊。”温母上去牵着雨桐坐到沙发上。其实她早就知道雨桐要在留一级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温父一直在外地,没有回来,才没有在家里说,没想到今天老师打电话过来给儿子知道了。

     “妈,你还要这样宠着她到什么时候啊。”温路珩摔了手柄,说完直接上楼去了。雨桐这孩子,整个发展就是不健康的,在学校里面,只要是她想得到的东西,总是用武力解决,已经不知道和同学打过多少次架了,而且,也不爱学习。这样下去,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

     温母叹了一声,对于这个小孙女,她自己也是无可奈何。温母是个传统的女人,总想把孙女养的乖乖巧巧的,打扮的粉嫩可爱的。可是,问什么这个孩子就是不一样了= =。

     七岁半的雨桐,根本还不明白大人的叹息,她只知道,小温叔叔看到她的成绩单的时候,一脸受伤的模样。而温爷爷和温奶奶总是摸摸自己的头,不住的叹息。

     最近整个大院的人啊,都愁死了,张家两小孩,成绩也不好,马马虎虎才能够和温路珩上同一所高中,温家太太,那更是愁啊,至于愁什么,那只能说愁不可言啊,愁不可言啊……

     这天早上,温母拎着菜篮子去买菜,走到门口的时候,打了个哈欠,正巧看到张家太太从拐角转了出来,便和张家太太一到往菜场去了。

     话说,一个外表高贵的女人,内里里面没准是非常俗气的人。这张家太太和温家太太结交,还真算的上是麻将桌上的外交了。

     “哎呀,你说我家这小孙女,可怎么办的好啊。”温母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懊恼道。

     张家太太左右看了一下,确定这道上没人,才开口道,“照我说,你就得把那丫头送到寄宿学校去,看不把她整的服服帖帖的回来,还你一个乖乖巧巧的孙女。”张家太太这话本是没错,可是如果被有心人听去,可不还以为是挑破这冷温两家了,虽说冷家已经没人了,可这温家,谢家可是冷老爷子当年提起来的,所以她还是小心点好。

     “哎,哪能这样子,家里老的小的,哪个不疼这丫头,心头宝一样,要是真送走了。我第一个不干。”温母道。这雨桐虽说皮的和猴一样,可是这家里要不是她来了,哪里来的欢声笑语,人啊,都是这样,习惯了欢声,总是害怕那沉静的环境。温母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从以前的事情中走出来,只想安安稳稳的看着孩子们长大,哪里舍得送走。

     “那就没法了,雨桐也不是不聪明,我觉得啊,没准是她没认真学。”张家太太猜测的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温母点头赞同。

     “我瞧着怕是还没到懂事的年纪。俗话说七、八、九嫌死狗,这孩子到了这个年纪,都不让人省心。我们家洋溢和婉婉,哎。”张家太太叹息一声,似乎想到自己早年带孩子的情景。

     “谁嫌死狗了。”温母不满的嘀咕道。

     “好好好,走了,快去买菜,等下回去瞅瞅你们家两活宝。”张家太太笑着话锋一转,两人朝着菜场走去。

     而此时,温家的小洋楼里面,冷气开的足。只瞧一个穿着白色小t恤的丫头,蹑手蹑脚的朝着二楼最靠里面的房间走去。小丫头的身后,跟着一个略比她高出一个头的小男孩,这两人正是谢铭星和冷雨桐二人。

     冷雨桐每一步走的都很小心,好似怕被人发现一般。这离上次李老师打电话过来都三天了,温路珩这三天是完全漠视她的存在,无论她怎么示好,就是不理她。

     小孩子总免不了受不得人冷落,尤其是在这习惯了的温暖之后。

     温路珩在房间里面,开着空调,靠在贵妃椅上,抱着一本金庸全集在看。这几日他是故意不理雨桐的,虽说是要留级确实让他很不高兴。其实最让他挫败的,是自己明明是个高材生,居然连一个七岁的小屁孩都教不好,他这么傲的性格,如何受得了自己有这么失败的作品,干脆眼不见为净,这几日无视小屁孩了。

     温路珩翻了个身,换了个手继续看书,听得门外似乎有脚步声,脚步声很轻,明显不是温母,所以他依旧躺没有起身。

     雨桐小心翼翼的把那门推开一个缝隙,尽量的不发出任何声音。等着一双圆滚滚的眼睛,看着贵妃椅上躺着的少年。她又回头用唇语嘱咐谢铭星不要跟进来。

     谢铭星一脸雀跃的点点头。

     温路珩的身子似乎顿了一下,似乎想回头看,却又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小说。

     雨桐好似鼓起勇气,上前一步,大声道:“小叔叔,雨桐知道错了!!!!”她这声音中气十足,倍儿洪亮。

     温路珩依旧不起身,也不回头看她。两个眼睛依旧听着书,可是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他倒要看看这丫头还有认错的时候。

     雨桐看问路珩不回复她,继续大声道:“小叔叔,雨桐暑假把一年级的内容补回来!重新考试,坚决不留级!”

     她小小的身子站的笔直,好似那军区大院门口的警卫员一般,也学着他们那样大声说话,仿佛一个正在汇报的小士兵。

     温路珩回过头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小萝莉的模样,而且两个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绯红,好似做了错事一样。温路珩哭笑不得。

     雨桐一看温路珩这个样子,顿时心下大喜,走近温路珩身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门牙上面还缺了一颗。

     “闭嘴,女孩子家的,门牙都掉了一颗,还这样笑。”温路珩有些无奈的抱着她坐到自己腿上。

     雨桐闭上嘴,抿着嘴巴,乐呵呵的笑着,真不赖,星星想的方法还真不错,小叔叔不生气了。

     “雨桐,你告诉叔叔,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读书?”温路珩把雨桐放下来,让她站在自己面前,他坐在贵妃椅上,一双美目直直的盯着她。

     雨桐默不作声。

     “我记得上学期的时候,你都还不错,为什么这学期考的一塌糊涂呢?”温路珩循序渐进的问道。

     雨桐还是默不作声。

     “叔叔,那是因为老师不喜欢小枫,所以桐桐才不好好考试的。”谢铭星一个人躲在门外,看着雨桐不说话,着急的推门,开口道。

     雨桐转身,大眼死死的瞪着谢铭星,若不是温路珩在这里,只怕拳头招呼上去了。

     谢铭星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雨桐交代过的,让他在外面等着,他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星星过来,告诉叔叔到底怎么回事?”温路珩对着谢铭星招手,让他走近。

     “小枫是一只小野猫。……”

     在谢铭星颠三倒四的叙述下,温路珩可算明白了,原来这小枫是只小野猫,每日雨桐都会留点剩饭剩菜去喂养它,当然在谢铭星的叙述下,他谢铭星是被小女霸王逼着去喂养的,不想却被班主任李老师发现了,叫来保安把小野猫赶走,结果小野猫当场被车碾死了。

     这是一个月前的事情。

     “所以雨桐这次考试全部是瞎做的。”谢铭星鼓起勇气说道。

     “谢铭星,你欠揍!”冷雨桐做出一副凶狠的模样道。

     “雨桐,怎么能这样。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女孩子要有女孩子的模样。”温路珩语重心长道,话说他当年怎么会瞎了眼,觉得这丫头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小侄女呢。

     “小叔叔别生气了。”她露出讨好的笑容。

     “好了好了,没事了。去玩吧,下次别惹奶奶和爷爷生气就好了。”温路珩嘱咐道。

     谢铭星还不待温路珩说完,便拉着冷雨桐就朝楼下跑去。两人一口气跑到谢老爷子家里,这谢家谢铭星的房间俨然已经成为这两小屁孩子的秘密基地。

     谢铭星跑到桌前,一手拿着一本暑假作业,一副大爷的表情道:“桐桐,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行了行了,不就两本暑假作业嘛。”冷雨桐一挥手,比大爷还大爷的道。

     谢铭星得意的笑了笑,哼,看来我的方法还是有用的嘛。

     原来这道歉的方法是谢铭星想出来的,他每次就是用这招对付谢老爷子,谢老爷子老军人出生,一看孙子这样,高兴还来不及,怎么还会生气。话说这温家小叔叔怎么也能用这招对付了,他有些弄不懂的绕了绕脑袋,不去想这些了。

     彼时的谢铭星,当然想不通这些。许多年后,在北京大学的谢铭星重提这个事情的时候,雨桐只是冷哼一声,不屑的道,“你懂什么,这是遗传,什么鸡下什么蛋。什么人生什么儿子!”

     谢铭星错愕的看着前面明眸皓齿的女孩,脸色微红,内心却疑惑道,那谁能养出你这么个闺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