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第三章 萝莉会打架
    来到温家的第二天,雨桐醒的早,爬起来从窗户里面望出去,才看到外面白茫茫的一片,雪似乎已经很厚了。这才仔细打量起这里来,是一个大院子,都是独门独户的小洋楼。

     “妈,我先去上学了。”是温路珩的声音,雨桐这个时候才看到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少年,背着一个棕色的书包,往外面停的车上走去。

     温路珩的眼光似有若无的飘到二楼的房间来,雨桐有些心慌的躲到了窗帘后面。

     这个时候,楼下有声音喊道,“雨桐,下来吃早餐了。”

     是温母的声音,温温柔柔的。

     雨桐穿好鞋子,蹬蹬蹬的跑了下去。

     温父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电视台开着中央二台,看着早间新闻。雨桐有些局促的不知该怎么办。

     “孩子,来来来。来温爷爷这里来。”温儒辛放下报纸,招呼雨桐过去。

     雨桐依旧有些局促,她听王阿姨说过,王阿姨家的孙女比她还小一岁,可是依旧会满小区的喊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骗糖吃了,而她似乎除了爷爷,就没和别人怎么接触过了。

     “孩子,叫温爷爷,那边是你温奶奶。”温儒辛看着老友的孩子,指了指在厨房里面忙着泡牛奶的妻子道。

     “温爷、爷,温奶~奶。”雨桐有些结巴的道。雨桐的普通话说的并不好,因为一直跟着爷爷,所以,湖北话不像湖北话,东北话也不像东北话。这还是她来了这边第一次结巴。

     “好孩子,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了,我们是你的亲爷爷,亲奶奶。”温母抹了泪水出来道。

     “雅荣,你哭什么,雨桐来了我们家,是福气。”温父牵起雨桐的手,往厨房走去。

     雨桐第一次感受到了别人给予的亲情,他们是真心的接纳自己,自己能够感受的到的,雨桐用依旧软软的声音喊道:“爷爷,奶奶。”

     温父牵着她的手,一愣。“好,好孩子。”

     雨桐抬起头,她看到了温父眼睛里面的泪光,温父眼睛已经红了。

     冷老爷子,我温儒辛可算没有辜负你的嘱托,这个孩子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的,你一定要放心啊。

     “老头子,你红个什么眼睛,该吃饭了。”温母拍了拍老爷子的肩膀。“等下还要和张副官说一下雨桐入学的事情了。”

     “是啊,是啊,你看我。”金戈铁马化作绕指柔,温父笑着道,拉着温母一起坐下。

     “雨桐,可是想好上几年级了。”温母笑着问道。

     “我,我之前,没有上学。”雨桐喝着牛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关系,从头开始,我们雨桐还小,咱们从预科班开始。”温母笑眯眯的道。

     这是雨桐在温家过的第一天,这一天,外面的雪挺了,晴好。上午的时候,和温奶奶一起收拾房间,因为自己还小,不方便一个人住,所以暂时和自己的小叔叔温路珩住,温路珩的房间很大,在这栋小洋楼里面几乎算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二楼左边进去之后,便是一个138看書网房有一个茶几,两个矮凳,一张书桌,一个床,在侧面有一个门,进去以后便是主卧室,就是她昨天睡的房间,里面有独立的浴室。

     温母帮她把衣服放好,告诉她以后早上如果不会整理衣服就喊刘嫂,刘嫂是家里的老帮佣,最近这几天因为儿子要结婚回去了,以后会又由刘嫂来帮着照顾她的。温母是典型的家庭主妇,唯一的爱好就是国画,温母的国画画的很好,据说有一年还被中央台邀请了去做国画讲座。客厅里面一副日出东方图就是温母的手笔。

     刚吃过午饭,温父的车就回来了,温父进来的时候,刚好看着雨桐小小的身体,拖着吸尘器在家里走来走去,煞是可爱的做着家务。

     “温爷爷。”雨桐有些不好意思看着进来的人,西装革履,一点也看不出来已经六十岁的人了。

     温父今天是去北京厅开了个会,过几天还要出去巡查,所以今天提前回来,准备陪一下新孙女。“雨桐,家里还习惯么。今天张叔叔已经给你安排好学校了,过两天你休息好了,就可以去了。”

     “恩。”雨桐乖巧的点头。

     “雨桐,想不想和温爷爷出去堆雪人。”温父蹲在孩子的面前到。他今天已经打电话去以前照顾小丫头和冷老爷子的那个帮佣王嫂子那边问过了,这孩子因为之前一直没有接触过什么人,一直是冷老爷子拉扯大的。冷老爷子也不是会带孩子的人,这孩子来了温家,他就发现这孩子乖巧的过分。

     雨桐笑着扬起头,“好。”

     军区大院里面,家家户户都是有权有势的主,都是军队出来的。和温家走的近的谢家,早就知道以前的冷老爷子的孙女现在养在温家,温家大院里面有一颗老榆树,已经种了四十来年,温父喜欢下棋,所以在下面砌了一个象棋桌子。外加两个石凳子,现在这桌子和石凳子上面已经有厚厚的一层雪了。

     温母给雨桐穿上厚厚的羽绒服,黄色的。又给雨桐带上一个白色的小帽子,活脱脱一个嫩黄小鸭子。温父牵着她出去。

     雨桐笑呵呵的,“温爷爷,我还记得爷爷去年带我去堆雪人,去的乡下王阿姨家堆的,王阿姨家的小孙女可好玩了,和我一起堆的。”

     “哈哈,我孙女喜欢就好。今天来看爷爷大显身手。爷爷可是好多年没堆了。”温父牵着雨桐带着厚厚手套的手,就往榆树下走去。

     整个榆树枝子已经枯了,上面还有一个大大的鸟窝。

     “鸟窝。”雨桐依旧用软软的声音喊道。

     “等来年,这里就会就很多鸟儿回来。”温父说着的时候,已经蹲下开始用铲子铲雪了。

     “哟,温老头,今天怎么有心情堆雪人。”远处中气十足的声音,一个和温父差不多年纪的人抱着一个小人儿。

     “哈哈,还不是为了我家这个小丫头。”温父一看那老爷子抱着的孩子,小呵呵的道:“我说谢老头,你们家孩子都快八岁了,还要抱着。”

     “温爷爷,温爷爷,星星不要爷爷抱,爷爷坏。”说话的时候扭捏着从谢老爷子怀里挣脱了下来。

     “星星,和妹妹一起玩,好不好?”温父对着已经跑过来的小男孩招了招手。“雨桐,这是谢爷爷家的宝贝孙子,星星。”

     “妹妹叫童童,我是星星。爷爷你也来。”星星今年八岁,白皙脸,大大眼,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

     “这丫头是冷老爷子的孙女?”谢老爷子笑着问道。

     “是啊,雨桐,叫谢爷爷。他和你爷爷是老友了。一起提的干。”温父笑眯眯的说道。

     “谢爷爷。”雨桐乖巧的喊道。

     “好孩子,哈哈,星星就是看见你们这边准备堆雪人,老远就看见了,硬是拖着我过来,还说见到一个漂亮的妹妹。你说他怎么那么远就看见漂亮妹妹了。”谢老爷子用手拍着自己孙子的头说道。

     “爷爷,我说是小妹妹,你不信,哼。”星星说完,也不顾雨桐说什么,拉着她的手就去铲雪。

     “童童,童童,是童话的童么?”星星比旁边的小女孩高了一个头,他笑眯眯的对着和他一起蹲下堆雪人的女孩子说道。

     “梧桐的桐。”雨桐小声的回答道。

     “我听我爸爸说,梧桐是让凤凰歇脚的,桐桐以后肯定是和凤凰一起的。”星星奶声奶气的,是和雨桐完全不同的语调。

     “星星太聪明了,知道这么多。哈哈”温父大笑一声,一边用手拍着刚刚做好的一个像球一样的雪堆,一边说道。

     “我本来就聪明,我爷爷说的。”星星扬起脑袋,看着站在一边的爷爷。

     “温老头,是我们对不住冷老哥啊,当年要不是为了我们,他也”谢老爷子正准备接着说下去,却被温父打断,接着说道:“所以,雨桐是冷老哥托付给我的,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温父和谢老爷子一时无话,而这边,却是两个小孩子打了起来,已经滚成一圈了。

     好不容易把两人分开了,一看,星星的脸上轻一块红一块,眼泪巴拉巴拉往下掉,雨桐脸上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是倔强的没有流泪。

     “两个死孩子,怎么玩的好好的打起来了。”温母闻着声音从屋里跑出来,看着两孩子,有些心疼的问道。

     “星星把雪扔我衣服里,雨桐,冷。”雨桐脸红红的,脸颊上还有一点淤青,因为皮肤白,所以显得淤青特别明显。

     “星星,到底怎么回事。”谢老爷子还不明白自己这孙子的德行,看到漂亮小姑娘就想欺负,还总是装出一副无辜可爱的模样。

     “爷爷,星星没有。”星星假装哭着,还用手缝偷偷看着自己爷爷。

     “你个死孩子,看你说不说实话。”谢老爷子一巴掌照着谢铭星的小屁股拍去。

     谢铭星像前跑去,谢老爷子一巴掌就落空了。他赶快钻到温父的怀里,可怜兮兮的说道,“是你说她是我妹妹,她不喊我哥哥,我才把雪扔进去的。”

     “……”

     “……”

     众人默……

     这件事导致的结果,是谢铭星后来不想做哥哥的时候,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本来是一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事情,到最后硬是无法走到原来的路上来,很多很多年以后,当二十岁谢铭星送走冷雨桐的时候,那年的夏天他看着飞机飞过北京城的上空,突然想到小时候自己让雨桐喊哥哥,还大打了一架。

     如果,不是那么执着于一个称呼,是不是他就不会送走她了。

     他对雨桐说,梧桐等的是凤凰。可是,当他努力成为凤凰的时候,她已经不是原来的梧桐了,不会在原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