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第十九章 归来(二)
    坐在后座的温路珩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已经下午两点半了,开口问道:“明叔,还有多久到?”

     “小少爷,马上就到了。”张水明说道。

     “资料什么时候到。”温路珩继续问道。

     “是今年一年的案件的资料,不过首长已经找人挑出最重要的几件了,雨桐会送过来的。”

     “恩。”温路珩答道。

     车子进了警部大院,张水明寻了个空位停了车,早有警员过来,开门,问道:“是张副官和温队是吧。”

     张水明下车点点头。

     冷风吹来,天上还飘着雪花,温路珩看着那警员说话时吐出的白气。

     “快进去吧,温小姐在里面等着呢。”警员说道。

     温路珩迈着修长的腿,走进行政大楼。

     雨桐在这里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了,因为温爷爷说让她送点资料,家里已经知道今天小叔叔会回来了,可是毕竟这么多年没见面,只觉得记忆太过久远,只怕自己会忘记了。

     棕色的资料袋被她抱在怀里,温爷爷说,这是很重要的东西。

     大厅下面没有暖气,雨桐只觉得自己手脚冰冷,带着白色毛茸茸的手套,还是冷,她站起身,跳了两下,靴子上面还有一些湿痕,想来,是刚才踩了雪的。

     温路珩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穿着鹅黄色羽绒服,带着白手套,白帽子的小姑娘,在地上跳格子。

     一阵寒风吹来,雨桐缩了缩脖子,看见玻璃门开了,回头一看,看见一个带着警帽,穿着警服的男子,走了进来,挺拔的身子,如刀刻的面容,背着光,只觉得气质清冷,却让她觉得熟悉,她看了后面跟着走进来的张水明,才肯定道,这个气质容貌出众的男人,肯定是小叔叔了,可是她却不知该如何称呼了。

     温路珩看见小姑娘眼睛大大的,清澈明亮,不失粉黛的双颊,还有些许婴儿肥,她似乎有些愣愣的看着他,他也似笑非笑的望着他,心中一惊,眉眼太像了,原来是她。

     张水明看着愣住的雨桐,才上去喊道:“雨桐,快喊小叔叔啊。”

     “小叔叔。”雨桐才开口道。

     “雨桐啊,资料呢?”张水明上前问道,雨桐把手上的档案袋递给他,张水明接过去才道:“哈哈,雨桐,你小叔叔就是当年和我一起去荆州接你的啊,怎么不记得呢。”

     温路珩嘴角露出笑容,走近了,雨桐才觉得,这笑容和自己记忆中的一样温暖。

     “辛苦了,丫头。”温路珩道,从张水明手上接过资料。

     “外面下雪呢,你是自己先回去,还是等我们会议结束一起回去。”张水明问道。

     “我先自己回去了,提前回去帮奶奶包饺子去。”冷雨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知道你爱吃饺子,快回去吧,外面冷,自己注意安全。”张水明说完,便领着温路珩朝楼上走去。

     冷雨桐整理好帽子和手套,推门出去了。

     门外的冷风吹的她一个激灵,北方出门还真是冷,虽然屋内有暖气,可是雨桐喜欢这样的雪天,大雪覆盖下来,就白茫茫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

     她把白色的围巾裹好,只露出两个圆滚滚的大138看書网的步子,在雪地里蹦蹦跳跳的前行。

     本来可以直接打车回家,可是难得自己一个人玩一会雪,还是走路吧,她又往前面跑了几步,回头一看,自己踩过的地方,长长一条脚印。她低声笑了,她记得往年的这个时候,荆州还未开始下雪,足足要等到十二月底才会下雪,爷爷总喜欢靠着窗边看雪,告诉她,爷爷小时候多穷,多冷,东北的雪大的满天满地的都是,没有吃的,爷爷还说,南方的冬天湿冷,可是每年大雪,总会带着她出去走走,看着这漫天飞舞的雪花,就好像爷爷还在身边一样。

     不知走了多久,雨桐觉得累了,买了一杯热奶茶,握在手里继续走着,鞋子上面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此时,警务行政大厅里面。

     公安部局长林风,上前和温路珩握手道:“温队,不错,小时候就觉得你是个好苗子。”

     下面人一阵恭维。

     谢老爷子笑眯眯的看着温路珩,心理赞叹道:果然是不错的孩子。

     “小林啊,组织工作会议去吧。”谢老爷子起身道。

     “是,首长。”林风交代了几句,和大家往会议室走去。

     一辆车在雨桐身边停了下来,按了几下喇叭,雨桐才回头,乐呵呵的跑过去,打开车门,钻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把围巾拉低,笑眯眯的道:“星星,你咋知道我在这里。”

     “打你电话又不接,不找你找谁啊。”谢铭星薄怒道。

     雨桐翻了翻包里的手机,掏出来,一暗:“哎呀,没电了。那你咋知道我在这里。”

     “还好意思说。”谢铭星回过头来,一戳她眉头道:“打电话给爷爷了,说你来给小温叔叔送东西,应该走这条路回去。”

     雨桐小脸微红,看了看谢铭星薄怒的俊脸,把手上暖暖的奶茶递过去,道:“别生气了,奶茶给你喝。”

     谢铭星一瞅,哎呀,这丫头居然还会道歉了,果然是得寸进尺的时候,他转头,伸长脖子,靠近雨桐的脸,笑嘻嘻道:“那你考北大吧。”

     “……”雨桐楞了片刻,一拍他脑袋道:“回家吃饺子去。”

     “好好好,回家吃饺子,你就考北大,我和爷爷说去。”谢铭星笑着踩了油门。

     警局,中心会议厅。

     林风拍了拍温路珩的肩膀道:“路珩啊,这第二支队就交给你了。”

     “是,局长。”温路珩道。

     三三两两的人过来道贺之后,林风送谢老爷子和温路珩出了行政大楼。

     看见车开走之后,林风才拢了拢外套,走进来,外面还真是冷啊。

     林风如今九年过去,已经年近六十了,可是丝毫看不出年纪,仿佛还如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样。

     一直跟着他的付国华有些不悦的开口道:“林局,这谢文毅和温儒辛两个老匹夫,明摆着不想让权啊,还安排这乳臭未干的小子过来。”

     林局长也不怒,只进了办公室,泡了一杯上好的铁观音,才道:“小付啊,这么多年,你还没学会。你觉得这温路珩是池中之物?”

     “什么意思?”付国华道。

     “你没看见,上头的指示么。第二支队是干什么的,是扫黄打非的,现在年末了,这一扫,立几个功,抬点名气的事情,谁都愿意做,为什么独独落给温家。”林局靠在椅子上,打开电话。看着一脸疑惑的付国华,才继续道:“温家现在是最后一搏了,如果那个大儿子温路森能回来,只怕温家依旧荣华如初,至于谢家,这么多年,家业基本都移往法国了,谢文毅,不过是个光杆司令而已,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所以,我们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付国华不在说话。

     林局长似乎开了话匣子,继续道:“这部队和政权本就是千丝万缕的联系,我能走到今天,靠的就是谁也不得罪,所以,等着吧。”

     付国华点点头。

     温家,小洋楼。

     温路珩一下车,就看见屋外那棵老榆树了,光秃秃的杆,却让他觉得分外熟悉。

     谢老爷子笑着道:“该回来看看了吧。”

     温路珩笑了笑,没有回话,走过树边的时候,看见石头砌成的棋桌,上面覆盖了白茫茫的雪。

     温母老远就听见车声了,开门一瞧,那个穿着警服停驻在门口的,可不正是自己阔别多年的小儿子,一时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半响才拉着他进屋道:“路珩回来了。”

     温路珩看了看自己原本年轻的母亲,这么多年,眼尾也长出了细细的纹路。

     温母对着楼上喊道:“老爷子,你看,谁回来了。”

     “妈。”温路珩轻启薄唇,吐出一个字来。

     温母顿时眼泪留了下来,这么多年,终于还是回来了。

     温父下来,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挺拔的身子,出众的容貌,道:“回来了。”

     “爸。”

     温父听见喊声的时候,身子顿了一下,继续下楼,道:“回来就好。”

     雨桐也从楼上蹬蹬蹬的跑下来,一瞧见掩面哭着的温母,跑过去道:“温奶奶,小叔叔回来,你要高兴才对啊。”

     温母摸摸雨桐的头,擦了眼泪道:“是啊,奶奶高兴,走,陪奶奶煮饺子去。”

     “恩。”雨桐跟着温母去了厨房。

     “文毅,今天在这里吃饭?”温父问老友道。

     “我坐会,就回去,今天铭星被雨桐气的,说要自己包饺子吃,正在家里折腾着呢。”谢老爷子笑着道。

     温父心情大好,笑道:“还是来这里吃吧,就你家小子的厨艺,你晚上别想吃了。”

     “谁说我包的饺子不能吃啊。”正说话时候,就瞅见温家的大门被打开了,一阵寒风灌了进来,这人居然是倒着进来的,用背抵开门的,才转了个脸。

     张嫂一瞧见谢铭星这小子,连忙上前帮他,接过他手上的锅,但是只觉得烫的慌,躲开道:“你想烫死我这个老人家啊。”

     “张嫂,烫着呢,来来来,拿厨房去。”谢铭星一脸抱歉道。

     张嫂拿来抹布,抱着锅去厨房。

     雨桐凑过来,揭开一看,大喊道:“这就是你煮的饺子啊,能吃么?”

     “咋说话的,我煮的不能吃,咋不能吃了。”谢铭星拿着纸杯道了茶,自己喝道,还转头对着谢老爷子道:“爷爷和温爷爷到时候都尝尝。”

     厨房里面,雨桐拿起勺子,舀起一个水饺,咬了一口,呸的一下吐了出来:“星星,你包的啥子东西。”

     “我包的是面粉啊。”谢铭星无辜道。

     话音刚落下,脑袋上面就是一下,原来是谢老爷子拍了他脑袋一下,哭笑不得道:“你就包面粉啊,还好老头子我今天没回去吃。”

     “做馅太麻烦了,反正有面粉,我就包进去了。”谢铭星道。

     温路珩低声笑道,这孩子,还和小时候一样,两人都皮。

     谢铭星这时候才瞅见坐在另一半的警服男子,道:“小叔叔。”

     “路珩,上去把衣服换了吧。”温父说道,“房间还是老房间。”

     “好的。”温路珩提起自己的行李箱,就上楼去了。

     楼梯上的画都没有换,还是和以前一样,温路珩之前在飞机上就一直在想,回来是不是对的,此时才觉得,也许自己不该执拗那么多年,九年,错过的,不仅仅是亲情,还有见到张婉婉时候的生疏,也许连友情也错过了吧。

     温路珩进了房间,书房里什么都没变,他推门,进了卧室,才发现里面是淡雅的绿色,看来雨桐还住在这里,在转头,看看书房外面的大床,顿时囧住,不会还让他和雨桐住一个房间吧。

     温路珩关了门,脱下自己的警服,打开箱子的时候,裤子口袋里面的电话响了。

     上面显示号码未知,疑惑的接起电话:“喂?”

     “hello,温。”电话那头是个明媚的男声。

     “aaron?”温路珩问道。

     aaron大笑一声继续道:“我就知道你肯定到家了。”

     “你是有千里眼是吧。”温路珩坐在床边,笑着道。

     “温,不要这样说,等着收礼物吧。”aaron笑着道。

     “什么礼物?”

     “牛津大学医学院的通知书,我给你提交的申请,已经通过了。”aaron高兴道,他其实当时是提交了两份,一份是他自己的,一份是温路珩的,没想到温路珩的过了,他的却没有。

     “什么?”温路珩吃惊道,他可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提交了申请。

     “当然是我啊。”

     温路珩一想,如今回国,想要继续学医,怎么会允许,遂道:“aaron,谢谢你,可是我家里也有一些事情,我暂时不能出去。”

     aaron只得悻悻作罢,和他道了平安,挂了电话。

     温路珩挂了电话,打开箱子,找出一件休闲灰色羊毛衫换上,关上箱子的时候,一本书掉了出来。

     书是menno教授送的,关于中西医的研究与区别的书,是menno教授自己编纂的。温路珩翻开书本,一张彩色照片,夹在书里面。

     彩色照片上,一个穿着白色棉布裙子的女孩,笑着回头,长长的秀发一直垂到腰间,脚上穿着一双俏皮的粉色布鞋,背景是一条长长的石子路,路的两边开满了粉色的合欢花,因为下过雨了,合欢花都耷拉着脑袋。

     仔细瞧去,女孩的白色裙摆上,还能看见小小的一片一片淤泥的痕迹。

     温路珩长叹一口气,真的是她。

     照片上的女孩,是十四岁的冷雨桐,那个时候的她明朗的连着灰色的雨季都会花开。

     三年前,温路珩回国了一次,却没有告诉任何人,那个时候,他从实验室里面出来,才知道,父母因为等不了,回去了。

     他想回来看看,却不知到底该去哪里,从小到大都在北京城长大,除了旅游,唯一去的远的,便是去荆州接小雨桐。

     所以他定了回国的机票。

     四月的天气,一切刚刚好。

     他从武汉转车去荆州,那年的荆州还没有火车,三个半小时的汽车,在小城市的市中心下车,定了住在唯一一个五星级的酒店。

     洗了澡,一倒在酒店的床上,便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问了酒店店员,知道酒店旁边就是一个中山公园。

     他便拿了相机,进去走走。

     门口的人很多,他独自往里面走,越走越远,越走越深。

     突然没来由的下了一阵雨,他站在亭子里面,看着湖面,上面三两只的游船,开始向着岸边划去。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雨开始变小,只剩下蒙蒙细雨,他沿着湖边的石子路,走去。

     没过多久,便看见大片大片的合欢花,开满枝头,因为淋过雨了,耷拉着花朵。

     本该散开的花朵,全部黏在一起。

     他站在树下,抬头看着花朵。

     没发觉自己站在路中间,后面被人撞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原来,是一个穿着白色棉布裙的小姑娘,也只顾着看枝头上的花蕊,完全没注意到撞了人,才回神,抱歉道:“对不起,对不起。”

     标准的普通话,毫无湖北地方口音。

     那女孩长长的秀发,一双大大的眼睛,但是只瞟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连蹦带跳的走去。

     他只觉得这女孩极美,虽然脸颊上还有肉肉的,但是灵动的美,他在女孩回头看花蕊的时候,按下了手中快门。

     后来,这一次邂逅,这张照片,就一直静静的躺在他的书本里面,用来做书签了。

     今天,在大厅看见她的时候,才惊奇的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小侄女。

     不由得感慨,温路珩啊温路珩,这么多年,你究竟丢失了多少东西啊……

     “小叔叔,吃饭了!”楼下,雨桐扯着嗓子喊道,这小叔叔,换个衣服,换这么久。

     “来了!”温路珩嘴角扬起笑容,把照片放在书本里面,然后把书压着衣服的最下面,关好箱子,下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