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第二十一章 回家
    今年的年味,似乎来的特别早。

     元旦刚过,商家们都开始为了新年做准备,各种活动广告充斥着整个城市。

     而大院,温家。

     温路珩因为接连破获三个扫黄大案,且还连带协助广州军区,破获了年内最大的贪污案,政委周水贪污。

     这两件事情,一下子让温路珩在政界名声大振。

     一楼都是来道贺温路珩年前高升的事情,温路珩寒暄了几句。他不是不知道,这些来道贺的除了看他的面子,更多的是他背后的温家和谢家。

     他在谈话的空隙,此时张父也过来了。

     张父全名张勤,原本是依附温党,因为自家也争气,如今已经是上校,副师级别的。

     张勤身后跟着一个穿着深红呢子大衣,头发盘上去的张婉婉。

     张勤身材微胖,笑起来宛如弥勒佛一样,他笑着对温儒辛道:“温首长是越发健硕了。”

     温儒辛大笑一声,递张勤一只烟,道:“张勤啊,你家小姑娘是越来越俊俏了。”

     “温叔叔,这是哥哥前几天寻来的上好的庐山云雾茶,特地给你留着的。”张婉婉上去把手上的茶叶包递过去。

     “谢谢丫头了,你哥哥最近还好?”温父把茶叶放在桌上问道。

     “还不那样,胡闹着呢。”张父说道。

     张勤和温儒辛聊了起来。

     张婉婉却是温温柔柔的叫了一声:“路珩哥。”

     “恩。”温路珩答道。

     张婉婉一看他答应,顿时换了个位置,坐到他旁边道:“路珩哥最近都没和哥哥出去吃饭啊。”

     “最近事情太多了。”

     “哥哥约你好几次,你都不去。”张婉婉嘟着嘴巴说道,她本已经年二十五岁了,而且穿的高贵典雅,猛的一做这可爱的动作,却不失纯真。

     “婉婉,路珩现在忙着呢,你和洋溢两个人别乱参合。”张勤责备道。

     “爸……”尾音拉的老长,撒娇。

     “哈哈,都是年轻人。路珩有空和婉婉洋溢一起多走动走动。”温儒辛说道。

     温路珩点点头。

     一直到中午吃饭的时间,张家太太过来喊人,张勤和张婉婉才回去。

     进了张家洋楼,张家太太把碗筷都放好了,招呼他们两来吃饭。

     张勤坐在上座,突然放下碗筷说道:“婉婉,你今天做过了。”

     张婉婉疑惑道:“爸,你干嘛责备我,我哪里错了。”

     “你今天太殷勤了,哪里有张家小姐的模样。”张父说道。

     “我怎么了,我就喜欢对着他殷勤。”张婉婉夹了一块爱吃的排骨说道。

     “你!怎么越来越没小姐气质。”张父一拍筷子说道:“把碗拿起来,好好吃饭!”

     张家太太看着这对父女,安抚张父道:“我们家婉婉还小,别这么说她。”

     这下好了,张父是真怒了,“都怪你,你看你惯的好女儿。”

     “我怎么惯了,她喜欢温路珩,就让她喜欢去啊。”张家太太自顾自的吃着东西说道。

     “是啊,爸,我就喜欢他。”张婉婉咽下一口米饭说道。

     张勤转念一想,如果自己的女儿嫁给温路珩,这样或许也不是坏事。遂不再说话,安心吃饭。

     今日家里来了好些人,都是军区串门的,温路珩觉得乏了,温父和大家一起打麻将去了,他便独自上楼了。

     温路珩站在二楼窗前,点了一支烟,看着屋外的枯亚的榆树,覆盖的雪,他吐出一口烟圈,雨桐已经五天没有回来了,连元旦都没回来,难道是因为上次的事情……

     雨桐住在酒店里面,她本是学艺术的,这个时候正式艺考的时候。

     她趴在酒店大床上,翻了个身,拿起电话,打回温家,是温母接的:“雨桐啊,你个死孩子,元旦都不回家。”

     “奶奶,我这不是现在学业重么。”雨桐讨好的说道。

     “你说你,那么努力做什么,你谢爷爷和温爷爷手上还有保送名额呢。”温母说道。

     雨桐听到背后是麻将的背景音,遂笑着道:“奶奶,快去打麻将吧,过几天我就回去。”

     “好好好,奶奶等你回来。”温母笑着挂了电话。

     雨桐按了挂机的键,把手机放在床头,翻了个身,滚到床尾。

     酒店的暖气刚刚好,她又在床上滚了两圈,滚到手机边,长长的头发垂下肩头,她趴在床上,又拿起手机,按了系统,打开相册。

     第一张映入眼帘,一个男子低着头,靠在窗边,手上拿着一支烟。

     白色的羊毛衫,黑色裤子,黑色拖鞋。

     静静的靠着。

     雨桐不禁想起前几天,小叔叔喝了酒,走错房间,对自己做的事情。

     她把头埋道枕头里面,只觉得脸颊发烫。

     怎么办,雨桐自己问自己,她只觉得自己埋的呼吸不过来,把脑袋从枕头下面拿出来,翻了个身,面朝上的躺在床上。

     长舒一口气,脸色越发嫣红。

     她爬起身,支起画架,放好纸张,拿起笔,正准备下笔,又放下了笔。

     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笑。

     她蹲下身,在书包里面翻了几下,拿出一个黑色的小本子。

     翻开,里面一小张一小张白色的纸。

     她拿了铅笔,橡皮,坐到桌前。

     暖气一阵一阵的袭来,只让她觉得宛如春天一样。

     她下笔很快,一个轮廓出现在纸张上。

     她闭上眼睛,想象着。

     半响睁开138看書网速度。

     不用一个小时,一张人物素描出现在纸上。

     那人眉角微皱,眼睛深邃。

     雨桐似乎不满意自己画的皱眉的温路珩,正准备拿橡皮擦掉,重新画。

     就在此时,房间门铃响了,她赶忙把小本子塞进书包,跑过去,她有些许谨慎,问道:“谁?”

     “是我。”

     这声音,这声音,让她的脸“蹭”的一下,又红了。

     她有些犹豫的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可不正是温路珩。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个穿着单薄羊毛衫的小侄女,羊毛衫紧贴在她身上,露出姣好的身段,就是胸小了点。

     “小叔叔。”雨桐略显紧张的喊道。

     温路珩笑着道:“跟我回家吧,爷爷奶奶都等着你呢。”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会从家里出来,问了她住的酒店,直接来了,这种感觉从未有过,他本是对自己无法掌握的事情总是怀疑,这一次,冲动的过来,却让他觉得欣喜。

     “可是……”我的考试还没结束呢,她把后面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别可是了,不考了,回家吧。”温路珩自然的走进房间,开始帮她收拾东西。

     雨桐一看要过去拿书包,急忙自己跑过去,拎起书包,穿好衣服。

     温路珩帮她收好画架,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酒店,回家去了……

     雨桐背着书包,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安心,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却让她欣喜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