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5第二十五章 生日告白(一)
    温儒辛看着电视里面的小品,听着台下观众哈哈大笑的声音,他也未注意到到底是谁打来电话,直到半响过后,听见温母似乎有些颤抖的说道:“知道了,我明天买好机票,就过去。”

     温父转过头,才发现自己的妻子已经泪流满面:“怎么了,雅荣,谁的电话。”

     温儒辛上前拥住自己的妻子,扶着她颤抖的身子坐到沙发上。

     温母抽泣着说道:“儒辛,怎么办?”

     “雅荣,怎么呢,刚才谁打来电话的。”温父右手拥住自己的妻子,左手拿起遥控,按了关机键。

     “路森。”温母语气依旧哽咽。

     温父站起身,左手手上的遥控直接摔在地上,‘嘭……’的一声,遥控摔成好一半,两节五号电池滚落在茶几脚边,温父声带怒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打电话回来责问你是不是!”

     温母摇摇头,想要说什么,可是温父继续怒道:“那个死小子,死在外面算了!”

     温母扯了站起来的温父,道:“儒辛,是海涵病了。”

     温父身体微颤,坐了下来,他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静的问道:“是怎么回事。”

     “和姐姐一样,地中海贫血症状。”温母道。

     “和雅芳一样??”温父似在问自己的妻子,又似在自言自语一样,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任妻子雅芳,雅芳也是患的这种病,因为发现太晚了,送去医院一个礼拜都没熬过就去世了,温父有些沉重的闭上眼睛。

     “儒辛,我想去南京。”温母语气坚定。

     “路森怎么说的。”温父问道,他点燃一根烟,用力的吸了一口。

     “路森说,海涵不配合,昨天半夜开始恶化的。路森因为当年当兵的时候留下了一些后遗症,身体一直不好,根本不能进行骨髓移植。”

     “那也不能让你去啊!”温父叹了一声,只怪他自己当年做的孽,孩子们这么多年都不愿意承认雅荣。

     “儒辛,姐姐从小就对我好。当年嫁给你,以为是可以更好的照顾路森他们,我从未想过他们会这么敌视我。九年前,你坚持送走路珩,也是怕我们温家后继无人,没有难当大任的人,我也依了你,这一次,你能否依我一次。”温母已经近五十了,脸上却保养的极好,只是眼角细微的皱纹,在灯光下若隐若现。

     “雅荣,你让我说什么好呢!”温父起身,掐了烟头。

     “儒辛,你就让我为姐姐做点事情吧。路森是地贫基因携带者,我连路森都没有照顾好,海涵还这么小,我怎么忍心!”温母低声抽泣起来。

     温父走近,拿了纸巾递给温母:“现在还不知道你的骨髓是不是合适,我也跟着你一起去吧。”

     温母点点头,拿着纸巾擦着眼泪。

     “我打电话安排一下这几天的事情,我们晚上就出发。”温父拿起电话说道。

     “大年初五是雨桐的十八岁的生日,我们这一趟去南京,五号还不知道能不能回来,雨桐的生日怎么办?”温母问道,这个时候还在担心这家里的小丫头。

     “让路珩去安排吧。”温父说完,给张水明打了电话,安排了一些是由。

     温母上楼收拾了些行李,半个小时之后,张水明开着车过来,接两人往机场去了。

     在车上的时候,温父给温路珩打了个电话,让他这段时间在家里好好照顾雨桐。

     还在庙会的温路珩接了电话,父亲只说去南京有些事情,并为说明是什么事情。

     跟着‘元妃省亲’队伍向前走的雨桐,回头看着温路珩,大声喊道:“小叔叔,快点!”

     “来了!”温路珩把电话放在口袋,大步走了过去。

     三人去吃了红楼宴,待玩的差不多的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

     因为晚上逛庙会的人越来越多,雨桐和路珩实在扛不住了,拖着谢铭星就完外面走。

     出了红楼的,三人没走多久,就看见一辆军用车停在外面,谢铭星凑过去一看,居然是自己爷爷的车。问了之后,才知道是谢老爷子派来专程接他们的。

     司机是个年轻的小士兵,还给温路珩行了军礼,才给他们打开车门。

     车内的空调温度正好,谢铭星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温路珩坐在谢铭星后面,雨桐坐在司机后面。

     雨桐一上车,就摘了手套和帽子,使劲戳着自己通红的手,嘀咕道:“晚上还真是冷。”

     “大姐,零下一二十度,能不能么。”谢铭星回过头,贫嘴的笑着道。

     “少爷,我们现在是直接回家还是去哪里?”司机问道。

     “你们要去哪里?”谢铭星转头问雨桐和温路珩道。

     “回家回家,这里冷死了。”雨桐道。

     温路珩也点点头,道:“直接回去吧。”

     “奶奶和爷爷应该都在家里吧。”雨桐随口问道。

     “好像有事情去南京了。”温路珩答道。

     “咦?温爷爷和温奶奶去南京了吗??”谢铭星也好奇的问道,“我们早上出门不是还嘱咐我们早些回家吃饭的么?”

     “可能有点事情吧。”温路珩道,也许和大哥他们有关吧,爸妈这么多年从未去过南京,今年过年突然去,想来和大哥他们肯定是脱不了关系的。

     “那咱们回家没得吃了。”雨桐懊恼道。

     “桐桐,你还吃!刚才吃红楼宴可都是你吃了!”谢铭星吃惊道,“你要在吃下去,就成小猪了。”

     “你才小猪。”雨桐一翻白眼,瘪着嘴巴对着谢铭星道。

     “对了,雨桐生日还是在帝王大厦过么?”谢铭星对着温路珩问道。

     “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前几天帝王大厦的经理打电话过来问我这个事情了的。”温路珩道,最近忙的居然忘记了,好像是要定位置的事情。

     “小叔叔,别打电话过去了,我已经给推了,今年过生日就在家里过。雨桐笑眯眯道,眼睛眯成一条线。

     “好啊,就在家里。”谢铭星很是赞同的点点头。每年都在酒店,确实没多大意思。

     “我已经请了学校里面的好朋友,其他的人小叔叔定吧。”雨桐笑着道。

     “那就请你熟悉的几个小叔叔阿姨,再加上你同学。”温路珩道,真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六岁的小丫头居然也要十八岁成年了。

     “星星,你准备送什么礼物!”雨桐把脑袋伸长,从座位中探过去,拍了谢铭星的脑袋道。

     谢铭星回过头来,看着这近在咫尺的美丽的面容,有些微微失神,转而神秘一笑,露出浅浅的梨涡道:“秘密!”

     温路珩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小侄女,哪有专门凑上前去问人家要礼物的,他拉着雨桐在后座坐好道:“哪有女孩子的样子,还问人家要礼物。”

     “那小叔叔送啥子礼物。”雨桐继续问道。

     温路珩有些错愕的看着在自己眼前突然放大的面容,此时车子突然拐了个弯,雨桐的脑袋直接撞在他的脑袋上。

     他还未开始喊疼,倒是坐稳了的雨桐,右手扶着脑门,左手抓着车座道:“小叔叔,你的脑袋是砖头么?疼死了。”

     谢铭星毫无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道:“桐桐,看来以后除了我,你肯定嫁不出了!”

     “谁说我嫁不出去!”雨桐回击道。还不忘揉揉自己的脑袋。

     温路珩哭笑不得的点点头:“没有淑女形象,嫁不出去。”

     雨桐囧着道:“嫁不出去,我就不嫁。”这个时候的她还没忘记找温路珩讨礼物,又凑上去问道:“快说,小叔叔送的是什么?”

     “那你想要什么?”温路珩笑着问道。

     “我想要养蜘蛛。”雨桐笑眯眯的道。

     温路珩:……

     谢铭星:……

     谢铭星无语片刻才道:“这么多年,你就还没忘记要养蜘蛛这个事情啊!”

     原来,雨桐在小学毕业的时候,当时大院的李轻舟买了一只很漂亮的黑寡妇回来,结果被他妈妈丢了出去,然后雨桐和谢铭星两人就偷偷捡回来养,还就养在温家的厨房里面。

     柜子里面,他们两还专门去买了个透明的塑料盒子,装着养。

     不巧的是,有一天温母去找东西,无意间发现了,吓得直接摔地上了,从此这只蜘蛛就不知去向了。

     雨桐有些懊恼的道:“其实当年我也不是故意吓唬温奶奶的。我放的那么高,哎。”

     “我看你还是别养了。”谢铭星道。

     温路珩听谢铭星说的雨桐小时候的事情,真是忍俊不禁,真不知道这丫头像谁,母亲本是知性有涵养的女人,这么多年都没把雨桐这叛逆乖张的性子改过来。他宠溺的刮了她小巧的鼻子道:“到那天你就知道了。”

     雨桐有片刻的失神,她没想过小叔叔会和她有这么亲密的动作,虽然那天晚上,她们……,不能想,不能想,她强迫自己不要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不然还不知道怎么面对小叔叔,要是小叔叔发现她对他存了不一样的心思,两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温路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那个动作,好像雨桐突然就安静下来了,转过趴在窗边,看着窗外。

     不一会儿,温路珩只觉得自己左边肩头一重,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歪在肩膀上。

     雨桐居然靠着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