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第三十九章 吃鱼= =
    待雨桐洗完澡出来,换好衣服,拿着毛巾包着湿乎乎的头发往客厅跑去,穿着拖鞋蹬蹬蹬的瞅了一圈,才发现,小叔叔居然不在了。

     她也不管那么多,拿起昨天放在客厅的电吹风,呼啦啦的开始吹头发。

     约么过了二十多分钟,便看见温路珩垂头散气的开门进来。

     她有些好奇的关了吹风,问道:“小叔叔,你去哪里了啊?”

     温路珩有气无力道:“我出去买早点,转了一圈,没发现开门卖早点的商店。”

     雨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哈哈哈,你不知道么,荆州的早点铺子都藏在小巷子里面。”

     “那怎么办,我已经饿了……”

     “可是等下王阿姨要过来啊,我们吃了,就不等她了么?”雨桐有些犹豫道。

     “可是咱们不能不吃早点啊。”他凑到她身边道。

     “小叔叔,我以前可没发现你是吃货……”雨桐两眼一瞪道,无可奈何道,她还是习惯喊他小叔叔,要是真喊路珩,被温奶奶和温爷爷知道了,肯定要说她不懂礼貌了。

     温路珩笑着道:“那饿了,总要吃的吧。”

     “那在等等吧,我打个电话给王阿姨,看她什么时候过来。”雨桐走回房里,拿起手机。

     那边没人接电话,她走出来道:“王阿姨电话没打通……”

     话音刚落下,电话就开始震动了。

     “王阿姨,您什么时候过来。”雨桐高兴的问道。

     “桐桐啊,今天真是时间不巧,要不,你们来公安镇上,我这边吧。”王阿姨有些不好意思道。

     “啊,怎么呢?”雨桐问道,之前说的是今天王阿姨来这边的。

     “我哪里知道,今天女儿突然带着男朋友回来了,哎,老头子要我在家里招呼啊。”王阿姨道。

     雨桐笑着道:“没事啊,王阿姨,您就在家忙,反正我每年都会回来,刚好小叔叔也在,我带他到处走走,下午去拜祭爸妈,你家好好在家里陪女儿。”

     “那成,桐桐,记得吃我放在冰箱里面的鱼糕和丸子,都是我们自家做的,前天我给你收拾房子的时候,放冰箱里面的。”王阿姨交代道。

     “知道知道啦,我会弄的。”雨桐笑着道,催促她挂了电话。然后笑眯眯的对着温路珩道:“小叔叔,我给你煮面吃吧。”

     “又吃面……”温路珩道,他已经连续吃了好几天的面条,因为从大年初一到今天,他每天都在吃面,他低头问道:“丫头,你是不是不想做饭啊。”

     雨桐连连摇头道:“不是不是的。”其实她就是因为懒得做饭,煮面图个方便,所以每次都煮面。

     “那成,要不,今日看我露一手。”温路珩笑着道。

     “小叔叔,你以前在德国,不都是吃面包,汉堡,薯条的么?”雨桐有些不相信的道。

     “谁告诉你的?”温路珩疑惑道。

     “温奶奶啊。”雨桐拿起羽绒服。

     “我妈怎么说的?”这下倒是让温路珩好奇起来。

     “温奶奶说,你在实验室里面做实验,一做就是好几个月,然后每天早中晚都是面包,不是面包就是汉堡薯条……”雨桐道,这是温奶奶几年前去德国之后,回来告诉她的。

     不想温路珩却大笑起来,其实那是他在实验室呆的最长的时间,每天吃这些吃的他都想吐了,却又执拗的不想出来见父母。

     他四两拨千斤道:“你每天吃那些,看你能不能吃这么多年。”

     雨桐穿好外套,道:“走吧,咱们买菜去。”

     菜场在电力小区的左边,沿着航空路约么走三四分钟就到了,温路珩选了两条鲜活的鲫鱼,又买了莲藕,土豆,以及菜薹等一些家常小菜。

     回来的路上,温路珩拎着两条鱼,问道:“丫头,你想吃清蒸的还是水煮,还是红烧的?”

     “我要吃红烧鱼块的。”雨桐笑着道。

     她看见路边有卖大包子的,跑去买了一个,笑眯眯的跑回来道:“小叔叔,你先吃点吧,免得等下肚子饿。”

     温路珩瞧着这个包子,至少有自己一个手掌那么大,他以前很少瞧见这么大的包子,一般都是小笼包比较多,随口道:“这么大的包子,都有你胸部大了。”

     雨桐囧囧的看着他道:“小叔叔,节操。”

     “……”温路珩赶快拎着菜往家里去了。

     因为吃了半个包子,温路珩压了压肚子。

     雨桐抱着手机躺在沙发上看小说,她最爱的盗墓类的小说,虽然她是下载的盗文— —。

     今天要做的菜都是一些家常小菜,而且好多都是她在北京不常常吃到的,以前还有她爱吃的锅块,可是今天看了一圈都没瞧见卖的。

     一个小时之后,雨桐拍拍肚子,看着餐桌上杯盘狼藉道:“小叔叔,你的厨艺也不错啊。”她说话的时候,还夹起一个筷子,吞了最后一小块红烧鱼块。

     温路珩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巴道:“等你做饭啊,我都要饿死了。”果然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突然听得雨桐‘啊’了一声道:“小叔叔,我好像被鱼刺卡住了……”

     “不会吧,要不要紧,吞一大口白米饭。”温路珩直接把小电饭煲里面的饭煲拿起来,递给她。

     雨桐抱着饭煲,拿着勺子,舀起一勺子,长大嘴巴吃了一口,使劲咽下去,这样来回了三四次。

     “好些没?下去了么?”温路珩问道。

     雨桐泪眼蒙蒙道:“好像还没下去,卡在边上了。”

     “拿喝点醋吧。”温路珩快步走去厨房,拿了醋出来,手上还拿着一个纸杯子。

     雨桐一看见醋,连连摇头:“我不喜欢醋味。”

     “你不喝怎么,刺怎么下去呢。”温路珩倒了小半杯醋,哄着道。

     “醋好难喝。”雨桐还是摇头,刺卡在她喉咙里面,一说话就疼,舌头伸进去,能明显感受到刺尾摩擦的痕迹。

     温路珩本是学医的,他让雨桐漱了口,找了一个小汤匙,道:“我给你看看。”

     他拿着汤匙压住她的舌头,对着她道:“啊……”

     雨桐跟着“啊……”

     他借着光,看了半天,也没看见,把汤匙又伸进去了一点,还是没看见。

     他有些懊恼道:“你这个是不是很小个的刺?”

     “好像是的。”雨桐哽咽着道。

     “还是去医院吧,这个刺卡在肉里面,我也看不见,就算看见了,我也没工具弄出来,去做个喉镜看看。”温路珩收好汤匙道。

     电力大厦旁边是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因为现在已经到了中午了,只能挂急症。

     挂的耳鼻喉科,到了三楼的耳鼻喉科的时候,雨桐看了看在她身后排着队拿着挂号单的小男孩,她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小帅哥,你怎么了?”

     小帅哥看了她一眼,没理她,到是那小正太的妈妈道:“哎,昨天吃鱼,给卡着了。”

     ……

     在经历对着喉咙喷了四次麻药之后,终于把那根刺取出来的时候,雨桐看着那个比自己小指甲壳子长不了多少的小刺,热泪盈眶的对着温路珩道:“小叔叔,你看我不踩死这跟刺。”

     “……”

     “咦,刺了,掉那里去了……”

     “……”

     温路珩一把扯过这个因为鱼刺取出来了,有些抽风的女孩,道:“快点回去。咱们今天还要去拜祭叔叔阿姨。”

     “是噢。”雨桐蹦蹦跳跳的跟上他的步伐,一把挽住他的胳膊。

     温路珩身体一顿,小丫头不小心抓着他的肉了,疼,还好马上放开了,看来自己还是要多穿点,羽绒服好像丢家里没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