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第三十六章 逮住小萝莉(二)
    车外的大雪肆意的飞散着,雨桐拿出纸巾,擦了大巴车窗上的雾气,看着窗外,天色阴沉。司机用武汉话低声咒骂了一句,才上车来,说了句让大家坐好。

     车上坐满了人,车上走廊上,有四个用小板凳坐着的农民,雨桐看着他们被黄牛党领上车来的,一人一百,去荆州,没有位置坐。

     雨桐那个时候还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车票,写着八十七元。

     车上所有的人都看见,却又默然的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她也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巴车在武汉市内转了约一个小时候,才开到上高速的地方。

     上了高速,车速也不快,因为现在很多地方有积雪,而且高速上也怕冻,所以司机开的很慢,雨桐无聊的看着窗外,雾气一迷茫上来,她就拿纸巾擦干净。

     下午三点,温路珩在机场门口,等着车过来,广州军区的车,他这一趟过来,已经着张水明安排好了。

     在机场门口,直接有接他的车。

     一出机场,武汉还是和那年一样冷,他赶快上了车。

     “温少爷是今天要去荆州么?”司机问道。

     “恩。”温路珩答道。

     司机似乎有些为难道:“温少爷,荆州和武汉只有高速,雪灾封路了,路不好走。”

     “车站不是照样在发车么?”温路珩冷声道。

     “可是这样太不安全了,不如今天在武汉住一晚上,明日在过去。”司机陪笑着说道。

     “直接过去。”温路珩的语气不容拒绝。

     司机不再说话,打了方向盘,往高速方向去了。

     在车上的时候,温路珩打了电话给雨桐,发现还是关机。便打给张水明了,“张叔,我现在下飞机了,雨桐家那个王阿姨的电话你找到了么?”

     张水明道:“找到了,我等下就发给你。还有地址我也找到了。”

     “还有雨桐家的老地址一起发给我。”

     “好的。”张水明答道,其实他今日送少爷去机场的时候,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雨桐竟然没跟着去,他跟着温儒辛这么多年,温家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几乎都经历过,所以一眼便发现了问题,可是少爷什么都不说,他也不便去打听。他本是想直接告诉温首长的,却在车上被温路珩一句话堵了回去。温路珩在车上直接对着他说道:爸爸现在忙的事情重要多了,希望张叔是为父亲解忧的。被他这样一说,张水明哪里还好意思把他们两孩子的事情拿去告密。

     温路珩道:“那我等你发过来。”说完便挂了电话。

     三分钟后,他接到了短信,除了有雨桐以前的保姆王阿姨的电话,还有家庭住址以及雨桐家里老房子的地址,他不禁想起小时候,父亲说的,雨桐家的老房子,并没有卖掉,而是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王阿姨每隔一个礼拜回去收拾一次,所以现在应该还是很干净。

     温路珩拨了电话给王阿姨。

     “喂,是王女士吗?”温路珩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询问道。

     王阿姨很是诧异道:“你是哪位?”地地道道的荆州普通话。

     “王女士,我是温家人,温路珩,我想问你,雨桐是不是回荆州了。”他直接问道。

     “你是温路珩?温儒辛是你爸爸?”王阿姨激动道。

     “是的。”

     王阿姨越说越激动:“谢谢你们这么多年照顾雨桐啊,是啊,她今天会回来的,不过因为天气不好,估计都要到晚上了。”

     “她有电话和你联系么?”温路珩问道。

     “有啊,她上车前用公用电话给我来了个电话,说她电话有点问题,电没充进去,让我别担心,等她回来。”王阿姨继续道:“本来啊,我是想让她住我这边,可是她死活说怕麻烦我,让我把他们在市一医附近电力大厦的房子收拾出来。哎,真是苦了这孩子。”她的语气里面无不流露着关心。

     “王阿姨,那就有劳您这段时间照顾她了。”温路珩礼貌道,心理却是暗自得意,小丫头,看我逮着你了,不收拾你,我就不是温路珩。

     和王阿姨寒暄几句,挂了电话。

     司机被堵在去高速的路上,瞧着这温家少爷这么高兴,遂问道:“温少爷是第一次来湖北吗?”

     “不是了,多年前来过一次。”温路珩答道。

     “温少爷来这边主要是游玩么?”司机继续和他唠嗑道。

     温路珩笑着道:“不是。”

     司机瞧着这温少爷,虽然对人礼貌,却似乎好大不愿意说话的样子,也不在说话。

     温路珩现在恨不得赶快找到她。这一路越往荆州来,他想起的事情越多,记得那个时候雨桐有一个毛茸茸的小包包,里面装着的就是老家的门钥匙,那年在北京的时候,她几乎大半年都会把那个包包带身上。他从荷包里面拿出一串钥匙,低声笑了起来,那年母亲怕雨桐把钥匙弄丢,专门要自己多配了一副,没想到,这么多年才用得上。

     雨桐坐在车上又打了一个喷嚏,她拿出纸巾,擦了擦鼻子。

     车子开的很慢,晕晕乎乎的,平时只要三个小时才车程,这一路,居然开了五个小时。已经到了晚上七点了,车停在红门路车站。

     她左看看右看看,天色已晚了,街上到处是行色匆匆的人,寒风刮在她脸上,生疼。

     王阿姨家住在乡下,还要转车过江,去公安那边。今日只怕是过不去了,她找了车站旁边的副食店,给王阿姨打电话。

     “王阿姨,我到沙市了。”雨桐笑眯眯的道。

     “哎哟,到了就好,可担心死我了啊。”王阿姨道。

     “王阿姨,我今天只怕是过不去公安了,太晚了,只得明天过去了。”雨桐有些懊恼道。

     “我的小乖乖,你今天快别过来,那大桥上因为冰冻刚出车祸了,等明天阿姨过去看你。”王阿姨高兴道。

     “那我先回家去了。”雨桐道。

     “先回家,你之前说要来,我就全给你收拾好了,和小时候一样。”王阿姨说道,“你记得吃东西啊,别饿着自己,要是饿着了,我可真对不起冷老爷子了。”

     “王阿姨,我知道的,别担心,那我明天可等着你了啊。”雨桐说完挂了电话,付了钱,看见对面有一家kfc,过去买了一个汉堡,薯条,和一杯热牛奶,喝着牛奶,整个人顿时就暖和起来。

     吃完,一看时间,七点四十五了,她出来,打了车,往电力大厦去。

     约么十分钟的时间,就到了。

     雨桐下车后,看着这里熟悉的一切,心情大好,这条道路,爷爷小时候总是带着她在这里遛狗,突然一辆车要从这里拐弯拐进去,她退后几步,让出路来,准备让车先过,不想车居然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才看见,居然是挂着军用牌照的车。

     待看见车上下来的人的时候,她整个人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温路珩,就这么从车里出来,靠在开着的车门上,他穿着黑色的大衣,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俊脸在霓虹灯下,居然有一丝的妖艳。

     司机从那边出来,去后座,拿出温路珩的手提包,道:“温少爷,到了,这是您的行李。”

     温路珩接过行李,和司机道了谢。

     那司机有些好奇的瞧着盯着他们看的漂亮的小姑娘。

     雨桐一个不好意思,低了头,让了道。

     司机和温路珩寒暄几句,便上了车,开车走了。

     雨桐发现刚才温路珩和司机说话的时候,还面带笑容,这个时候,一下子脸色垮了来。

     温路珩看着小侄女小嘴张成了o型,本来还有隐隐怒火,此时却已经全无了,却依旧故作生气道:“过来。”

     雨桐以为他真的生气了,铁定不敢过去。居然还不知死活的往后面退了一步。

     这一退,还得了,温路珩怒道:“过来,回家。”

     雨桐此时才反应过来,她现在可不敢接近小叔叔的,这个时候的小叔叔就是一只炸毛的兽。

     风吹来,冷死了,她加快脚步,往家里走去。

     这房子是电力大厦里面的老房子,电梯上了七楼,701室。

     雨桐打开门,一阵花香扑面而来,她打开灯,入眼的茶几上面,放着一大束玫瑰花。

     此时,只听着门“碰”的一声关上了。

     温路珩居然轻车熟路的走去,开了空调,室内温度还是很低的,雨桐有些好奇的看着小叔叔居然这么熟悉家里的摆设。

     “这花……”她问道。

     温路珩不理她,找到浴室,开了热水器。

     她上前拉住他的衣袖,道:“小叔叔……”

     温路珩停住脚步,一把把她扯到自己面前,低头吻了下去。

     雨桐能感受到他吻里面带着隐忍的怒火,原本想挣脱的她,却愣是一动不敢动。温路珩的唇冰冷的,冷的她一个激灵。

     可是他的舌尖却是火热的,他舌尖不停的挑逗着她,她闭上眼睛回应着他。

     温路珩似乎很满意她的回应,原本热烈的吻,慢慢的转轻,吮吸着她的小舌。雨桐只觉得自己脸上发烫起来,不知何时,自己身上的羽绒服已经被他脱了下来,里面是一件紧身的毛衣,温路珩离开她的唇,低头看着她,喑哑着声音道:“丫头,谁让你离家出走的。”

     雨桐低着头,脑袋里面乱糟糟的,哪里还能想出理由回答。

     室内的温度,因为空调的原因,开始回升,玫瑰的花香,迷茫在整个空气中,温路珩也觉得热,把自己身上的黑色大衣脱了,露出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白色的衬衣,扣子被他解开,凌乱的拉扯着。

     他看着被毛衣包裹着的玲珑有致的身体,只觉得一股热流从自己腹下向上串来。又把她扯到自己怀里来,吻了下去。

     他的唇舍不得离开她清香的唇,含着她的下唇,用牙齿轻轻摩擦着,道:“丫头,你既然说了喜欢我,那就不能反悔,因为我不会允许你反悔。”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咱们的小萝莉要被吃抹干净了……,泪奔,纪念长宁阿妈终于把小萝莉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