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掩埋的秘密
    温海涵走到书架前,蹲下,打开倒数第二个抽屉。

     一阵淡淡的霉味扑鼻而来,他咳嗽了几声,霉味散去,是泛着岁月痕迹的书香。最上面的是一本《大闹天宫》的连环画,书只有巴掌这么大,封面是一个毛笔画的孙悟空,他站在一块巨石上,手持金箍棒,直指天空。

     他靠坐在墙角,室内的温度因为暖气的原因,让他感觉有些燥热,他解开衬衣的上面两棵扣子,继续翻着这有年岁的小人书,心里不禁想到:也只有在他的保护下,这些书才能完好无损吧。如若是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这么多年来,跟着父亲一直搬家,要不是后来在外公的干预下,自己怎么可能安稳的读完高中三年。

     他有些自嘲的抿嘴笑道,放下这本,拿出下面这本,是以很老的戏剧为蓝本的《桃花扇》,这个写的是南明王朝李香君的故事,这本小人书的封面上并无绘制人物,只是用小篆写着“桃花扇”三个字,他记得当年并不认识小篆,瞧着这本封面就没有《大闹天宫》好看,便随手仍在一边了。

     自己如果从小就被父亲送回温家,不知道会不会造就不同的自己呢?

     不过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吃的,也不知为何自己会开始贪恋这里的温暖,自己似乎太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温暖了。

     有时,他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性格扭曲。

     记忆中父亲对自己发的最大的火,就是当年推了冷雨桐进坦克武道至尊。其实有时候自己也不是这么的执拗,只是为了想人被注意,想被重视。却不想再见面已然是最敌对的关系,虽然当年的自己傲慢目中无人,却也不明白那时候强硬的反感是为了什么。

     他放下这本,继续往下面看,心中一阵疑惑,这抽屉里面怎么还会有德语的西方医学简史?

     这本书瞧着半新不旧的,他拿起来,看看封底,1989年出版的,有些年岁了,看来温路珩经常翻阅这本,不过他对这个不感兴趣,随手放到一边,确发现有什么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还夹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焦味。

     原来是一张照片,他捡起掉在地上的照片,翻过来一看,心中一震。

     这照片的右下角已然被烧掉了,而照片上这个女孩,正是这家里的小公主冷雨桐。可是瞧着照片上面的年岁,却好似几年前的冷雨桐。几年前温小叔不是在德国么,怎么可能有冷雨桐的照片,就算是回到温家之后才拿的,可是他回来也不过半年而已。

     他并非什么都不了解的纨绔子弟,这照片的右下角是被烧过的痕迹,要烧一个人的照片,其一这个人已然离开人世,其二要么是烧照片之人想忘记这个人。但是这张照片只烧了一个角,表示烧照片之人心中的不舍。

     温海涵不敢在往下面想,他喜欢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温小叔一直是自己心目中那个温小叔,虽然自己的叛逆作风也许并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他急忙起身,拿着照片,快步往楼下走去。

     温母此时正准备出门,却被叫住。

     温母好奇的问道:“海涵,怎么这么急匆匆的?”

     她瞧着他脸色泛白,以为又是贫血造成,急忙放下手包,走到楼梯下面扶着气喘吁吁的温海涵,问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你先做着,我打电话去叫救护车。”

     温海涵有些吃力的坐到沙发上,自己身体看来还没恢复好啊。他一听温母要叫救护车,急忙拉住她说道:“奶奶,我没事,就是有点喘不过气来,歇一歇就好了。”

     温母还是有些担忧,询问道:“真的没事么?既然你不想叫救护车,但是我还是不放心,我给司机小李打个电话,让他过来送我们去医院。”

     温母拨了电话,自己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了一些,有些责怪道:“海涵,不是奶奶说你,只是你自己也知道自己在恢复期怎么还能如此莽撞,不知轻重的伤着自己呢。”

     “奶奶,我知道错了,只是……”他说着拿起手上的照片递给温母,有些为难的继续道:“您瞧这个。”

     “什么?”温母有些疑惑的接过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白色的裙子,满地的合欢花,笑起来温婉可人。

     她的思绪比温海涵想的更远,面色凝重的问道:“这个照片在哪里找到的?”

     “在温小叔的书房,一本藏在抽屉里面的西方医药简史里面找到的。”温海涵如实回答,并带着疑惑的继续道:“奶奶,虽然我对温小叔和雨桐妹妹了解不多,可是瞧着这照片,应该有些年岁了,您之前一直也说温小叔九年未回国,可是怎么会有几年前雨桐妹妹的照片,莫不是雨桐妹妹的照片不小心掉了,刚好被温小叔捡到了?”

     温母只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抽了一下,整个人有些失重的靠在沙发上,道:“我们家没有人能把雨桐照的这么好看,而且这裙子是我三年前夏天送给她的假日礼物,她当时可喜欢这个裙子,还欢欢喜喜的回老家去祭祖。就穿的这个裙子。”

     温海涵虽然心中有疑惑,却也还没有深入思考是什么,听奶奶这么一说,想来肯定有另有隐情,遂问道:“奶奶,虽然我也觉得奇怪,可能也是我多心,只是我自从来到温家,就一直发现雨桐妹妹和温小叔似乎关系不一般狐言浅浅最新章节。”

     “你也发现了么?”温母自嘲的说到,“我也没想过,雨桐是我带大的,居然会和路珩两人不清不白的。”

     “什么!?”温海涵吃惊道,他从未想过居然是这一层,开始只是想多了解温小叔一些。“这怎么可以,这个是侄女和叔叔的关系,不能乱套啊!”

     “是啊,而且咱们温家要是现在出这个丑闻,被人拿去做文章,可让温家怎么办啊,这么多人盯着咱们家在,这一次如果不是路森和陆老爷子的鼎力相助,还不知道会怎么样。”温母焦虑的说到,这样看来,雨桐和路珩的事情比自己想想的还要严重,路珩收藏着雨桐的照片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这几年是不是原本两人就有联系。为什么自己养大的孙女,现在想起来会让自己觉得如此陌生。而自己亲生的儿子,却让自己觉得如此的难以亲近。

     “奶奶,这件事情告诉爷爷了吗?”温海涵问道,他也不知为什么会对温小叔有莫名的亲近之感,难道真的是血缘的关系吗?

     “怎么敢告诉你爷爷,你爷爷有多心狠你不是不知道。路森一离家就是这么多年,你爷爷虽说心里想孩子想你想的紧,也没见他服软过。你温小叔当年就是因为一点点事情,惹得你爷爷觉得他难成气候,便一送出去,就是九年。”温母有些哽咽,又有些愤恨的道:“他这是当了一辈子的兵,把脑子都当坏了,铁丝心肠,还要别人和他一样铁石心肠!”

     “那奶奶准备怎么做?”温海涵问道,其实现在无论冷雨桐和温小叔是否真的不清不白,温家肯定只会要温小叔。

     “海涵,其实这件事情憋在奶奶心里好几天了,奶奶也是心里烦闷,也没人可说。奶奶和你说的,你千万不能告诉你爸爸和爷爷。奶奶想自己把事情处理好,要是捅到你爷爷那去,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待雨桐,毕竟是我养大的孩子,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舍。”温母忧心忡忡的说道,还好自己有海涵这么个还能说上话的孙子。

     “那奶奶的意思是?”

     “如今雨桐已经年满十八岁了,我想让她考大学,不要留在北京,从此也不要在回温家了,我会给她一大笔钱,让她安稳读完大学。”温母这个想法想了好几天了,分开是最好的方法了,也许时间淡了,就不会有这么多奇怪的事情了。

     温海涵皱了皱眉头,奶奶还真是心软,这样处理方式,要是温小叔或者冷雨桐两人非要见面,偷偷见面,不告诉家人,还拦得住啊,“那要是两人继续联系呢?”

     “其实我昨天已经和雨桐说过了,她要是愿意离开,绝对不会在打扰温家。”温母肯定道,这孩子虽然自己现在看不懂了,可是心地还是善良的。

     “奶奶觉得好就好。”温海涵嘴角扬起一抹不为人知的微笑,但是眉头依旧故作紧锁的模样。

     温母的电话在此时想起,接通后,是司机小李已经到了门外。

     她扶着依旧虚弱温海涵上车之后,朝医院开去。

     远在成都的温路珩跟在大众人员的最后面,有些受凉的他,低声打了一个喷嚏。他抬头瞧着最前面的挺拔的两人,头发花白的正是自己的父亲,而身边那个军绿色军装的男子,正是自己同父异母大自己快一轮的大哥。

     看着他们两人被人众星拱月的围着说些什么,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境很轻松。

     不去背负家族的使命,有一种重担卸下的感觉。

     他又打了一个喷嚏,难得的冬日的阳光照在他脸上,他想起家里的那个小人儿,心头一阵温热,不自觉的抬头看了看不算刺眼的太阳,迈开步子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