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危机重重
    雨桐立马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有些怒道:“温海涵,你的到底想怎么样?”

     他轻蔑的一笑:“我想怎么样?哈哈哈,我到想问问你想怎么样?”

     “你有病吧,没事少惹我。”雨桐爬起来,厉声道,说话的同时,还不忘把书包不着痕迹的放在地上。

     他一步一步走近,把手上的照片砸在她面前。

     雨桐并未去接住照片,照片翻转了两圈之后,落在她的脚前,正面朝上,照片上的女孩正是自己,可以自己从未照过这张照片。

     而照片的场景自己在熟悉不过了,是家乡小公园里面开满合欢花的石板小路。

     “怎么了,不知道这照片在哪里找到的么?”温海涵的脸色变的有些许狰狞。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对你说的不感兴趣。”冷雨桐依旧冷声,心里却忍不住的害怕,温奶奶知道了自己和小叔叔的事情,而小叔叔如今远在成都,难道是温奶奶把事情告诉了喜怒无常的温海涵。

     “不感兴趣?”他冷笑一声,不在靠近,而是踱步走到沙发边,拿起茶几上的烟,点燃一根。吐出一个烟圈才慢条斯理的说:“说白了,我的意思就是你赶紧离开温家,我不想在看见你这小浪蹄子。”

     “我离不离开关你什么事情,还有,你嘴巴放干净点。”不知怎么了,对这个家里面突然感觉到了陌生,也许自己从来都是一个人,不曾改变过。

     “你这么会勾引人,别以为温小叔是自己看上你的。”他把烟头重重的按在烟灰缸里面。

     “我和小叔叔的事情,又与你何干。”雨桐反问道。

     “当然有关,我们都姓温。”他停顿了一下,突然用万分怜悯的声音道,“而你,姓冷。你从来都不是我们温家人。”最后一句的突然拔高嗓子,让雨桐惊吓不已。

     “温海涵,你神经病,我不想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准备上楼去。

     温海涵怎么会这么容易让她走,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教训这个不知好歹,让自己看着就生厌的女孩子。他大步上前,把雨桐扯下楼梯,推倒墙上。

     雨桐也不是吃素的,一脚直接踢上去,不想温海涵还很灵敏的躲开。

     温海涵躲开之后,一脚踢在雨桐腿上,雨桐吃痛的叫到,挣扎着想逃开他的控制,手上抓着自己重重的钥匙扣直接砸在温海涵的脸上。

     温海涵抱头退后几步,才站稳,他脸色阴霾重生之嫡女庶嫁。

     她看着他的左额头上的血顺着脸颊流下来,他原本阴郁的眼神,让雨桐更加心慌,仿佛这个人此刻想要致自己于死地一般。

     楼上传来细碎的脚步声,轻轻柔柔的,似乎还带有一点迟疑。

     温海涵此时却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故作吃痛的倒在地上,惨叫起来。

     “海涵,你怎么了?”楼上下来的是刚刚清醒过来的温母,她听见惨叫就立马加快脚步跑下楼来。

     没想到看见的是这一幕。

     温海涵在温母下来的那一刻,拿开自己的手掌,满手触目的鲜血在温母的眼前如盛开的火玫瑰一样嫣红。

     “温奶奶,我……”雨桐正准备解释的时候。

     温母一巴掌甩在她脸上,在白皙娇嫩的脸上映出五个指印来。

     温母歇斯底里道:“雨桐,我一直以为你是好姑娘,你怎么这么不知轻重,海涵的身子现在什么样你不知道吗?我们努力让他补血,让他好起来,你倒好,打成这个样子。”

     温海涵虚弱的身子,拉住温母道:“奶奶,我只是想问问雨桐妹妹和温小叔叔的事情而已,没想到她恼羞成怒。”

     “雨桐,我觉得你不在适合呆在温家,无论如何,我也是永远不会同意你和路珩的事情,你自己好自为之,收拾东西走吧,我也不想在看见你了。”温母说完这些,把雨桐砸在温海涵脸上,还带着血的钥匙捡起来,递过去,继续说道:“在我回来前,不想在看见你。路珩那边我会去说,以后也不要你来联系他。”

     雨桐有些哽咽的吐出一个字“好。”便上楼去了。

     温母一边安慰温海涵,一边打电话叫来救护车送温海涵去医院。

     独自跑回二楼的雨桐,眼泪一下子决堤了。

     爷爷,是不是除了你,这个世上在也没有能对自己真心好的人了呢?

     她无力的靠坐在门背后,可是自己这个时候真的好想小叔叔,真的好想,他在自己身边会不会为自己解释呢,相信自己呢?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温路珩的电话。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在拨……”

     一遍一遍打着,依旧是好听的女声重复着。

     她有些挫败的放下手机,将自己的脸埋到双腿间,左脸颊上面是火辣辣的痛。

     可是这里的痛,怎么能比得上自己心里的痛呢。

     一直以来,她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可悲的人,在学校的时候,被人误解也不会刻意的去解释什么,只觉得这样的解释并不是自己要的,那些不理解自己的人,何必去解释,又和自己没有甚关系。而今天,被误解的,是从六岁把自己养到十八岁的温奶奶。也许真的是因为没有血缘关系的原因,无论多么疼爱的最初,都会随着时间慢慢变淡。如今温海涵这个亲孙子在她身边承欢膝下,自己的离开也就不那么重要了。

     爷爷,如果我离开温家,你会不会同意呢?如今我已经年满十八了,我觉得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爷爷你放心,我会好好生活下去的。

     她突然想起爷爷去世的前一天晚上,在荆州第一人民医院的特等加护病房里面,也是这样一个冬天,不对,比这个冬天更冷。

     爷爷已经瘦的不成样子了,脸颊上的肉凹陷下去,却还是拉着她的手不放,一个劲的说,雨桐要好好的活着,虽然没有爷爷,也要好好的活着咱有三千虎贲。

     她起身,擦了眼泪,拿出自己的箱子,打开行李箱,走到床边,蹲下,从床底下抽出一个储物盒。

     木质的盒子,上面铺满了灰尘,她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躺着一个毛茸茸的小包包。这个是她最初来的时候,带来的东西,既然决定要走了,这里属于自己的一切,也都不用了吧。

     她看了看被自己打开的行李箱,有看了看这个房间里面的一切,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是属于自己的吧。她走到行李箱边,蹲下,把行李箱和好,又放回原来的地方。

     把自己的书包拿来,在里面装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有去抽屉里面拿出自己的画册。

     收拾好一切,她有些依依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个房间。多年的感情,让她不由自主的又落泪了。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一笑,擦了眼泪,关好房门。

     下楼去了。

     楼下依旧灯火通明。客厅的毛毯上面还有一些夹杂着泥土的脚印,看来温海涵已经被送往医院去了。

     她一抬头看见客厅正中间的日出东方图,突然有些许感概,却又拼命的摇摇头。

     她拿出钥匙,把整串钥匙里面唯一一把属于自己荆州房子的钥匙取了下来,将它们放在桌上。

     头也不回的出门去了。

     屋外一阵寒风,初春午夜的北京,总没有人们想象的热闹温暖,而且是在这样的军区大院,怎样的冷清不言而喻。

     她抱紧自己的手臂,迈着步子往前走去。

     “你要去哪里?”身边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声音带着清冷的味道。

     雨桐一愣,回头朝温家小洋楼的门口看去,只见一个人从旁边的黑色阴影中走出来。其实她早就听出是李轻舟的声音,偏偏这个时候的她一句话也不想说,她怕自己一开口,自己整个情绪会决堤。

     李轻舟走近她,才发现她左脸颊上的五个指头印。

     雨桐生怕他发现,低下头,想着自己带着围巾是不是能遮挡住一点。

     他怎么会这个容易让她逃避,他左手压住她想扯弄围巾的右手,右手直接抬高她的下巴,五个指印在路灯下清晰可见。

     “怎么搞的,谁打的?”李轻舟问道。

     她不出声,心中的感激却油然而生。为什么每一次自己需要人保护的时候都是李轻舟在自己身边。

     毕竟还只是十八岁的小姑娘,她没忍住的低声哭泣起来。

     李轻舟一米八五的个子,要低头才能对着她的脸,他弯下腰来,低声哄到:“不要哭了,乖,我听见这么晚了,还有救护车的声音不放心,就过来看看。没看见你,就瞧着温夫人扶着温海涵上救护车,还一个劲的骂着你,我担心你,就一直等着在。”

     “我没事。”雨桐哽咽道。

     “还说没事,脸都肿成这个样子了。跟我回去,没人敢打你。”李轻舟握紧拳头道。

     说完,不由分说的拉着雨桐往李家洋楼走去。

     雨桐被他握着的手挣扎了几下,不被放开,也就接受了,他手上的温度传来,暖暖的。似乎能暖了她的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