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赵国栋去县检察院交待问题主动退赃,孙建伟紧随其后,也去了县检察院。因为他同样接到了市分行副行长王道欣的电话,电话内容与打给赵国栋的基本一样。

     支行四位行领导中,唯有李金林没有被包工头关金宇拉下水。

     消息一出,A银行孝北县支行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在信息的传播过程中,大家故意添油加醋,受贿金额一次次放大,最后让听的人都觉得有些离谱。

     钱仲元、赵国栋、孙建伟——这些胆大妄为、贪得无厌的银行高管,很快淹没在人们酣畅淋漓的谩骂声之中。

     几天后,A银行孝感市分行副行长王道欣和人事科长欧阳春莅临孝北县支行,随同他们一起前来的,还有市分行计划科副科长严锋清和人事科办事员林辉。

     随即召开孝北县支行干部大会,会议由欧阳春主持。

     欧阳春是市分行独一无二的女科长,正是如鱼得水、春风得意的时候。她究竟是姓欧,还是姓欧阳,很多人都没有弄清楚。有的人叫她欧科长,有的人叫她欧阳科长,还有的人叫她阳春科长或者春科长。叫什么科长都无所谓,只要加上一句“是个女的”,就绝对好找,也不会与市分行的其他科长搞混淆。

     大会开始后,王道欣宣布:成立市分行驻孝北县支行工作组,工作组由严锋清和林辉二人组成,协助支行领导班子开展工作。

     市分行工作组的到来,引发大家各种各样的猜想和议论。有的说,工作组至少要在孝北县支行驻扎三个月,对支行存在的问题进行全面的梳理和核查,然后向市分行党委汇报,下一步就是调整孝北县支行的领导班子。有的说,严锋清和林辉就是孝北县支行新一任领导班子成员,之所以没有马上任命,是想让他们先熟悉情况。还有人预测,赵国栋会被免职或者调走,而李金林因此年龄即将到点,可能会退出领导职务。

     市分行突然派来工作组,让赵国栋猝不及防,因为之前没有听到任何这方面的消息,更不明白市分行此举的真实意图。他惴惴不安,小心翼翼,对严锋清和林辉关怀备至,察言观色,总想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发现一些端倪。

     几个后备干部也甚为慌张,担心自己的升职梦想,会因为市分行的“空投”行为而落空。尤其是信贷股长罗新初,焦虑和担忧溢于言表,内心所受到的煎熬丝毫也不比赵国栋。错过了这次提拔的机会,他就跨过了三十五岁门槛,升职的希望会变得非常渺茫。更何况,他为了这次提拔,还进行了不小的投资。

     王加林呢?心里也在打鼓。尽管他口里说提不提拔无所谓,其实心里还是“有所谓”的。特别是赵国栋与他进行了那次意味深长的“密谈”之后,迅速勾起了他的希望,调动了他的热情。严林二人的到来,犹如一盆冷火,浇灭他心中刚刚燃烧起来的火苗。失落是可想而知的。失落过后,他又开始自嘲,觉得后备干部们可悲。大家争风吃醋,原来都是自作多情,其实市分行早有周密的计划和人事安排。因为吃不到“葡萄”,他也强迫自己把“葡萄”想成是又酸又涩的东西,认为在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也挺好,对他的业余自学和小说创作更有帮助。

     支行干部大会之后,王道欣和欧阳春并没有马上离开。他们又去了一趟孝北县委、县政府和县人民银行,然后返回A银行孝北县支行,召开支行领导班子和工作组成员会议。

     王道欣说,孝北县支行目前面临的形势异常严峻。银行是靠信用和信誉立足的,如果银行声誉受损,导致客户对这家银行丧失信心,后果不堪设想。市分行党委对此高度重视,专门召开会议进行了研究,要求孝北县支行领导班子成员精诚团结,想方设法重塑A银行形象,提振客户信心,尽快摆脱困境。眼下首要的任务,是保持内部的稳定,要求干部员工少议论,多干事,爱岗敬业,把注意力和精力集中到业务发展上来,激发大家的爱行热情和工作积极性。

     在具体工作安排上,王道欣建议支行成立若干个存款小分队,让机关工作人员全部走出去,到孝北县的企事业单位、机关团队去组织存款。还要把储蓄存款余额五十万元以上的个人客户请到银行来,组织一次存款大户联谊活动。他同时宣布,市分行决定近期在孝北县召开A银行孝感市分行安全保卫工作会议,要求支行配合市分行保卫科做好会务工作。

     “市分行之所以要把这么一个全行性的会议放在孝北县召开,大家要领会市分行党委的良苦用心。”王道欣语重心长地强调,“一句话,就是为了扩大A银行在孝北县的影响,表明市分行的一贯态度——我们对孝北县的建设和发展是非常重视的。希望孝北县支行认真承办和组织好这次会议,利用这次开会的机会,密切与县公安局和花园镇派出所的关系,同时做好正面宣传工作,重塑A银行良好的社会形象,尽快摆脱眼下的困境。”

     王道欣接连两次提到“重塑A银行形象”和“摆脱困境”,这让孝北县支行的几位行领导及工作组成员更加意识到面临形势的严峻性,意识到肩负的责任重大。大家都表示,要不扣不折地落实王行长的重要指示要求,不辜负市分行党委和王行长的殷切期望。

     送走王道欣和欧阳春,支行接着开行领导碰头会。严锋清、林辉和王加林列席会议。重点是研究落实王道欣讲话精神的工作措施,商议工作组两位同志的住宿和吃饭问题。

     会议东拉西扯地开了两个多小时,主要是赵国栋、孙建伟和李金林在讲,王加林在记录,严锋清和林辉自始至终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赵国栋请他们两位发言,他们都说不了解情况,自己是来学习的,谦逊地笑笑,再就闭口不语。

     这种“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的态度,让赵国栋心里感觉很不舒服,但别人说的又是实情,他没有办法与之计较。在综合了两位副行长的意见之后,他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对几项重点工作进行了简明扼要的分工。组织存款小分队的事情,由他自己牵头负责,信贷股具体组织实施;举办个人存款大户联谊活动的事情,由孙建伟牵头负责,储蓄股具体组织实施;筹备安全保卫工作会议的事情,由李金林牵头负责,办公室具体组织实施,保卫股全力配合。

     “至于严科长和小林生活方面的事情,李行长多操点儿心,办公室一定要安排好。”赵国栋最后补充说。

     支行新宿舍楼最东头有四个单间房:一楼和二楼是职工食堂,三楼和四楼是用于公务接待的客房。严锋清和林辉的食宿问题完全可以在那里解决——让他们在职工食堂吃饭,安排他们住公务接待的客房,这是最简单易行的办法。不知什么原因,赵国栋没有直接做出这样的安排,而要把皮球踢给李金林。

     李金林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下班了。下班就涉及到吃饭的问题,吃完饭又得有地方休息。火烧眉毛,事情耽误不起。

     散会之后,他紧跟在赵国栋的屁股后头,进了行长室,开门见山,和盘托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样安排我没意见啊!”赵国栋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停顿片刻,又提议说,“你还是先带严科长和小林去职工食堂和客房看一下,如果他们觉得条件太简陋了,就安排他们住在荣昌宾馆。”

     李金林这才按照赵国栋的指示去落实。

     严锋清和林辉自然不会对支行的安排挑三拣四。更何况,两间客户本来就是按豪华酒店的标准装修的,单独的卧室,单独的卫生间,大铺床,电热水器,空调、彩电、冰箱一应俱全,比孝北县最高档的荣昌宾馆差不了多少。

     就这样,严锋清住三楼客房,林辉住四楼客房,吃饭都在楼下的职工食堂里。

     A银行孝感市分行安全保卫工作会议将在五天后召开,留给孝北县支行准备的时间极其有限。

     按说,这种专业工作会议,应该由专业对口部门——保卫股负责筹备和组织,赵国栋却把责任部门定为支行办公室。这种安排多少有些不妥当,王加林就此向李金林提出过异议,也单独向赵国栋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两位行领导的答复出奇的一致:这是孝北县支行第一次承办市分行专业工作会议,市分行领导、各支行分管保卫工作的副行长和保卫股长都要参加,还邀请了县公安局和花园镇派出所的领导出席。组织得好坏与否,接待得周到不周到,事关A银行声誉和孝北县支行整体形象,只有办公室能够承担此任,也只有交给你王主任,支行领导才能够放心。

     “你掂量掂量,叶卫国他们几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有能力组织好这种大型专业会议么?就算能力不成问题,他们也腾不出时间和精力啊!”赵国栋直言不讳地总结道。

     王加林想想,觉得赵行长说的也是实情。

     孝北县支行保卫股一共四个人,除叶卫国和宋司机外,再就是两名经警,全部是复员或退伍军人。他们的工作极其琐碎,而且不能有丝毫马虎,出不得半点儿差错。

     每天早晨,保卫人员必须比正常上班时间提前一个小时来到支行营业室,进入金库,和出纳人员一起拖出十多个铁皮箱,搬到运钞车上,送往各营业网点。

     这些铁皮箱规范的名称叫做尾款箱,装的是银行营业网点日常营运所需的现金,还有存单、存折、银行卡、支票等重要空白凭证,以及业务印章、银行管理人员和营业人员的个人名章。

     下午营业终了,保卫人员又要和出纳人员一起,把这些尾款箱全部收回来,送进支行的金库里。

     尾款箱的送出和收回,是每天的固定动作。无论是工作日,还是周末或者节假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要营业网点对外营业,这两个固定动作就非做不可。

     充足的现金是银行网点确保支付的前提,但尾款箱里的现金多了,又存在安全隐患,因此在管理上,对各营业网点尾款箱的库存现金都有限额要求,超过限额的现金,必须及时送到支行入库。如果当天存入的现金很少,支付的现金特别多,尾款箱里的现金又有可能不够用,出现支付危机,这个时候就必须到支行出库,领取现金。

     不管是入库还是出库,只要涉及现金的接送,保卫人员就必须跟随护卫。这两种情况都是不可预知的,保卫人员必须随时待命。

     与支行对营业网点的管理一样,市分行对各支行的现金管理也有类似的要求。支行库存现金超过限额时,要及时送到市分行现金管理中心入库;支行现金不足,难以应付营业需求时,又要到市分行现金管理中心出库。

     孝北县支行遇到这些情况,保卫人员必须得花园孝感两头跑。

     ——这是“孝北特色”。其他地方的县级银行机构,可以在当地人民银行开立现金存放账户,到当地人民银行金库交纳或领取现金。由于人行孝北县支行暂时没有金库,也就难以履行“银行的银行”的职能。孝北县各家银行的备付金存放和支取,只能去孝感。

     除了接送尾款箱、现金出入库以外,保卫人员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护卫出纳人员上门收款,到企事业单位去收取现金。每年春秋两季中小学开学报名时,银行都要上门代收学费,争取业务份额。还有一些现金流量比较大的单位,如烟草公司、石油公司、电力公司、液化气公司、公路收费站等,客户一般不会主动到银行送存现金。一个电话,银行就得派人屁颠屁颠地去收款。

     只要有大额现金收付的地方,保卫人员就必须在现场护卫。到了晚上,看守金库的责任又义不容辞地落在了保卫人员的身上。

     银行金库里存放的,除黄金、白银这些贵金属以外,还有现金和有价证券,以及存折、存款单、银行卡、本票、支票和汇票等重要空白凭证,属安全防范的重中之重。A银行孝北县支行晚上看守金库,实行支行机关人员轮流值班,但每个班次都必须有保卫人员参加,而且必须持枪警戒。

     守库时,两个人不能同时睡觉,至少要保证有一个人是清醒的,睁大眼睛,竖起耳朵,保持高度警惕。既要提防犯罪分子的袭击,又要随时准备接受上级行的突击检查。

     银行安全保卫工作的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掉以轻心,稍有疏忽大意或松懈,就有可能使银行资产遭受重大损失,甚至危及银行工作人员的生命安全。

     赵国栋经常告诫大家要警钟长鸣,常抓不懈,但支行这方面违规违纪的事件还是时常发生。诸如,枪支没按规定的时间和标准擦拭呀,运钞车捎带闲杂人员呀,守库时值班人员打扑克呀,报警系统与110联动出现故障呀,到孝感领款押运时保卫人员没有穿警服呀……

     发现类似问题,他就会把保卫股长叶卫国叫到跟前,劈头盖脸地训斥一通,臭骂一顿。

     叶卫国总是低垂着头不吭声,直到赵国栋的气出得差不多了,他才面红耳赤地作检讨,保证坚决改正,下不为例。但过不了多长时间,相同的问题又会重复出现。

     赵国栋为这事头疼得要命,对保卫股几个“肉喇叭”横看竖看不顺眼。尤其不满意叶卫国,认为他是说话的巨人,行动的矮子,口是心非,是个毫无信用可言的痞子。

     叶卫国是去年从部队转业进入A银行孝北县支行的。

     上班不久,就赶上支行新宿舍楼竣工。他也作为申请住房人员参加了新房分配。综合评分结果出来后,他的分数及排序比较悬。新宿舍楼二十四套住房,他的得分排名恰好是第二十四位。

     这个排名,是基于他享受独生子女奖励得分才有的。由于叶卫国的老婆和孩子都在农村,无法按要求提交独生子女证,而他坚称自己只有一个女儿,支行领导也就相信了他。

     住房分配完毕,叶卫国把老婆和女儿接到身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住进了新宿舍楼。但过了半年时间,他家里又多出了一个小男孩。

     大家这才知道,叶卫国其实还有一个儿子。支行上上下下都被他忽悠了。

     如果剔除独生子女加分项目,叶卫国是分配不到新宿舍楼住房的。排在他后面的那位员工因此非常恼火,找行领导扯皮,向赵国栋提抗议,闹得不可开交。

     为这事,赵国栋也找过叶卫国。无论他如何批评教育,叶卫国都是低垂着头,一声不吭,说什么都听着,但就是不退房。

     碍于情面,支行也不好强行要他搬家。最后,赵国栋只得反过来做那位“被暗算”员工的工作,从花园大桥头的老办公楼上调剂了一套房子,分配给那位员工,事情才算平息下来。

     从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叶卫国为人不地道。

     正是这个“不地道”的叶卫国,有时又表现得特别有能耐。他进入银行不久,就被聘任为支行保卫股主持工作的副股长;他的两个小孩都没有城镇户口,居然顺利地进入了花园镇一小上学;他老婆袁萍本是农村妇女,在银行闲居一段时间之后,竟然被安排到支行办公室,当上了打字员……

     由此可见,叶卫国的能力并不差。他只是对工作上的事情不上心,时间、精力和聪明才智都用在了家庭和个人的私事上。

     王加林则恰恰相反,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工作狂”。在牌坊中学是这样,在孝感是这样,从孝感调到孝北县还是这样。只要一上班,他就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激情高涨。干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容不得半点马虎,而且循规蹈矩,原则性极强。稍微重要一点儿的活儿,他都亲历亲为,并且总是能够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

     两相比较,赵国栋自然更信任王加林,更愿意把艰巨的工作任务交给王加林。这样,他既省心,也更放心。

     ——犁田的农民往往喜欢用那些听话又埋头苦干的耕牛。

     既然行领导信任,话都说到了那个份上,王加林也不好意思继续斤斤计较,只有担当起组织召开市分行安全保卫工作会议的重任。

     花了大半个晚上,他起草了一份详细的会务工作方案,然后召集办公室全体工作人员开会。采取逐条列示的方式,把工作事项一件件分解落实到人。统计参会人员名单,联系住宿的酒店,安排接站的车辆,拟定会议用餐的菜单,布置会场,印制会议材料,准备纪念品……虽然会议时间只有一天,但要做的事情确实很多,麻烦琐碎,而且容不得半点儿疏忽,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现问题。

     好在王加林思考问题一向缜密周全,又有多次办会的经验,三下五除二,他就把工作任务明确无误地分配交给了大家。

     询问大家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多数人都是摇头,表示知道了自己要去做些什么,唯有余丰新对采购纪念品的问题提出了疑义。

     按照惯例,银行召开这种大型会议,承办单位是应该为参会人员准备一份纪念品的。之前,王加林专门就此事请示过李金林,询问准备什么样的纪念品比较好。

     李金林和他一起,把孝北县的土特产都盘点了一遍,诸如双峰山的云雾茶、邹岗的太子米、小河的玉皇李等等,但思来想去,总觉得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不是价值过小,就是品质太差,或者目标太大,过于沉重,不方便携带。

     两人拿不定主意,只有去请示行长赵国栋。赵国栋又与他们一起研究了好半天,最后敲定,给参会人员每人购买一双运动鞋。

     余丰新提出的问题是:运动鞋是必须按脚的尺码购买的,而且分男式和女式,每个人脚的大小不一样,他买回的鞋子,别人穿不了怎么办?如果事先一个人一个人地去询问和登记,工作量太大了,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件事情。

     “能不能把询问尺码和统计人数的工作交给保卫股去做?”精明的胡蓉这样提议,“他们负责摸情况,男式各种尺码的多少双,女式各种尺码的多少双,我们再根据他们提交的数量去购买。”

     余丰新马上表示造成,觉得这个主意好。

     袁萍面无表情,噘着嘴巴,狠狠地剜了胡蓉一眼。

     这一细节恰好被王加林看到了。他知道,袁萍是因为胡蓉把皮球踢给她男人而心存不满。不过,他觉得胡蓉说得还是非常有道理。保卫股作为配合部门,总该做些事情嘛!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怎么能叫做配合呢?更何况,保卫股本来就应该是牵头责任部门。

     会后,王加林马上去找李金林,提出了请保卫股统计参会人员脚的尺码大小的要求。

     办公室和保卫股都属李金林分管,哪个部门做事,最终的责任人都是他。再加上王加林的要求有理有据,他也提不出反对的理由。

     于是,他抓起桌上的电话,把叶卫国召来,当面协调这件事情。

     出人意料的是,叶卫国答应得非常爽快。他甚至主动提出,运动鞋的购买和发放也由保卫股负责。

     李金林想了一下,说:“鞋子还是让办公室去买吧!”

     也不知李副行长是出于什么考虑,不同意保卫股买鞋。

     不过,最终联系购买运动鞋的,既不是办公室,也不是保卫股,而是支行信贷股。这件差事由行长赵国栋拍板,交给了信贷股的姚丽琴。

     赵行长的理由是,应该将这种大宗购物作为争揽客户、拓展业务的筹码和手段,要与卖鞋的商家谈判,让他们到A银行来开户。如果已经是A银行的客户,就要求他们多增加一些对公存款。因此,联系购买运动鞋,由对公存款专管员来经办最合适。

     一涉及到公家买东西,大家总是特别热心,甚至争来抢去的。

     王加林对此感到疑惑,好搞不清楚这当中到底有什么名堂。他也懒得去弄清楚其中的奥秘。在他看来,鞋子只要有人买回就行了,谁去联系购买都一样。他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顾及这些。

     眼下,他必须赶快去孝感一趟,公事私事一大堆都需要他到孝感办理。市分行办公室和信息调研科下达的报刊订阅指标,支行自身承担了一部分,通过信贷股往企业摊派了一部分,任务总算完成了,他必须把报刊订阅款赶紧交到市分行;十月下旬自学考试的成绩已经出来了,他必须去市教育局查分数,如果及格了,还得带照片去办理单科合格证;在《孝感日报》上冠名的“孝北A银行杯”征文竞赛活动临近结束,按照合同约定,余款必须本月底之前支付;他还想邀请报社记者参加这次在孝北县召开的市分行安全保卫工作会议,既有利于会议宣传稿件见报,又可以借机联络一下与媒体记者的感情;小舅子方敬文把两万元贷款拿走后,就如人间蒸发,没有任何消息,也不知工程项目进展情况怎么样,他必须去看一下……

     “你要去孝感?是专车吗?”得知他要去孝感办事,方红梅急不可耐地问。

     王加林说唐司机开车送他去。

     方红梅马上兴奋起来。她脑子里装着的好几件事情,一下子找到了解决的方案。她吩咐道:“你正好去方湾镇一趟,送坛煤气给腊梅。她的煤气灶买了个把月,因为没有煤气,一直是个摆设。还有,把家里的几件旧毛衣和彤儿不穿的旧衣服带给俊武,天马上就冷了,他们家两个小孩正好可以穿。”

     听到老婆的絮叨,王加林的脸一下子拉得老长。

     给小姨子腊梅送煤气的事,方红梅已经说过好几次,吵得王加林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王加林一直以没有车去孝感为由,拖着没办,看来这次是非办不可了。

     因为王加林掌管着银行煤气供应证发放的权力,方红梅就想为弟弟妹妹谋点儿“福利”。

     她妹妹方腊梅,财校毕业后分配在方湾镇工商所工作,已经结婚,还生了一个儿子。腊梅的老公在部队当兵,她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挺不容易的。做饭一直烧的是煤球,生火呀封火呀换煤呀,麻烦得要死,遇到煤的质量不好,火力不旺或经常熄火,做一顿饭往往需要老长的时间。如果能够用上液化气,那就方便多了。

     反正王加林手里有的是煤气供应证,灌气不用花钱,不烧白不烧。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于是,方红梅就借用孝北县一中的电话,怂恿妹妹腊梅去买一个煤气灶。

     “方湾镇这个小地方,没有液化气供应站,买了煤气灶,去哪儿灌气呢?”腊梅问。

     “你放心,你姐夫会给你送过来的。烧完了让他再送,一分钱不花,全免费!”方红梅得意洋洋地回答。

     自那以后,只要听说银行有车去孝感,方红梅就吵着要王加林去方湾镇,给她妹妹腊梅送煤气。

     王加林烦死了。

     银行派车去孝感,一般都是行领导去市分行开会或者办事,又没有安排他去,他主动要求去,算是怎么一回事?更何况,方湾镇离孝感还有二十多公里,又不顺路,得专门往那里跑一趟。所以,这事就一直拖着没办。

     这次王加林单独去孝感,又是专车,他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出发那天,王加林拎着方红梅准备的一大包旧衣服和一大捆过期的杂志上了车,吩咐唐司机先去孝北县五金公司经销部。

     买了液化气钢瓶,买了减压阀和专用塑料管,然后去县液化气公司灌气。把灌满气的钢瓶横放在汽车后备箱里,再才驱车前往孝感。

     进入孝感城之后,唐司机奔向位于长征路与文化路交汇处的金龙大酒店。

     这里就是A银行孝感市分行机关办公的地方。

     金龙大酒店是A银行投资建设的一家星级酒店,楼高十九层,号称“楚北第一高楼”,是孝感的地标性建筑。十层以下为对外经营的酒店,十一层以上为A银行孝感市分行办公场所。

     金龙大酒店是孝感人既向往又仰慕的地方,大家都以到这里住宿过、吃过饭、唱过歌、跳过舞、洗过脚、按过摩为自豪,把这里的奢华、高档、舒适传得神乎其神。

     金龙大酒店每天早上八点钟举行升旗仪式。这也是孝感城一道独特的风景。酒店员工整整齐齐地站在大门口,气氛庄严肃穆。三个身着制服的小伙子戴着雪白的手套,捧着国旗和店旗,正步走向门前的三根旗杆。旗子系好之后,鼓乐队奏起雄壮的国歌,三面旗子便在朝阳的映照下,冉冉升起。每当这时,过往路人都会驻足观望,那场面,很有点儿天安门广场升国旗的味道。

     身为A银行孝感市分行系统的员工,王加林每次走进这栋大楼,也感觉格外有面子。

     在酒店大堂登记之后,他乘电梯径直到十六楼的分行办公室,交完报纸订阅款之后,又下到十四楼的调研信息科,交了杂志订阅款,然后到市分行保卫科,简单地汇报了一下会议筹备情况。因为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办,他不敢耽误,很快就向保卫科的领导们告辞,下电梯出了酒店。

     重新回到车上之后,他开始向唐司机吩咐下一步的行动路线:先到市教育局,再到副食品批发公司,然后去《孝感日报》社,最后去方湾镇。

     唐司机却提议先去方湾镇。他说,拖着个煤气灌到处跑,心里发慌,还是先把这个东西送走。二十多公里,去来也就半个小时的样子,耽误不了事。

     王加林想了想,有些迟疑。他原计划在孝感办完事,再去方湾镇吃午饭的,这样一改的话,午饭地点就必须改在孝感了。

     也行,反正出差在外有误餐补助,何况他这个办公室主任在外面吃饭,报销是不存在任何障碍的。

     于是,他们的白色标志车就开始奔向方湾镇,一直开到了方敬武新做的楼房门口。

     方敬武在牌坊中学读了三年初中,颗粒无收,又回到方湾镇当起了农民。他没有跟着镇上的年青人一起外出打工,而是坚守在家种地,顺带着做一点儿小生意。他是紧随二姐腊梅之后结的婚,先是生了一个女儿,今年初又得了一个儿子。

     敬武读书怎么也开不了窃,脑子拿锥子钻也不顶事,但营务农活却是一把好手。他不种粮食,专门种蔬菜,地里的收成往往比别人要多一倍。种菜之余,他还在家里办起了汽水厂,自己学着做汽水。又买回一个大烤箱,自制饼干、面包和蛋糕。折腾几年,居然攒下了好几万元钱。他用这些钱在镇上买了一块地皮,紧邻方湾镇小学修建了一栋三层小楼。

     王加林乘坐的小车到达的时候,方敬武夫妇正在刚刚竣工的小楼里收拾,做着搬家入住的准备。敬武他爸妈——也就是加林的丈人丈母娘,则在帮着他们带孩子。

     车在新楼门口停下后,王加林把带来的旧衣服旧杂志拎出来,交到丈母娘手里。

     听说还要给腊梅送煤气,方敬武就拉开车门,跟着姐夫一起上了车,主动为唐司机带路,前往方湾镇工商管理所。

     距离很近,汽车开了两三分钟就到了。

     方腊梅正带着三岁的儿子黑皮,坐在工商所大门口晒太阳,与几个年轻的妇女拉家常。

     车停稳后,方敬武抢先下车,到汽车尾部打开后备箱,拎下煤气罐,扛到自己的肩上。

     方腊梅马上赶到弟弟的前面,拿着钥匙准备去开自家的门。

     唐司机谢绝了请他去喝水的邀请,呆在汽车上没下来。

     王加林抱起姨侄儿黑皮,跟在小姨子和小舅子的后面。

     方腊梅住三楼,小户型二居室,有客厅有厨房有厕所,看上去挺不错的,只是房子有些破旧。

     腊梅说,煤气灶买回一个多月了,因为没煤气一直没有用,这下好了,她也可以开开“洋荤”了。

     问起她的工作情况,腊梅马上打开了话匣子。她说,工商所算上所长副所长也就五个人,主要是负责方湾镇工商企业的登记注册,核发《营业执照》。定期向镇上的个体工商户收取管理费,每天早上去集贸市场转一转,向小摊小贩们收取管理费。每年三月十五号“国际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到来时,装模做样地搞一搞“打假”宣传活动。至于经济违法违章行为,以及经济往来活动中一些扯皮拉筋的事情,他们一般不主动介入,不愿意无事找事。只有接到投诉了,或者遇到市局督办检查,他们才去处理和应付一下。

     “其实挺清闲的,管理也比较松。”腊梅开心地笑着说,“只要保证办公室里有一个人值班,其他的人就可以去干自己的事情。聚在一起打麻将也没人管。”

     “到底是政府公务员啊!衙门的人就是不一样。”王加林感叹道。

     “舒服是舒服,钱少呀!就那么几个死工资。”

     方敬文接过话茬,反驳道:“工资少,灰色收入多。你的小菜呀,鱼呀肉呀,什么时候花钱买过?往别人摊子前一站,要什么别人给什么,哪个敢收你的钱?有时没准备买的东西,别人还主动往你怀里塞。黑皮吃的零食呀,喝的可乐、雪碧、娃哈哈这些饮料呀,都不是别人送的!”

     “莫瞎说!”腊梅嗔怪弟弟口无遮拦,笑着予以否认,“要是别人听到了,真把我当成腐败分子。你是想砸我的饭碗呀!”

     “又没外人。家里人开开玩笑嘛。”方敬文红着脸解释。

     黑皮一直围着王加林转,似乎特别亲他,在他身上到处摸。

     因为急急忙忙的,没带什么吃的东西,加林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他突然记起红梅给黑皮织过一件毛衣,和送给敬文两个小孩的旧衣服放在一起。于是说:“你姨妈给你织了一件新毛衣,在小舅舅家忘记带过来了。”

     腊梅马上说:“没关系。呆会儿我们过去拿。小舅舅的新楼房离我们那么近,黑皮自己都会去,是吧?”她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

     王加林又提到黑皮这个名字太难听,怎么会取这么一个怪名字。人家敬文的儿子名字多好听,亮亮,听着就觉得敞亮。

     腊梅笑着解释道,本来是想赶时髦,给他取个英文名字happy,幸福快乐的意思,结果叫着叫着别人都听成了黑皮。加上小家伙皮肤本身生得黑,名副其实,就索性叫黑皮了。

     “都说名字越难听越好养,也挺好的。”腊梅笑着说。

     闲聊了一阵儿,王加林就起身告辞。

     小姨子小舅子争着请他吃午饭。

     他说,还有一大堆事情,必须赶紧去孝感,不然的话,别人下了班,又得拖到下午,回孝北县就晚了。

     敬武和腊梅这才没有强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