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花了大半个晚上时间,王加林起草了一份详细的《A银行孝天市分行安全保卫工作会议会务工作方案》,然后召集支行办公室全体工作人员开会。

     采取逐条列示的方式,他把工作事项一件一件分解落实到人。统计参会人员名单,联系住宿的酒店,安排接站的车辆,拟定会议用餐的菜单,布置会场,印制会议材料,准备纪念品……虽然会议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天,但要做的事情确实很多,既麻烦,又琐碎,而且容不得半点儿疏忽,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现问题。

     好在加林主任思考问题一向缜密周全,又有多次办会的经验,三下五除二,他就把工作任务明确无误地分配给大家了。

     询问大家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多数人都是摇头,表示知道了自己要做哪些事情,只有副主任余丰新对采购纪念品的问题提出了疑问。

     按照惯例,银行召开这种大型会议,承办单位是应该为参会人员准备一份纪念品的。之前,王加林专门就此事请示过副行长李金林,询问准备什么样的纪念品比较好。

     李金林偏着脑袋想了好半天,又跟加林主任一起把孝北县的土特产品都盘点了一遍。诸如,双峰山的云雾茶、邹岗的太子米、小河的玉皇李等等,但思来想去,总觉得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不是价值过小,就是品质太差,或者目标太大,过于沉重,不方便携带。

     两个人都拿不定主意,只有去请示行长赵国栋。

     赵国栋又与他们一起研究了好半天,最后敲定,给参会人员每人购买一双运动鞋。

     余丰新提出的问题是:运动鞋是必须按脚的尺码购买的,而且分男式和女式。每个人脚的大小不一样,他买回的鞋子,别人穿不了怎么办?如果事先一个人一个人地去询问和登记,工作量太大,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件事情。

     “能不能把询问尺码和统计人数的工作交给保卫股去做?”精明的小丫头胡蓉这样提议,“由他们负责摸清情况,男式各种尺码的多少双,女式各种尺码的多少双,我们再根据他们提交的数量去购买。”

     余丰新马上表示赞成,觉得这个主意好。

     打字员袁萍面无表情。她噘起嘴巴子,狠狠地剜了胡蓉一眼。

     这一细节恰好被加林主任看到了。

     他知道,袁萍是因为胡蓉把皮球踢给她男人叶卫国而心存不满。不过,加林觉得胡蓉说得还是非常有道理。保卫股作为配合部门,总该做些事情嘛!如果什么事情都不做,怎么能体现协作配合呢?更何况,保卫股原本应该是牵头责任部门的。

     会后,王加林马上去找副行长李金林,提出了让保卫股统计参会人员脚的尺码大小的请求。

     办公室和保卫股都属李金林分管。不管哪个部门做事情,最终的责任人都是他这个副行长。再加上王加林的要求有理有据,他也提不出不同意的理由。

     于是,李金林抓起桌上的电话,把叶卫国召来,当面协调这件事情。

     出人意料的是,叶卫国答应得非常爽快。他甚至主动提出,运动鞋的购买和发放也可以由保卫股负责。

     李金林想了一下,说:“鞋子还是让办公室去买吧!”

     也不知李副行长是出于什么考虑,没有答应叶卫国买鞋的要求。

     不过,最终联系购买运动鞋的,既不是办公室,也不是保卫股,而是支行信贷股。

     这件差事由行长赵国栋拍板,交给了信贷股的姚丽琴。

     赵行长的理由是,应该将这种大宗购物作为争揽客户、拓展业务的筹码和手段,要与卖鞋的商家进行谈判,让他们到A银行来开户。如果商家已经是A银行的客户,就要求他们多增加一些存款。所以,联系购买运动鞋的事情,交给对公存款专管员来经办最合适。

     事情总是这么怪,每涉及到银行花钱买东西,大家总是特别热心,甚至争来抢去的。

     王加林对此感到疑惑,弄不清楚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名堂。他也懒得去揭开这一奥秘。在他看来,鞋子只要有人买回就行了,至于谁去联系和购买,无关紧要。他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去做,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顾及这些。

     眼下,他必须抓紧时间跑一趟孝天城。公事私事一大堆,都急需他到孝天城去办理。

     市分行办公室和信息调研科下达的报刊订阅指标,支行自身承担了一部分,通过信贷股往企业摊派了一部分,任务总算完成了,他必须把报刊订阅款赶紧交到市分行。

     上一次自学考试的成绩已经出来了,他必须去市教育局查分数,如果及格了,还得带照片去办理单科合格证。

     在《孝天日报》上冠名的“孝北A银行杯”征文竞赛活动临近结束,按照合同约定,余款必须本月底之前支付。他还想邀请报社记者参加这次在孝北县召开的市分行安全保卫工作会议,既有利于会议宣传稿件见报,又可以借机联络一下与媒体记者的感情。

     小舅子方敬文把两万元贷款拿走后,就如人间蒸发,没有任何消息,也不知工程项目进展情况怎么样,他必须去看一下……

     “你要去孝天城?是专车吗?”得知他要去孝天城办事,方红梅急不可耐地问。

     王加林说司机小唐开车送他去。

     方红梅马上兴奋起来。她脑子里装着的好几件事情,一下子找到了解决的方案。

     她吩咐道:“你去买一坛子煤气,送到方湾镇去。腊梅的煤气灶买了个把月了,因为没有煤气,一直是个摆设。还有,把家里的几件旧毛衣和彤儿不穿的旧衣服带给俊武。天马上就冷了,秋秋和冬冬正好可以穿。”

     听到老婆的铺排,加林的脸一下子拉得老长。

     给小姨子腊梅送煤气的事,方红梅已经说过好几次,吵得王加林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王加林一直以没有车去孝天城为由,拖着没办,看来这次是非办不可了。

     因为加林主任掌管着银行煤气供应证发放的权力,方红梅就想为弟弟妹妹们谋点儿“福利”。

     她妹妹方腊梅,财校毕业后分配在方湾镇工商所工作,已经结婚,还生了一个儿子。

     腊梅的老公在部队当兵,她一个人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挺不容易的。做饭一直烧的是煤球,生火呀、封火呀、换煤呀,麻烦得要死。遇到煤的质量不好,火力不旺,还经常熄火,做一顿饭往往需要老长的时间。如果能够用上液化气,那就方便多了。

     反正加林主要手里有的是煤气供应证,灌气不用花钱,不烧白不烧。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于是,方红梅就借用县一中的电话,怂恿她妹方腊梅去买了一个煤气灶。

     “方湾镇这种小地方,连液化气供应站都没有,买了煤气灶,去哪儿灌气呢?”腊梅疑惑地问。

     “你放心,你姐夫会给你送煤气过来的。烧完了让他再送,一分钱也不花,全免费!”方红梅不无炫耀地回答,语气自然是得意洋洋的。

     自那以后,只要听说银行有车去孝天城,方红梅就吵着要王加林去方湾镇送煤气。

     王加林烦死了。

     银行派车去孝天城,一般都是行领导去市分行开会或者办事。又没有安排他去,他主动要求去,算是怎么一回事?更何况,方湾镇离孝天城还有二十多公里,又不顺路,还得安排司机专门往那里弯一程。王加林一向怕麻烦别人,所以这事就一直拖着没办。

     这次加林主任单独去孝天城,又是专车,他找不到拒绝老婆的理由。

     出发那天,方红梅拎出一大包旧衣服和一大捆过期的杂志,交给准备出门的老公。加林主任无奈地摇摇着,万分不情愿地接了过来。从四楼提到楼下,放进白色标志小轿车里。

     他上车后,吩咐司机小唐先去县五金公司经销部。买好液化气钢瓶、减压阀和专用塑料管,接着又去县液化气公司灌气。把灌满气的钢瓶横放在汽车后备箱里,再才驱车出发。

     进入孝天城之后,司机小唐直接奔向位于长征路与文化路交汇处的金龙大酒店。

     这里就是A银行孝天市分行办公的地方。

     金龙大酒店是A银行孝天市分行投资建设的一家星级酒店。楼高十九层,号称“楚北第一高楼”,是孝天的地标性建筑。大楼十层以下为对外经营的酒店,十一层以上是A银行孝天市分行的办公场所。

     金龙大酒店是孝天人既向往又仰慕的地方。大家都以到这里住宿过、吃过饭、唱过歌、跳过舞、洗过脚、按过摩为自豪,把这里的奢华、高档、舒适传得神乎其神。

     金龙大酒店每天早上八点钟举行升旗仪式。这也是孝天城一道独特的风景。

     酒店员工穿着统一的服装,整整齐齐地站在大门口,气氛既庄严又肃穆。三个身着制服的经警戴着雪白的手套,捧着鲜红的国旗,正步走向门前的三根旗杆。旗子系好之后,鼓乐队奏起雄壮的国歌,五星红旗便在朝阳的映照下,冉冉升起。

     每当这时,过往路人都会驻足观望。那场面,很有点儿天安门广场升国旗的味道。

     身为A银行的员工,王加林每次走进这栋雄伟巍峨的大楼,也感觉自己格外有面子。

     在酒店大堂登记之后,他进入电梯间径直到十六楼的分行办公室。交完报纸订阅款之后,又下到十四楼的调研信息科,交了杂志订阅款。然后到市分行保卫科,简单地汇报了一下会议的筹备情况。

     因为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办,加林主任不敢耽误。他很快就向保卫科的领导们告辞,下电梯,走出了酒店。

     重新回到车上后,他开始向司机小唐吩咐下一步的行动路线:先到市教育局,再到孝天副食品批发公司,然后去《孝天日报》社,最后再去方湾镇。

     司机小唐却提议先去方湾镇。

     他说,拖着个煤气坛子到处跑,心里有点发慌,还是先把这个东西送走。二十几公里路,去来也就是半个钟点的样子,耽误不了事。

     王加林想了想,有些迟疑。

     他原计划在孝天城办完事,再去方湾镇吃午饭的。这样一改的话,午饭就必须在孝天城吃了。也行,反正出差在外有误餐补助,何况他这个办公室主任在外面吃饭,报销是不存在任何障碍的。

     于是,他们的白色标志车就开始奔向方湾镇,一直开到了方敬武新做的小洋楼门口。

     方敬武在牌坊中学读了三年初中,颗粒无收,又回方湾镇当起了农民。

     敬武没有跟着镇上的年青人一起外出打工,而是坚守在家种地,顺带着做一点儿小生意。他是紧随二姐腊梅之后结的婚,先是生了一个女儿叫秋秋,今年初又得了一个儿子叫冬冬。

     敬武读书怎么也开不了窃,脑子拿锥子钻也不顶事,但营务农活却是一把好手。他不种粮食,专门种蔬菜,地里的收成往往比别人要多一倍。种菜之余,他还在家里办起了汽水厂,自己学着做汽水。后来又买回一个大烤箱,自制饼干、面包和蛋糕。

     折腾几年,居然攒下了好几万元钱。他用这些钱在镇上买了一块地皮,紧邻方湾镇小学,修建了一栋三层小洋楼。

     加林主任乘坐的小车到达的时候,敬武夫妇正在刚刚竣工的小楼里收拾,做着搬家入住的准备。敬武他爸妈——也就是加林的丈人和丈母娘,则在帮着他们带孩子。

     车在小洋楼门口停下后,王加林把带来的旧衣服和旧杂志拎出来,交到丈母娘手里。

     听说还要给腊梅送煤气,方敬武就拉开车门,跟着姐夫一起上了车。他主动为司机小唐指路,前往方湾镇工商管理所。

     距离很近,汽车开了两三分钟就到了。

     方腊梅正带着三岁的儿子黑皮,坐在工商所大门口晒太阳,跟几个守摊子做生意的姑娘媳妇拉家常。

     车停稳后,方敬武抢先下车,到汽车尾部打开后备箱,拎下煤气罐,扛到自己的肩上。

     方腊梅马上赶到小弟的前面,拿着钥匙准备去开门。

     司机小唐谢绝了请他上去喝水的邀请,呆在汽车里没出来。

     王加林抱起姨侄儿黑皮,跟在小姨子和小舅子的后面。

     方腊梅住三楼,小户型二居室。有客厅有厨房有卫生间,看上去挺不错的,只是房子有些破旧。

     腊梅说,煤气灶买回一个多月了,因为没有煤气一直用不上,这下好了,她也可以开开“洋荤”了。

     问起她的工作情况,腊梅马上打开了话匣子。

     她说,工商所算上所长和副所长也就五个人,主要负责方湾镇工商企业的登记注册,核发《营业执照》,定期向镇上的个体工商户收取管理费。再就是每天早上去集贸市场转一转,向小摊小贩们收几个管理费。每年三月十五号“国际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到来时,装模做样地搞一搞“打假”宣传活动。至于经济违法违章行为,以及经济往来活动中一些扯皮拉筋的事情,他们一般不主动介入,不愿意无事找事。除非接到投诉了,或者遇到市局来检查督办,他们才去处理和应付一下。

     “其实挺清闲的,管理也比较松。”腊梅开心地笑着说,“只要保证有一个人值班就行了,其他的人就可以去干自己的事情。聚在一起打麻将也没人管。”

     “到底是政府公务员啊!衙门的人就是不一样。”王加林不无羡慕地发着感叹,但语气明显有揶揄的味道。

     “舒服是舒服,钱少呀!就那么几个死工资。”

     方敬文接过话茬,反驳自己的二姐:“你表面上工资少,灰色收入多啊!你的小菜呀、鱼呀、肉呀,什么时候花钱买过?每天往别人摊子前一站,要什么别人给什么,哪个敢收你的钱?有时没准备买的东西,别人还主动往你怀里塞。黑皮吃的零食呀,喝的可乐、雪碧、娃哈哈这些饮料,都不是别人送的!”

     “莫瞎说!”方腊梅嗔怪弟弟口无遮拦,笑着予以否认,“要是别人听到了,真把我当成腐败分子。你是想砸我的饭碗呀!”

     “又没外人。家里人开开玩笑。”敬文红着脸解释。

     黑皮一直围着姨父加林转,似乎特别亲他,在他身上到处摸。

     因为急急忙忙的,没带什么吃的东西,加林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他突然记起红梅给黑皮织过一件毛衣,与送给敬文两个小孩的旧衣服放在一起。于是说:“你姨妈给你织了一件新毛衣,在小舅舅家,忘记带过来了。”

     腊梅马上说:“没关系。呆会儿我们过去拿。小舅舅的新楼房离我们那么近,黑皮自己都会去,是吧?”

     她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

     王加林又提到黑皮这个名字太难听,责备腊梅给儿子取这么一个怪名字。敬文的儿子名字多亮堂,亮亮,听起来就觉得敞亮。敬武的两个孩子呢?一个秋天出生的叫秋秋,一个冬天出生的叫冬冬,也都有说法。

     腊梅笑着解释道,他们家黑皮也是有说法的。本来是想赶时髦,给儿子取个英文名字,叫happy,幸福快乐的意思,结果叫着叫着,别人都听成了“黑皮”。加上小家伙皮肤本身生得黑,名副其实,就索性叫黑皮了。

     “都说名字越难听越好养,也挺好的。”腊梅笑着说。

     闲聊了一阵儿,王加林就起身告辞。

     小姨子小舅子争着请他吃午饭。

     他说,还有一大堆事情,必须赶紧去孝天城。不然的话,别人下了班,又得拖到下午,回孝北县就晚了。

     敬武和腊梅这才没有强留他,一起送他下楼去坐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