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4.奇门遁甲与数独传奇
    王学玺想了想:“对啊,这里就是相亲大会,你要是想去安魂者大赛的话应该去那边的楼顶。”玺哥一本正经的样子,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在说:相信我,我是不会骗人的,否则我的鼻子会变长。

     裁判深知王学玺的狡猾和熊黎的智商,出言阻止道:“别听他瞎说,这里是安魂者大赛的赛场上,以现在应该击败他,快点!”

     五秒后,熊黎哦了一声,随后祭出了一面旗子,这旗子像极了九十年代动画片里导游拿的那种,三角形的旗面上还画了八卦,但是八卦中间并没有‘阴阳鱼’,手中棋子一抛,瞬间以一变八,分别是坤、震、巽、坎、离、艮、兑。共八面小旗儿,分别飘在八方,直直向地面扎去。

     王学玺见计划失败,熊黎已经出手,自己也便不再客气,祭出鬼扇和神扇起手就是游龙贴。因为游龙贴速度最快,也最能将两人的距离拉近,对于王学玺这种主要依靠近身战斗的类型来说,这样的效果无疑是最好的。

     玺哥知道,这是奇门遁甲的基本法术,也就是‘八门’了。若要破这‘八门’说难也不难,但是也不容易。要是让这八门开,这十分钟里他能不能出来都是人事儿,所以他决定先擒住熊黎再说。这‘八门’要是开了,就在里头先揍熊黎一顿再让她把自己带出去;要是没开就更好办了,直接揍一顿就行了。

     但是结局并不像王学玺想的那样圆满,他成功抓住了熊黎的衣领,但是八面‘小旗儿’也在同一时间插在了地上。八面棋子同时插在地上,周围景物瞬间飞逝,而熊黎也在瞬间消失了......

     “我擦!这‘小旗儿’挺智能啊!关门儿不关主,最后还是让她给跑了。”

     “还真容易上当啊!不碰到作为阵眼的我就不会被关进去啦!”熊黎在阵外嘀咕着,但阵法里的玺哥并听不到。在外面看,原先插在地上的八面小旗已经变大,像个蒙古包一样将玺哥整个包在了里头。

     王学玺看了看四周,周围赫然是一片混沌,周遭充斥着紫色、黑色的混合物,就像清水中加入了黑紫两色的墨水一样,错综交融。偶有光怪陆离的石块从上方飘过,它们显得那么近,又仿佛相隔好几十万光年;岩石上或荆棘遍布、或一片荒芜,或丛林耸翠、或汪洋一片。一切都仿佛在表达一种没有秩序的感觉。

     混沌嘛,本来就是代表‘天地不分之前’的形容词,《三五历纪》中写道:“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百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可见混沌中是不分天地日月的;就像玺哥身前的这种状态。

     突然间,他脚下的八个方位上升起了八扇门,这就是八面旗所化的八门了,八门分别为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惊门、 死门、开门。这八门可不是谁都能掌握的,除了生门是作为出口的门以外,其他的七扇门中的奥义都需要施术者自行领悟,门内所有也根据天时、地利、施术者心情、昨天晚上吃的什么......好吧,没有这个。

     熊黎刚刚黄阶,能领悟一个门就已经不错了,就是不知道她领悟的是什么,更不知道里头有什么考验,万一必须在里头关十分钟,那玺哥可铁定就输了。

     王学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来回渡着步,他不敢贸然进门,进错门和认输几乎没什么区别。冲着‘天空’来了一发天吼,混乱的气流直接消散到了远处。“看来想从门以外的空间下手是行不通的么?那么如果说孙猴子在这的话应该可以试试从上面出去吧......”但可惜他并不会飞,无法对上面的空间进行探查。其实他探查也没用,他不知道的是这个空间根本就是会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的,所以他一直会处于空间的最中央。当然了,像孙猴子那种速度比空间移动还快的存在就另当别论了。

     王学玺现在可谓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好选一个进去了。当他静下心来选的时候,他忽然惊奇的发现,自己的预感竟然特别的强烈。仿佛有人告诉他应该走哪扇门能出去一样,他也知道他自己的尿性,对他而言人品什么的根本就是骗人的,自己老不干好事儿人品能好到哪去?所以就朝着另外的一个门走去。

     “呃......又回来了么?”玺哥走进去,发现还是同样的场景,只是从他对面的门出来了。“算了,姑且试试自己的预感吧!”毫不迟疑,玺哥朝着自己预感的门走了进去,他现在的时间可不多了。

     “靠!我就知道!这一定是个阴谋!”玺哥无奈道。因为场景变了,而且不是楼顶的决赛场,而是一片绿草如茵的大草原,面前还摆着一个石桌。

     玺哥走近一看,上面竟然摆着一张写着东西的纸和一根笔“嗯......我看看,这个是数独么?也就是说把他写完就可以出去了?”上面赫然画着一个大方块,大方块被分割成了九九八十一个小方格,其中十几个方格里还有数字。

     “幸好高中玩过,不然这次可就抓瞎了。”高中时玺哥的一个同学特别喜欢做数独,所以他也就跟着学了一点,但是技术并不是很强,但是这种程度的数独也难不倒他,仅仅七分钟,他便写好了。又一扇门映入眼帘,他想也不想就进去了。

     “又回到开始的地方了么?不过们只剩下七扇了,以熊黎的实力来说应该不可能领悟第二扇了吧......”于是他便朝着其中一扇门冲过去因为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外面,熊黎边打着哈欠边看着表:“裁判,已经十分钟了吧?是不是该宣布我的胜利了?”季半琴看了看手上的秒表道:“还有半分钟,如果......”季半琴话还没说完,玺哥从‘蒙古包’中冲了出来“还没完呢!小姑娘,你知不知道我很讨厌数学啊!幸亏玩过数独,不然我还真不一定能处得来!看招!”

     “还有二十五秒!”

     王学玺一步踏入空中紧接着就用出了他的看家本领——灵动。本来两人距离就不远,仅仅两次灵动他便出现在了熊黎的身后。

     “好快!眼睛根本就跟不上!”熊黎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十五秒!”

     熊黎快速捏了个手诀,‘蒙古包’瞬间变回了八面小旗,向着王学玺追去。但为时晚矣。

     “十秒!”

     “啪——”神扇打在了熊黎的头上。她的眼泪很快就涌了出来八面旗子也从半空中掉了下来“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