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16年春节特别篇1
    春节,自古以来都是我国最重要的节日,没有之一。寒冬腊月的冰雪中,家家户户都充满欢声,不管是真的欢声也好,还是假的笑脸也罢总之这个节就是一句话——不许不开心!

     这一年,王学玺才上高中,家里还住着平房,本来拮据的家里因为过年又花出去了不少钱,但节还是要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好不容易过年了,好歹得去趟庙会吧?好歹得吃几顿好的吧?好歹得走亲访友送个礼吧?这可都是钱啊!对于一个家庭月收入乘以二才能将将过了五位数的家庭来说,过节也是不小的负担。

     说实话,王学玺心里并不太期盼过年,越长大这年月没有年味儿;家里亲戚又少,所以又收不到多少压岁钱;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刚刚起步的‘生意’在过年的时候是没法做的。没错,刚上高中半个学期,他就拿出自己存了十五年的积蓄开始了自己的高利贷生涯。

     最开始,他还只是小本生意,五千块钱,就算是全都放出去,九出十三归,三个月相当于赚了两千多块钱,还要担心坏账。即使是这一本万利的买卖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啥?为什么要担心坏账啊?正常人谁去借高利贷啊?傻子都知道那玩意儿借不得,所以他就只能打非一般人的注意咯。

     可以说,这两个月以来,只要方圆十公里内任何打架的现场、黑棋牌室,都少不了玺哥的身影,他的目标主要是一些附近的小混混,不管是辍学的、上学的、初中的、高中的,只要是他能接触到的层面他都做。当然了,那些在棋牌室玩牌的大爷大妈级别的他还真不敢做,毕竟那帮人矫情的要命,你又不能冲上去给人打一顿,万一打出个脑血栓他事儿可就大了。所以他的客户群体主要是一些年轻人,自己能镇得住他们,而且花销又比较大,没有什么收入但又喜欢惹是生非的一帮人。

     反正有借条,有担保人,而且他还知道人家学校在哪、家在哪,而且欠条上写的借款数额直接是连本带息的,借条上写的却是无利息,不通过银行卡的现金交易又没法追踪,就算是到警察那里去检举都没有证据。

     好了,扯远了,总之就是为了告诉大家,王学玺现在是很穷的,自从小学就开始攒钱,经过十年才攒了五千,能叫不穷?一般情况下,他出门兜里的银子不会超过五十,所以过年并不是一件让他很快乐的事情。

     过节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吃个肉、喝个酒、祖宗前面磕个头,年是过得一年比一年没味儿,物价是一年比一年飞涨。要说过年,最热闹的就是庙会了,每到这个时候,b市就会万人空巷,全都一股脑的挤到庙会去,几乎所有商家都会赚个盆满钵满除了要向国家交一份高额的摊位费以外,还是挺乐呵的一件事。

     王学玺当然也从这里面看到了商机,而且不摆摊的话,也没人向他要什么摊位费,那就要想想自己卖点什么了。要是食品烤肉,不向公园交摊位费是不可能的,不然过不了一小时,该死的‘二狗子’(城管)肯定给他摊子掀咯,不过玩具纪念品又赚不到钱。再说那种东西,看见城管也不好跑,总不能说自己倒了庙会上见着东西就买,身上的东西都要带回家吧?

     于是他苦思冥想终于被他想出个一本万利的买卖,商品多不说,还不怎么占地方,而且在家自产自销,完全能做到长期供货,至于违法性嘛......反正自己不交摊位费已经是违法了,一个也是轰,两个也是赶,谁还在乎那个?

     什么叫违法?被抓住才叫违法,没被抓住,顶多算是贪个小便宜,再说了,他所做的事情能填补市场空白,解决广大的市场需求,那能叫违法么?读书人的事,能叫偷?

     这事儿吧,一个人干是干不成的,所以他也把钟离叫上了:“你的任务很简单,给我当移动货源就行了。庙会上该吃吃,该玩玩,我需要你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咱俩找个地方接个头,其他的我来解决。”王学玺如此给钟离洗脑着。

     钟离在寒风里擦着汗:“大哥,你这样能行么......我怎么感觉自己前途不保啊......”

     “闭嘴!”王学玺眼神犀利的瞥了一眼钟离:“这还没做呢,就开始打退堂鼓?还能不能成点事儿了?咱可是要赚大钱的,这只是第一步而已。只要这步走好了,我们就能冲出b市,称霸全国,走向亚洲,名震世界!”

     钟离依旧擦着汗:“你觉得这活计能称霸世界?那只是梦想,现实就是城管把你一拳掀翻,没收你的所有货物,而你则会面临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王学玺依旧犀利:“我查过的,不过我们是未成年人,他们不能把我们怎样。我的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钟离换了一张纸巾,继续擦汗道:“呵...呵呵,虽然是未成年人,那也会被拘留的吧?”

     “在你动摇的时候请想想你的父亲!他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不是让你成为你个废物!”王学玺大喊着给钟离洗脑,得亏四下无人,不然回头率绝对百分之百,这年头,爱看‘撕逼大战’的大有人在。

     钟离沉默了一会:“要是我爸知道的话,应该不会同意让我去吧......所不定还会打断我的腿。”

     王学玺也沉默了:“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所以我们一定不能被抓住。不然我爸没准会把我的三条腿全打断的......我们不交摊位费已经是违法了,所以他们一定会罚很多钱。”

     钟离大喊着吐槽道:“喂,不要避重就轻啊混蛋!跟你所的事情比,不交摊位费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啊!你之前一定自我催眠过吧?你想自杀没关系,但是不要拉上我啊混蛋!”

     不管怎么说,钟离最后还是去了,虽然很不情愿,但怎奈王学玺一个劲的威逼利诱,反正也只是当个会跑的仓库而已,见势不妙就赶紧撩呗。两人就这样,在大年初三这天踏上了征服星辰大海的不归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