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4.这个时候!
    曾经,冯雪的异能被定义为最无用的异能,那拼尽全力最高温只有三十度的火焰像梦魇一般缠绕着她,虽然黄令天不说,只是将自己关在屋里为她想着办法,但她依旧感觉到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

     那是冯雪啊!从小就要强、追求强大的冯雪啊!小的时候,父亲总是在忙碌,冯雪几乎见不到他,母亲同样,不过不是在忙,而是在和隔壁的太太们打麻将。在她上学以前到还不那么孤独,那时候母亲还会在家照顾自己,但自从自己上了小学以后,就变得更加孤独了。深厚的家室使她几乎交不到朋友,只有邻居大自己将近两岁的白尚茹会和她玩。但两人毕竟不是同班,上学的日子是最无聊的。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冯雪已经十岁了,那年暑假,白尚茹也因为搬家而离开了她,她变得更孤独了。上学的日子固然寂寞,但好歹还有老师同学和课程,放假才是最可怕的吧?一个人在家,家中没有人的日子。虽然她也想过自己养一些宠物,但母亲却对那些毛过敏,所以她想养也不会被允许。

     但人还是会叛逆,终于冯雪偷偷的养着一只小兔子,就在自己房间的床底下。养兔子有一点好处,就是兔子不会叫,不容易被发现。不过养兔子也有一点坏处,就是兔子身上的骚臭味,尤其是养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那酸爽,简直能把人熏一跟头。

     终于,冯雪母亲还是发现了,前后只用了一个星期而已。冯母幸运的不会过敏,那只兔子也很幸运的跳向了自由,不幸的只有冯雪,她又陷入了无尽的悲伤和孤独之中。她担心那只兔子半年,希望它不会被别人逮到,不然也许会变成一盘肉吧?希望它不会跑到马路中央,不然连一盘肉都做不了。

     失去兔子的接下来两年,冯雪又偷偷的杨过不少宠物,比如仓鼠、麻雀、蜥蜴、小蛇、蜘蛛......它们全都是不会发出声响的宠物。但无一例外,全都会被冯母赶出去,并且每每都会被训斥一顿。直到最后,冯母有些烦了,连鱼都不让她养。

     两年,那是灰暗的两年,冯雪一直在得到、失去,再得到的中度过。有人说过:‘如果你想逗笑一个孩子,很简单,给他一颗糖就好了;如果你想弄哭一个孩子,很简单,将给他的糖在夺走就好了。’没有生命的糖尚且有这么大的威力,更何况失去心爱的宠物呢?冯雪渐渐变得冷漠,原先渴望得到朋友的心情渐渐转变,转变为对母亲的叛逆,渐渐适应了孤独,渐渐适应了冷漠。

     十二岁,当冯母再次将冯雪桌子上那只‘六角龙’‘进化’成‘六角死龙’的时候,冯父——也就是091局副局长冯叔傲终于意识到女儿的寂寞,但无奈家有悍妻,本来就对这些东西过敏,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劝一劝。但这样下去始终不是个事儿,所以他给了冯雪七星龙渊和《七星剑法》,希望女儿能把这份孤寂排解在保护自己上。冯雪接过剑时什么也没说,只是中规中矩的把剑拿走,回到房间里杵在墙角罢了。

     冯雪还是练习了《七星剑法》,也许是她空闲的时间太多了吧?亦或者是她天赋异禀?仅仅半年,冯雪的剑术就初具雏形,虽然只是一板一眼的挥剑出招,但对付一般的同龄人是毫无问题的。而且她也发现,自从自己练剑以后,似乎父亲更关心自己了,虽然每次只是问上一句,但对于冯雪来说,这一步,便是天堂。

     于是,冯雪渴望着变强、变强、变强。她到了黄令天那里,黄令天很强,对那时的冯雪来说,他强到犹如神祇,强到毁天灭地;黄令天惊讶于冯雪的天赋,,仅仅用了一年半,在没有药物辅助的情况下,她以顺利升入黄阶水级,距离玄阶也只有一步之遥。

     不出意外,冯雪升入玄阶简直就可以用一蹴而就而形容,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问题,就像顺其自然一般。但她的异能......又让她有回到十岁的时候。那火焰用来烧水都烧不开,何况战斗呢?虽然黄令天只用了一个星期就调查出了这火焰的真正用途,但那个星期依旧是冯雪人生中最灰暗的一个星期。

     现在,冯雪仿佛又置身其中,那冰焰根本无法钻进巨人的肌肉,更触碰不到它的灵魂,又如何冻结灵魂呢?冰焰当然也能冻结能量,但那巨人用的是肉体的力量,冻结能量又有什么用?更何况他的能量也在体内,根本不可能被冻结。肌肉强度也高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七星龙渊只能在它身上留下一道道浅浅的痕迹,就连让它疼都做不到,又何来剿灭?

     只要将七星龙渊插入肌肉之下,至少是有灵能量的地方,冯雪的一次释放就足以冻结它整个手臂,当然,代价是连她自己的生命也释放进去。不是她轻生,而是她宁愿死也不愿回到从前的无助、孤独。但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就连想要死的有点意义都做不到。她只能继续用剑劈砍,即使螳臂当车。

     腐面来到半空中,巨人出来,周围的结界也被打破了,腐面感受了一下,上到‘晴天娃娃’,下到地缚灵,几乎都可以离开这个困了他们多年的地方。这个地方的限制是修炼两百年,两百年,就算是这种小镇子,一代新人换旧人,两百年也会有几千人死去,留在这里。那是何等壮观的景象啊!数千鬼魂竞相飘到空中,原来在这大山之中,还住着这么多。

     “大家先等等!听我说一句。”腐面大声呼喊着,但是根本就没人理她,她现在已经不是红衣鬼王了,而是腐面——只有鬼帝修为的腐面。这里的鬼魂多如牛毛,其中不乏高手,又有谁会听一介鬼帝的话?就算她还是红衣鬼王,在这种情况下场面也会失控。就像你无法阻止饥饿的难民抢夺面包,当然也没人可以阻止被困的灵魂重归自由。

     “停下!停下!帮帮我!我是红衣坠秤啊!”腐面的呼喊没人能听到,也没人想听到,更没人听到后有什么回应,她就像对着一口古井讲话,得到的也只有自己的回声。“给我站住!不让我让你三魂七魄,永无宁日!”

     依旧没有用,在其他鬼魂看来,她的威胁只是一个没必要理会的笑话而已。“你们想要断子绝孙么?住在那个镇子里面的,可都是我们的后人啊!”腐面急了,凭借两百多年对能量的体会,她终于在山边设立了一个巨大的鬼蜮屏障,身体内能量几乎被抽空,连抵御太阳的灼烧都有些吃力了。要说腐面以前的修为,做到这些都不能说不费力,可想现在的腐面有多虚弱。这鬼蜮力量真的不大仅有一小部分鬼魂被挡在了里面而已,但是却几乎所有鬼魂都停了下来。他们终于发现腐面了。

     “她......她是鬼王?怎么......”

     “难道鬼王大人为了保护那些村民......”

     “对啊,镇子里面生活的还有我孙子啊!虽然现在应该已经五六十了......”

     鬼魂中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有人惊叹,有人疑惑,有人坚定,也有一小部分人是从众。“鬼王大人,恕我直言。那个巨人,就算我们加在一起也打不过啊!但它又伤不到我们,况且结界已经被破坏,我们可以自由了,何不趁这个机会转世投胎,重新做人呢?”鬼群之中第一次有人向腐面发问,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一是因为腐面的修为,而是因为这里的结界。

     “你以为你上辈子的任务完成了吗?还想着下辈子的事儿?现在你的后代需要我们守护,我们怎么能置之不理?那里不光是我们的后人生活的地方,也是我们生活了一辈子,连死了依然在这里生活的地方。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被破坏?血流成河?变成焦土?”腐面急躁的说道。

     下面又有声音传来:“我们都已经死了,死了死了,一死百了,还管阳间的事干什么?”

     “你去过阴曹地府么?你算是阴间的鬼么?有黑白无常、鬼使神差来找你去喝孟婆汤么?我们不是阴间的鬼,我们是阳间的鬼,不,我们是阳间的生灵,当然有义务保护好我们的家、我们的土地、孩子、粮食!我从出生到现在,已经快三百岁了,我还有对土地、粮食的感情,你们呢?难道就没有么?”腐面演讲着,还真有点领导的样子。

     鬼群之中有鬼低下了头,也许是在考虑腐面的话吧。“你们好好想一想,自己活着的时候的样子。你们有的人经历过战争,那时候看着自己的亲人、朋友被拿着枪的洋鬼子杀死是一种什么样的愤怒?现在就是这样的时刻了;那些和平年代的人,你们想一想,当年被商贾、地主、乡绅、恶豪夺走土地、粮食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凉,现在就是那个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