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8.风舞——寒潮
    冯雪这次传送是向着鬼蜮里面的,鬼蜮里宾馆的位置,那里面宾馆也成了一片废墟,但冯雪刚刚为了取出匕首而破坏的大石头,却好端端的躺在那里。

     冯雪的身体摆成了一个大字,为了尽快赶回来,她的身体已经难受到了极点,险些昏厥过去。五脏六腑就像被挨个拿出来打上几拳后又塞回去了似的,浑身关节就没有一处不疼的,不过现在显然不是休息的时候,她努了努劲儿,上半身抬起了十厘米,就又狠狠地摔倒了地上,惹得她身体更疼了。

     冯雪仰面看着天,她现在甚至连动眼珠都觉得累。也幸好余光能看见那巨人的上半身,那巨人似乎在原地打转,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但不管怎么,这都是王学玺的功劳,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冯雪也安心了不少。“看来没有出什么问题啊!早知道就不这么着急了,那个废物竟然还有点作用,以后将他分类成可回收物吧......”冯雪如此想着,慢慢闭上了眼睛。

     王学玺钻到巨人的鼻孔旁,一股劲风正从那幽深的‘洞穴’吹出来。玺哥用力扒着巨人的鼻子,巨人也感觉到了王学玺的存在,巨掌已经开始向上移动了,看样子是想要将他撵成肉泥。但有鬼蜮限制,巨人的手掌移动的并不快,到自己脸的位置,至少需要十几秒。

     王学玺暗骂一声倒霉,万一巨人已经想到他要干什么,而一直坚持吐气,那自己的小命儿就没了!想到这,王学玺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了。王学玺迎着狂风,做了一个引体向上的动作,调整身体,让自己的头整对着风的方向,这样有助于减小气流对他的影响。但这并不容易,他调整了足足五秒的时间才将将让自己满意。

     由于他需要尽量保持身体不动,所以就看不到巨人的手掌所在位置了,万一晚了,自己可就插翅难逃。于是他只能将就着放开手,并且以跳水运动员入水的动作将两只胳膊并起来,脚下虚空踏不知踩了多少步,他终于进入到巨人的鼻孔中。与此同时,那巨大的手掌也拍到了鼻子外面,本来还有点光亮的‘甬道’瞬间黑了下来。

     王学玺耳边发出啪的一声巨响,显然是手掌与鼻子碰撞的声音,那音量就像炸弹爆炸,而且还是在他耳边。本来先前踏空的他立马没了动作,斜着栽向了巨人的鼻腔中。他不知昏厥了多长时间,也许是几秒,也许是几分钟,反正四周依旧是一片漆黑。

     王学玺赶紧运起灵视术向周围看去,虽然耳鸣让他无法集中精神,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还是在巨人身体里,周围全都是看上去软嘟嘟的、鲜红的肉,没有了肌肉组织,反而被一些不规则的、重叠着的圆球所代替。每个‘肉疙瘩’直径约王学玺的拳头大小,而且周围密密麻麻的,对于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来说很是壮观。当然,对于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来说,某种程度上也算是另一种壮观了。

     “这里应该就是肺了吧?毕竟我是从鼻子眼里进来的。不过,话说肺里就是这个样子的么?”王学玺自言自语着,随脚踢了下一旁的‘肉疙瘩’。然后耐心的观察了起来。还没等他看清楚,‘地面’就是一阵晃动。“看来刚才那一脚还是挺疼的,痛觉神经已经被腐面增强过了吧?如果把这里全都踹一遍,也不知道这个大家伙会不会活活疼死。”

     王学玺没有着急行动,他先要知道这些‘肉疙瘩’是什么东西、发挥着什么作用才行。“这难道是生物课讲过的‘肺泡’?应该是了吧?虽然没见过,但这玩意儿长得跟一堆肥皂泡似的,而且里面有两根血管呢!虽然不是一红一蓝,但那应该是生物书上为了我们方便区分才涂上去的颜色吧?”王学玺高中的时候一直有这个怀疑,但是却没有问过,反正自己又不是大夫,一辈子也许都见识不到那种玩意儿。

     王学玺抬了抬手,不知掉到哪里的天扇就像遇到强磁铁的铁棍一样,立刻飞了过来。“用风刃将它们都剌下来的话,肺里应该会大出血的吧?根本不用封印才对。看我直接弄死他的。”王学玺发出一道气斩,气斩正好砍在‘肉疙瘩’的尾部,那里应该是血管才对。

     被砍的肺泡动了动,似乎韧性很好,并没有被一下子斩断,而是将大部分力道都卸了下去。王学玺皱皱眉,看来想完全破坏这个玩意儿并不简单啊!况且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巨人的胸腔实在太大,都快赶上半个足球场了。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肺泡,破坏一个两个肯定是杯水车薪,毫无用处,想要大规模破坏,自己又没有哪个术可以做到。

     “看来只能自己继续创新了吗?”思索了五六秒,王学玺就想出了办法,既然一道风刃无法斩断的话,那两道前后夹击应该就可以了吧?那些血管防御力并不强,只是弹性很好而已,普通的气斩一定可以做得到!

     毛爷爷曾经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绝对是毋庸置疑的。所以王学玺也只能试试才知道了。他刚刚悟出了‘风舞——狼群’,现在正好趁热打铁,自创出新招。王学玺嘴角上挑,天扇骤然变大了几号,被他舞了起来。“风舞——寒潮!”

     霎时间,狂风四起,那是几万细小、毫无威力的风刃搅动气流而带动起来的罡风。温度骤然下降,真正的风刃却在这时候激射了出来。足足十道气斩,每一道都有四五米长。分别从十个方向划着弧线飞射出去,其中五个顺时针,五个逆时针,速度也有一些差异。每一道风刃速度都有不同,这样就保证了两道风刃交错不会总在同一个点上,十道气斩如同五柄四五米长的巨大剪刀,疯狂切割着巨人的肺泡。

     巨人肺里一阵绞痛,仓皇跌坐在地上打滚,冯雪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她知道,现在是封印巨人的最佳时刻!虽然身体没好多少,顾不了那么许多了。七星剑载着她飞到了巨人的上方。冯雪抬起手,立刻就要将匕首投掷在巨人眼中。

     间不容发之际,腐面突然叫到:“等一下!我主人还在那家伙身体里!如果现在封印的话,主人也会被关在里面的。”冯雪仿佛用尽力气般摔坐在七星剑上“那家伙怎么那么傻?万一这巨人身体里面没有氧气怎么办?万一里面全都是有毒的粘液怎么办?哎,真是服了他了。”

     “主人也是没有办法,它太硬了,根本破不了防。不过目前来看里面应该是安全的,至少主人在里面肯定有所作为了。请等等。”

     冯雪虽然嘴上埋怨着,但心里的确佩服王学玺的勇气 ,要是她的话,绝对不敢贸然行事的。巨人趴在地面上显然是不好受的,口中低鸣着,就像受了伤的老虎。突然间,巨人竟然咳嗽起来,地上瞬间被染红了一大片,看的人触目惊心个。

     巨人停顿了一会,又继续咳起来,这次的血更多了,想来是震动让他的伤口又扩大了几分吧。王学玺浑身是血,他是被巨人咳出来的。“哎呦......摔死我了!这家伙,竟然还能愈合!这也太变态了吧!”

     玺哥在里面砍得正欢,虽然放完那一招后几乎把自己身体里的灵能量掏空,但这一下之后,这巨人应该用不了几分钟就得嗝儿屁,这简直是一劳永逸啊!不过现实却没有王学玺想的那么美好,因为他看见,自己身边的肺泡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探出头,这货居然自愈能力这么强!然后就听见了巨人一阵咳嗽,他也只好跟着气流飞了出来。

     虽然王学玺浑身是血,在红色的地面上并不太好认,但冯雪依旧看到了他。手中的匕首立刻就扔了出去。冯雪对自己的准头还是很有自信的,毫无意外,那匕首正杵进‘铜球’之中。

     “腐面,将巨人放出鬼蜮,在鬼蜮里没法进行封印。”冯雪焦急的喊道。封印就要开始,不借助自然环境无法进行封印的。腐面已经在做了,但这么大的鬼蜮,哪是说撤就撤的?所以也在发愁。

     刹那间,巨人跪在地上朝天大吼一声,体内万道玄冰刺‘疯长’了出来。没过几秒便被冻了个瓷实。同样,超低温也冻结了鬼蜮的能量,这个鬼蜮——报废了。

     巨人虽然被冻上,但冯雪发现,巨人的那个‘铜眼’并没有被冻在冰中。如果将那些冰刺比喻成花瓣,那铜球就好像花蕊一般,端坐在巨人眼中。啪嗒一声,铜球连同匕首一起掉落了下来。被冻成冰坨的巨人一接触地面,就好像掉入流沙一般,缓缓地沉了下去,只留下那如花蕊一般,插着匕首的铜球,掉落在地上,没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