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0.威慑
    “哎,说来话长了,不瞒你说,这件事还真不能告诉你们,不然你们将会面对国内最强大的国家机器。不过现在没事儿了,今天一来是因为我来日本了,不来看看你们有点失礼,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告诉你们不要担心,顺便我还想让你们帮我找一样东西。”王学玺诚恳的说道。

     范老六爽朗一笑:“哈哈,让我帮你找东西才是重点吧?说说吧,什么东西?找到之后有啥好处没有?顺便再说说你跟弟妹咋认识的,还有在东京有没有地方住。晚上咱去吃饭去,老哥请你和弟妹,就当给你们洗尘了。”

     “切,被你看穿了,找东西还真是重点,帮我刚才说的那个恐怖的国家机器找的。好处嘛......我在日本期间就当你们的免费打手好了,有什么搞不定的事儿都可以找我,这是我在这边使用的电话号码。至于吃饭就算了吧,晚上说好去拜访她爸了。”王学玺拍着白尚茹的脑袋说道。

     范老六嘴里叨咕一句日文,王学玺并没有听懂:“抱歉抱歉,忘了你听不懂了,哈哈!”随即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他说你这个混蛋都能找到女朋友,真是走狗屎运。”白尚茹翻译道“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王学玺嘿嘿一笑:“老六啊!是不是想跟我练练了?竟然敢这么说我。”

     “嘿嘿,你看你哥哥我现在都胖成什么样了?你这一拳头不得给我干一跟头?不过我最近倒是招了一个小兄弟,日本人,能打的很,不如你帮我****?”范老六搓着手说道。

     王学玺欣然接受:“行啊!叫过来吧。老哥不是我说你,日本人的那点三脚猫功夫都是跟他老祖宗学的,再能打能有多厉害?真正身怀绝技的,谁去混黑社会啊?”

     范老六拍案而起:“好!我这就去安排。你是不知道,我这还有个地下二层,专门训练小弟的,哈哈,他现在就在楼下,我让他们都看着点,学习学习。”说完,范老六便飞也似地跑开了。

     白尚茹扁扁嘴道:“你又要去打架啊!一把年纪了。”

     王学玺叹息一声:“没办法啊!范老六这是在试探我呢!如果我不好好打,如果我不帮他办好他还没说出来的事儿,我想他也不会尽力帮我的。这是交易,我得让他看到我的本钱,他才能放尽力帮我啊。再说了,如果半年后真能逃出来,还得仰仗这些灰色势力躲藏呢!”

     “逃出来?我不会跟你走的,之前说好半年后......”白尚茹有些伤心,但却很坚决,一点犹豫都没有。王学玺赶紧就此打住:“好了好了,到时候再说,到时候再说,反正还有一段时间呢。走吧,别让人家等着急了。我也能活动活动身体,做做准备。”

     两人出了会客室,范老六已经在他办公室门口等他了。“来来来,楼梯就在我书桌前面,里面我都打好招呼了随时可以开始。”

     三人走进范老六的办公室,看着地板中央正方形的楼梯口,王学玺不禁问道:“你这到底有多少层啊?人家警察都是白痴么?任由你们搞这么大的工程?还是黑社会?”

     “嘿嘿,日本可是黑帮合法化的国家,我们这个叫结社,不懂了吧?再说了,我们注册的时候,用的是一个土生土长日本人的名字,我们只是做小弟的罢了,能有什么问题?而且这个酒吧也不是我们改造的,而是以前的一个小帮派,可以说是抢下来的场子。这些设施都是以前留下来的。”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了位于这个地下二层的“训练场”,下面的地方可比上面大多了,足足有上面一层的三倍!可以说就算藏个二三百人都不是问题。

     “嚯!好家伙,还有擂台!”王学玺惊叹道。这片地方不光是有各种健身器材,中央还有两个拳击擂台,可能这里的人也会无聊的时候互相打打架什么的吧?此时,擂台上正站着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男子,头发很长,斜刘海正好挡住眼睛,不过王学玺却隐约可以看出他眼神中不善的光芒。男子**上身,双拳都绑着绷带,虬结的肌肉光是看上去就充满爆发力,看的出来,他的拳头一定很重,而且是速攻型的拳手。

     此人正在台上嘶吼着,发也不知是撒什么癔症,台底下的人倒是兴奋,一个个的手舞足蹈,跳着脚儿的叫好儿,看得出此人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了。王学玺翻翻白眼:“这人看着倒是挺厉害,不过也就是个驴粪蛋——表面光。呵呵,他出拳一定自以为很快吧?”

     “自以为很快?他是我手底下出拳最快的了,打起架来跟疯了似的,所以外号野豹。嘿嘿,老弟,跟你当年可有的一比啊!”范老六自信的说道。

     王学玺轻笑着摇摇头:“你也说是当年了,想想当年是多少年了?两三年了好不好?那会初出茅庐,那能跟现在比?看他的身材我就知道,这小家伙一定学过散打或者跆拳道,但就这点东西,呵,我还真不放在眼里。你手底下有没有更强的了?换个人吧。”

     范老六听王学玺这么说,大声用日语向那个‘野豹’喊道:“野豹,我这个兄弟说你太弱了,要求换个人,你可给我长点脸啊!”

     “狗都有你?喂,瓦塔西瓦阿纳达欧西!(什么?喂,我来教你怎么做人)”

     范老六贱贱的说:“人家可挑衅呢,嘿嘿,上去露两手吧!大家都看着呢!你跟他都快形成最萌身高差了。”

     王学玺冷哼:“切,这种垃圾。”随即很是拉风的脱掉外衣,只剩下里面一件衬衫,本来见白尚茹的老爸,穿的正式了一些,虽然有些活动不开,但是对付这种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注意一些,别被溅到血就可以了。

     王学玺一跃便两米,平稳的站到了台上。不管是谁都不敢再小看王学玺了,试问除了那些打篮球的和跑酷的,有哪个正常人能一跃两米高?反正在场的人没几个能做到的。“野豹”也收起了轻视之心,不过不轻视也不代表重视,两米的程度,他就是那少数能做到的人之一,对方最多也就跟自己一个水平罢了。

     这种搏斗不会有人喊开始和结束,双方上台就能打,打倒一方认输或者没有再战能力为止,毕竟只是切磋,又不是砍人,哪能下死手呢?不过那“野豹”还是很厚道的,静静地摆出准备动作,等到王学玺起手再进攻。

     王学玺要的当然是完美击败“野豹”,只是些花拳绣腿可镇不住范老六,双手往后一背,便没了动作。“野豹”也迟迟没有进攻,而是不断对着王学玺做着假动作,意在让王学玺先动手。王学玺只是轻蔑的笑了笑,右手渐渐从身后拿出来,对着“野豹”比出了中指。

     混黑的有几个不是火药桶?“野豹”当然也不例外,爆吼一声便冲了上去。一记直拳照着王学玺的面门便飞了过来。王学玺所料不错,“野豹”速度确实很快,拳头每秒至少能收放三至四次,在普通人里算是非常难得的了。不过王学玺有灵能量傍身,就算不使用,对身体的提升也是很大的了,怎么可能中招呢?就在“野豹”拳头就要命中王学玺鼻子尖的时候,玺哥突然将头一偏,野豹的拳连他一根汗毛都没碰到。

     野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按理说这一拳已经送到他眼前了,没理由落空啊!巧合?实力?他这么一思考,收拳的速度自然慢了不少。不过王学玺并没有乘人之危,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拳头收回去,聆听那一拳带起的风声。

     野豹顺利收回拳头,第二拳当然也‘发射’出去,还是王学玺的面门。不过同样的,王学玺在最后一刻偏了偏头第二拳依旧落空。如果说第一拳是巧合,那第二拳绝对是因为实力了,野豹再不敢大意,拳头如雨点般攻击王学玺面门。

     而王学玺也是连脚都没移动半步,快速躲避着狂暴的拳头。突然间,野豹改了套路,一记勾拳划过弧线冲向王学玺腹部。王学玺一收肚子,这一拳恰好贴着他的衬衫划了过去。

     野豹没想一招建功,他当然知道王学玺可以躲过,这一拳虽然全力以赴,但是没有抱任何希望,只是没想到这一下王学玺的双脚依旧没有移动罢了。野豹另外一只手瞬间撑地,一个扫腿就往王学玺腰部踢。众所周知,腿肯定是比手臂长的,所以王学玺想躲避这一击,野豹觉得很难。

     但这对王学玺来说真的不难,不过是双脚移动一下罢了,一次后跳立刻让野豹充满爆炸性的一击落空。而野豹没有踢到任何东西,当然也就顺势单手翻了一个跟头,平稳落地。

     王学玺打了一个哈欠:“哈啊~太慢了。”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装的,但他眼角却是噙着泪花。台上台下鸦雀无声,任谁都被王学玺的表现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