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3章 阎王爷的小舅子
    “出来吧,别躲躲闪闪的,本小道爷是个大善人!”

     其实,就在张灵走了没有多远,就感觉身后有脏东西,他可是小天师。

     对于非人类是有预感的。

     “小女子貂蝉,求小天师救命!”

     张灵的身体抽搐一下,感到惊讶。

     “谁?你说你是谁?貂蝉?四大美人之一的貂蝉?”

     这个时候,红衣女鬼恩了一声,然后就不说话了,只是站在原地不动,这大半夜的,张灵的心里倒是不害怕。

     但是,觉得很是纳闷啊,两千多年了,这个貂蝉没有转世投胎吗?

     “你真的是貂蝉?”

     张灵又重复了一遍,看着这个被头发遮住脸的红衣女鬼。

     “嗯,是,小女子就是貂蝉!”

     看样子好像是,她没有必要撒谎,如果撒谎张灵就收了她。

     “哦,那好吧,本小道选择相信你说的话,你为什么要求我救你命呢!”

     张灵的眼神在貂蝉身上游走,可惜没有看清她的脸蛋。

     “小天师,救我!”

     张灵其实不想管的,刚从阴间的驿站惹了祸,还不知道有什么样子的事情发生。

     现在有突然冒出来个貂蝉,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现在也不能回到阴司去查了,姑且就相信吧。

     “哎哟,我说貂蝉啊,你倒是说说原因啊!”

     突然的,貂蝉一下子飘到张灵的眼前,风一下子吹开她的脸,张灵不仅的吓一跳。

     只见她煞白的脸上,有两只血红的眼睛,眼神中充满恐惧,还有很重的怨气,眼珠子都在嘀哩咕噜的转动,嘴角翘起。

     “咋的?你还生气了啊?”

     张灵白了貂蝉一眼。

     “你想干吗?我可是有招婚符的,你不怕魂飞魄散啊,你快点的走开,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啊!”

     此时,张灵感到她的阴气在汇聚,脸更加的白,并且,开始出现道道的血痕迹,扭曲着,眼珠子中好像流出什么似的。

     哎哟,居然是黑色的血,在她的眼睛里流出来,瞬时的从煞白脸上滚落,滴在生前红色的衣服上。

     “小天师,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貂蝉悲悲切切的说了句,嘤嘤嗡嗡的哭起来,又低头不语,头发再次的遮住脸,浑身的阴气,这个时候已经形成一个气场。

     “哎哟,你别哭了,你说说吧,你想让我怎么救你啊,你和谁结仇了还是结怨啊!”

     张灵没有好气的对她说道,张灵想了一万遍,也没有想到她接下来,会说这句话。

     “小天师,你娶我吧,我跟你走!”

     张灵浑身一抖,心里暗想道。

     “我是人,不是鬼,再说了,就算我是鬼,我也不娶你啊,你是名妓,多少人摸过啊,我可无福消受。”

     “你说什么?我娶你?你有没有搞错啊?大姐,你是名妓!”

     这话她听着好像是不怎么样,事实如此啊。

     但是,张灵说了出来还是有些后悔的,毕竟那是她生前的身份。

     “不好意思啊,是我说错了,对不起啊!”

     接着,张灵给她道歉,看见她没有说什么,也不哭了,只是淡淡的说道。

     “可怜生前身后名,世人唯独笑我娼。”

     转身就要走,张灵突然的感到心酸,不该这样说的,好像是侮辱了她。

     “不是,你别介意啊,我不是有意的,你别走啊,我有事情问你呢,真的,对不起啊!”

     这个时候,她已经飘了好几米远了,瘦长的冷冷的影子在路灯下,显得特别单薄,孤独和寂寞,还有丝丝的哀鸣。

     张灵几个箭步跑到她的前面,又是感到她强有力的阴风气场,应该是怨气气场。

     “那个,刚才不好意思啊,对不起啊,请你原谅我!”

     张灵看着她瘦如纸的身体说道。

     “没事,你说的也是事实,我不会怪罪你的,谁叫我出身不好呢!”

     貂蝉又悲悲切切的说道,说完低头不语了,头发依然的遮住脸,一缕一缕的垂在胸前。

     “这里的城隍爷,他,要强娶我,我不愿意,就逃跑了,看见你一身的道行,知道你是小天师,所以才求你的。”

     所谓的城隍爷,就是阴司委派到阳间的官员,是真鬼神,他们都有办公的地点,那就是城隍庙。

     相当于地府放在阳间的封疆大吏,负责阳间某一地区的治安啊,民事啊,还有财政什么的。

     总的说来就是某一地区的最高地府官员,什么都管的。

     尤其是掌握着这一地区的生死,阴司的黑白无常老爷,如果来阳间勾魂,必须首先和城隍老爷打招呼的。

     并且,在生死薄上划掉名字,说白了,城隍老爷的权利很大的。

     现在社会发达了,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人口都在急剧的增加,科学也在不断的进步。

     人们也开始渐渐的远离这些了,尤其是战乱和十年动乱的时候,破四旧。

     这些城隍庙要么毁于战火,要么毁于红卫兵之手。

     所以现在的城隍庙很少了,城隍庙少了,鬼魂们也相应的被压缩了,都纷纷回到了阴间或者在阳间的偏远地区,大城市里鬼气比较少了。

     但是,作为国家心脏的大京都,还有几处城隍庙的,只是多年失修,现今又是经济社会,城隍庙就被冷落了。

     “小天师,这个城隍爷你惹不起,我命该如此,我认命就是了,你走吧,我也找个躲避的地方去!”

     张灵一听貂蝉这样说,气就不打一处来。

     “本小道爷还没有怕过谁呢,区区一个城隍爷也得给我几分薄面的!”

     张灵又开始吹牛皮。

     “你说吧,我还真就不怕。”

     张灵说出这话的时候,感觉他自己有点二,还二的不轻呢,这本来不关他的事情,谁知道貂蝉这么一说,张灵好斗的性格立即不服起来。

     “小天师,我知道你有一身本领,我也知道你们天师在三界的名声,可是,这个城隍爷你真的惹不起的,刚才我说让你娶我,是和你开玩笑的!”

     张灵感觉这是在侮辱他小天师的地位。

     “你说不说,你不说,我真的不管了!”

     张灵给她最后一次机会,这时,她抬起头来,丫的,别抬了,你那鬼脸又不是你生前的美人脸。

     你看你现在都血肉模糊了,只有眼珠子看着还好一点,不过也挺瘆人的,像极了一对在血里泡过的琉璃球。

     “好吧,此地的城隍爷是高成,也是阎王爷的小舅子!”

     貂蝉的说完,张灵有点懵比了。

     “啥?高成?怎么盆里锅里都有他啊,还他妈是阎王爷的小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