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4章 蛋疼的肉夹馍
    “小天师,奴家说的句句是真,高成,就是阎王爷的小舅子!”

     三个月前,高成死了,三天前,高成奇葩的出现在晚会当场。

     三分钟前,高成是阎王爷的小舅子,还城隍爷,张灵脸都绿了。

     “哎哟喂,难不成高成一家子都死绝了撒?”

     张灵摸了摸脸蛋子,吧唧下嘴。

     “没有呢,还有一个老爹,小天师!”

     貂蝉血红的眼珠子一转,低声下气的说完,盯着张灵看。

     “啥?老爹?这么能活啊?”

     张灵又是惊讶的差点把牙吐出来。

     “那么那个别墅里,就应该有人,那道非道非茅的符纸.....是怎么回事?

     还有就是他们家和北海陈家,又有什么瓜葛,这苏美丽、吓体阳,那个是个鬼那个是人?”

     张灵心里没有了底,按照道理,人死了,他是能看出来的。

     “小天师,天要亮了,我得逃了,免得高成家丁抓住我!”

     貂蝉的话打断张灵的思考。

     “喔,好吧,你暂且到本小道爷的阴阳葫芦里,暂住几日吧!”

     貂蝉一听这个,那是喜上眉梢啊,不过太他妈难看,像极了泼过硫酸的猪脸。

     “不过,要交钱的,嘿嘿!”

     现在张灵实在对貂蝉,提不起来兴趣,这生前死后,变化太大,简直毁三观。

     “小天师,我没有钱,用身体抵债,可否?”

     张灵吧唧下嘴,感觉他就不该说这话,等于打他自己的帅脸。

     “哎哟,算了,本小道爷就算每日行善了,以后你有了钱,加利息还吧!”

     张灵拿出阴阳葫芦,貂蝉嗖的一下子钻进去。

     “哎呀,你那来的啊,怎么这么难看啊,你是怎么横死的?”

     “我是貂蝉,灭吴国的那个,妹妹,你谁啊?”

     “不是吧.....你这丑的!”

     “......”

     张灵听见阴阳葫芦里的苏美丽和貂蝉闲聊,还真当休闲会所了啊。

     “哎哟,你们两个别说话,好好待着,别打架哟!”

     说完,张灵感觉肚子有点饿了。

     想起肉包子,张灵就想起师姐来,虽说现在自己手里有“巨款”。

     可是,依然没有师姐的消息,想着感觉到他自己还是很孤单的,于是,打车回到了师姐居住的小区。

     他还是想吃师姐带他去的那个包子铺,吃顿肉包子。

     等着张灵打着饱嗝吃完肉包子的时候,天,已经微亮了,东方已经出现鱼肚白。

     “小道士,怎么没有见和你一起来的那个美女啊!”

     老板留着哈喇子,小鸡斗眼,满口黄牙,一脸猥琐的问说到。

     “死了,哼!”

     老板一脸的懵比样子,仿佛眼睛大了很多。

     张灵也没有别的地方去,不由自主的朝着小区里面走去。

     这个时候都有了上班的,就在张灵走在坑坑洼洼狭长的胡同时。

     “哎哟,怎么那么的冷呢,怎么感觉有脏东西呢,怎么天马上要亮了,还有阴气这么的足呢,不应该啊!”

     张灵用牙签剔剔牙,猛的朝后转身。

     “哎呀,妈呀,怎么是你们这群乌龟王八蛋!”

     “笑面尸!”

     所谓的笑面尸,就是死的时候吧,面带着微笑,有的是心愿完结时,死的,有的是因为劳累过度时,死的。

     还有的是睡觉做梦时,死的,反正很多种。

     不过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阴阳气”交换的结果,就是在他们身上有两股“气”。

     死的时候,有一口阴气含在嘴里,在地下埋葬几百上千年。

     一旦有阳气进入,就会立马苏醒,就是阳间所谓的“起尸”,也是活死人的一种,有很大的怨念。

     “不过,这些东西怎么就出来了呢,不是应该盗墓那帮人才能遇到的吗?”

     张灵有点不解,心里暗思揣。

     这伙脏东西个个都像吃了蜜蜂屎似的,仿佛张灵就是在台上说单口相声,他们是观众一样的,前仰后合,像极了不倒翁,都他妈穿着花花绿绿的服装。

     嘴他妈都裂到耳根哪儿了,居然没有牙。

     “小子,你是张灵吧!”

     一个“白面书生”模样的家伙问道。

     “哎哟,我的知名度,有这么高?”

     张灵又是一惊。

     “咋滴,是本小道爷,假了包换!”

     张灵其实不怕这些的,无论你是鬼魂还是笑面尸,反正都不是人,那就得怕他的阴阳葫芦。

     “等的就是你,杀!”

     一言不合就开打啊!

     “哎哟,还会摆阵啊,‘三阴龙门阵’,有点意思!”

     这些笑面尸一共九个,现在呈现是金字塔样子,三个一组。

     “杀,杀,杀!”

     仿佛叫阵一样。

     “去你二大爷的吧,瘪犊子玩意!”

     张灵从口袋里抽出九张镇灵符,这次不能用招魂符了,因为他们没有鬼魂,只有被封印的灵魂。

     嘴里念动口诀,踩着用规律的步罡,三步一个阵印,一共九步,围成一个“天地阴阳乾坤圈”。

     “嗖!”

     张镇灵符纸,冒着小火苗扑向这个笑面尸,张灵拍拍手,哗啦了下嘴巴,面到笑意。

     “哼,碰上本小道爷,你该你们倒灶!”

     张灵就等着他们消失了。

     可是,他却懵比了。

     这九张镇灵符贴到他们的“白面”脸上,居然没有事情。

     “乖乖,本小道爷不是给你们送免费面膜的!”

     张灵心里一惊。

     “师父啊,你教我画的这些镇灵符,怎么不管用啊!”

     张灵一看这个,拔腿就跑。

     但是,当他转身的时候,又是一惊,对面居然有三个青摄鬼。

     “哎哟,师父啊,我要变肉夹馍了!”

     张灵实在是想不出为什么。

     “张灵,你身为阳间的小天师,居然敢大闹阴司驿站,还打伤小冥王,毁了阎王爷阳寿令,你还知罪!”

     这他妈青摄鬼,可不是好惹的,鬼气能瞬间嗜杀上百个阴魂,仅次于鬼神级别。

     样子嘛,倒不是很恐怖,就是别黑白无常老爷好点,就是舌头短点。

     “喔,原来是这样啊,你们是阴司派来的啊!”

     但是,张灵有一个问题不明白,这些笑面尸不是阴司管理的啊,他们怎么一起出现啊。

     “哼,本小道爷,不管你们干嘛来的,大闹驿站的事情,不是本小道爷的错,是那个‘三魂鬼煞’自找的!”

     不得不说张灵,这小子跟着他师父不但学会了忽悠,还学会了遇事临危不惧,更学会吹牛皮的好习惯。

     这样的情况下还他妈还本小道爷的自称呢。

     青摄鬼,一般不来阳间的,来阳间基本就是大事情。

     “哈哈哈,我们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叫你一声天师,那是抬举你,我们这是奉命行事,如果你有什么冤屈。

     你就去阴司给阎王爷说吧,上,抓了他,会阴司复命!”

     又是一个一言不合就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