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57章 潜入城隍府
    “哇,极舒服!”

     白无常吧唧几下子嘴,长舌头舔舔嘴角,居然一脸的兴奋。

     张灵蹙眉,眼前八条黑线。

     不过,顿时感到身体轻松多了,耸耸肩。

     “二爷,你不是来给城隍爷上贡的?”

     “狗屁,我能给他上贡吗?

     不就是阎王爷的小舅子吗?

     不学无术的东西。

     在二爷的眼里,都不把他当屁放了!”

     张灵有点奇怪,挠挠头皮。

     “嘿嘿,白二爷,屁不放,那个你不憋得慌啊,屁啊,不是在眼里的,应该在皮眼里啊!”

     张灵猥琐蔑视的解释。

     “哈哈哈!”

     “小子,二爷就是喜欢你这样的性格,决定再帮你一次。

     刚才你问我来干嘛的,是吧?

     阎王爷让我来燕京之地巡视呢,看看有什么作奸犯科的鬼魂没。

     顺便再发现有没有忠于阴律,秉公执法的好阴差没。”

     白无常一本正经、大义凛然的说到。

     “屁,你有这么正义?那我还不用给你送钱送美女呢!”

     张灵心里鄙视。

     “随便捞点钱花花呗!”

     “小子,别乱说,小心隔墙有耳!”

     白无常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小子,你怎么来了,你刚才没有详细和二爷说啊。”

     “哎呀我去,二爷不问,我还把正事给忘了,要出人命了,我要赶快去城隍府救人!”

     张灵一拍脑袋。

     “慢着,城隍府可不是好进去的,要有腰牌的哟!”

     白无常那大舌头,在阴风中飘摇,眼珠子又是一转,斜着看张灵。

     张灵马上明白了。

     “又他妈想要钱呗,还他妈标榜自己清正廉明呢,怎么和现实社会一样啊。”

     张灵暗想道。

     “二爷,这不是小事一桩嘛,想要多少,你说嘛!”

     张灵瞅了瞅白无常。

     “这个嘛,我现在还没有想好,有你的那一亿和三十个美女,二爷高兴着呢,等着想好了再说吧。”

     “哈哈哈,二爷,那咱们走起,城隍府一游!”

     张灵弯腰,做了一个奴才相。

     “二爷啊,这个高成你了解多少啊!”

     “不了解,阎王刚封的燕京城隍爷!”

     “传说你老在阳间是蹦着走路的,我以前见你的时候,你也没有蹦啊!”

     “传说嘛,你也当真!”

     “今天怎么没见,黑大爷啊,干嘛去了,你们兄弟俩不是形影不离的嘛!”

     “在酆都城的怡红院,养逼晒蛋呢!”

     “.....”

     这一人一鬼,都要义结金兰,拜把子了。

     二爷,你听,有唢呐声啊,还有喝酒的声音耶!”

     此时的张灵和白无常已经,来到一座宏伟的建筑面前,四个大狮子把门,无比凶悍。

     正门匾额上是“城隍府”,三个白漆字。

     阳间的人家娶亲,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

     在阴间,确是相反的,都是清一色的白灯笼,一大片,在阴风中飘忽。

     四周阴寒无比,一团一团的阴雾弥漫。

     大殿里面是嘻嘻哈哈喝酒的声音,还有可劲响的哀乐。

     “这他妈什么都是相反的,听着就不舒服,难怪都不想死,更何况还要吃黑泥呢!”

     张灵还是第一次见阴间娶亲的呢。

     “二爷,拿出你的腰牌,咱们进去呗!”

     “小子,我什么时候说,我有腰牌了啊,你不要误会哟!”

     “啥?没有!”

     张灵感觉被白无常给刷锅了,蹙眉怒道。

     “嘿嘿,我说进去需要腰牌,我什么时候说,我有腰牌捏!”

     白无常撇撇嘴,耸耸肩,居然卖萌起来。

     大血红舌头摇摆着,老脸皮都他妈又起褶子了。

     “哎吆我去,那咱们怎么进去啊!”

     张灵有点着急,倒不是为了那八个纸女人,而是夏侯卿。

     “哈哈,这还能难倒二爷,难道你师父没有告诉你,二爷的遁地术了得吗?”

     “啥?你是土行孙的转世?”

     “嘿嘿,土行孙是我的孙辈之人!”

     “二爷还会翻筋斗云呢?”

     “还会啥?”

     “多着呢,还会魔术,还会种庄稼,还会生孩子!”

     张灵这个时候,真的有点懵比了。

     “哎哟我去,你这么牛逼,咋不上天呢!”

     “嘿嘿,还真去过,赴王母蟠桃之约!”

     “约你二大爷,我觉得我都能忽悠人了,没想到你比我还极品,居然把王母也搞了!”

     张灵不想听他瞎掰嚯。

     “二爷,走吧,土行孙的先人,里面人命关天呢!”

     张灵白了白无常一眼。

     “嗖!”

     白无常也不吹牛逼了,抓着张灵的手,奇寒,捣鼓几句什么鸟语。

     张灵顿感眼前一黑,接着就是一亮,仿佛穿越了什么似的。

     “我擦,二爷,咱们这是到了那里!”

     都是奇奇怪怪的坛子,还有高矮的桌子,墙上都是挂着一块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这些东西怎么都比人高啊,你不会跑过了吧,跑到高人国的阴界吧!”

     “小子,你别逗比好不好,我们刚露出地面,一大多半还在土里呢!”

     张灵低头一看,可不,多半截埋在地下呢,像极了看掉头的树桩子,白无常的大长舌头,就铺在地上呢。

     “我擦,我说呢!”

     “走!”

     “嗖!”

     这下爽了,张灵环顾四周,顿时有点吃惊。

     “这是阴间的厨房啊!”

     “哈哈哈,是,好地方,我就是嗅着味,辨认方向的,可以饱餐一顿,随便还能做点手脚不是嘛?”

     张灵一下子明白了。

     但是,一瞅,瞬间懵比傻眼要死要活。

     “全他妈是黑泥啊!”

     “嘘嘘,小声点,别让其他的鬼魂听见啊,你想死啊!”

     张灵侧耳倾听,还真他妈是喝酒划拳的声音,还有哀乐声,和在府外听到的基本一样。

     “小子,我先吃口垫吧垫吧,你看着鬼点,反正你也不吃!”

     张灵朝外瞅瞅,没有鬼魂。

     就在张灵一转身的时候,当他再次转过身来。

     “我擦,还有肉,不是说都吃泥吗?”

     “喔喔,那是说的,说的普通的鬼魂嘛!”

     这他妈白无常,正扑在桌子上,手抓着一大块东西,稀稀拉拉嘴里噘着那血红的肉。

     说话都说不明白了,怀里还抱着几乎和他一样长的血肉。

     一下一下撕扯着,搞的桌子乱动。

     “哎哟我去,你这是日狗呢,还是日了菲律宾啊!”

     张灵看到这情景,简直无语的醉了。

     “你个逗逼的老匹夫,是不是有一世是饿死鬼转生啊!”

     就在这个时候,门咣当一下开了。

     一个喝的醉醺醺的鬼魂,飘忽着进来,一下子又扶住桌子,满脸都是疙瘩,像极了一个在红墨汁里泡过的臭榴莲。

     一翻血红的眼睛说到。

     “上酒去!”

     这个厉鬼一指张灵,还他妈打了一个饱嗝。

     “上你二大爷!”

     张灵抽出定魂针,把他钉在门框上,晃悠着。

     “有人闯城隍府啊,是人啊,不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