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陈文善
    “大山呢,大山在哪里?”陈文善左看右看,想要找到阮重山,“大山没有和你在一起吗?”

     “大山在盘龙城那边,他过得比我逍遥多了!”

     “你们一向不是焦不离孟的吗,怎么一个在仙赵城,一个在盘龙城,是出了什么事吗?”

     吴越苦笑道:“两个人长大了,各有各的想法,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没事就好!”陈文善拉着吴越坐下,仔细地盯着看了许久,又道,“快告诉姐姐,这些年有没有想我?是不是找到了喜欢的女孩子后,就早把姐姐我忘到九宵云外了?”

     吴越急忙辩解道:“文姐,你可别冤我,我可是为你守身如玉呢!”

     “呸,你守身如玉关我什么事儿!”陈文善脸颊飞红,又说道,“你就算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了也没关系,只要心里还有我这个姐姐就行。”

     吴越只觉得奇冤无比,气道:“文姐要是不信,去问问大山就知道。”

     陈文善露出喜色,口中却道:“我才不信大山的话,他当然会帮着你说。你看看你的商铺,几个女孩子都漂亮无比,还有暗中跟着保护你的那个,更是长得跟天仙儿似的,你要是不动心才怪。你快跟姐姐说实话,对哪一个动心,姐姐帮你去提亲!”

     “他们都是我一个朋友的师妹,是我朋友派过来保护我的。再说了,看看我现在连道人都不是,她们要是看得上我才怪!”吴越连忙解释道。

     吴越说到自己不是道人,情绪闪过一丝低落。他看得清楚,陈文善的额头有着命符虚印,而且以他揣测,陈文善不止是一命道士。

     吴越别开了话题,把陈文善请去了后院。贵宾茶室是和客人谈得,吴越自是不愿陈文善是客人,而是一个自己人。

     陈文善是偶然来到仙赵城,在城里也没有固定住处,这次能见到吴越,是巧合中的巧合。吴越听后大喜,连忙让陈文善住在商铺。陈文善本来不想住下来,觉得不太方便,但听说柳红柳绿都在这住,还有一个殷勤张翠儿也住在旁边的院子,马上转变了念头答应住下来。

     到了晚饭时间,吴越在院中摆上了菜肴,与陈文善边吃边聊。因为聊得事情许多与多宝斋有关,吴越没有请柳红柳绿等人。不过柳绿在他们谈得投入时,总是有商铺中的琐事来询问,硬生生地打断了他们的谈兴。

     看着柳绿离开,陈文善直勾勾望着吴越道:“小越,这个小丫头看来喜欢上你来,我们一谈地投入,她就吃醋了,忍不住就会走过来打断我们。”

     吴越愣了一下,连忙摇头道:“你说是柳绿她吗?文姐想多了,我们认识才没几天。主要是商铺现在重整启鼓,很多人都在等着我们犯错,所以每一件小事都非常重要,她也是为了稳妥起见,才事事过来询问。”

     “你看,她又过来了!”陈文善望向院子拱门,对吴越说道。

     吴越看着柳绿走来,几乎要相信陈文善的话。柳绿的神色有些难看,之前吴越没有注意到,经过陈文善提醒后,果然看出了一些问题。但他绝不会相信如陈文善说得那样,柳绿是喜欢上了他,因为能跟着赵瑜的,不存在喜欢这两个字。

     柳绿微微嘟着嘴,没有好气道:“越大哥,赵师姐和我说她二天后就回来,以后都要住在商铺里,让你帮她收拾一个房间出来。”

     吴越微微一怔,奇怪道:“小鱼儿不是还要好几天才回来吗,怎么变成二天后就回来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师姐说外面的都小事,这里的事最重要,要是离开得太久,这里变天了就得不偿失了!”

     吴越笑道:“你让小鱼儿放心,这里有我坐阵,赵家翻不了什么天!”

     “哼!”柳绿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去。

     吴越马上明白过来,只怕是赵瑜知道了陈文善,所以要急着赶回来迎敌。柳绿是赵瑜一派的,铁定是坚持赵瑜的,她不好对陈文善甩脸,就只能甩脸给他看。吴越虽然觉得这是一个问题,但再想想却不是大问题,他与赵瑜之间清清白白,更没有承诺什么,两人间所以的来往,都是一场公平交易。

     吴越没有放心上,但望向陈文善时,整个人怔住了。月光下,白皙脸庞上清泪滑下,本来清亮的双眼变得灰暗,如爬来的乌云蒙住了月亮。

     “小越,如果多宝斋还在的话,你说我们两个人会怎么样?”陈文善幽幽说道。

     吴越暗自想着:“我倒是想娶你,不过就是不知道你乐不乐意!”

     “不管怎么样,我们应该过得很快乐!”陈文善黯然说道,“十来年过去了,我们也十来年没见了,物非人也非,就算我还是以前的我,那么你的,还是以前的你吗?”

     吴越微微一怔,若是还在盘龙城的时候,他可以马上回答,自己还是以前的自己。但是在现在,因为闻清茶的关系,许多想法已经起了微妙变化,他还是以前的自己吗?

     “小越,你之前提到的那个朋友,那柳绿姑娘口中的赵师姐,应该就是你喜欢的姑娘吧!”陈文善异样的平静,在吴越开口前又道,“你在我面前甚至不敢提她的名字,只是用一个朋友来敷衍,其实就是想遮掩你对她的感情。就算你骗得了自己,也骗不了别人的!”

     吴越确实是刻意不提赵瑜的名字,但原因并不是陈文善说得那样,而是因为怕与赵瑜的关系解释不清,怕陈文善误会,所以才略过不提。不过他没想到一点,没想到陈文善敏锐地捕捉到了这种刻意忽略,再加上柳绿的话,成功地彻底误会了。

     吴越只觉得心中堵得慌,想把一切解释清楚,但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解释,才更具有说服力。

     “小越,能看到你有安身的地方,还有喜欢的人,我很开心,能再看到你,我也很开心,很心满意足!以后就当我没有来过,没有出现过,好好地活下去。”

     “我本来不应该出现在你面前的,打扰你现在的生活,但是我忍不住想看一看你。”陈文善忽然又泪如雨,双眼迷离地仰起头,不想让眼泪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