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茫然
    闻清茶不屑道:“当下是还不到卖我的时候,等大叔带着我离开盘龙城后,身上的元石又用完了,大叔还能忍住不卖吗?就算大叔还不卖我,但是流落在外居无定所,又与把我卖给了别人,有什么分别?”

     “但是我加入了珍宝阁就不同了,有了一个稳定的背景,在盘龙城就能完全立足,而且会有充分的元石,支撑着我成为一名道士。这样的生活,大叔能给我吗?”闻清茶重新变得冷漠,“大叔,你觉得我不应该选择珍宝阁吗?”

     “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陈参拍手笑道,“吴老板,有件事你是成功的,就是成功地教出了一个好女儿!”

     吴越望着闻清茶,脸色晦暗,双眼里茫然,心里面更是空落,无一处可凭。他看着闻清茶熟悉的脸,从小到大带来无数快乐的脸,此时却如些遥远陌生,仿佛从没有近过。

     吴越觉得自己是个疯子,所以一直以来把幻象当真实,把真实当成了幻象,到了如今才终于梦醒。只是明明看到了真实,他却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眼中所有的一切,全部失出了光芒,世界尽是死灰一片。

     吴越生不出一点恨意,不能因为闻清茶不是一直以来呵护的样子,就由爱转为恨。不过曾经是占了生命大半的人,如今已经不重要了,重要得是他陷了混乱,分不清了真假,分不清了对错,而还更重要的是,他忽然间觉得,就算什么也分不清,其实也一点都不重要。

     吴越怔怔望着闻清茶,双眼中越发茫然,他想不明白,又想不明白什么想不明白。

     忽然,陈参的身旁空气一阵波,出现了一个白衣杀手,面纱上有一块鲜红血印。陈参哈哈大笑:“吴老板,如今真相大白,你应该能死得瞑目了!”

     吴越木然地转动目光,从陈参的脸上掠过,定格在杀手的脸上。他机械地从戒指中取出爆裂符,厚厚地一叠,足足有近二百张。

     陈参与闻清茶向后疾退,杀手却如鬼魂般,飘向吴越。杀手额头隐隐有虚印,在薄纱下还能看出来,竟是一个道士。

     吴越忽然脸色惨白,丹田内无数元气生出,却是挖掘了根基散放了大量元气。自毁根基释放元气,就如同是抽魂夺魄,常人根本难以承受。所以就就算道人想拼命,也不是谁都能做到自毁根基的。

     吴越因为闻清茶的打击,信念崩塌,万念俱灰,只是本能地调动更多的元气,来面对杀手的危险。

     近二百张的爆裂符,就算是道士也会心头一颤,因为有资格取道士性命。道士的强大在于命符,但并不是所有命符,都能够应对二百张爆裂符的。甚至有许多的道士命符,单以攻击力而论的话,是远不如爆裂符的。命符的强大,并不是仅仅体现在攻击力和防御力上,而是防不胜防的特殊能力。

     杀手已经看到爆裂符,却仍然正面出去,说明是有应对方法。吴越却没有想太多,已经没有心力想太多,面对越来越近的杀手,只是简单的决定。他知道面对道士级的杀手,不拼命必死无疑,拼得话或许还有生机,虽然就算拼得了生机活了下去,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

     吴越的丹田在极速催运下,飞快地崩解,更多的元气释放出来。但他还需要更多,多到足够控制二百张爆裂符。丹田崩解的剧烈痛苦,让吴越的面容扭曲,却也让他痛得疯狂,双眼几站要爆出来。

     五十张爆裂符,一百张爆裂符,吴越身前的爆裂符,飘起来的越来越多,飘住的爆裂符都是受控的。忽然,吴越双腿一软,整个人跪了下去,但是与此同时,所有的爆裂符全部飘起。

     杀手已经很近,转瞬间就能刺到,也就在这一转瞬间,巨大火浪炸开来,不断地咆哮翻滚,凝聚出一条火龙柱,足足有三人环抱粗细,向杀手射了过去。

     火龙柱凝聚地越细,威力就越是强,二百张爆裂符凝聚成三人环抱粗,几乎已经是极限。

     吴越毫无保留,所有火浪全部轰了出去,酣畅淋漓,同时也到了极限,无力地坐到地上,艰难地祭起了玄狐伞。

     火龙柱瞬间把杀手吞没,杀手像一件铁器融化了进去,没有翻起一点波浪。但是吴越清晰地感觉到,杀手并没有死,不仅没有死,一把短刃舞动神秘的符箓,快速地破开火龙柱,从中心穿了过去。几乎不用三息时间,杀手从火浪中破身出来,径自向吴越杀去。

     吴越忽然一笑,笑容悲凉,哑然说道:“道士,果然好历害啊……”

     与此同时,所以的火龙柱回转,追在杀手身后,一起轰在玄狐伞上。吴越把杀手和自己,全都当成了目标,作出了最后的反抗。

     令人崩解地力量,渗透入吴越身体,他的身体一轻,已经没有其他的感觉,只觉得是在飘。吴越不知道玄狐伞还在不在,想来应该已经被毁去,他现在也还没死,不过离死已经不远,因为杀手还活着,而他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甚至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

     多宝斋被毁去的时候,吴越没服软,没有自我放弃。在盘龙城浮浮沉沉时,他一样没有服软,一样没有自我放弃。但是现在万念俱灰将死时,他忽然认输了,没有任何可以坚持的东西了,他只想在死之前睡一会儿。、

     吴越合上双眼,迷迷糊糊间,耳边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他未灭的神智进行了最后的思考,这声爆炸是杀手的杀手锏,甚至已经把他身体炸成了飞灰,现在他进行思考的神智很快就会消失,果然下一秒完全黑暗,再也没有神智。

     在稻香村回盘龙城的一片山林,闻清茶与陈参已经退到这里,这里离稻香村已经很远,远得看不到稻香村的情景。但是既然是道士级的杀手出手,吴越就算有再有手段,也是必死无疑。他们离得这么远,是怕吴越发疯,要是想拉人垫背的话,他们还是有危险的。

     特别是陈参,站在这里时冷汗还在流,若是吴越想拉人垫背,第一个找得人就是他。面对一个想控制上百张爆炸符的疯子,他就是拿回来了金钟,也是绝不敢面对的。

     “轰!”一声巨响,脚下也随之一颤。声音正是从稻香村方向传来,之后完全安静下来,再也没有一丝响动。陈参松了一口气,不过祭起的金钟还是没有放下:“总算结算了。清贤妹真是智珠在握,算无遗策啊。这里的只是小事一桩,最重要的是献计少爷,让少爷雷霆出击,拿下了珍宝阁。此次贤妹大功一件,在少爷面前是最大的红人,以后为兄还要依靠你呢!”

     “这也是多靠了陈兄引荐,否则我连少爷的面也见不到。”闻清茶淡然答道,忽然目光里闪过一道寒光,又道:“陈兄以为,我与陈兄两人,我大叔会更恨谁?”

     陈参大笑道:“吴越是个傻子,哪怕贤妹亲手杀他,估计也不会恨你。所以最恨得人肯定是我!”

     “既然如此,那陈兄你也去死吧。”闻清茶冷冷说道。

     “你说什么?”陈参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忽然胸口一点刺痛,他下意识低头一看,只见一道金黄炽光食指粗细,竟然穿透了金钟的金光,把他的心脏对穿。

     陈参难以置信,刚一开口,嘴中就不住得喷血:“追阳符,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有追阳符?少爷给你得是一件护身符器,而不是炼进了追阳符的符器!”

     闻清茶不屑道:“护身符器是等死的符器,我要它来做什么,当然拿去换攻击符器了!”

     陈参脸色惨白,口中又喷了大口血,死不瞑目道:“为什么要杀吗?”

     闻清茶笑道:“早看你不顺眼了。你身上还带着巨量元石,杀了你就全是我的了,而且杀你的人不是我,而是我大叔。二百张爆裂符,你大意下被炸,是很平常的事。”

     陈参吐着血,已经说不出话来。

     闻清茶又笑道:“你活着,功劳岂不是多了一个人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