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 尘埃落定
    赵坤秀根本不理赵匡义,自顾说道:“既然诸位长老没有意见,那就由我来做些安排!”

     “赵家赵瑜虽然年轻未经磨砺,但忠心为赵家,其心可表。?  ? 所以恢复其少主之位,从此以后少主的话就是我的话。诸位长老应该对少主多些宽容,多些辅助,让她快成长为我们赵家的梁柱!”

     赵坤秀盛威之下,没有长老敢说一个不字。赵瑜上前道:“奶奶,家中有天地双蛇坐阵,我就放心了。我的志向一向是修行,对家族之事一来没有兴趣,二来也是没有能力,还请奶奶收回成命!”

     赵坤秀慈祥道:“傻孩子,赵家永远是你的家。你不想管家里的事情,就让奶奶给你管着,什么时候你想回来,想把这个家管起来,奶奶再把家主之位传给你。你志向修行,尽管去修行就是,奶奶只要活着一日,都会帮你管着家的,少主之位与你的修行并不冲突!”

     赵瑜微微一思索,还是答应了下来。

     赵坤秀目光一转,望向赵匡义,冷漠说道:“赵匡义勾结外人,意图颠覆我们赵家,从现在起逐出赵家。他的业务以后交于赵匡勇。”

     赵匡义跪求道:“母亲,身是赵家人,死是赵家鬼,母亲要逐我出赵家,还不如一刀杀了我痛快!”

     赵坤秀转上赵匡勇:“匡勇,你大哥勾结外人,犯下十几条灭门命案,实在是罪大恶极,你亲自把人送往城衙,并且亲自向元龙观致歉。”

     赵匡勇不忍道:“母亲,大哥也是一时糊涂,还请母亲再给他一次机会!”

     赵匡义连忙点头:“对,我只是一时糊涂,只是一时糊涂,求母亲开恩,放过我这一次!”

     “我放过你一次,谁放过被灭门的那十几家商户!来人,把赵匡义拉下去!”赵坤秀正气凛然,她又向赵匡勇说道:“匡勇,匡义与外人勾结,这外人是谁,就由你来查清楚,然后如实汇报给城衙!”

     “奶奶,我和吴越去查过,这铁俊应该与金玉楼,还有百宝楼有关,他很可能就是两座商楼幕后的神秘掌柜!”赵瑜又提醒说道,“奶奶,铁俊的住房在哪里,我想亲自过去一趟,可能会有全新的线索。”

     赵坤秀点头答应后,赵瑜带着吴越离开。她去铁俊房间检查是其次,主要是不想参与家族事务,再加上赵坤秀拥有天地双蛇后,对赵家她完全放下了心。

     铁俊作为赵坤秀贴身护卫,就住在慈宁院中,从宗人府走过去,颇有一些距离。

     吴越想了一会儿道:“小鱼儿,此间的事已了,我先去落伽山一趟,与文姐解释后就回来。我们一定能修成凤凰双符。”

     赵瑜目光一黯,还是点头答应,看着吴越离去,站在通道里一时间没了主意。过了许久,她才又惊醒过来,向铁俊的房间走去。

     铁俊的房间内非常朴素,与普通下人几乎毫无分别,只是在房内多了一张书桌。书桌上也只是普通的笔墨,不过有一盒盖紧的纸张。赵瑜打开纸盒子,只觉得异香扑鼻而来,让她觉得一阵熟悉,马上想到了铁俊逃跑时的杀手锏,也是这种的香味。

     盒中的纸很不普通,拿起一张时沙沙作响,纸面细腻光滑,再加上那股异香,令人心旷神怡,拿起来时就不舍得放下。赵瑜在房中又转了许久,并没有其他的收获,她想到若是吴越在,或许能瞧出些异样来。

     赵瑜在椅子上坐下,手上拿着纸,闻着异香想着吴越,神情有些痴。她一直以为吴越心中的那个人,如吴越所说的那般,已经在很早就死掉了,但没想到现在却回来了。若是那人已经死掉,她有很大的信心,但现在人没有死,她的信心就死了。

     赵瑜嗅了口香气,想到了陈文善,叹道:“老吴的文姐长得不比我差,性格上还比我讨人喜欢,真是怎么比也比不过啊!”

     忽然,赵瑜眼前一亮,把纸张贴到鼻尖,深嗅了一口气,惊讶道:“这香味和文姐身上的好像。不对,是一模一样!”略作思索后,她的神色大变,惊声说道:“不好,老吴有危险!”

     吴越去落伽山,是借了赵瑜的千舟渡,比起去渡口买票坐,度更快了许多。他心中想着陈文善的温柔,嘴角又挂着傻笑,双眼像是泡在糖水里面。忽然他想到还要与赵瑜再呆一年,陈文善肯定会生气,不过再一想,陈文善从小善解人意,最后还是会同意的。

     吴越看着落伽山头越来越近,心里头勇起一个强大的想法,决定到了观天道观后,一看到陈文善人就要牢牢牵住她的手,把十几年的分别都补回来。若是没有这十几年分别,他们早就应该有了孩子,而且孩子也已经不会小了。

     千舟渡落下后,吴越跑进了观天道观,解签道人指了指后院,意思是陈文善正在那里。吴越连忙拱手称谢,飞身跑向道观后院。清冷的后院,陈文善站着一动不动,微微仰着头望向天空,神色里似乎有一丝忧郁。吴越狂喜的心情,完全忽略了这一点忧郁。

     “文姐,你在看什么?”吴越笑道。

     陈文善转过身,笑容有些勉强:“没有,主要是一个人没人陪着说话,只能去想些事情,想着想着,就会想到不好的事情!”

     吴越上前一步,一把抓起了陈文善的手,牢牢握在了手中,只觉得手中的手说不出得柔软舒适,仿佛牵一辈子也牵不够。他心中随之一酥,一时间忘记了说话。

     陈文善抽不回手来,脸颊飞红,却也没有再想把手抽回来。她用脚尖轻轻踢了吴越一脚,嗔道:“你拿着人家的手不放做什么么?”

     吴越一怔,回神心疼道:“文姐,以后有我在,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我们一起重建多宝斋,一起为死去的家人朋友复仇!”

     “好!”陈文善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