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团队任务
    看着他们的样子了,卫玖瑜感觉自己跟玖月汐贴近的身体也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她赶紧微微甩了甩头,把这个念头清出自己得大脑。一转头却对上了玖月汐带着疑惑的眼神,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

     漂浮在了半空中的那个鬼魂没有察觉洞内变得微微诡异的气氛,继续带着悲愤说道:“你们可知道,我们不是死于意外,而是被人害死的!那些人为了一己私利,就害死几十条无辜的生命,他们难道不会问心有愧吗?”

     四人静静地听着完他的质问,皱了皱眉。

     “你们能帮我们查清这件事吗?这样我们的怨气就能得到化解,得以转世投胎了。”

     又是转世投胎?这个世界里的人死了以后都不想着报仇,而是想着转世投胎吗?

     卫玖瑜心里暗暗吐槽道。

     “团队任务——找出制造矿难的凶手:死去的矿工说这场事故并非偶然,而是人为。谁会这么恶毒?请问玩家玖月羽是否接取?此任务时限三个月,过期无效。”

     看了看其他三个人去的样子,显然他们也接到了同样的任务。

     果然,这里还是离不开任务。不过......她这一路上遇到的鬼魂是不是多了点?

     接下来他们没有再遇到什么怪物,可能是因为它们都被这又一场的“矿难”吓得躲起来了吧。

     “你们准备怎么安排?”莫浚黄泉问道。

     她们察觉一路上好像都是他在说话,无叶障目基本上都没说过话。

     “既然来了,还是挖些矿石回去吧。这个副本我们应该算没过,但东西还是可以得到的,更何况我们还接到了一个任务。我们是打算做这个任务的,你们呢?”卫玖瑜说问道。

     “我们也是这个打算。”那两人也很快地做出了这个容易的决定。

     “你们的体力都不多了吧,分几块糕点吃吧。”玖月汐又从背包里拿出了两袋糕点,将其中一袋分给了对面两人。

     莫浚黄泉和无叶障目对视了一眼,还是接了过去。

     “那就谢谢了。”

     无叶障目咬了一口,眼睛亮了。莫浚黄泉笑着看着他的表情,脸上带着不同于平时的笑意。

     卫玖瑜愣了愣。

     她怎么觉得莫浚黄泉看向他的眼神带着宠溺呢.......还是她看错了?

     卫玖瑜像玖月汐看去,看见她带着微微促狭的笑意看着他们。

     看来不是自己的眼神出问题了.......

     达成一致之后,四人就开始勤勤恳恳地挖矿。几人都没有这个种经验,废了不少劲才挖了一小堆出来。

     不过也不算少了。

     “这些东西都拿回去太重了,你们有人会鉴定术吗?”卫玖瑜说到,在心里暗暗反省自己想的不周全。

     “我会。”莫浚黄泉说。

     “那就好。”她们松了一口气。

     有空还是得去学学鉴定术,还是很有用的。至少还能用来查看别人的属性。

     虽然挖了这么多出来,但挑了挑结果只有很少的一部分算得上是好的。

     四人有些失望,但也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

     莫浚黄泉自嘲地叹了一口气:“还好,至少我们的背包能装的下。”

     没错,即使现在在卫玖瑜的背包寄存在城里,玖月汐的背包里有一半都是糕点的情况下她们的背包还是能装的下。

     “我们一起回去?”

     莫浚黄泉看了看远处拴在树上的两匹马,神情有些犹豫。

     卫玖瑜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和汐儿一起骑她的马,把我的马借给你们。这样也快些。”

     “这这么好意思......”

     “不用客气,我们在做团队任务,这也是为我们省时间。”

     “那好吧。”

     卫玖瑜坐在玖月汐的后面,搂着她的腰。她的脸微微靠在她柔滑的长发上,鼻尖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

     心脏似乎不规律地跳动了一下。

     她向另一批马上看去,只见无叶障目面无表情地坐在前面,莫浚黄泉抱着他,脸上似乎有些......尴尬?

     在这种有些莫名的气氛中,四人不一会儿就到了城门前。

     他们下了马,莫浚黄泉问道:“我们准备去酒楼打听打听消息,你们呢?”

     “我们去找一个认识的npc,那就分头行动吧。”玖月汐说道。

     “好。”

     两人先走了,卫玖瑜和玖月汐放安置好马之后就朝着柳氏皮衣店走去。

     这年头,养个马要花的费用也不少。

     柳夫人正在招呼着两个客人,看到她们说道:“又来啦,来,先坐着等会儿啊。”

     等到两个客人自己试衣服的时候,她才抽空问道:“小羽、小汐,你们有什么事吗?”

     玖月汐递给她从包里拿出的两袋糕点:“我们想跟柳姨打听一件事,顺便给您送点点心来。”

     “干嘛每次来都给我带东西,我们不用这么客气。”柳夫人一边用埋怨的口气说道,一边抽空看向自己得两位顾客。

     “柳姨,您先去忙吧,我们不着急。”

     等那两个人买好衣服的时候,柳夫人又来到了她们面前:“说吧,什么事?”

     “魏老让我们去找铸造武器的材料,我们打听完消息之后就去了城外废弃的矿洞,没想到那里发生了坍塌。”卫玖瑜简单的概括了一下发生的事。

     柳夫人忍不住皱眉道:“是谁让你们去那里的,那里以前发生过矿难,是很危险的。你们没事吧?”

     “没事,但我们遇到了一件事。柳姨,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有些人能看见鬼魂,而我们就是其中之二。矿洞里一个鬼魂跟我们说他们不是死于意外,而是被人害死的。我们想看看能不能查清楚这件事,别让他们枉死了。”卫玖瑜诚恳地说。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隐情。”柳夫人皱起了眉头,“当时那场矿难在曦城算得上一件大事了,没想到竟然不是一场意外。这件事我也不清楚,你还是禀告官府比较好,毕竟是大事。你们要想查,好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好的。”

     两位少妇买好衣服正要走出店门,正好听到了她们的交谈。其中一个说道:“你说几个月前发生的那场矿难啊,唉,我认识其中两个人的家属。现在孤儿寡母的,日子难过着呢。”

     另一个说道:“如果这场事故是人为的,两位能帮她们查清就好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卫玖瑜说道:“我们能不能去她们家拜访一下,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线索?”

     “当然可以。”身穿浅黄色连衣裙的少妇说道,“跟我们来吧。”

     “桢姐,我们走了啊。”

     “嗯,回见。小羽你们俩也小心点。”

     “好的,柳姨。”

     穿过两条街道,她们来到了一个不深的小巷前。

     “王姐姐的丈夫就是在那场矿难中去世的,她家里也没有男丁,只有一个女儿。现在她们只能靠着官府发的那一点抚恤金和织布度日,苦着呢。”

     少妇说着走到一个有些破旧的门前,敲了敲门:“王姐姐,有客人来了!”

     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探出头来,看见她们赶忙让了进去。

     “闫姨,方姨,你们来啦。她们是......”小女孩穿着一件粉色的布裙。这件布裙已经有些不合身了、裙摆处还破了一个洞,被洗得颜色发白。

     “这两位是远方的客人,有些事情要问你妈妈。”少妇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小女孩有些好奇,但很乖的没有再问。

     “是小闫吗?”屋里传来了女子的声音。

     “是我们。”

     说着她们走进屋内,妇人看见卫玖瑜两人有些惊讶。

     “两位请坐,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淑儿,你先去院子里玩会儿。”

     卫玖瑜将矿洞里的发生事有跟她讲了一遍。

     只见她沉默了一会儿,有些哽咽地说道:“当时我就说,怎么可能那么巧......”

     “妈妈......”靠在门外小女孩跑了进来,无措地想要安慰妇人。

     “淑儿,妈妈没事。”妇人强收敛了泪水,挤出一个笑容。

     小女孩小心翼翼地问道:“妈妈,爸爸是被人害死的吗?”

     “......应该是。”

     小女孩靠在了母亲身上,小手抚摸了几下她的脊背。

     妇人冷静下来,对卫玖瑜两人说道:“见笑了。”

     “这是人之常情,不比介怀。”

     “那个矿洞不算是经常出事故,之前虽然也发生过事故,但都不算大,已经有三年没有人伤亡了。”妇人说着她所知道的消息,“但当时我也没有怀疑,因为没人有原因去害这么多人。”

     卫玖瑜和玖月汐沉默着,心里有些不好受。

     这个世界太逼真了,让她们不能全部把它当游戏看。不管那个人因为什么原因,让几十个家庭失去支柱、老人失去儿子、妻子失去丈夫,孩子失去父亲,都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另一个遇难者的家属的情况跟王夫人差不多,甚至因为多一个孩子过得还差一些。

     她们此刻真心希望这个案件能破解,而不是仅仅把它当作一个任务。

     “汐儿,我觉得那个鬼魂说的应该是真的。”

     “我也这么觉得。”

     “那......我们还是去官府禀告这件事吧。”

     “嗯。”

     走到衙门前,却看到了另两人个任务中的成员也正向她们的方向走来。

     “你们也来了?”

     “是呀。”没等她们问,莫浚黄泉就说道,“据我们打听到的消息,那场事故虽然造成了较大的影响,但基本上没有人怀疑是人为的。好在这些事故都被官府记录在册了,我们进去应该能得到一些线索。”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玖月汐笑着点头,“一起进去吧。”

     “你们来衙门有什么事?”守门的还是那两个衙役,他们显然认出了卫玖瑜和玖月汐,多看了两眼。

     “我们是来报案的。”

     有了之前的见面,他们倒没有小看四人,立刻禀告了长官。

     四人在堂前如实讲诉了他们在废弃矿洞里的经历,看着案前的大人陷入了沉思。

     “如果你们说的均属实情,我定会查清的。”

     除了大门,卫玖瑜心里却没有放心。

     自古官官相护,即使在这个游戏里也不会有什么改变。这件事到底能不能水落石出还得另说。

     她下定决心如果这件事这里的长官没有处理清楚,他们就还是自己处理。不管是为了任务的完成度还是为了那些和真人毫无差别的npc。

     但当他们去完成了一些任务,成功让自己都升到九级后,三天后出来的结果却让他们出乎意料。

     这场事故的确是人为的,针对的目标是上一任的长官。而上一任长官的退场,也的确跟这场事故有关系。

     而这位现任的长官没有丝毫隐瞒地上报了这件事,甚至还提出让那人恢复原来的位置,自己退位。不管是否出于真心,这种做法显然都是很难得的。

     当然,他没有因此失去自己的官位,反而赢得了上位者的赏识。

     他们四人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奖励没有减少。他们每人都得到了足以让魏老满意的一些稀有金属和上百的银币。

     “魏老,我们来了。”

     老者眯着眼睛看着同时进门而让自己的小店显得格外拥挤的四人,扯了扯嘴角。

     “我知道你们已经有了足够让我满意的条件。我虽然居住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但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似笑非笑地说道。“四个外来者提供了宝贵的线索,让几十名矿工安息的是差不多已经传遍全城了。”

     “我当然会完成我的诺言,交给你们铸造武器的方法。”说着,他转身向小店最里面走去,“跟我来吧。”

     四人微微疑惑地跟他走去,只见他推开了墙壁,里面竟然是一个宽大敞亮的院子。

     “不用感到惊喜,这是每一个能学习到基础铸造都能见到的地方。”老者勾了勾嘴角,“我已经老了,也许叫你们这些后辈学会一点皮毛......也算是继承了我的手艺。

     他们沉默了。对于这个有些孤僻、为自己祖传的事业骄傲无比的人来说,这应该并不算一件很让他快乐的事。

     也许只有认真一些的学习,才能微微补偿他吧。

     令卫玖瑜惊讶的是,四人里天赋最高的竟然是玖月汐。

     她不得不觉得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位平时不动声色的同伴。

     “小女娃,你愿不愿意继承我的一部分手艺?”在四人都能制作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武器的时候,魏老罕见地带着笑意对玖月汐说。

     “这是我的荣幸。”她带着标准的微笑回答道。

     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她了。卫玖瑜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