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长阳城
    玖月汐稍微考虑了一下,还是对两个丫鬟说道:“青荷、青莲,你们既然知道这些天闹鬼,为什么不在你们姑娘房间里守着?”

     “姑娘看书、睡觉得时候都不喜欢有别人在身边......对、对不起......”青莲慑儒地说。她显然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眼睛红红的。

     “不怪她们,是我没让她们进来的。”林姑娘赶忙求情道。

     卫玖瑜有些恨铁不成钢。

     对下人是不能太宽松的,这样大家就都会偷奸耍滑。这两个丫头还算好的,要是遇见那种看见你心软就背主的就麻烦了。

     小时候她就犯过这种错误,受到教训后她就明白了。轻信是一种罪,是对家人的不负责。

     但卫玖瑜清楚自己是在一场游戏里,她一下也不知道是说还是不说对自己更有利。

     这时玖月汐开口了:“林小姐,对待下人过于亲近就是害她们了,因为这会让她们认不清自己的位置。青荷、青莲,我说这话也不避着你们,你们应该也明白的。”

     青荷青莲点头:“您们是小姐的救命恩人,奴婢知道您们是为小姐好。”

     林姑娘沉默了一会儿,有些迷茫地说道:“我当她们是姐妹,难道错了吗?”

     青荷和青莲连忙跪下了:“奴婢不敢。”

     “如果你真当她们是姐妹就该让你父亲收她们为义女,为什么还要她们伺候着你?我知道我这么说是难为你了,但她们现在的身份既然是你的丫鬟,你就应该按对丫鬟的态度对待她们。亲和宽厚是可以的,但她们若是考虑的不周全、做的不好还是要罚的,这才是真正的对她们好。世人会因为她们的忠于本分赞扬她们,反之要是她们真的和你玩闹起来就会被说没上没下。”

     林姑娘深思了一会儿,再次向两人行了个礼。

     “小女子受教了,是我之前做得不妥当。”

     卫玖瑜和玖月汐马上避开:“莫要如此,是姑娘聪慧。”

     那天晚上,她们就住在林家的那个房间里。

     “阿羽,如果你没有事的话我们今天晚上就不下线了吧,反正在哪儿休息都是休息。”玖月汐浅笑着建议道。

     卫玖瑜略微思虑了一下,答道:“也好。”

     床不算小,两个人睡在上面绰绰有余。现在是夏天,她们洗漱完毕脱的只剩里衣躺在了床上。

     好在这个镇上的天气还算比较凉快,没过多久疲惫一天的两人就都沉入了梦乡。

     卫玖瑜从小时候开始睡觉就有一个习惯,喜欢抱着被子无意识地蹭来蹭去。正因为此她每次夏天却仍然习惯盖厚被子,就是依赖那种特别柔软的触感。

     也许这是她小时候唯一缓解压力的一种方法。

     但今天林姑娘理所当然地给她们准备的是薄被。卫玖瑜潜意识里有些不习惯,平时一向只有在熟悉的床上才会不老实地到处滚来滚去的她往旁边移了移,感受到了舒服的“被子”,才满足地进入了深度的梦乡。

     玖月汐天生就有早起的习惯,尤其是在不熟悉的地方,不像卫玖瑜早起的习惯是被训练出来的。

     她今天刚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自己的身上。

     玖月汐无奈地笑了笑,想悄悄起身——但卫玖瑜也是很敏锐的人,身边的人稍微一动就醒了过来。

     卫玖瑜下意识地蹭了蹭身下的“被子”,立马发现了不对——自己竟然把玖月汐当被子了!

     天那!她们之间有多大的不同啊,自己在睡梦中竟然能弄混......

     不过还是有一点相同的,触觉都很好。她有些胡思乱想地回味到。

     “汐儿,对不起,我昨晚下意识地把你当成......”

     “当成你的被子了是吧。”

     “你怎么猜的?”

     “因为我也有这个习惯。”

     自从她长到四岁以后不跟母亲睡就习惯抱着被子睡了。当年她还曾经把被子当作自己的伙伴,给她讲睡前故事听。

     玖月汐心底怀念地叹息着,随后回过神说道:“没关系,又不是什么大事。”

     卫玖瑜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在一般人眼里,可能朋友之间这样确实不算什么。

     两人起床刚披上外衣,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青荷和青莲走了过来,隔着门齐齐地行了一礼。

     “两位少侠,我们老爷听说您醒了,请您梳洗完毕之后去大堂。他要向二位亲自道谢。”

     “林姑娘也起了?是我们起得晚了。你们去伺候你们姑娘吧,我们不用别人伺候。”

     “姑娘睡不着才起来的,现在时候还早。几人二位不习惯人伺候我们就在门外候着了,姑娘那儿有另外两个妹妹伺候着。”

     卫玖瑜和玖月汐梳洗完毕,走出了门。

     来到大堂,一个衣着整洁、面相儒雅的中年人站在门口迎接着她们。

     卫玖瑜和玖月汐走到他眼前的时候,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二位少侠对小女的救命之恩,小民没齿难忘。这是一点薄礼,不成谢意。”

     他身后两个家人迈了上前来,手中分别抬着一个小箱子。

     “我们也是偶然路过此地,举手之劳而已,先生不用客气。我们还要赶路,也拿不了这些东西。”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知道您们在小女的房上守了很久。这两个箱子也不大,放到两位的背包里绰绰有余。”

     两人只好抱着,在林老爷的再三道谢和挽留中告了辞。

     打开一看,一箱里都是金银珠宝,另一箱里都满是名家书画孤本。

     两人相视一笑,赶紧把箱子合上了。

     玖月汐说道:“你的副职是书生,这些书画就给你吧。其他的我们平分。”

     “你可别总是刻意让着我,别说你不知道这些孤本的价值比这箱金银的价值高。”

     “那好吧,另一箱我拿一半,剩下的一半捐给家族。”

     “你还真是......”

     卫玖瑜笑了笑,倒是没有再推脱。“那我们现在就去镇口会和吧。”

     天色大亮的时候,几人再次来到石碑前会和。令人庆幸的是,他们十一人之中没有人受了重伤,而且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收获。虽然无叶障目和海浮辰都受到影响差点没出来,不过他们的同伴莫浚黄泉和海无涯在身边将他们从幻境中唤醒了。

     有一个足以信任的同伴是很重要的。

     卫玖瑜心中十分庆幸自己当初在森林中邀请了和玖月汐组队,现在她已经想象不出来另一个人来当自己的搭档和副手的样子了。

     这就是最好的合作吧。

     镇里的人提心吊胆地起床的时候,却发现昨晚没有一个人伤亡。

     镇长得知是过路的十几位江湖中人消灭了那几个厉鬼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到镇外拦住了准备走的十几人。他自是不断道谢,几人好不容易才听完那一长串感激的话。

     毕竟他们真的为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经过这次的事件,他们每个人的声望都又加了十。

     “您们是我们全镇人的恩人,这是一些心意请收下吧。”镇长递上鼓鼓囊囊的一袋钱币,身后跟着几个中年男子和妇人,拎着不少干粮布匹和土特产。

     卫玖瑜哭笑不得地说:“各位乡亲,我们已经收了不少人家的礼品了,不能再收了。再说我们还要赶路呢,也拿不了啊。”

     “那这袋银币和干粮你们总能拿吧,不然我们心中不安。”

     “.....好吧。谢谢各位了。”

     这世上一般人受了恩惠都想给予酬谢,其实只是为了让自己心安罢了。

     不过这只是一个游戏,想这些做什么呢。

     “说什么谢呢,这是我们应该的。少侠们不在这儿多留几天?我们这里不说别的,风景还是不错的。”

     “谢谢各位美意,可惜我们还有事在身,以后闲下来定来拜访。”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勉强。祝愿你们一路顺风!”

     “多位各位!”“谢谢!”

     几人在全镇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下骑马离开了清明镇。

     从上午九点多开始赶路,下午三点半左右就赶到了长阳城,且一路上不算颠簸。不得不说,他们买的都是好马。

     长阳城的风格显然跟曦城不一样,从建筑上就可以看出来。城墙十分简朴大气,且防御措施很好、守卫严密,看起来近来经历过战争。路上的人走路都虎虎生风、当街就有不少相互较量的,而且路人也都是一副司空见惯的表情——很明显这是一个尚武的城市。

     十几个外来人无论走到哪儿都是比较引人注目的,尤其是他们还带着武器的情况下。

     一个中年男子迎面走了过来,抱拳说道:“诸位少侠,看得出来你们也都是练家子,不知道能否讨教讨教?”

     看来在这里当街约战还真不是稀罕事。这男子目光中正气浩然,应该只是想找人切磋。

     “前辈邀约,我们自是愿意奉陪。请问你是想和我们之间的哪位讨教?”

     “不用叫前辈,都是一样习武的人。这样吧,你们选一个最厉害的出来,能打赢我我就拜他为师。”

     卫玖瑜哭笑不得。

     其实这男子心里也不是随便找人的,他也是看这些人如果年纪轻轻就武功过人不会是普通人。

     已经有几个人好奇地走了过来,站在了不会被波及到的距离。

     按等级来算他们之间最厉害的应该是一宵冷雨,但他的职业和自己一样是弓箭手,不太适合当街比武。

     “我和我们理论上最厉害的人都是弓箭手。其他的......还真不好说。这样,您习惯用什么武器,我看看我们之中有没有跟您一样的。”

     “我是用刀的。

     “我们中间没有用刀的。这样吧,汐儿你去吧。”

     “是,族长。”玖月汐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卫玖瑜看出她是故意叫她族长的,就是为了显示出自己领导者的身份。

     “小姑娘,看你长的挺秀气的,要是伤了别怪我不手下留情啊。”

     “您说笑了。”

     刀剑相交,发出碰撞声。

     卫玖瑜倒是不怎么担心。玖月汐的实力她还是清楚的,和自己差不了多少。这人虽然看着虎背熊腰,刀法也使得挺厉害,但还是比不过她。

     果然,刚开始那人还能沉得住气以不变应万变,但不一会儿就被玖月汐灵活的走位和招法弄得开始焦头烂额了。

     他猛地向玖月汐一砍,却被她抓住了破绽,剑尖顶住了后背。

     那人倒也爽快,收起武器直接说道:“是我输了,请收我为徒吧。”

     玖月汐向卫玖瑜看来,意思是你看着办。

     “汐儿她是不收徒的,你的年龄也不太合适。”

     再说,她不敢想象一个糙汉子站在温柔可爱(?)的汐儿身后,叫着“师父,等等我”的样子......

     想想就......

     “我答应了她的,汐儿,你就收我为徒吧!”

     还敢叫她“汐儿”!卫玖瑜看他这么执着觉得她绝对是不怀好意,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那怎么行,现在玖月汐是她......幻羽盟的人!

     “这位刀客,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有时间教徒弟。请您谅解。”

     “这位汐儿姑娘都没拒绝我呢,你急着说什么!”

     他的话音刚落,玖月汐就说道:“我一切都听阿羽的。”

     中年人诧异地看向玖月汐,却发现她正带着笑意看着卫玖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