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百鸟朝峰
    玖月汐病了

     等到所有人都换上了干燥的新衣服,大家再次出发。

     身上不再*的了,人们也有心思看着这百鸟朝峰中的美景了。说起来一路上大家也看了不少美景,但没有一处比得上这百鸟朝峰。

     这里的山峰因历经风吹雨打,石壁留下了一道道印记;随处可见的古树曾经历无数雷雨却没有被击溃,仍然郁郁葱葱地生长着,为飞来的百鸟提供了休息的地方;山崖夹缝中生长的花朵依然姹紫嫣红,恣意地开放着。这里没有任何人烟的痕迹,鸟儿也不怕人,好奇地看着他们。

     一行人也都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几个女玩家已经有些想近距离去看了。她们不敢去问向卫玖瑜要求,只好将目光移向了周曦月。

     玖月汐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允许了她们的请求。

     “现在可以分头行动了,你们想去哪儿都行。”卫玖瑜看着这一幕也说道,还接着开了一句玩笑。“你们有什么事都不敢来问我,我有这么可怕吗?”

     “族长大人您这不叫可怕,叫威严,小的们对您万分恭敬。”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族长多温和可亲,不是吗?”

     众人也纷纷捧场,一片和谐的气氛。

     卫玖瑜也稍微跟着笑了笑。

     也许是成长环境的原因,她从小就跟别人亲近不起来,更多的是让人敬畏;不过卫玖瑜已经不讨厌这件事了。被人尊敬有时候确实比被人喜爱的感觉更好,她现在有一个朋友就好了。

     虽然她可能不止单纯地把她当朋友。

     女玩家们可能有不会把这里的鸟儿当怪打的爱心,幻羽中的男玩家可不会这样。对于他们来说,打怪升级还是比眼前梳理羽毛的鸟儿重要的。

     看几人刚要靠近那些鸟像是准备攻击的样子,周曦月赶忙拦住了他们。

     他们疑惑地看向她,周曦月说道:“我刚才忘了通知大家了,真是很抱歉。当时逸峰告诉我能来到这座山上都不是一般的鸟,也许这些里面就有灵智已开的。你们先别走,我去看看。”

     “还有这说法呢,那我们听副族长的。”

     众人有些惊讶,不过这些日子周曦月在族内的威信也不低,倒是无人反驳。

     她走到一颗榕树前,天上的一只鸟试探地转了几圈后竟稳稳地落在了她手上。

     “人类,你们来这儿是想干什么?”

     在众人吃惊的目光里,这只鸟还真就开口说话了。

     “我们从逸峰那里听说了这里,所以来看看。”

     “你们想得到什么?”

     “我们没有恶意,但如果你们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可以用一些东西交换,毕竟我们生长的环境很不一样。”

     那鸟儿像人一样不屑地嗤笑了一声:“说到底,你们不还是想要我们的东西?”

     卫玖瑜在不远处看见它对周曦月无礼的神态,心底涌起一丝怒火,不久才被理智压了回去。

     ......不过是一个npc,甚至不是人类,跟它计较什么呢。

     “既然你们没有什么需要就算了,我们四处走走,尽量不会打扰你们的。”

     那鸟类毕竟也不是什么恶劣的生灵,听了这话也没有再为难他们——不过也许是它看出来了自己拿这些人类没有什么办法。一些其他的鸟儿听见了他们的谈话,倒是有一些探试着提出一些要求的;看他们完成的很好,这些淳朴的鸟儿们还真纷纷拿出了自己艳丽的羽毛、药草和奇珍异果交换。

     最终,一开始遇到的那只鸟也在周曦月的厨艺下被俘虏了。卫玖瑜在自豪自家汐儿厨艺高超的同时也感叹原来鸟类也不是只吃露水和果实的,至少这里的不是。

     三十余人就在给鸟类帮各种各样的忙中度过了一个下午,虽然说起来有些无语,倒也别有一番乐趣。

     第二天早上十点过十分,玖月汐却还没有上线。

     卫玖瑜皱了皱眉心下十分担忧。昨天在冷水里走了一段路,虽然周曦月当时表现得没有什么事,但她毕竟身子弱,没准回家的时候或者第二天起床就病了。

     她心中暗暗懊恼,想着自己当时应该马上让她下线休息的。

     汐儿向来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只要能做到她就一定会上线的,至少会过来跟自己说一声。现在这个情况......她不是病的很严重吧?

     卫玖瑜在人群中寻找着姽婳的身影,她只知道这么一个跟玖月汐在现实中认识的人。

     这时一个族人注意到了她的表情,走过来说道:“族长,你是在担心副族长吗?”

     卫玖瑜点点头。

     “副族长远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娇弱,您就放心吧。”

     “借你吉言。”

     这时,莫浚黄泉把他拉了回去:“你还能比族长更了解副族长?别添乱了。”

     那人点了点头,无人注意的地方眼底却闪过一丝恼恨。

     卫玖瑜这么一找,才发现姽婳竟也不在人群中。

     看来真的是发生什么事了。

     过了十分钟左右,就在大家都开始有些不耐烦只是碍于卫玖瑜不敢抱怨的时候,终于有一个人影出现了。

     “族长,我很抱歉......”

     “出什么事了?”卫玖瑜担忧地直接打断了她。

     “汐姐姐今早打电话跟我说她病了让我帮她请假,我听了之后赶紧去了她家,现在我在她家的游戏舱里。”

     “既然这样你今天就别上线了,留在屋里照顾她吧,我会给你补偿的。她的情况很严重?”

     卫玖瑜倒没忘了示意她小声点说。

     “有点吧。”姽婳叹了一口气,“她发烧昏过去了。”

     她紧紧皱起了眉头:“那赶紧去医院啊!”

     “嗯,我会好好处理的。我先走了!”

     卫玖瑜点了点头,看着姽婳焦急的身影消息在极夜里。

     “希望副族长能平安无事。”倾尽天下说道。

     “我也这么希望。”

     卫玖瑜很担心,但她知道自己该做的事还是要继续做的。

     她是幻羽的族长,带领这些人是她的责任。

     “族长,你和姽婳一样下线去照顾副族长吧。我们分头行动,没问题的。”

     “不用了,有姽婳陪着应该够了。”

     那人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没有继续说。

     周曦月不在,卫玖瑜跟着莫浚黄泉、无叶障目和东方倾城一队。

     她承认自己现在心情不太好。

     她可不是没听见刚才一个人开玩笑地偷偷说了一句“我们的副族长真可怜”。

     虽然她喜欢玖月汐,但她们可没在一起呢!为什么家族里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现在虽然有很多人都正大光明地出柜了,但因为战争后人口的减少,他们的国家还是不允许同性结婚的。

     但要说两个女人也不是不能生孩子。女性生子的技术早已研发了出来,这个律法不允许恐怕只是不想对男性不公平罢了。

     卫玖瑜甩了甩头,把刚才的想法扔了出去。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莫浚和无叶现在是幻羽里公认的一对,卫玖瑜跟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总感觉在当电灯泡。

     好在还有个东方倾城。

     “族长,您最近跟副族长怎么样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卫玖瑜微微皱眉地看着她。

     “挺好的啊,我们一直是朋友,合作的也不错。”

     东方倾城深叹了一口气:“我今天就冒昧叫你一声小羽。我在现实里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看得出来你是喜欢她的,况且你们也是很登对的一对;如果她对你没有意思,我们当然也这么乱说——但我看她对你也很不错。”

     “谁知道呢。”卫玖瑜摇了摇头,“谢谢你的关心,但我现在不想考虑这些事。”

     “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了这缘分。”

     卫玖瑜礼貌地笑了笑。

     她向来不相信什么缘分。

     如果真的有缘的话,怎么样都不会错过的不是吗?反正她可以确定自己做出的选择不会后悔。

     汐儿......是一个那样美好的人啊。自己也许还配不上她呢。

     卫玖瑜想到这儿皱了皱眉。她平常可不是怀疑自己的人。

     果然喜欢一个人会让人变得多疑吗?

     这一整天卫玖瑜没有出什么岔子,但熟悉的人都能看出她有些心不在焉。

     莫浚黄泉和无叶障目没有说话,只是交换了一个“回去说”的眼神。

     以米色为主色调的餐厅,叶柒一边端上最后的一道汤一边问道:“你看好族长她们吗?”

     “当然。”莫子崎给对方夹了一口菜,肯定地说。

     “为什么?按族长的身份,她们在一起的可能性不算大;更何况,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看到副族长用的招式......”

     “我当然还记得,但我仍然觉得她们能在一起。”

     “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了我们当年从小心翼翼地互相试探到依赖恋慕的过程,她们当然只能幸福。”莫子崎此刻的脸上带着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微笑和光彩。

     叶柒上前紧紧地拥住了莫子崎。

     “阿莫,我爱你。”

     “我也爱你。”

     “——所以今天晚上让我在上面吧?”叶柒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自己的爱人。

     “那是不可能的。”

     “......”

     第二天还是姽婳替玖月汐请的假。

     她说完之后有些疑惑地望向面前犹豫的族长大人。

     终于,卫玖瑜有些艰难地开口了:“那个,小婳,你能告诉我一下汐儿的联系方式吗?我知道有些冒昧了,但我不放心......”

     姽婳十分怀疑地看了她一眼,似乎在说“你竟然还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卫玖瑜十分无语,不过她现在已经习惯大家都认为她们在一起的事实了。

     这也是她所希望的不是吗,就是不知道汐儿怎么想。

     “好,我现在就把她的电话告诉你。”说着,姽婳拿出背包里的纸笔写下了一串数字,看着卫玖瑜宝贝地收了起来。

     她也在心底叹了一口气。

     汐姐姐,你是一个美好的人。希望你能在经历了那么多波折后最终得到幸福。

     被主人布置的一丝不苟的书房内,卫玖瑜正坐在书桌前看着眼前的手机发呆。

     汐儿病了,没准现在已经睡觉了。再说,不知道姽婳有没有把手机给我的这件事告诉她,应该告诉了吧?

     早就知道她们关系很好,自己在周曦月的心目里应该当然没有姽婳重要吧。

     自己都在想什么啊,优柔寡断可不是卫家人的性格。既然决定了,就马上打过去才是。

     卫玖瑜深吸了一口气,一个一个地输入了那一串数字。

     “喂?”

     周曦月的声音因为生病变得微微有些沙哑,卫玖瑜心里一阵心疼。

     “汐儿,我是阿羽。你现在好些了吗?等等,生病了就不要多说话了,你听着就行了......”

     明明在游戏里说话都很自然,在电话里却有些别扭。

     电话的另一头似乎传来了一声轻笑。

     “没事的,阿羽。我好多了,应该后天就能回游戏了。”

     “游戏里的事不着急的,你养好身子重要。一定要多喝水,注意保暖......”

     “阿羽,没发现你还有这样的一面。”

     卫玖瑜心中有些羞恼,这时说她啰嗦吗?

     “汐儿,我是关心你啊。”虽然在外人面前较为寡言,对着亲人卫家人可从不会吝啬甜言蜜语。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