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中秋
    中年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既然如此,我也不会勉强你们。只是有时间能找你讨教讨教吗?”

     他热切地看向玖月汐。

     “我们很快就会离开长阳城,所以这点怕是不能实现了,抱歉。”仍然是卫玖瑜替她回答的。

     “那就交个朋友吧,我叫卫兴,两位女侠怎么称呼?你不用这么急着护着她,我长得像坏人吗?”

     还真有点像。

     卫玖瑜注意到玖月汐似乎在忍着笑,疑惑地向她那边看了一眼。

     “抱歉,冒犯您了。我是因为还有事,心里有些着急。”

     卫兴毫不掩饰地翻了一个白眼:“既然你们还有事,我就不打扰了。汐儿小姐,有时间可以来城东的兴隆镖局找我。”

     “好的。”

     卫兴离开后,卫玖瑜说道:“我们昨晚住在林姑娘家里没有下线,想必你们之中也有这样的。这样吧,我下线了。你们可以去休息或者自己在城里找点任务做、跟人切磋切磋。”

     她可没有漏过看见城里的比试时那几个人眼里闪过的精光,想必有很多人会选择最后一点吧。

     高手总是想着让自己变得更强的。

     只要幻羽盟能帮助他们达到这一点,就能留住不少人。

     众人点头向各个方向走去的时候,卫玖瑜拉住了玖月汐。

     “刚才有什么好笑的吗?”

     “那个人叫卫兴......噗,卫星......”

     卫玖瑜有些无语,看着她偷笑的样子有忍不住摸她的头。

     “你别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话说族长,你好像比我还矮呢~”

     卫玖瑜瞪了她一眼。的确,她的身高不算高,甚至比一般人还稍微矮一点。不过碍于她的气场和相貌,一般都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自己似乎跟玖月汐过于亲近了......不过汐儿又不是她的下属,亲近一些就亲近一些吧。

     她还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呢。

     卫玖瑜刚下了线,就看到之前顾念卿和苏婉向她报告的一个意料之外的消息。

     “族长,您不在的几天极夜里寒门和我们起了一些冲突,现在他们的人和我们的人在街上遇上都会掐起来。”

     “起因是刘昊和张晴熙在街上做任务的时候遇到了寒门的一个人,那人叫唯爱浅霞,正在仗着寒门的名头抢摊上一个人的东西。他们两人正好看见了,就帮着说了几句好话。按理说寒门也一向是很注意自己家族的形象的,这回有点奇怪,可能是他们的管理出现了纰漏。但在刘昊和张晴熙报出幻羽盟的名头的时候他依然不依不饶,甚至好率先攻击——他们俩也没有反击回去,只是保持防御没让他伤着。事后我们派一只兔基去交涉了,可寒门一直没有给予解释。”

     “帮里不乏有血性的人,从这起对待寒门也没怎么客气。但他们也不莽撞,目前没有让对方抓住什么把柄。”

     她还是比较了解韩芷箐那个女人的。就算这件事真的是他们家族的失误,她想解决这件事也很简单,这么做的原因只可能是因为别有目的。

     因为为了逼迫幻羽盟归顺或者打压这个可能对她造成一点威胁的势力没必要用这种方法,按照自己的情况,最有可能的就是韩芷箐在试探。

     世家子弟都是多疑的人,她的名字和幻羽盟的关系他们当然能想到。现在估计不少人都暗中知道她是卫玖瑜了。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结束,接下来爆发了一场舆论战。论坛和网上其他关于极夜的平台出现了很多关于幻羽盟的负面消息。钱叔的属下第一时间发现了这一点,双方在网上开始撕起来——这本来就不看什么对错,只是看哪边找的人多而已。虽然寒门的名声不差,幻羽盟在众人眼里何不也是一个公正、待人平等的家族。

     韩芷箐此举,只不过为了确定和证明她的身份而已。

     接下来,才算是真正是交锋。

     好在将近一个月过去了,大部分卫家的精英成员都在之前赶到了曦城,他们在这里的势力也不必寒门差多少了。

     钱叔建立的家族叫天瑞阁,地点在容城,离曦城很远。不过这样也好,他们能分散邀请人进各自的家族。

     自己之前还是太过依赖钱叔了。虽说他绝对可以信任,但对任何人太过依赖对她来说都是不行的。

     ......所以自己果然还是适合找一个软软萌萌的女孩子嘛。

     不过现在幻羽盟里大部分人的重点都不再是竞争。

     还有几天就是中秋节了,灵曦推出了自游戏发行以来的第一个活动。

     曦城的npc们的家门前和店铺门前都扎绸挂彩,还点上了纸灯。城主宣布中秋当天有一场比赛,想参加的人交一块月饼上来,做出最好吃的月饼的几个人能得到不错的奖品。

     由于这不是团队活动,卫玖瑜没有要求问家族里的人一起做。

     她和玖月汐交完任务,卫玖瑜问道:“汐儿,你会做月饼吗?”

     “当然会。”

     这些天玖月汐为幻羽的成员做了不少食物,这些食物不但能增加体力,而且美味可口;大多都是小巧精致的中西糕点。卫玖瑜记得她好像无意中提过一句,说小时候她的梦想很简单就是成为一个糕点师,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小店。

     “那我们一起去找食材,然后我来帮你做吧。”

     “好啊。”

     在第二天、也就是中秋当天上午大会的时候,卫玖瑜说道:“首先,我要祝大家中秋快乐,祝愿大家阖家团圆、幸福安康。另外,大家应该都知道中秋这个活动了。我建议大家最好还是参加,可以组成团队合作;奖品要是可以的话平分、不行再商量。”

     卫玖瑜笑了笑:“你们有谁想和我一组吗?”

     “族长大人和副族长一起还不够吗,副族长做的点心可很好吃。对了,族长,副族长背后没少给您开小灶吧?”她话音未落,东方倾城就笑着说道。

     东方是一个体贴大方的女玩家,在家族里不但能力很强,还很会调节气氛。她的主职是舞者,舞姿妖娆动人,在舞苑跳舞也获得了不少的声望;副职则是化妆师,技术很好,甚至能达到易容的效果。

     卫玖瑜笑了笑,没有答话。

     他们怎么都认为我和她关系特别好......只不过一直组队而已。

     不过......汐儿没有给自己开小灶啊。这可是个问题。

     “汐儿,你为什么没给我开小灶啊。”卫玖瑜“质问”玖月汐道。

     “我以后一定经常给阿羽做。”

     卫玖瑜听到她柔和的声音,反倒有些不要意思了。她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话题:“那我们去买做月饼的材料吧。”

     “好。”玖月汐眉眼弯弯,带着明显的喜悦。

     阿羽其实也是一个可爱的人呢。

     好久没有人陪她去买食材了。

     “我们做什么口味的月饼?”卫玖瑜问道。

     “我准备做最经典的五仁月饼。你呢?”

     “听说这种月饼做起来比较麻烦啊。我不打算交了,本来就都是你做。”

     “也好。本来想做两种不同口味的,但这样有可能被人尝出来。”

     “你去买馅料、要核桃仁。白芝麻仁、瓜仁、杏仁和松仁。一定要挑上好的。还有粗沙糖、白糖......”

     “我们一起去买吧。”

     玖月汐笑了:“好。”

     傍晚,城主在全城最大的酒楼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

     一向严肃的城主脸上罕见地露出了几分笑意:“今年的中秋与往常有一点不同,就是来了很多远道而来的客人。他们的到来给曦城了很多帮助,也让曦城热闹了起来。我代表大家,敬你们一杯!”

     众人鼓掌。

     宴席十分丰盛,大家都吃得心满意足。

     宴会过后,人们陆续出了酒楼来到了街道上。街上灯火辉煌,早已筹备好的灯会开始了。曦城前所未有的热闹,路边有卖糖人糖葫芦的、有猜灯谜的、有卖天灯兔儿爷的......

     卫玖瑜没有要求幻羽的人聚在一起,而是允许他们在这个晚上随便玩。

     玖月汐走过来拉住她的手,往一个小摊上走去。卫玖瑜无奈地笑了笑,任由着她拉着自己走。

     她来到了一个捏糖人的毯子前,对那个面目慈祥的老者说:“老伯,能不能吹两个像我们一样的糖人?”

     “当然可以。”老者说着开始把糖加热,“两位小姑娘是姐妹吗?”

     “不是,我们是朋友。”玖月汐回答道。

     怎么大家都觉得我们是姐妹。

     不一会儿,糖人就吹好了。左边的人儿笑容若隐若现,神情十分沉稳;右边的人儿笑容温柔,眉目间透着喜悦。两人的手紧紧地牵在一起,眼神交汇,明明是没有生命的人儿竟显出几分柔和。

     “老伯伯做的真像呢,多少钱?”

     “每个一枚银币。”

     “给您三枚,我们很喜欢。”

     “那老头子我就不客气啦。”老者笑着接过了钱,“祝两位小姑娘的情谊百年不变,有什么别扭误会也能马上解开。”

     这个祝福......怎么听着有点奇怪呢......

     玖月汐拿起淡淡地说道:“今天是中秋节,你不早点回家和亲人一起过吗?”

     “我已经没有亲人了。”

     中秋节,团圆节。但她的家人,都已经离开了。

     玖月汐勾了勾嘴角:“我也一样。”

     卫玖瑜能看出她笑容下的苦涩,因为她感同身受。

     “既然这样,要不要和我一起过中秋?”

     “好啊。去哪儿?”

     “家族基地。”

     卫玖瑜跟着玖月汐回到了幻羽盟的基地。

     正要离开的姽婳看到了她们,有些惊讶。

     “汐姐姐,族长。”

     “叫我玖月羽就好。”

     听姽婳这么叫玖月汐,卫玖瑜心里有点不舒服。

     “好的,玖月羽。你们不回家?”

     “我们就在这过中秋,你要一起吗?”玖月汐笑着问道。

     “不用了,谢谢,我要回家了。”

     “我们去哪儿?”

     “卧室。”

     幻羽基地的建筑都十分古色古香,玖月汐带着卫玖瑜来到他们居住的院子里她的房间前,在她的注视下轻松地爬上了屋檐。

     “你也上来吧,在屋顶上赏月是一件很舒服的事呢。”玖月汐温柔地浅笑着,如果卫玖瑜见过她的母亲就会发现她的笑容和她的母亲一模一样。

     但玖月汐心里知道,她们是不一样的。自己永远不会像自己的母亲真正的温柔似水,她心里多了冷酷和心机。

     卫玖瑜从善如流地跟着爬上了屋顶。凉风习习,月色如水;偶尔能看见远处的百姓放起天灯,许下美好的心愿。

     不得不说,这个游戏确实带给了她们归属感。但正因为此,想到这些都是虚拟的会更不好受。

     卫玖瑜既然知道这一点,就不会允许自己付出注定无望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