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看望
    卫玖瑜看向身边的人,眉头深深皱起。周曦月情况看起来很不好,脸上满是汗水,手上的青筋都暴起了。

     这个幻境如果被贸然打破,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她往那边迈了一小步,又立刻退了回来。

     身边的落雪飞尘轻声道:“族长,帮帮她吧。”

     卫玖瑜想着按一般的套路来说从幻境都叫醒一个人是没有太大危险的,便探试着握住周曦月的手轻抚了两下。

     “曦儿,曦儿?醒来吧。”

     掌中修长的手指颤抖着,周曦月的眼睛紧紧地闭着,似乎睁开眼就会看见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似的。

     “别怕,是我。我是你的阿羽。”卫玖瑜索性更贴近了一些,把周曦月轻轻拥入怀中。“这里的所有痛苦都是虚拟的过去,以后我只会让你幸福。”

     落雪飞尘在一旁眨了眨眼,却没有说什么。

     怀中的人气息逐渐开始平稳,不一会儿也睁开了眼睛。卫玖瑜注意到了她一瞬间的迷茫,眼里一片疼惜。

     周曦月立刻起了身,却没有回视卫玖瑜担心的眼神,只是低着头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

     这时其他人也都已醒来,周曦月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说道:“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没有,副族,我们就等了两三分钟。您不用这么客气。”

     她听了之后笑了笑,卫玖瑜看出了她笑容中的勉强。本想说什么,但转念一想就知道周曦月肯定不愿意在众人面前说其中的隐情。

     接下来卫玖瑜还看到了很多情景。

     有各种各样的的意外,还有珍视的朋友和下属的离去背叛。有时看到完成了祖父和父母的期望,卫家成为烟都的第一世家,而自己却在日日夜夜的忙碌中变得麻木;有时看到自己和周曦月终究还是因为立场不同反目成仇,直到死都是敌人。还有时看到自己将家族发展到几大世家之一后嫁入了兰家,夫君对她尊重爱护,从此相夫教子的同时也继续管理着家族。

     幻境越来越直击她的弱点。但卫玖瑜却应对的越来越好,走出来的速度越来越快。因为虽然幻境制作的越来越真实,但在她看来却十分虚假。卫玖瑜清楚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也明白自己会拼命争取自己渴望的东西和人,那么这些事情......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嘛。

     世界上的任何事都永远不会只有一个选择,除非你心里那么想。——她从来没想过要过上这样的生活,如果想过也只是想怎样避免。

     爷爷和爸爸妈妈希望卫家能好,但是绝不会想用自己的幸福换取家族的繁荣。

     等卫玖瑜最终睁开眼的时候,还有三个人还没醒。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周曦月却已经醒了,正呆呆地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卫玖瑜很少看见她这样的样子,觉得有些新奇,但更多的当然是担心。

     “曦儿,你还好吗?”

     那人似是还没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没有回应。

     “曦儿?”

     “我没事。”

     周曦月下意识地一抖,说出这三个字。

     卫玖瑜再次皱起眉牵上她的手,发现似乎比平时更冰凉了。她用力搓了搓,却毫无回暖的意思。

     “放心,我真的没事。”周曦月终是冲她笑了笑,但这笑容并没能让卫玖瑜安下心来。

     曦儿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呢?是什么让她这么害怕?

     此刻周曦月心中十分无力。

     曾经的过往,难道命中注定要再经历一次吗?

     我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失去你啊。阿瑜。

     等到最后一人睁开眼却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卫玖瑜感觉到周围的环境似乎有些异常。

     明明四周什么都没有,却莫名地感到针扎般的微微刺痛和压迫力。

     “能通过参杂了我神力的幻境的人,都不是普通的人。你们也是为了这里的传说来的吧,但既然知道了还要进来,不得不让人怀疑有想挑战我权威的意思。”

     这道女声似是从天空传来,蔓延到四面八方。却没有幻想中神祗的威严与飘渺,反而有一种小人得志的感觉。

     不过这话应该不是那神祗本人说的,她不可能随时守在这里。应该是她留下的一道禁制,只要有人通过了全部幻境就会被触发。

     “敢于挑战我权威的凡人,都得死!”

     忽然间,整座森林都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所笼罩。一道道暗紫色的雷电极速落下,却诡异地听不见一点声音。

     众人手忙脚乱地躲过了几道,却知道只能躲过一时。

     卫玖瑜看着身边的人不断减少,被击中的人抽搐地倒下后消失,明明知道游戏里的死亡不是真的却还是控制不住心里的一丝恐惧。

     想这些的时间不到一秒,之后她就听到一片静谧中身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阿羽......”余音未落,卫玖瑜眼睁睁地看见周曦月也被击中了。她努力地冲卫玖瑜挤出一个微笑,却只让她的脸显得有些怪异。

     卫玖瑜突然一阵心酸,把眼角的眼泪憋了回去。

     真是的,汐儿,干嘛冲我笑啊......搞得好像真的要死了一样。

     卫玖瑜在极夜里不是没死过,但次数绝对不超过三次。而这次的经历让她明白了——在雷雨天自杀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

     她躺在床上无奈地笑着,罕见地显得有些虚弱。

     之前她派了一个从小跟着自己,略懂医术的女下属去照顾周曦月。参与这次行动的其他人也都联系了,发了补偿金。

     卫玖瑜从小身体还是很健康的,这次也不过三天多就好了,其他人里除了落雪飞尘和姽婳之外其他人也都完全康复了。没有去伊温妮森林的那些人听说他们死亡之后都很后悔没跟着去——不过卫玖瑜觉得如果下次还是这种情况人多了也没用,只会让损失更惨重。

     虽然派去的那个下属卫玖瑜很信任,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曦儿这个时候应该希望有朋友陪在身边吧,姽婳的病又还没好......

     卫玖瑜甩了甩头。

     别给自己找借口了——你就是想去见她而已。

     都确定关系了,自己去看她不是应该的吗?

     到底不是矫情的人,决定了就立刻开始行动。

     “曦儿。”

     “阿瑜?!你怎么来了,现在你应该躺在床上休息啊。”

     “没关系,我已经好多了。”卫玖瑜快步走上前扶住她,“倒是你,别急着起身,小心伤口疼。我就是来看看。”

     “怎么,来慰问你的下属吗?”

     “当然不,我是来看我的女朋友的。”看到周曦月苍白的脸染上一丝红晕,卫玖瑜因为摸到她的手还是那么凉而皱起的眉头微微舒缓。

     房门外卫玖瑜的下属默默地退了回去。

     有族长在,副族应该暂时不需要自己了。

     周曦月轻咳了一声:“你这三天想到什么对付那个伊温妮的办法没有?”

     “没有。”卫玖瑜淡然道,“不过斯诺公爵只是让我们弄清楚这件事,不一定要对付的了伊温妮。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要不要说出实情——如果说了的话怎么解释从她的攻击下生还的事?”

     “你说的对,我竟然没想到。”周曦月恍然大悟,“不过让我疑惑的是这些神祗难道没有什么不干涉人类生活的规定吗,难道他们都可以随随便便的杀人?”

     “这个游戏既然创造了神祗作为npc,就一定有他的用意。说不定这整个极夜大陆也只是全部地图的一小部分罢了。”

     “不过灵曦也应该没有做完所有地图吧。现在这样吧,我们跟其他的人串好话:就说我们在闯过所有幻境之后遇到了那位女神祗,她见到我们之后一直冷着脸一句话也没说,直接就操控天降雷雨把我们打成重伤,等到我们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森林外围了。”

     “这么说应该能行,毕竟当时我们死的时候没有发现其他人,就证明斯诺公爵没派人近距离跟着我们。唯一有点麻烦的就是怕那个神祗发现我们还活着起疑心。”

     “她应该不会主动找我们的,避着就是了。反正总有一天我们要离开索耶的,那一天也不会太久。”

     “也是。”周曦月沉默了一下,突然笑了一下。“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有点不舍得离开这里。”

     “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这是我们在一起的地方啊。”

     周曦月看着正温柔浅笑着的卫玖瑜,突然感觉自己还不够了解这个人。

     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心里在偷笑......

     想着想着,周曦月却也忍不住笑了。

     这不就是自己所期盼的生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