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同居
    “阿瑜,帮我把窗帘拉开吧。”

     “好。”

     午后的阳光洒在周曦月的被褥上,卫玖瑜看着她掀开被子的动作明显不赞成地说:“虽然现在天气暖和,但你体质比较凉还是乖乖盖着被子吧。”

     “老是捂着的话你不觉得太闷了吗?而且对我的恢复也不好啊。”周曦月撇了撇嘴,执意不肯。

     卫玖瑜看着她无意识撒娇的样子说不出任何重话,只好轻轻拉住她的手腕,帮她把被子拿走整齐地叠了起来。

     “族长,副族。”

     正巧这时柏寒端着一个大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摆着一壶花茶,两个漂亮的小杯子和一盘切好的水果。

     “谢谢柏寒了。”卫玖瑜温和地道谢,“你能再帮忙给曦儿拿张薄毯过来吗?”

     “当然。”

     周曦月嗔怪地看了她一眼,却默认了她的好意没有再拒绝。

     不到两分钟柏寒就抱着一张米色的薄毯子走了过来:“族长。”

     “谢谢,这几天你做的很好。今天我陪着曦儿,你可以休息一天了。”

     “谢谢族长。”

     “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来你家呢。”卫玖瑜仔细地给周曦月盖上毯子,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呀。”周曦月笑了笑,“我现在都还感觉有点不真实。极夜里和现实完全是两个世界,我甚至有时以为它们不会有任何交集呢。”

     “怎么可能,”卫玖瑜笑了,“要真的是那样的话,我当初也不会选择进入极夜了。”

     “所以,幸好啊。”她顿了一下,脸上浮现几分怀念的神色。“你还记得当初我们见面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吗?”

     “记得啊。当时我可是英雄救美,帮你把那条大蛇杀死了了。”

     “什么啊,明明是我们一起对付的那条大蛇好不好。”周曦月语气中带着埋怨,说着说着却笑了,眼里一片温柔。

     卫玖瑜也跟着笑了:“那次我就看出来你肯定不简单,所以答应和你组队。”

     “就知道你的是有目的的。你记不记得我们在曦城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说我们关系很好,是不是那时候大家就看出端倪了?”

     “唔,那么早我还没喜欢上你呢......”看到周曦月带着威胁的眼神,卫玖瑜又改口道。“不过也说不定,也许那些理性分析的结果都是表象,实际上一直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一见钟情?”

     “我才不信呢,你就是看我好看吧。”

     “怎么可能,我像是那么肤浅的人吗.....对了,我好像一直没有问过,当初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啊?”

     “我只是随便输了个名字......只能说是缘分吧。”看到卫玖瑜意味深长的面容,她提高了音调。“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以为我是早有预谋的吗?”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哦。”

     看着她的的眼神,周曦月心底有些心虚。

     其实......她当初接近卫玖瑜的目的的确没有那么简单。虽然没有恶意,但也没有那么单纯。

     想到这儿,她的心情又低落了起来。

     如果你知道了我的隐瞒......对我的态度就肯定不是这样了吧。

     我真的好怕这一切都只是一场美梦,一场幻影。

     然而周曦月不知道的是,在伊温妮的那个幻境之中,卫玖瑜早就猜到了她的秘密。

     卫玖瑜对这件事已经差不多不在意了。这么说有些俗套,但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而且还能在一起永远是最幸运的事之一。

     她只是想是自己还没有给周曦月足够的安全感,所以她一次次的暗示却始终不敢跟自己摊牌。

     “我觉得如果我真的早就喜欢上你了,那应该是中秋的时候开始的。”卫玖瑜温柔地看着自己的恋人说道,“自从祖父也去世之后,再也没有亲人能陪我过中秋了。说起来有些好笑,但你其实是我的第一个朋友,我真的挺感动的。更何况,你做的糕点真的很好吃,酿的酒也是。当时我就想,这么贤惠的女孩子很适合娶回家去啊。”

     “我真应该告诉族里的那些人,他们的族长其实也是一个吃货。说起来,那次也是我第一次发现阿瑜其实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的时候。”

     见卫玖瑜笑而不答,周曦月放了一个大招:“其实我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的感情的。”

     “什么时候?”

     “在你偷看我换衣服的时候。”

     晓是卫玖瑜最近脸皮已经修炼的比以前厚了很多,面上也仍然禁不住有些发烫。

     “你觉得我是什么时候发现对你的感情的?”周曦月偷笑着体贴地替她转移了话题。

     “嗯......在你为我挡箭的时候?”

     “阿瑜,我这么清楚你发现自己感情的时间,说明我肯定比你发现的早。”

     “但是,你之前肯定觉得只是普通的好感而已。”

     周曦月有些诧异她能猜到自己的想法,微微瞪圆的眼睛显得有些可爱。

     卫玖瑜有些得意地笑了。看出恋人已经有些疲倦了,于是说道:“你困了就睡吧,我就坐在这儿看会儿书。”

     “嗯,那我睡了。”

     周曦月带着笑容闭上了眼睛,听着卫玖瑜轻轻拉上窗帘的声音。

     原来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在现实中和恋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像一个普通人调侃说笑。

     妈妈,您放心吧,女儿过得很幸福。阿瑜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人,而且我相信她会一直对我很好的。

     请您保佑我有足够的勇气,坦白那个不该发生的隐瞒吧。

     卫玖瑜出去走了一圈。屋子不大,布置风格基本上都和周曦月的房间差不多,难道都是她收拾的?没有什么温馨的小装饰,但卫玖瑜却觉得这样淡淡的、柔和的氛围最得她心。

     就像那个人一样。

     之后回到房间她却没有像之前自己说的那样看书,而是坐在床边贪婪地看着恋人的面容,心底一片柔软。

     周曦月的呼吸已经平稳轻缓了下来,看来的确有些疲倦,这么快就进入了梦乡。

     心疼地轻轻抚平她在睡梦中皱起的眉头,心里决定这两天就把事情都摊牌。

     省得这个家伙整天胡思乱想心里不安稳。

     周曦月醒来的时候已是日落时分,窗外缓慢移动的火烧云格外绚丽。

     一睁眼就看见不远的摇椅上卫玖瑜正捧着一本诗集边读着边轻轻摇晃着,周曦月神情微微有些恍惚。

     似乎......很久没有人在静静地等着她醒来了呢。

     “你醒的正是时候,”虽然动静很小,卫玖瑜还是立刻就注意到了。她说着指了指桌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柏寒刚把今天的晚饭送过来。”

     看着她似乎没有起身的意思,卫玖瑜又接着说:“你要是不想起来,我就叫柏寒拿个能放在床上的小桌子过来。”

     周曦月回过神来,无奈地笑了笑:“我刚才只是一下还没回过神来。一整天都待在床上像什么话。”

     晚餐是柏寒做的清汤面,熬了很久的排骨汤和容易下咽的细面;里面只放了小油菜、肉沫和少量的调味料,却不至于淡而无味。

     周曦月接过卫玖瑜递来的汤勺和筷子,笑了一下就开动了。

     卫玖瑜不由自主地把眼神落在对面人的身上。

     “外面的火烧云真漂亮。”

     “是呀。”卫玖瑜看着周曦月微微不自在的样子,笑的很开心。

     “阿瑜,你老看着我干嘛?柏寒的手艺还不错,快点吃吧,一会儿就凉了。”

     “秀色可餐啊。”卫玖瑜看着对面人快要恼怒的样子,笑了笑。“而且曦儿的厨艺不比她差。”

     周曦月放弃了和她说这件事的打算,再次转移了话题:“当时和我们一起下线的其他几个人的伤怎么样了?要是都好的差不多了的话你们不用等我,明天就去找斯诺公爵继续这个任务吧。”

     “好。”事关任务,卫玖瑜还是乖乖地答应了。

     “不过今天晚上我就留在你这里吧。”卫玖瑜说完这句话,就看向周曦月的神色。

     曦儿不像是愿意的样子,但显然又不想拒绝自己。

     “可是我这个屋子太小了,柏寒住了我母亲以前的房间就没地方给你了啊?跟我挤挤的话更不行了,别说床上睡不下,你跟着一个病人睡肯定不舒服......”

     卫玖瑜看着她着急说话的样子,心底偷笑了一下。

     一下就先把路给堵上了,说明曦儿肯定想到了什么......

     “曦儿不用担心,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听着卫玖瑜带着笑意的声音,周曦月被汤呛了一口。

     “咳,咳......我,我才没担心呢!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在你的房间打个地铺就行了,”卫玖瑜赶紧拍了拍她的背,“在极夜里遇到什么难缠的任务的时候不也这样吗。”

     最终周曦月还是没能说过卫玖瑜,答应了她在自己房间留宿。

     其实......她心里也期待阿瑜留下来陪伴吧。而且自己还在生病,这个家伙又不会做什么。

     “还困吗?要是还困的话就继续去睡吧。”

     对于在游戏中死亡的人来说,刚下线的时候简直像中了一个虚弱buff。而且那些心理素质较差的感受到被雷劈死的痛苦之后还要在家躺两天,没准都会有什么心理阴影,比如明明身体上没有伤口却总觉得隐隐作痛之类。不过现在还留在极夜的人大多倒不至于这样。

     “我下午睡了那么久,哪有吃完晚饭又睡的。”周曦月再次无奈地笑了笑。

     她发现阿瑜其实并不是每时每刻都那么冷静淡然,但同时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却又甜滋滋的。

     因为这不但证明了卫玖瑜对自己的感情,还说明了其实她其实也是一个柔软的人。

     之前游戏的玖月羽曾让她佩服,作为卫家的族长的卫玖瑜让她有心结交;而现在的阿瑜,让她想一辈子陪在身边。

     这时,卫玖瑜也意识到了自己反常的表现,心中有些懊恼。

     自己平时明明都很正常,为什么到了曦儿的面前就开始像个毛头小子.....不,是黄毛丫头一样了?

     不过......能没有防备地在一个人面前显然出自己不那么成熟的一面,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呢。

     而且,看曦儿的样子也没有嫌弃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