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我爱你”
    “既然没睡的话,就再陪我聊会儿吧。”

     “阿瑜族里没有事情需要处理吗?”

     “手下能干的人那么多,我不用都亲力亲为。”

     “那好。”

     也许生病的时候真的更容易被感动吧。周曦月看着眼前浅笑的人,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下午读的这本诗集以前都没见过,曦儿果真是名副其实的才女,房间里这么多关于诗词书画的书。”卫玖瑜恍然道,“难怪游戏里关于这些的任务你都完成的那么好。”

     “得了吧,”周曦月轻轻推了卫玖瑜一把,“你当初肯定在想:这家伙是哪个世家的,我怎么没听说过。不用否认,反正我遇见你的时候其实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但你也知道我早就不在意这些了,”卫玖瑜不知道周曦月准备好了没有,谨慎地没有选择提及她的身世。“你是我认可的人。”

     一阵沉默,两人却都不觉得尴尬。

     “闲着无聊的话,要不要我给你放一首曲子?”看着周曦月点头后,卫玖瑜拿起桌上的手机。“放一首柔和一些的古琴曲。”

     古琴的宁静清微一直是周曦月所向往的境界。而这首曲子十分轻柔,好似闺中女子独坐房中徐徐的絮语:再过些时日就要和母亲幼弟一起去乡下的庄子避暑了,听说那里的田园风光很好;真想一直住在一个远离京城这些勾心斗角的地方,虽然心里明白不可能......

     周曦月忽然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直视着卫玖瑜,就这么把这些天心里一直纠结着的事说出了口:“阿瑜,想必你也猜到一些我的身份了吧。”

     是不是该遗憾自己没有小说中女子自欺欺人的心呢;但她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与其提心吊胆,如果注定有一天会失去也要早点说清楚。

     因为很怕,以后就真的舍不得了。她不想有一天彻底离不开这个人的时候,却不得不离开。

     “是呀,曦儿的身份肯定也与我差不多吧。”

     “差不多?”周曦月嘴角显现出几分讽刺,“我这见不得人的身份,怎么会和你差不多。”

     卫玖瑜看着她苦涩的笑容,表情不变地握住了她的手,心底却一阵不忍。

     “你的母亲和洛先生结婚了,你怎么能说是见不得人呢?见不得人的也应该是他吧,一个不但骗婚还抛妻弃女的人,等你成为族长了把他从洛家除名就是了。”

     “你知道?!”周曦月震惊地站了起来,双手由于过于激动而不断抖动;然而她忘了现在自己身体还没好,这么一猛的一起身晃了晃就要向床沿的方向倒去。

     “曦儿!”卫玖瑜赶忙一个箭步上前接住她,感受到有些单薄的身躯在怀中微微颤抖,整颗心都揪了起来。

     一小滴泪水从周曦月的眼角缓慢的滑落。身世被恋人突然说出口的震惊和惶恐再加上感受到卫玖瑜对母亲的尊重和对自己的信任的感动,百般情绪交织在一起让她心乱如麻。

     她不断拼命了几年才让那些来投靠的人相信了自己有成为洛家族长的能力,而且她能看得出来那些人对自己的母亲其实从来没有看上眼过。

     谢谢你,阿瑜。谢谢你没有嫌弃我的身份,还给予了我的亲人最宝贵的尊重。母亲在我心里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人之一——另一个是你。

     周曦月对卫玖瑜可能调查了自己并没有感到生气。别说那时她们还不是恋人,就算是卫玖瑜的身份也让她只能以卫家为重。

     “曦儿,你从来都没想过瞒着我啊。根据你再三的暗示和平时的表现,这其实挺容易猜到的。”

     所以说......阿瑜甚至没有查这些,而是猜出来的?

     “你......不生气我不告诉你吗?”

     “当然还是生气的。”

     周曦月刚把心悬了起来,但马上就听到那人补充道:“但是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毕竟你那么喜欢我。”

     “什么啊......”周曦月把头埋在卫玖瑜的胸口,之后感觉有点不对劲又赶紧把头抬了起来,脸上开始发烫。

     卫玖瑜拿手帕轻轻擦去周曦月的泪痕:“我没想到曦儿还会用手帕,”

     “所以,你是不介意了这件事了?”

     “当然。这有什么好介意了,平白浪费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卫玖瑜看她情绪稳定下来,也就把话说开了。“其实洛家之前也不是这副样子的。只是从你父亲那一辈就开始糊涂,小一辈就更是勾心斗角了。老爷子现在年纪大了也昏庸了。等你成为家主之后好好整顿一下族里的风气就好。”

     “阿瑜,你就那么相信我能成为家主?”

     “难道你不相信吗?”卫玖瑜笑容中带着狡黠,“几大世家一直互相防备着,之间很久没有联姻了。我们两个联姻,难道还有对付不了的人吗?”

     周曦月的脸更红了:“谁说要嫁给你了?”

     “当然不用你说,”卫玖瑜突然单膝下跪,“我的副族长,你愿意再升一级,成为我的族长夫人吗?”

     周曦月没想到卫玖瑜会这么做,虽然看得出卫玖瑜眼神中的认真,但她现在却真的没有做好准备。

     “当然愿意。”

     我知道,我比想象中的更爱你。

     卫玖瑜似乎也没有想到她会答应,一下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激动地抱住了周曦月,又立马放轻了力度。

     “我爱你。”

     这么对望着,就仿佛到了地老天荒。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才回过神来。看着彼此的脸都泛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相视一笑。

     卫玖瑜正了正脸色:“曦儿,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现在手下到底有多少势力?”

     “其实也没多少。洛家内部的话六分之一左右,还有几个旁系的族人正在观望,他们要是加入的话能增加到五分之一。”

     “已经比很多所谓的候选继承人多很多了。”

     “但是相比之前的洛叶等人还是远远不及的。”

     卫玖瑜笑了:“曦儿,你也说了是之前啊。他的把柄不少,在我们温水煮青蛙的缓慢散播下不少人已经心存疑虑了。”

     “现在幻羽盟在极夜里的声誉很好,相比之下寒门就不行了。洛水宗只是面上道貌岸然,洛叶也不是真的温文儒雅;现在已经有人暗地里发现一些表里不一的小细节了。到时候我会一口气把积攒下来的证据全部揭露出来,再整一些舆论攻势。”

     “害死我父母的事是韩芷箐提出来的,但出力最多的是洛叶;爷爷也是韩芷箐暗中下手的。其他世家包括洛家族内被他们下手的人也不是没有,他们知道了自己族内竟然有洛叶派的内应,出于恐慌和愤怒肯定不会再帮他们的忙——痛打落水狗的事各家倒是都愿意干的。”

     “唯一有点麻烦的就是洛叶母亲的娘家叶家,他们虽然势力不算大但是有名的家风清正,而且在文人墨客的圈子里很有威望。有时间我得去一趟,他们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经我劝劝应该不会趟这趟浑水。”

     “这样,洛韩两家最有机会成为下一任家主的人名声就算完了,他们的家风肯定也会被人质疑。就算不会,我也会顺手推一把。”

     周曦月听着卫玖瑜一条条地分析着,赞叹道:“还是阿瑜厉害,我肯定想不出来这么多办法。”

     卫玖瑜搂过她的肩膀宽慰道:“只是因为从小没有人教你这些罢了。看你管理幻羽盟就管的很好,以后也一定能当一个好族长的。”

     “其实我不想当什么族长的,过着在极夜里开店挣钱做任务,回家之后弹弹琴看看书的清闲生活不是很好吗......阿瑜,很抱歉我没有你那种对家族的使命感......”周曦月有些纠结地说。

     “当然不用抱歉,你从小没有受过族人的养育之恩,自然也不用回报家族。我知道不凭借洛家的势力你也能活得很好,只不过想弄个保障,让你以后不会受人欺负罢了。如果你放心的话,以后让我帮忙处理洛家的事,别让别人知道就好。”

     周曦月心下感动:“阿瑜,谢谢你能对我这么好。”

     “这不都是应该的吗。”卫玖瑜笑了笑,“你是我未来的妻子啊。”

     周曦月仍然有些羞涩,却没有再表现出抗拒了。

     就这样讨论着对付洛韩两家的详细计划,天色不知不觉就一点点暗了下去。

     因为主要是卫玖瑜在说,周曦月听着听着头开始越来越低,眼看着就要磕到桌子上了。周曦月感觉撞上了什么东西猛然惊醒了,额头却不痛。

     周曦月看着卫玖瑜垫在桌上的手,有些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睛:“阿瑜,抱歉......”

     “没关系,是我说的太久了。现在都快九点了,你睡吧,我去找柏寒再要一床被褥。”

     周曦月撑着椅背站起身:“我想先去洗个澡。”

     卫玖瑜顿了一下,心中有些不放心:“简单的洗一下就好了吧?”

     之前她在病中听柏寒的汇报,周曦月这三天都只是简单地自己擦洗了一下身子,想必她不怎么舒服。

     “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能走动了,没关系的。放心,我会小心的。”

     卫玖瑜稍微沉吟了一下后说道:“这样行不行:我跟着你进去,在帘子外面待着。要是你有什么不方便的也好帮帮忙。”

     她知道要是自己提出帮忙洗澡周曦月肯定害羞不愿意,也只好想了这么一个折中的法子。

     周曦月稍作犹豫了一下也就答应了:“那就麻烦阿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