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再回曦城
    又是一个清晨。

     宋朝早早地起了床,正边吃着早餐边在电脑上浏览着报纸。阅读当日的新闻并写出既有质量又有趣味性的评论文章就是她每天的任务。

     但今天,她大略地扫了几眼就狠狠地皱起了眉头。

     无论是社会新闻、娱乐新闻还是经济新闻说的几乎都是类似的内容——都是关于顶尖世家洛家和韩家最有希望的继承人洛叶和韩芷箐未婚夫妻的黑料。而且不是无脑黑,看上去都有真凭实据。

     宋朝一瞬间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尤其是返回头再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最大板块的文章标题“洛家韩家为了□□联合害死卫家前家主及其夫人,据报道他们还做过不少类似的事件”的时候。

     她喝了一大口冰橙汁让自己冷静下来,再重新仔细看,越读越惊心。

     “卫家老爷子也被韩家继承人韩芷箐下药,不久后被毒害致死;当年卫家唯一的继承人、他们的独女卫玖瑜刚刚成年还不满一个月,就不但要面对亲人连续去世的打击,还要立刻承担起一个族长的责任”、“洛叶在不少各族里说的上话的人身边安插眼线,一旦发现他们有威胁自己成为家主的苗头就下手毒害”、“洛叶还利用温文的外表迷惑了族中不少族妹,有传言说他要在族内娶妻。很多未成年的女子缠着自己的父辈支持‘未来的女婿’”、“韩芷箐经常采用毒害的手段对付族内她认为有威胁的女子,或让爱慕她的人代劳”、“洛叶的渣男本质原是遗传,其父曾抛弃原配妻子和年幼的女儿,还骗洛叶的母亲自己是单身”......

     下面是整整几页的证据。

     宋朝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写的了,因为一切都很明了。下面的评论全都是谩骂洛叶和韩芷箐以及洛家和韩家的,那些怀疑这些内容出处的人都被喷“这些人做了这么多恶事,难道你只关心出处?难道这些事永远没被揭露出来才好?”

     但他们能骂,自己不行。洛家和韩家的名声臭了,势力还在,搞掉她一个小小的写手还是很容易的。

     但这么大的一件事,自己没有任何反应也说不过去。宋朝一边想着对策一边感叹着年轻一辈人之间的差异。

     看这条消息:“被洛良抛弃的那位女子早已去世,而他的女儿现在二十出头。她在被恶意告知身份之后没有怨恨,更没想过投奔洛家,而是选择自己打拼。她能力很强,现已赚得足够买房的钱,却仍住在与母亲的故居里。”

     而且这件事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就是卫家那位年轻的族长的反击了。

     两人都后生可畏啊。

     同一时间,卫玖瑜看着同样的报纸露出了笑容。

     这样下来即使洛良有心护着,洛叶也没有任何机会成为家主了。

     看着一个下属发来的消息说洛老爷子震怒,将孙子关了禁闭,而这件事也成了世家之间的笑柄。听说他准备公开立洛淼为继承人。

     洛淼那个人卫玖瑜也调查过,他倒是没有做过什么大的恶事,但气量很小十分多疑,而且......和他的姐姐有不正当的关系。

     如果这件事揭露,恐怕又是圈内的一大丑事了吧。

     但看到端着早餐走来的周曦月,卫玖瑜脸上的嘲讽立刻转为了担忧。

     “曦儿......”

     “怎么了?”

     周曦月走上前,看了两眼屏幕,随即真心赞叹道:“阿瑜,你真厉害。”

     “你......”卫玖瑜仔细观察,想捕捉她脸上哪怕一丝的情绪。

     周曦月笑了:“你不用担心,我真的不在意了。这些都是有利于我们的,母亲的在天之灵也会欣慰的。”

     卫玖瑜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那我要对洛叶或者他父亲做些什么,你会不会在意?”

     现在洛叶已经尝到那种从云端跌落的感觉了,这对于他这种把权利和虚荣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来说恐怕是最痛苦的事了吧。

     但还不够。

     “他们和我有什么关系?”周曦月没了上回的难过,淡淡的回应道。

     是啊,血缘上的关系又能说明什么呢?

     那个和自己有一半相同血脉的哥哥连身边的亲人都不在意,自己更不过只是他的一颗绊脚石而已,他恐怕巴不得自己死呢;至于那个为自己的出生提供精子的男人恐怕也同样巴不得自己从未存在过,这样他就没有被揭露抛妻弃女还骗婚的风险了。

     更何况他们还是阿瑜的仇人。

     “那就好。”卫玖瑜抱住周曦月,从头顶抚摸下去。

     一开始还是单纯的安抚,后来就变了味......

     “阿瑜,你别摸那里......”

     “哪里?”

     周曦月自知说不过她,只好用身体挣脱。虽然卫玖瑜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嘴上丝毫不像平日里一本正经的样子,但哪怕是开玩笑也从不会强迫她。

     真就是真正的尊重和爱吧。

     樱花林中答应她告白的时候并没有纠结什么,之后她们相处的也都十分自然,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

     也许,从当初在林中相逢决定组队的时候就注定了吧。

     卫玖瑜扶着心爱的人的肩膀,眼里溢满了笑意。

     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如果当初没有遇到曦儿,她会是什么样?她是怎么分配管理幻羽盟的事的?平时做任务打怪的时候,她是一个人还是和谁一起?完全想象不出。

     “午饭想吃什么?”

     “随便。”

     “你怎么只会这么说?”周曦月的语气说是埋怨,不如说是在撒娇。

     “我都不记得什么菜名,以后饭菜你决定就好,反正你做什么都好吃。”

     “那就青菜豆腐、蒜苗炒肉和糖醋排骨.....你喜欢海带汤还是紫菜蛋花汤?”

     做东西给给爱人吃,在原本的基础上又添了几分幸福感。

     “海带汤。”

     “好的。”周曦月没忍住想摸摸卫玖瑜的头发,却被对方拉入怀中轻轻在唇上印下了一个吻。

     随后卫玖瑜看着周曦月脚步轻快地走向厨房,再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在电脑屏幕上,有些阴郁地一笑。

     韩芷箐,对你我可不需要顾忌什么。

     昨夜极夜大陆早早地下了他们进入游戏以来的第一场雪,卫玖瑜和周曦月正牵着手向曦城的方向走去。即使这近半年来幻羽的成员们去了不少城市,但他们最主要的基地仍然在曦城,那是最让他们有归属感的地方。

     虽然已是初冬,天气却并不怎么寒冷。柔软的雪花轻轻地落在归人的肩上,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

     说来她们这几个月也去过不少地方,但没有一个像索耶王国一样让她们不舍离开。不仅是因为这里人们安宁虔诚的神态和庄严却又温馨的氛围,或是这里睿智的国王兰德尔和他聪敏忠诚的大臣布伦特,甚至也不是因为奥斯丁伯爵和艾伯特之间简单又执着的感情......

     这是她们首次坦白自己心意的地方。

     而这次回曦城却不仅只是去看看或者视察,而是因为留在基地的一个家族成员禀报国王邀请幻羽盟的族长与副族长一个月后去王城赴宴。

     目前各个家族的势力基本上已经几近于明朗了。虽然极夜中等级和属性不占实际力量的多少百分比,但长时间的累积加起来就不一样了;人脉和信誉的积累就更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了。

     曦城最大的势力理所当然地是幻羽盟。

     来到熟悉的大门前,两人放松地走了进去。

     初雪后的上午空气格外清新,阳光透过云层洒在身上温度刚刚好。极夜的环境比现实中好上许多,如果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她们还真想在这儿生活下去。

     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在忙着做任务或刷怪提升实力,除了一些练副职的基本上没有人待在基地。

     “感觉很久没有回来了。”

     “想这里了?”

     “当然了,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家啊。你还记得吗,中秋我们第一次一起睡的时候?”

     “当然记得,现在你估计都习惯我糟糕的睡姿了。”卫玖瑜笑道,“不过这话好像有点歧义啊,一起睡~”

     周曦月避开了后面那个话题:“现在你的睡姿好多了。”

     “都是你的功劳。”卫玖瑜笑了笑。

     基地已经扩建到了原来的三倍大。湖内碧波微荡,湖旁的柳树轻轻摇曳着,远处的石桥若隐若现。

     这时,两人突然听到一旁的假山石内有说话的声音。

     “族长和副族最近应该会回来一趟。”

     是无叶障目。他的声音很有辨识度,两人一下就听出来了。

     “现在韩家很快就会不再是四大世家之一了,族长家族的势力也在逐渐恢复,她和副族应该能幸福地在一起了吧。”莫浚黄泉的声音有些感概。

     虽然知道他没有恶意,两人的心里还是微微有些不自在。

     莫浚黄泉和无叶障目的身份卫玖瑜早就查到了,只是他们不愿意说她也没主动揭露。

     这回不如吓一吓他们。

     卫玖瑜和周曦月走近几步,往那边看了一眼。那两人一个靠在假山石上,一个站在山石中央;一抹阳光打在他看向爱人的脸上,显得温暖而美好。

     无叶障目突然轻咳了一声,带着笑意说道:“阿莫,族长和副族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