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天下楼会面
    两人对视,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疑惑。

     再看了看现在离巳时已经没多久了,便决定立刻出发去天下楼。

     天下楼有京都第一酒楼之称,即使不是饭点也仍然十分热闹。卫玖瑜来到门前,考虑着要怎么跟店小二说,总不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宣布是盛安公主叫她们来的吧?

     哪想门口的其中一个小二看见她们后就立即迎了上来说道:“两位,跟我来吧。”然后穿过人群带着她们直接上了楼。

     周曦月不禁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哪位请来的客人?”

     店小二笑了:“你们不知道,那位贵人主子的丹青可真是绝了,把两位画的和真人一模一样。这样我要再认不出来才奇怪。”

     几人说着就到了五楼。

     “这层只有两个包厢,右边的那个就是。您们去吧,小人不能进去。”

     “那好。”两人给了一个银币作小费后径直来到了包厢前。

     五楼的布置和大厅天差地别,门帘竟是用真的珍珠串成的;虽说现在制造珍珠早不是什么难事,但在极夜的游戏背景里可不容易。

     两人轻轻掀开帘子,里面的美人正低垂着眼帘亲手泡着茶。

     “公主殿下。”两人轻轻施礼。

     盛安立刻避开了:“两位不必如此。”

     “时间不多,我也就开门见山了。这次来,盛安是有事相求。”

     卫玖瑜详装皱了皱眉,没直接问什么事而是先说道:“殿下,您为什么要找我们呢?”

     作为一国公主,还是一个备受皇帝宠爱的公主,怎么可能一点人脉都没有?她这么做只能说明这件事不但得瞒着皇帝,而且还不小,身边人都办不到。

     按正常角度想,帮忙肯定吃力不讨好。

     “因为你们跟我们一样。”

     听到这句话,两人都是一惊。“我们不明白您的意思。”

     盛安叹了一口气:“也许这么说有些冒犯。我看出了你们之间的感情,而且也看出了你们并不只是玩玩,有相守一生的想法。”

     看出了她们之间的感情,加上刚才的话......难道这位公主中意,而且可能已经相恋了的人,也是个女子?

     “您猜的确实没错。”

     盛安看了一眼她们依然冷静的神情,接着说道:“我与湘儿情投意合,但身为公主是不可能不嫁人的,走投无路之下只好请你们帮忙了。我明白你们没有这个义务,如果二位不愿意的话.....”

     她苦涩一笑,没再继续说下去。

     “但我们能怎么帮你呢?代替你去成亲,还是把你从皇宫里抢出来?”

     “当然不是。我手上有假死药,也策划好了方法。接下来我会在宫内策划一场落水,只要你们配合当个证人就好了。”

     “.....这件事叫您身边的人去做不是更简单?”

     盛安摇了摇头:“母后绝不会同意这件事;我的贴身侍女虽然从小一起长大有些感情,但也绝不会答应我做这种惊世骇俗的事的,没准还会想着为我好告诉父皇。”

     “其实你们应该没有发现,你们来了以后带来很多好处的同时也给极夜带来了一些混乱?因为你们虽然没有说,但不自觉流露出的很多观点在我们看来都是不可想象的。”

     “但是,有一个观点,我却很喜欢——爱一个人,与她的家世年龄、甚至种族性别都没有关系。我像仰慕夫君一样恋慕着湘儿,而她对我的感情也是这样,所以不用怀疑我们的决心。”

     “你们假装今天是和我偶遇,然后聊的很投契,然后我邀请你们去宫里玩。到时候我假装给你们表演一支舞,同时把雪妃引过来,假装被她推下湖。”

     看到卫玖瑜和周曦月保持沉默,盛安自嘲地笑了笑。

     “雪妃一直跟母后作对,父皇不是不知道。但他不知道的是,雪妃就是那个害死我兄长的人。他溺死后,母后伤心了很久。”

     卫玖瑜神色微微同情,却还是皱眉说道:“虽然你都计划好了,但是我还是得问一下——你父皇那么疼爱你,看到你出事之后不说迁怒,怀疑我们肯定会有的吧?”

     盛安苦笑:“该庆幸他们并不真那么宠爱我,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走了。父皇对我好只因为我是极夜的长公主,而母后对我好是因为父皇看重我。父皇是个圣明的君主,不会因为一个女儿的性命就让你们寒心的。”

     卫玖瑜心下默默叹气。皇家何处无腌臜,盛安已经算幸运了。

     “那帮了你,我们能得到什么?”这是最实际的问题。

     “我攒下来的一些金银首饰,加起来应该能有一千出头银币吧。”

     “.....你给我们这些,你父皇母后难道不会发现?”

     “这些私房平常都是湘儿藏在宫外,连我的贴身侍女都不知道的。你们放心吧。”

     “那就好,什么时候行动?”

     “后天。但明天你们得先来一趟,我假装带你们参观,这样可以迷惑一下雪妃好传递假消息。”

     “好。”

     盛安不能出宫太久,三人匆匆告了辞。卫玖瑜和周曦月不能回曦城,干脆直接下了线。

     “没想到极夜里也有相恋的女子。”周曦月微微感叹地说道。

     “任何时代都有,只是冲破传统桎梏的十中无一罢了。”

     沉默了的一小会儿,卫玖瑜站起身:“曦儿,我下午要去叶家一趟,在那之前先带你熟悉一下房子吧。”

     “叶柒原先的家族?”周曦月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不是,是洛叶母亲的家族。”

     周曦月恍然:“想起来了。你去忙吧,让仆人给我介绍就好了。”

     “那怎么行,这是我们的家啊。”卫玖瑜故作责怪地看着她,“曦儿,如果你信任我对你的感情,以后就别再说这话了。”

     “.....好。”

     “三楼都是卧房,上面有一个用来存放较为珍贵的古籍的阁楼。你可以经常去看看,那里面的琴谱和菜谱也不少。”

     “好。”

     “闲来无事只躺在木板上晒太阳也很舒服。我们住的房间是去年新装修过的,那边拐角那间就是族长夫人住的,不过一般都闲置着。楼梯另一头有三间给长辈住的房间和两个给孩子住的,还有一个闲置的客房。”

     孩子......

     周曦月突然发现,她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自己以后,应该会为阿瑜生一个孩子吧,一个像她一样可爱的女孩......

     卫玖瑜看着她神游的样子,牵起她的手下到了二楼。

     “这是我处理公务的书房,你也可以进去;那是练习书画的书房,旁边最里面的那间则堆满了书。”说着她笑了,“小时候有一次我在书堆里待着没注意其他动静,他们没找着我着急了好久。”

     周曦月笑着听着,想象着她小时候的样子,似乎心都要融化了。

     “左边有一个小会议室、一个健身房、一个剑术房和一个琴房。”

     “一层的大客厅旁边还有一个小客厅和一个茶话厅。厨房在那边......外面还有温室、马场和练武场,随时欢迎族长夫人参观。”

     周曦月被逗笑了:“好了,你赶紧去准备下午的会面吧,我去给你做午餐?”

     “我的荣幸。”

     在准备午餐的短短四十多分钟内,周曦月就用天然的亲和气质收服了祖宅内大部分下属的心——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她是族长喜欢的人。

     当卫玖瑜走下楼时,饭菜也正好被端上了桌。

     “今天的午餐似乎格外丰盛啊。”

     “庆祝一下嘛。”

     可以庆祝的事似乎很多,仇人倒台了,生活仍然忙碌却多了些甜蜜;她们都去对方的家住过了,跟真正的一家人也没区别了。

     周曦月把盛了碗疙瘩汤递给卫玖瑜,卫玖瑜也投桃报李地递过去一碗饭。

     “准备的怎么样?”

     “有七八成把握吧。”

     周曦月露出笑容,她知道卫玖瑜这么说基本上就是肯定会成功的意思了。

     “那好。我下午练练琴写写字,等你回家。”

     “好。”

     等你回家,这就是世间最温暖的话之一了。

     这个下午,周曦月察觉自己的琴声似乎与以往有些不同。看着窗外愣了一下,想起当初刚跟着母亲学了两年的时候,问她为什么同样的曲子她们弹出的感觉却不一样。

     当时您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那么您现在若是听到我琴声中流露的幸福,想必会很开心吧。

     “我回来了。”

     尽管卫玖瑜刚进入祖宅范围时下属们就禀告了周曦月,但她还是一进门就喊道。

     这让她有一种家里有人期待的感觉。

     “这么早啊,”周曦月正下着楼,“才过去了不到三个小时呢。”

     虽是这么说,却不可否认心里是欣喜的。

     “事情比较顺利。他们的确通情达理,而且平常和洛叶虽说是亲戚也没怎么来往。”

     “那恭喜你了。”

     一层其他地方没有变,茶话厅却已被周曦月装饰的焕然一新;风格温馨甚至有些可爱,色彩明亮又不失柔和。

     周曦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阿瑜不会怪我擅作主张吧,我看那里位置比较隐蔽所以就按自己的喜好布置了一下。”

     “当然没问题,而且我很喜欢。”卫玖瑜马上说道,“你不用担心其他的,祖宅只有家里人才能进来。”

     周曦月浅浅地笑了。

     两人坐到桌前喝了杯热茶,心里都暖暖的。

     “曦儿,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看看我爸妈他们吗?”

     卫玖瑜突然有了把自己将要共度一生的人介绍给亲人的冲动:告诉他们,你们的女儿现在真的很幸福。

     周曦月微愣一下,随即笑道:“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