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皇城赴宴
    莫浚黄泉惊诧地转过身,看到手牵手的两人。

     “族长,副族......”

     “你们在说什么呢?”

     两人支吾着,似是还在犹豫要不要说。

     “好了开个玩笑,你们的悄悄话我当然不会问。”

     看着卫玖瑜一如既往温和的笑意,莫子崎心中却莫名涌上一股寒意。

     “族长......”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柒抢先了一步。“族长,其实......我是叶家的人。”

     “那你为什么会加入幻羽盟?”

     叶家也是五大世家之一,如果无叶障目真的是叶家的人,不可能一开始就加入幻羽盟。

     她们之前早就排除了叶柒是卧底的可能性。潜伏几年的人不是没有,但是朝夕相处的时候不可能不露出一点破绽。

     “但我早已被逐出家族。”

     听到这意料之外的话,两人愣了一下。

     莫子崎握住了叶柒的手:“如果族长怀疑我们的话,给我们什么惩罚我们也能理解。”

     “怎么会。”卫玖瑜笑了,“我们又不是没有心的人。”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都是幻羽的人。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周曦月安慰的话虽然老套,却也是事实。

     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叶柒现在有了莫浚黄泉,也过上了新的生活。

     爱可以治愈很多东西,她们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下午两人都没事,周曦月提议道:“我们去看看柳姨吧。”

     这么久没回来了要是还继续去做任务太无聊了些。

     “好。”

     她也不会忘记当初那个第一个对她们露出笑容的npc。

     “小羽,小汐!你们终于回来了!”

     刚走到店门口,柳紫琴不经意地一抬头,即使隔着不少妇人也仍然一眼认了出来她们。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柳氏皮衣铺已经发展到天天顾客盈门。

     几个相熟少妇的看见她激动的神情好奇地问道:“那两个姑娘是谁?没听说你还有这么两个漂亮的女儿啊。”

     “说什么呢,我哪里生的出这么优秀的女儿。来来来都让一下,小羽和小汐可好久没回来了。”

     妇人们善意地微笑着让出了一条通道。

     柳紫琴仔细打量着她们,眼角有些湿润:“知道你们忙,但也要注意身体啊。看着瘦了不少......”

     两人看心中暖洋洋的:“您心里挂念着自然觉得我们瘦了,其实哪有,冬天来了我们还长了两斤呢。”

     “我之前做的合适深秋穿的薄大衣现在穿都有些冷了。不过没关系,冬装我也给你们准备好了。”

     卫玖瑜和周曦月愣住了,没想到柳紫琴对她们上心到这种程度。

     说着,柳紫琴转身对店里的人们说道:“你们先看着,我领着她们去看做的衣服。”

     “好咧。就说柳姐您之前存货都够了还在屋子做啥,原来是等着这两位才貌过人的姑娘呢。”

     “她们是幻羽盟的族长和副族长,你们肯定都听说过。”

     “真的吗?”“您可真有福气。”

     两人接受着众人欣赏敬佩的目光,微微无措地跟着柳夫人进了内间。

     “柳姨?”

     柳紫琴打开最显眼的一个柜子,拿了厚厚的一大摞衣服出来。

     “姑娘家都爱美,虽然你们冒险者可能不太在乎这些。”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所以我除了衣裤之外没准备棉袄什么的,只给你们做了一些披风斗篷、手套护膝之类的。你们平时在外面跑的时间多,用得着的。”

     “哪里用得着柳姨亲手做......”周曦月眼里似乎闪过水光,“我们之前也没帮上忙大忙,何必对我们这么好......”

     她真的好像您,母亲......

     “说得什么话。”柳紫琴嗔怪道,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小汐啊,谁真心待人姨看得出来。你们是我第一个碰上的冒险者,也是唯二两个真心实意对我好的。”

     “也别说你没帮上什么大忙。王姐和肖姐前几天还说起你们呢,说过年的时候你们一定要回来,她们要再好好感谢你们一次。”

     卫玖瑜和周曦月感慨地相视一笑。

     距离做那个关于矿难的任务感觉已经过去了很久,但这里的人一直不会忘记。

     即使只是一个虚拟的世界,身边的人因为自己过的更好就是存在的意义。

     “我们也没做多少,该感谢城主大人才是。”卫玖瑜换了个轻松些的话题,“柳姨这些天店里的生意看起来很好啊。”

     “是啊,街坊们闲着没事都喜欢来这里逛逛。”柳紫琴脸上带着笑容,看起来一点也不排斥这样的行为。“哪怕不买衣服她们来饱饱眼福聊聊天也好,整天操持家务是有些无聊。”

     “柳姨觉得高兴就好。”周曦月笑得柔和。

     “你们还有事吧?那我也不留了,有空来吃饭。”

     “如果您方便的话,今天就可以。”

     说有空去又不知道要拖到那天,如果真想做一件事还是立刻行动吧。

     柳紫琴笑得合不拢嘴:“好好好,那我提前关店去给你们买菜。”

     “我们跟您一起去。”

     三人在人来人往的集市里精挑细选着,卫玖瑜和周曦月不时看见npc们跟柳紫琴打招呼。

     卫玖瑜想起当初周曦月用身上全部的钱买了整整一背包糕点时自己惊讶的样子,不由得一笑说道:“曦儿,我去给你买点梅印糕点?”

     周曦月神情有些惊喜:“你还记得啊?不知道那个小男孩还在不在......”

     卫玖瑜想着,过去了这么久过去应该不会这么巧吧?但看着周曦月的眼神又说不出口了。

     “阿瑜,你看,是不是他?”

     她早已记不清那孩子的样子了,而周曦月似乎也不需要她确认:“小弟弟,来五袋梅印糕点。”

     “两位又来了啊。”小男孩脸上也带了几分惊喜。

     这个年纪的孩子长得快,几个月没见个头就已经窜了一大截。

     “诶,你还记得我们?”

     “当然。之后我可没再见过一眼就能说出我家糕点名字的冒险者了,再说两位姐姐这么漂亮。”他有些狡黠地笑了。

     “嘴还真甜。”

     这时柳紫琴拎着菜篮子和两个袋子走了过来,卫玖瑜赶忙帮忙接过袋子。

     “小弟弟,这糕点是谁做的啊?”

     “是我叔父做的——其他就不能告诉你们了。”

     周曦月沉吟了一下说道:“幻羽盟旗下那家糕点店是我开的,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把梅印糕点放到那里卖,我们只要一成分成。”

     小男孩却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叔父说现在的生活就很好了,我也很享受在这里卖东西的感觉。”

     “但是姐姐觉得,有钱了能让你叔父有足够的食材研制更多的点心、让你接受更好的教育成为更有用的人、还能让更多人知道梅印糕点,难道不是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吗?”

     小男孩还是摇头:“谢谢您的好意,但是我们现在过得很好,并不想改变什么。”

     “那好,我们也不会勉强你。”

     周曦月有些惋惜地离开了那个摊位。

     柳紫琴有些抱歉地说道:“小汐啊,你不要生气。小七他们家都是这样的倔脾气,其实没什么恶意。”

     “我知道,他既然没有这个想法就算了。”

     “我会想办法再劝劝他们的。他们家状况其实并不是很好,小七他叔父常年病弱,家里也没有其他人了。你帮忙卖梅印点心,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样也能提升你们店的名气。”

     “谢谢柳姨。”

     很久没有长辈这么真心替她们着想了。

     这天晚上,柳紫琴做了一大桌饭菜,把王氏、肖氏和她们的儿女都请了过来。

     两位妇人虽然还是有些消瘦,不过精神好多了;小淑儿穿着崭新的襦裙,用红头绳扎着头发;小男孩刚学会走路,笑起来像个福娃娃一样。

     坐在一起唠着家常还夹杂着童言童语,气氛温暖的像过年一样。

     周曦月此刻无比感谢灵曦公司创造了这个世界,这个让她感受到关怀和温暖,还让她有机会遇到了将相守一生的人的世界。

     这时,她们对于极夜终于有了归属感。

     也许以后会离开,但是这里永远是她们的第二个家。

     当天晚上把行李收拾好后,两人就像之前一样在家族基地里住下了,而且周曦月默认了卫玖瑜睡到了她的房间。

     “想不想再和我一起到房顶上看星星看月亮?”卫玖瑜调侃地说。

     “好啊,等我去温壶酒。”

     “还剩了酒?”

     “是呀,就在地窖里。”

     但事实证明虽然在屋顶上看月亮星星很有情调,但也得分时候。

     这两个人显然沉浸在恋爱中罕见地没有考虑周全。现在是下雪的冬天,即使穿着厚衣服喝着烧酒,坐在屋顶上吹冷风也绝不是什么令人舒服的体验。

     两个人最终还是笑闹着回到了屋里烤火,然后暖烘烘地相拥入眠。

     第二天上午她们难得地饱饱睡了个懒觉,然后花了一整天的时间一个个拜访魏老、凯里、斯尔图特等人......

     好像突然发现,与这个虚拟的世界已然有了这么多的牵绊。

     再一个清晨,早起出发踏上了少见的两人旅程。

     皇城并不在极夜大陆的中央,离曦城的距离不远但也说不上近。

     宴会傍晚开始,她们正好在下午到,于是休整一番后提前出了门在城里逛着。

     天子脚下总是最繁华的地带,而周曦月关注的就是各式各样的小吃了。

     “来二两米糕!”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周曦月就已经走到了一个小摊前。

     卫玖瑜笑了笑,看到旁边有买冰糖葫芦和糖人的,想了下就过去一样买了一个。

     “姑娘第一次来京都吧?这里的特色小吃一定要都尝一下哦。”

     周曦月鼓着嘴走了回来,看到卫玖瑜一手拿着糖葫芦一手拿着糖人的样子噗嗤笑了。

     “怎么每种就买了一个,这可喂不饱我。”

     卫玖瑜无奈笑笑:“待会儿还要去赴宴呢,少吃一点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那种宴会根本吃不饱。”周曦月说着,就被糖葫芦堵住了嘴。

     “唔......阿瑜,好酸。”

     “是吗?”卫玖瑜抽回竹签自己也咬了一个,“我觉得还好啊。”

     周曦月撅撅嘴:“我们口味不一样。”

     说着,又跑去买了一碗炸酱面和一客锅贴。

     “阿瑜,我拿了两双筷子,我们分着吃吧。”

     找了条长板凳坐下,周曦月说着递给卫玖瑜一双筷子。

     “你不是说一个人吃得下吗?”

     “我还想去吃打卤面呢......看,那有卖小灌肠的!”周曦月的眼睛一下亮了,迅速地站起身。

     卫玖瑜便也就随她去了,美食能让曦儿开心就再划算不过了。

     两人坐在板凳上吃着同一碗面,脸颊靠的极近,能感受到对方吐出的气息......

     周曦月默默建议道:“阿瑜,你可以去吃另一碗面啊。”

     “曦儿害羞了吗?”

     卫玖瑜说完就见好就收地抬起了头,用竹签叉起一个灌肠。周曦月也只好瞪她一眼,随即继续投入美食中。

     等时间差不多了,两人来到了大殿前。

     金碧辉煌的皇城不同于索耶古朴的风格,却同样让人一眼望去无比震慑。卫玖瑜观察着殿内四周的装饰,与史书中的记载比较着。

     这里的布置跟自己族中古籍里区别很小,再想起城内的风土人情......

     灵曦公司在洛家和韩家倒台时会不会伸手拉她们一把呢?

     “极夜大陆已经存在将近千载,而极夜皇朝也存在了将近六百年......”

     “真的很感谢你们的到来,百姓不但了解了新的文化,生活质量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孤承诺会将你们与极夜臣民同等对待,你们都是各大家族的家主,想必能凭借自身能力带领众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国王照例的讲话之后就是歌舞表演。舞女们都相貌姣好,身段柔软;乐曲是从没听过的风格,舞蹈也是精心编制的。但许是这段时间见的东西多了,这次表演并没有给卫玖瑜和周曦月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后半段卫玖瑜就开始专心想怎么和灵曦交涉,而周曦月则在研究着宴会上的食物。

     这时,场中的气氛开始更热烈了起来,大臣们也都挺直了腰。

     两人有些好奇地抬起头,看见头上戴着凤凰金饰、一个衣裙华美的女子拖着长长的裙摆从屏风后走上前来,对着皇帝深深地施了一礼。

     皇帝亲自宣布道:“接下来,是朕的爱女盛安公主的献舞。”

     “献丑了。”盛安娴静地笑了笑,手臂轻扬。

     盛安的模样不管在哪个年代,恐怕都算是标准的美人。肌肤白皙,一身大红也只沦为陪衬;端庄的气质中又不失小女儿的柔美,回眸一笑时整个大殿都仿佛成了背景色。

     一瞬间,几个定力不够的大臣甚至还有玩家都看直了眼。

     皇帝想来也是对这个女儿极满意的,坐在龙椅上笑着点头。

     “盛安是寡人最喜爱的女儿,也是极夜的长公主。时光飞逝,现在也到嫁人的时候啦。”

     卫玖瑜和周曦月对视了一眼,看到附近也有人脸上闪过无语的神色。

     这皇帝不是要从他们中间挑个女婿吧?

     不过反正她们都是女人,怎么也挑不到她们身上。

     盛安一曲舞毕后冲着大家又施了一礼,然后就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她脸上带着标准的弧度,但卫玖瑜却察觉这笑容中带了几分勉强。

     皇家的公主连夫婿的人选也不能完全做主,也是一种悲哀。

     或许她已有中意的人了?

     长阳城最大家族的族长站起身笑道:“公主殿下端庄贤淑,美貌才情都十分出众,想来驸马也得是万中无一的。”

     “朝中也有不少青年才俊,但孤总是确定不下来。”说完,皇帝故作发愁地在他们之中扫视了一圈,“不知在座的各位可有愿意做我的驸马的?”

     一阵沉默。

     娶一个游戏里的npc当妻子这种事,恐怕没人会做。有几个人能真的和一个npc像夫妻一样相处?到时候装不下去了不光是自己,整个家族都没法在极夜里混了。

     “公主貌比天人,尔等怎么配得上。”另一个谦逊地说道。

     “你们过于谦逊了,哪里配不上。”

     卫玖瑜和周曦月眼神交汇,同时想这场闹剧会怎样收场。

     忽然,她感受到一道强烈的视线,抬起头却发现正是这场谈话的主角盛安公主。盛安马上低下了头,装作害羞的样子。

     自己和曦儿没有什么引人注意的地方啊,为什么她会看她们?

     皇帝停顿了一会儿,看还是没有人搭话,面上也没了笑意。

     宴会的氛围明显尴尬了起来,但男玩家们也不好说什么。

     卫玖瑜站起身抱歉地说:“陛下,能娶公主殿下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事。但是您也知道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会留在这里一辈子。”

     “是吗?”

     这次没有人再回答皇帝的话,还是丞相勉强接了一句。

     宴会仍在继续,只是没有了欢声笑语。皇帝的脸上仍然带着笑意,但大家都明白他在心里记上了一笔。

     接下来大臣们大都战战栗栗没有了看表演的心思,大家端着有些僵硬的表情寒暄着;到最后什么说的都没有了,就只好端起酒杯。

     他们好不容易熬到结束,玩家们却还不能放松;各个族长好不容易凑在一起,都三三两两地打探消息联络感情,话语中都带着机锋。当然,洛叶和韩芷箐也在其中。

     但他们两个人已经明显地被其他家族疏远了,昔日争相巴结他们的人如今眼里都带着或多或少的不屑。洛叶紧握双拳,韩芷箐想保持优雅的神情却显得有些滑稽。

     与之鲜明对比的是,有不少人装作不经意地靠近了卫玖瑜。其中有些是真心欣赏她的能力,但更多的是来试探口风,确认那件事是她做的。

     卫玖瑜早已习惯了这些,得体地应对;周曦月则只是温和地笑着,偶尔才插几句话。

     不久,谈话已经开始有些露骨了。

     “卫家主,你们倒是把玖月汐藏的很好,之前一丝风声都没有。”

     卫玖瑜莞尔一笑:“曦儿现在还不是我们卫家的人呢,她是我的同盟。”

     听到这句话,对面的三人显然在思虑卫家的哪个附属家族出现了这么个青年才俊。

     当然,她也能感受到那两道怨恨的视线。

     但输了的人也就只能怨恨了吧。

     散了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两人找了家较好的客栈开了间房掩人耳目,实际上卫玖瑜却马上拉着周曦月下了线。

     周曦月看着她严肃的神色,微微担忧地问道:“阿瑜,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们不能在这住下去了,有被他们发现的可能。曦儿,你跟我回卫家好不好?”

     周曦月愣了一下,迅速说道:“当然。”

     “现在就得收拾东西,我们今晚就走。”

     “这么紧急吗,阿瑜你是得到什么消息了吗?”

     “没有具体的消息,但是很可能......抱歉,曦儿。”卫玖瑜微微苦涩地笑了一下。

     “不用道歉,我明白了。”

     看着卫玖瑜去通知柏寒的背影,周曦月脸上笑容不改。

     自从决定和你在一起的那天起,我就做好了一切准备。

     卫玖瑜说所有的生活用品包括衣服她都不用准备,所以到最后周曦月带的东西连一个背包都没装满。出了门,柏寒已经坐在车的驾驶座等着她们了。

     “阿瑜,你化了妆之后我都有些认不出你了。”

     周曦月有些新奇地打量着妆后的卫玖瑜,她现在看上去甚至还未成年。

     “曦儿,你怎么能这样?谁认不出我你都不能认不出啊。”

     卫玖瑜看她还有心情注意这个,自己也不由得放松了很多。

     其实她之前是有些后怕和懊恼的。以前不是没考虑过这些风险,但是不久前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件事的严重性。

     她从小到大接受过不少次这种情况下该这么应对的训练,但从没经历过真正的暗杀。要是这次让曦儿跟着自己遇上危险,即使最后没事她也会后悔一辈子。

     柏寒在快到卫家的时候拐向了另一个方向:“我们在这换车。”

     卫玖瑜和周曦月下了车,来接她们的正是钱叔。

     “钱叔,好久不见。”

     周曦月也跟着喊了一声“钱叔”。她之前听卫玖瑜说过钱明睿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所以此刻面对他也态度十分尊敬,还微微的有些紧张.....就像见家长一样。

     “周小姐。”

     钱明睿也知道今天跟着族长一起回家的还有她的女朋友。但是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族长尊敬自己是一回事,自己还得恪守下属的本分,不应过问族长的私生活。

     周曦月看向卫玖瑜,卫玖瑜递了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

     汽车缓缓驶进隐蔽的庄园,里面并没有多么奢华的景色,而是一派自然风光。

     “在我五岁之前,经常去那边森林里的小溪玩,有一次还差点从小瀑布上掉下来。”卫玖瑜指着一侧的树林笑着说。

     “以后我陪你去。”

     “好。”

     十指相扣,走进了大门。里面的布置也十分简洁,一眼看不出这里主人的显贵。

     “曦儿,我们的房间在三楼。今天有些晚了,明天晚上我带你熟悉熟悉房子。”

     周曦月听到“我们”心里有一丝甜蜜,但又有些羞涩。“好。”

     “谢谢钱叔接送我们。”

     “麻烦您了。”

     “不客气。族长,周小姐晚安。”钱明睿没多说什么,直接告辞了。

     “晚安。”

     卫玖瑜自然地拿下周曦月肩上的背包,率先上了楼。

     周曦月哭笑不得:“又没多少东西,不用帮我拿。”

     “作为你女朋友,这是应该的。”

     周曦月有些纳闷的想,怎么女朋友被她说的像男朋友一样......自己长得就那么像受吗?

     随即她又甩了甩头,自己在想什么呢.....

     一愣神的功夫,抬头一看卫玖瑜正站在扶手边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周曦月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三步并两步地跑了上去。

     “曦儿想什么呢?”

     “你住的应该是族长的房间,我也住进去不太好吧?”这倒也是她的真实想法。

     “没事,我们家族不讲究这个。”卫玖瑜停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再说,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该叫你族长夫人了。”

     卫玖瑜的房间很干净,干净得都没什么人气。

     她看着周曦月打量的样子笑着说:“曦儿以后可以把我们的房间布置的更温馨一些,反正我是不怎么擅长这个。”

     “不用啊,我觉得这样就很好。”

     “这里只有我的风格,而我希望能有我们的两个人的特色。就像我们一样,融合在一起。”

     周曦月脸开始红了:“好。”

     “那我先去洗个澡,你整理一下东西然后休息吧。我房间里的所有东西你都可以用。”

     “好.....”

     周曦月坐在大床上,不由自主地笑了。

     母亲啊,您看到了吗?

     我的选择没错,阿瑜对我真的很好很好,处处体贴入微。

     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怎么会不幸福呢?女儿何德何能,才能遇上一个这么好的人。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周曦月觉得房间内的温度似乎升高了一些。

     “曦儿,你进去吧,我洗好了。”

     周曦月看着穿着浴衣出来的卫玖瑜,眼神有些发直。

     “发呆呢?”

     “没有。”

     她掩饰地低下了头。

     明明阿瑜什么都没有露,为什么感觉自己身体有些反应了呢......

     “快去吧,已经快十点了。浴室柜子里有新的洗漱用品。”

     “嗯。”

     周曦月几乎是逃一般走了过去,临到门前才想起这样显得自己心虚,又放慢了脚步。

     刚才曦儿的样子,是害羞了吧?

     卫玖瑜边坐在床上擦拭着头发边露出了笑容。

     二十多分钟后,周曦月也裹着浴巾出来了。卫玖瑜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她修长的腿和柔软的曲线。

     周曦月似乎是被浴室内的蒸汽热的,满脸通红:“阿瑜?”

     “来坐,我给你擦擦头发。”

     周曦月看着她的表情,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她似乎忘了怎么拒绝这个人,还是乖顺地走了过去。

     “先让我穿上衣服。”

     “等等吧,反正房间里也不冷。我给你挑了几套睡衣,你先选一套吧。”

     周曦月看了一下,然后默默地把那套浅色长袖的抱在了怀中。

     身后人擦拭的很温柔,一点都没有弄痛自己的头皮。

     她们的发展,也不算快了吧......总觉得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

     等到两人都换上了睡衣,卫玖瑜带着笑意道:“曦儿,该睡觉了。”

     “可是我还想看几页书。”周曦月做着最后的挣扎。

     “乖。今天早点睡,明早有好戏看。”

     周曦月知道卫玖瑜不会在这方面骗自己,也就乖乖地钻进了被窝。

     “......你跟我用一床被子?”

     “是呀。我原来一直嫌这床被子太大,现在正好有人跟我分着用了。”

     周曦月看着她脸上的笑意咬了咬牙。

     “那好吧。”谁怕谁啊。

     两具柔软的身躯贴在了一起,两人都暗自庆幸黑暗中对方看不清自己荡漾的神色。

     卫玖瑜磨蹭了一下双腿,而周曦月......发现□□流出了液体。

     “曦儿?”

     卫玖瑜看着周曦月快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探试地把手伸了过去。看到她剧烈躲避的动作,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哭笑不得地看着把头藏在被子里的恋人,掀开被子说道:“我去给你找件新的内裤来。”

     被窝中伸出一只手把掀开的被子都拽了回去并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

     卫玖瑜从抽屉里挑了一个浅蓝的胖次:“好啦,出来吧。”

     “正常的生理现象,没什么好害羞的。这代表我有魅力。”

     周曦月再次伸出手,意思是把内裤递给她。

     卫玖瑜只好哭笑不得地递了过去,隐隐约约地看见她像煮熟了的大虾一样通红的脸颊。之后又看见被子里一鼓一鼓,然后周曦月低着头钻了出来。

     她手里捏着已经皱皱巴巴的脏胖次,快速冲进了卫生间。

     “曦儿,就放在那吧,明天我给你洗。”

     这话卫玖瑜也就只是说说而已,想想就知道周曦月是不会答应的。

     里面传来冲水声,周曦月出来时脸上的粉色仍然没有消退。

     “曦儿,我才发现你是这么纯情的一个人。”

     “怎么,你嫌弃?”

     “当然不。”卫玖瑜挑了挑眉,在周曦月看来莫名地有意思诱惑的感觉。“我很喜欢。”

     房间内的灯光再次熄灭,卫玖瑜的手缓缓地探入周曦月的衣内......

     “曦儿,不光是手,你身体其他部位的温度也偏低呢。”

     “唔......嗯......”

     第二天睁眼,已是红日当头。

     “曦儿,感觉怎么样?”卫玖瑜端着今天的早餐走进房间。

     在房间里吃饭当然不是因为不能走路,只是她想着周曦月应该很不习惯别人看到她身上的印记。卫玖瑜身上当然不是没有痕迹......只是不那么多而已,还是挺深的。

     嗯,毕竟曦儿还是一个剑士。

     周曦月盯着眼前的书,似乎丝毫没听到她的话。

     卫玖瑜知道她害羞了,没再逗她;只是把她的那份早餐放到书桌上,然后自己边喝着粥边打开了电脑网页。

     感受到她往这边偷看的眼神,心中偷笑脸上却只是为看到的内容冷笑。

     之前洛家和韩家的风波自从上次过后就没有了后续,让很多人不由得猜测着急。他们两家一旦发现了揭露这些事的人肯定不会轻饶,而且以他们的势力,这也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们猜的不错。此刻的洛家族长书房内,洛老爷子正阴沉着脸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和长孙。

     “卫家,我当然知道最大可能是卫家干的!但是你们光猜有什么用,能抓到人吗?”

     之前卫家式微,卫玖瑜这个新族长也从来不在公众出现,没有机会下手。他们也不可能就这么直接去进攻卫家,那等于跟其他大部分世家都闹翻脸;现在其中已经有不少人对他们不满了,他们不能冒这个险。

     “祖父息怒。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我们只要在极夜里不停杀她就行了,在她现实中虚弱的时候总有机会一举全歼的。”

     “那你去试试吧。”

     听到这句话,洛叶在他们都看不见的地方手上都起了青筋。

     明明自己一直表现得比那个有个女人名字的堂弟好很多,之前老头子却一直偏心不正式宣布继承人。现在好了,抓住自己的错处直接立了他的小乖孙。他和他那姐姐做了什么事别以为他不知道。

     卫玖瑜当然不能放过,等我当上家主你们也别想过好日子。

     但他表现上仍然恭恭敬敬,还带着些愧疚地应下了。

     “父亲,叶儿他只是一时糊涂,您再给他一个机会吧......”洛叶走后,洛良恳求地望向自己的父亲。

     虽然他平时一直不喜欢这个与他□□的儿子,但是现在老爷子立了那家伙的儿子为继承人,也只有自己儿子有机会一争了。族长的位置到了他手里之后,自己作为父亲再想办法夺回来就是了。

     “洛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真当我老糊涂了?”

     “儿子不敢。”他脑门冒出冷汗。

     洛老爷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去忙吧。”

     但很快,洛老爷子也淡定不住了。

     《洛家教育方法奇特,子孙都品行不端?》

     “之前本报报道了洛家继承人洛叶表里不一的恶劣行为,很快洛家家主就宣布了他的另一个孙子洛淼为继承人。但洛淼是否就真的比他的堂兄合格呢?”

     “据分析,洛淼能力不足,一直以来被堂兄压制。也许因为这个原因,他心理有些扭曲,肚量很小;不但打压有能力的下属,有一次一位族兄在他之前完成了一件事,竟然就被他看作抢风头——从而心中记恨,之后竟下手谋杀。”

     “他的长姐洛水忻在外人前温柔大度,却对自己的弟弟有不正常的独占欲。洛淼二十岁那年,在洛水忻的勾引下与自己的姐姐发生了关系.....”

     “洛淼!洛水忻!!”洛老爷怒吼道,之后捂着胸口倒在自己旋转椅上。

     “家主?”

     在门外守着的仆人听到动静赶忙跑了进来扶起他。

     “家主,您没事吧?”

     “去!快把洛淼和洛水忻给我叫来!”

     仆人不放心地看着他,管家听到动静也进来了。

     “家主叫你去就去,愣着干嘛?这儿我看着。”说完,他转身拍着洛老爷子的背。“家主,无论出什么事了都没有身体要紧,您息怒。”

     洛老爷子大口喘着粗气,过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他也不是傻的,这两次报道的最后都正面提到了洛良的那个流落在外的女儿,这件事要说没有她参与他是不信的。果然野种就是野种,从小没在家族养大的人一点都不记得自己还是洛家的人了。这种人留着也没用,之后得想办法除掉。

     但报纸上的事明显是真的。洛家子孙什么样的人找不到,非要姐姐弟弟的搞在一起,看来你们是不想要家主的位置了。既然这样,我也不客气了。

     他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

     洛家是烟都第一世家,这次虽然闹得挺难听,但公关处理的好过上一个月也就没事了;唯一可惜的就是自己中意的这三个继承人都废了。不过反正旁支的那么多人,从里面挑个听话的也就是了。

     “家主,洛淼少爷和洛水忻小姐来了。”

     洛淼和洛水忻也看到了今天的报道,两人已经挤不出微笑了。

     “你们也都看到了吧。”

     “是,家主。”

     祖父肯定不能叫了,只希望老爷子能给他们一个痛快,别把他们送到珞玉里。

     别看珞玉有这么一个文雅的名字,进去的人可不到一个月就会被折磨疯。

     “我曾经有两个很疼爱的孙儿,可惜都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洛老爷子淡淡地说。

     两人明白了:“谢谢您——”

     “祖父。”

     生在世家,输了以后还能有个全尸就算好的了。

     “姐姐,我不后悔。”

     “我也是。”

     卫玖瑜和周曦月当然不知道洛家这边的姐弟情深,要是知道了没准会觉得这是今年最好笑的笑话。她们看完报纸之后就上了游戏,假装刚从上房里走出来的样子。

     “啊,你们可算出来了!”一个急得满头大汗的店小二赶紧迎了上来。

     “出什么事吗?”卫玖瑜和周曦月疑惑地看着他。

     店小二马上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经过给说了一遍:“今天早上大概辰时初,来了一位贵人给你们送了一封信,说很着急必须马上交给你们。但我等到早点结束也没见你们出来,敲门也没人应......”

     “把那封信给我们吧,辛苦您了。”

     卫玖瑜递给小二两枚银币,他立刻眉开眼笑地接了过去。

     两人回到房间,带着疑惑地心情打开信。

     “幻羽盟族长副族长亲启:能否于巳时在天下楼五层包间一叙?——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