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遇刺
    卫玖瑜四处打量了一下,问道:“殿下,就我们三个人吗?”

     盛安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放心吧,隔墙无耳,别太大声就好。”

     “那就好。”卫玖瑜认真地问道,“那我们就开门见山了,还是想冒昧问一下你的计划。你让他们相信你逝去之后,该怎么逃出宫门?”

     “放心,我手下也不是什么人都没有,只是不能露在明面上而已。悄无声息逃走是不可能的,我‘死’之后你们就直接出宫,自会有人在深夜把我带出去。我死亡的消息被宣布之后,即使父皇发现我不见了为了皇家的脸面定也不会声张。”

     “同样的,湘儿那边也会有人把她带走,到时候易家肯定也会说她是急病而亡。就算不立刻宣布,一段时间后还招不招人也只能这样了。”

     “那殿下你怎么保证不会被搜到呢?”

     “我自是不敢保证的。但第一,他们最早也得在第二天早上才能发现我们的失踪,那时我们已经出城了;第二,他们不会明目张胆的搜查,我收留的一个暗卫还和武林中人有联系,可以去投奔那边。”

     “我承认我对以后没有太详细的规划,但无论怎样肯定都比现在好。我不甘心随随便便嫁一个父皇眼中政治上最有潜力的人,不甘心一辈子相夫教子还可能受气。凭什么作为女子就理所当然做这些?”

     卫玖瑜对她的话没有发表评论,只是沉默了一下后说道:“如果你实在没有去处,可以来我们这里。”

     盛安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黯淡了:“不行。父皇不可能一点都不怀疑你们,万一听说幻羽盟新进了两个女子很有可能暗中调查。”

     “但如果不是幻羽盟,而是我一个信得过的属下建立的家族呢?”

     是的,npc也可以加入玩家的家族。在曦城也不是没有想加入幻羽盟混饭吃的npc,但是他们大多都没什么一技之长。但盛安不一样,作为一国的长公主她天生就拥有了一般人远不能及的学识、远见,甚至机密。

     “那我们需要做什么?”

     “没有强制的要求,只要能提供价值就好,例如在其他人解决不了什么事的时候提供提供建议。我只是暂时帮你们找了个容身之所罢了,以你们的能力又不是养不活自己。”

     “也是。”盛安重要露出了真正的笑容,“走吧,今天我可是打着好不容易遇到了投缘的人,而你们却马上要走了的名义特地让父皇批了一天假。他表面上总是对我很宽容的,更何况最近盘算着把我嫁出去了对学业要求的也不那么严格了。”

     “今天请你们过来可不是来在我这殿里干坐着的,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带你们去御花园逛逛?”

     “当然。”

     三人走到屏风外,清荷正规规矩矩地站在门口等待着。

     “清荷,早就说了宫里没什么危险,不用在这干站着可以去做点喜欢的事。”盛安亲昵地嗔怪道。

     也许皇家的公主都习惯了即使在朝夕相处的人面前也要带一副面具。

     “殿下宽和,我们却更该精心伺候。”清荷认真答道,“您这是要出去?”

     “是呀,领着两位姐姐到御花园里逛逛,你就不用跟着了。”

     “那怎么行。”清荷不赞成地说道,“万一主子喝了饿了,奴婢也好有个照应不是。”

     “比起吃点心喝茶,我倒更愿意享受一会儿没人看着的时候。”盛安似真似假地抱怨了一句,随即又有些歉疚似的放柔了语调。“我没有嫌你烦的意思,可父皇马上就要把我嫁出去了,就让我最后享受下与闺中姐妹谈心的感觉吧。”

     清荷看着盛安眉间的几分苦涩,终是不忍心的答应了。

     主子,我理解您的心情。可......这世上,哪有女子不嫁人的呢。

     冬季的景色总显得有些萧索,夏天碧波荡漾的湖面上如今已经起了薄冰。盛安眼神有些发空地盯着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殿下?”

     “我有时莫名喜欢看那些纵横交错的,空荡荡的枝杈。配上空荡荡的蓝天,很容易让人陷入一种沉思。”盛安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即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们愿意听听我和湘儿的故事吗?”

     看的出盛安虽然已经下了决心,但对未来还是有些迷茫与恐惧,于是两人很快答应道:“好啊。”

     这里很空旷,只要压低了声音就不用担心偷听的人。

     “如今我们已相识十一年,第一次见面时我只有五岁。当时也是这么一个冬天,我在湖边玩,周围一大圈人围着我大呼小叫地怕我掉进去。她走过来,像个小大人一样皱着眉头说:‘这位妹妹。冬天湖边很冷,您还是换个地方玩吧,别让她们担心。’”

     “我当时很不喜她,觉得她多管闲事,刚想问‘你知道我的身份吗?’就听见她继续说:‘要不然你跟着我一起去画画吧。’我撅了撅嘴:‘你是谁?’看她的打扮不像是个宫女,但谁家的女眷这么不知礼一个人跑出来还打算在皇宫里画画。”

     “她像模像样地行了个礼:‘礼部侍郎之女易湘,参见公主殿下。’我看她竟然认识我,就更不高兴了,觉得她也是那些缠着我玩的人之一。于是没有理她。但却她好声好气地哄我:‘在雪上画画很有趣的,殿下试试吧。’”

     “六岁那年我在宴会上穿着红衣跳了支舞,其他官家小姐们都纷纷奉承我的舞姿,她却在人群散去之后轻轻说了一句喜欢我的发簪。那次我戴的发簪很简陋,却是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亲手制作的。”

     “她幼时起就寡言少语,当年我也曾觉得她太无趣。但当我知道她在家里的处境,我决定对她好一些。她笑着接受了我的所有好意,即使她从不需要怜悯。”

     “九岁那年,遭皇弟诬陷后她是唯一一个信任我的人,因为替我求情挨了一顿家法四个月才好。”

     “我们一起进学,一起长大:她弹琴我跳舞,我们你一句我一句地写诗词歌赋,你一笔我一笔地画山水美景。之后我在宫里的势力稳了,父皇对我的看重也不下于兄弟们,没人再能威胁我们了。”

     “现在湘儿已经十七了,她父亲嫌她给家里丢脸一直逼着她嫁人。她却放出了话说盛安公主不嫁人我也不嫁。那天的宴会她没能参加,易家开始极力阻拦她见我——虽然自家女儿被长公主看重是很长脸的事,但不嫁人就是女子最大的污点。”

     “有点可惜,那场舞我准备了好久呢。”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盛安看着卫玖瑜和周曦月悄然相握的双手,笑了笑:“我相信这一点。只是我很好奇,在你们的大陆,两个女子相恋难道是可以接受的吗?”

     “是,在我们那里这是很正常的。就像你听说的那句话一样,谁都拥有相爱的权利。”

     “那你们不用担心后代吗?”

     “在我们那里,两个女子也是可以生孩子的。”看到盛安诧异又遗憾的神情,卫玖瑜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过即使不能又有什么关系呢?除了后代子我们还可以在世间留下很多东西啊。”

     盛安沉默了很久:“你说的对......我也相信我们在哪儿都能活得很好,很幸福。”

     “提前祝福你们。”

     出了宫,就在她们刚要下线的时候,街道上突然蹿出、近十个蒙面的黑衣人。没等她们反应,刀剑已经直刺了过来。

     两人立刻选择了下线。

     “阿瑜,你没事吧?!”周曦月第一时间掀开了游戏舱,头还撞到了舱顶。

     “我没事,”卫玖瑜安抚道,“你呢?”

     “我也没事。”周曦月喘了两口气,随后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卫玖瑜去给她倒了杯水过来,随后神情凝重道:“洛叶也是被逼到没办法了,这方法实在拙劣了些。只要我们下线,那些人就没办法了。”

     “但我们现在还不能退出极夜啊。”周曦月微微皱眉。

     “等今天晚一些的时候再去看看吧。我们被公然行刺的消息京官们应该不敢隐瞒不报,皇帝知道了应该会派人来保护我们的。”卫玖瑜冷笑道,“洛叶想必还有更歹毒的招数,他肯定拼死了不想进珞玉。”

     “珞玉?”

     “珞玉相当于洛家的私牢,现任家主会把得罪了他的人都关进去折磨。”

     周曦月紧皱眉头:“......等我当上族长,先把这个销毁掉。”

     “你得到什么消息了吗?”

     “洛老爷子挑了一个年近三十岁的侄孙,据说正在培养。我觉得那个人品行可以争取,而且我手下正好有一个跟他关系比较近的人。”

     “那就去做吧。”卫玖瑜正了正脸色说道,“曦儿,如果要对洛老爷子下手......你能接受吗?”

     “你的意思是......”周曦月有些不安地望着她。

     虽然她对自己这个血缘上的祖父没什么好感,但看着一个人自取灭亡和下手杀人完全是两回事。

     “放心,我不会做出犯法的事的。”

     周曦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也更不能让你有囚禁祖父的嫌疑。但洛老爷子在位几十年掌握的势力你暂时不可能比得上,而且即使倒台了只要身体还健全就有夺位的可能。”

     “那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