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美人公爵
    “等等。”

     还没等他们再开口,一道清冷的声音就从远处传来。

     他的声音并不高,但那人听到却马上换上了敬仰谦恭的表情。

     几人向声音的来源处望去,第一个想法是——这真是一位美人。虽然用美人来形容男性有些不恰当,但没有更合适的词汇了。

     那人穿着厚厚的狐裘,却不显一丝臃肿;长长的墨发垂下,与苍白没有血色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不像是他们想象中的那种西方的忧郁公爵,反倒更像是东方古典的病美人。

     “是兰德尔叫你们过来的?”

     “是。”

     斯诺公爵敏锐地发现了刚才姽婳和海无涯一瞬间的茫然:“连国王的名字都不清楚,你们是外来者?”

     “......是。”

     “我这位侄儿对待远方来的客人还真是不友好呢,万一我不小心把你们伤了怎么办。”他说这话的语气十分平淡,就像是在说“若我招待不周,请见谅”一样。

     “公爵大人真是风趣。”卫玖瑜面无异色地笑着,“和您聊天想必会十分愉快。”

     斯诺公爵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既然是我那位好侄子的美意,我自是不能拒绝。你们跟我进来吧。”

     那青年听到他竟然同意了似是十分惊愕,想开口阻拦,却又咽了回去。

     城堡内布置的十分华美:以白色为主色调,地上铺着雪白的长羊毛毯,随处可见的精美银器和烛台;樱桃木的桌椅、堆满了架子的书和水晶的实验器具,墙上挂着的风景画带着一股飘渺的仙气。

     斯诺公爵领着他们走到一个用墙隔开的小地方,银白色沙发旁的小圆桌上摆着各式的茶点。

     他优雅地冲另外几个沙发抬了抬下巴示意她们坐下,自己不客气地坐在了那个同样铺了毛毯的柔软沙发上并不太端庄地伸展了一下上身,像一只慵懒的大猫。

     “那么先生和小姐们想讨论什么呢?”

     “您的意见呢?”

     “哦,你们愿意听我的?”

     “当然。”

     “既然这样,”斯诺公爵的嘴角勾起一个狡猾的弧度,“正好我这里有个有趣的议题。”

     “我最近在一本古老的书籍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你们也知道,因为大小的原因,索耶王国是不分城镇管理的——事实上,王国本身就是一个大的城镇。”

     几人点头,却还是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但这并没有让王国成为一个彻底的整体——即使是那至高无上的神和我那令人尊敬的兄长和侄子也没能阻止这里的分裂。”

     分裂?几人很疑惑斯诺用到了这个词。这里的所有人都看起来很友好且相互信任,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分裂”的端倪。

     而卫玖瑜注意到,斯诺公爵城堡的大厅内没有任何与神有关的东西——即使是国王的王宫内,也有着不少神像和象征神圣与光明的物品。

     这显然是不正常的。

     “也许你们很疑惑,索耶王国看起来很和平,我为什么会用这么夸张的词来形容。我承认在他们的治理下,这里大部分确实很安全——但总有不是的地方,而原因就是分裂。”

     “在城的西北边,有一个不大的森林——虽然它只是看起来不大而已。它跟任何供人们捕猎采食,孩子们玩耍的森林没有任何不同,但却很少有人会去。在那里,有着邪恶的传说——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那种。王国里有些这种地方也不稀奇。”

     “但前些天,我在一本书里发现了一些东西。如果你们愿意帮助我满足我的好奇心的话,我就告诉你们。”

     如果他们是在现实中,应该没有人会去答应——面对未知的危险可不是他们的风格。但这是在游戏里,每个这样的对话都代表着机会。

     “这是我们的荣幸。”卫玖瑜保持着恭敬的神情行了个礼,“但是,这个森林和分裂又有什么关系呢?”

     斯诺公爵带着些兴味挑了挑眉,而周曦月发现这个动作很让人熟悉——没准他会和阿羽是同一种人,她有些哭笑不得地想。

     “别着急,先听我说完。在那本书上,我看到了真实的‘传说’。”斯诺公爵脸上露出了与开始时截然不同的肃穆,讲述了一个童话般的开头。“在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而善良的女子......”

     “同时,她也是幸运的,有一个高贵的绅士深深地恋慕着她。不久,他们就成了一对幸福的夫妇。”

     “过了几个月,他们有了爱情的结晶。女子非常高兴,整天都带着笑容期盼着小生命的降临。”斯诺公爵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念着这般美好的语句,不得不说感觉有些奇怪。

     “可惜好景不长。那位贵族家里的医生医术都十分高超,很快查出来这个胎儿有问题。他们说要是坚持把孩子生下来,母子两人都有很大的危险。”

     “像男子这样的家族都对后代是很看重的。但一是风险太大,二是男子很爱自己的妻子,所以男子就跟女子商量要不把这个孩子打掉。但母亲都是爱自己孩子的,这个女子犹是,怎么都不肯答应。”

     “那男子也没办法,只好同意了。可他表面上是答应了,暗地里却没死心,想偷偷打掉这个孩子。他的妻子很相信他,一直没有怀疑;但这个孩子的生命力十分顽强,用了各种方法直到九个多月了还没打掉。”

     “原来那女子腹中的孩儿是天上的神祗,起了兴致投胎到人间来游玩。没想到他那位父亲却屡次下手想除掉他,他心里当然也有些生气,可也没有报复的心思——神嘛,跟凡人计较什么。”

     “最后他没死,他父亲下的所有毒素在他出生之后都扩散在他母亲体内。很快,他的母亲就奄奄一息了。”

     “男子原本就有些怨恨自己的儿子让妻子身体不好,在又一次发现孩子不是常人之后就彻底恨上他了,不再把他当儿子看待。”

     “一个月后,那女子终究还是死了。那男子痛极,想随着妻子一同死去。这时他却在书房最里面沾了灰尘的书架上找到了一个秘法,那秘法可以用与逝者血脉相连的人的生命换取死者的生命。”

     这个故事一般来说怎么都让人高兴不起来。然而听着斯诺平静又带着微微讽刺的声音,落雪飞尘却觉得莫名有点喜感。

     “他欣喜若狂,毫不犹豫地杀死了儿子复活了自己的妻子。那孩子虽是神祗转世,但在凡间作为一个婴孩也无法发挥出力量。没有人发现端倪——除了苏醒的女子。“

     “母子连心,知道自己的爱人竟然杀死了他们的孩子之后,她接受不了这个双重打击,奔入那片森林准备自尽。男子马上追了过去,从后面抱住她不让她死。”

     “正当他们僵持的时候那神祗回到了天界,终是忍不下被一个人类杀死的仇怨。看到他们的位置后为了报复对那片森林施了魔法,把他们永远地困在了里面。故事的结局,那女子终究还是死了,男子也随之自尽。他们的怨气和神祗的魔力久久地缠绕在森林周围,所有进入的人都会被迷惑了心智,鲜少有能走出来的。”

     众人看着斯诺公爵讲着这么一个故事,心里的想法却不一样。他们这么想着,姽婳和海无涯就在脸上带出来了一点。

     斯诺看了看他们:“你们是不是觉得,我随便找了一个故事就当真的跟你们说,心里觉得不屑一顾啊?”

     “我们相信公爵大人的判断。”

     “是不是事实,你们去看一看就知道了。反正索耶也不大,你们去一趟最晚明天晚上也能回来——除非你们像很多人一样回不来了。”

     卫玖瑜知道,不管怎么样这个任务都是得答应的。

     她礼貌又尊敬地笑着:“我们很愿意去试试能不能解答公爵大人的疑惑。”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他笑得似乎很单纯,却让卫玖瑜心生警惕。“那个男子对自己的妻子深情,其实并没有错,但是他竟然杀死自己的儿子就太过分了。他也不是真正为自己妻子考虑。一个母亲怎么会想用孩子的生命换取自己的生命呢。”

     “你说的对。”卫玖瑜笑了笑,觉得斯诺公爵的说法有些耳熟,“那我们待会儿叫上同伴,下午就出发。”

     “你们不留下来喝杯茶吃点点心吗?”

     看着桌上精致的点心,卫玖瑜看向了周曦月。

     “不了,”周曦月保持这得体的微笑,“我们早上去了著名的蛋糕店,吃了很多甜点了。而且我们的同伴还在等待我们。”

     “那好吧。”斯诺公爵似是有些遗憾的样子,“那片森林的名字是伊温妮,就是传说中那个神祗的名字。你们随便跟一个人打听就知道怎么走了。”

     那位神祗是个女子?

     “定然不会辜负您的期待。”几人跟着卫玖瑜施了一礼,“那我们就告辞了。”

     斯诺公爵点了点头。

     “劳瑞,那个领头的女孩还听有趣的不是吗?”斯诺公爵对她们走后靠近的男仆说道。

     “是的,阁下。”

     斯诺撇了撇嘴,似乎觉得他的回答有些无趣。

     “劳伦呢?”

     “他在花园里打理您的白玫瑰,阁下。”

     “走,跟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