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婚礼
    </script>    冬去春来,湖边的柳树长出了新芽,人们也脱下厚重的冬装换上了轻暖的薄大衣。

     那个小男孩在柳紫琴的劝说下还是和叔叔一起加入了周曦月的店铺。现在曦城的人们都知道了在幻羽盟的基地附近,有一家很好的糕点店;老板娘正是幻羽的副族长,她亲手做的糕点百金难求。

     那店里布置的窗明几净,贴着精巧的剪纸,摆着青翠的盆栽;木质的桌子被打磨的很光滑,淡色桌布十分素雅;还有周曦月亲自缝制的小垫子,可爱得让人舍不得用。

     店里既有入口即化的糕饼,也有各种口味的馅点。只有两个店员,都是说话温言软语的小姑娘——她们可以放心地招待客人,有着整个幻羽盟撑腰,要是有人敢在这里闹事第二天整个曦城就可以再没他的容身之处。

     每天都有人带着好奇地探头探脑,试图瞥见身处后院的周曦月。但中间隔着不短的距离和门洞,这些人只能都失望而归。而他们在店员的目光下,下次也不好意思再看了。

     周曦月周末就待在极夜的这个小院里,每天早起练剑。即使现在她似乎已经用不着剑术了,但为了强身健体卫玖瑜也支持她这么做。而且她其实还有另一个目的——给卫家留下一个子嗣的事她可没有忘,而做到这件事首先得养好身体。

     她上午研究魏老留下的笔记、下午读书弹琴也偶尔烹茶作诗,时间就这么过去了。有条件的情况下,卫玖瑜会把自己要学习的书或者处理的事带到这里和她一起干着各自的事。两人偶尔抬头、眼神交汇,相视一笑。

     都完成任务之后,两人会品着茶联诗,或周曦月弹琴随后卫玖瑜按其中的意境作画。周曦月惊喜地发现,恋人的画总是符合自己的心境。

     心有灵犀不是每对恋人都能做到的,能成为彼此的知己是多么幸运啊。

     在桃花盛开的三月,两人对外界公布了婚讯。有了之前的预防针,倒没有造成多大的轰动。

     在各种同人小说网,尤其是极夜论坛的百合板块上,早已有了不少她们的同人。但现实中总不乏愿意把一切往阴暗面想的人,不少人仍然相信她们是政治联姻——这也是大部分世家子弟的想法。

     这两拨人还掐了起来,白璃有一天生气地把她和“联姻论”的人吵起来的截图给周曦月看。

     周曦月只轻轻地说了一句:“在乎他们干嘛。”

     白璃看着她的样子,心情也奇异地平静了下来:“对哦,族长和夫人一直幸福下去不就好了,闪瞎他们的狗眼。”

     周曦月仍只是笑。

     对,她们肯定会一直幸福下去的;至于其他人怎么说,与我们何干。

     在紧张和期待中,三月很快就过去了。四月十九的前一天晚上,本来周曦月应该留在洛家,第二天一早卫玖瑜再去接;但在洛家也没有长辈要嘱咐周曦月什么,所以对于她仍然留宿卫家祖宅这件事大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身上是蓬松而温暖的被子,周曦月蹭了蹭枕头,抬头看着在台灯下读书的爱人。

     “阿瑜。”

     “怎么了?”卫玖瑜立马放下手中的书,也钻到了被子里。“紧张吗?”

     “没事。”周曦月扭动了一下,“就是想叫叫你。”

     卫玖瑜笑了:“睡吧,明天还要早起。要是我起不来的话,还得靠你叫我呢。”

     “什么啊。”

     周曦月打了她的后背一下。

     阿瑜只要听见闹钟,不管再早也会马上爬起来。自己虽有早起的习惯,但生物钟作梗五点反倒真有可能起不来。

     卫玖瑜关了灯,身体半压在周曦月身上,缓慢地磨蹭了几下。

     “阿瑜.....”

     “放心,只是活动一下。”

     即使什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还尝试了些不同的体位,每当卫玖瑜说关于这方面的话或者贴近时周曦月还是会脸红。

     第二天,卫玖瑜果然在闹钟一响的时候就醒来了。她看爱人挣扎着睁眼的样子,笑着将一块湿润的毛巾敷在了她的双眼上。

     她知道周曦月在早起时眼睛会有些不舒服,用湿毛巾稍微按摩一下会好很多。

     卫玖瑜半搂着还有些迷糊的周曦月走进了浴室,又把她的浴衣和内衣拿了进去。

     “曦儿,你再不起来我就帮你洗了啊。”

     基本已经清醒过来的周曦月赶紧摇头。

     要是那样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可想而知,她们就别想准时参加婚礼了。

     擦拭完身体互相帮忙着吹干头发之后,两个人各自穿上族内专人设计的婚纱,又互相帮对方整理了一下。

     周曦月因刚洗完澡而更加柔顺的长发垂在洁白的薄纱上,身材被衬托得显得更加优雅而纤细,卫玖瑜盯着久久没回过神来。周曦月同样心跳得很快——没有看过之前永远想象不到阿瑜穿上婚纱会是什么样子。

     之前曾有下属问周曦月,这样的安排会不会就没有让对方惊艳的效果了。当时周曦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都老妇老妻了,这个对她来说似乎已经无所谓了。

     而对于卫玖瑜来说,这样的安排反而更好——她希望第一个看见曦儿这么美的模样,唯一的问题就是要控制住自己不兽性大发。

     接下来为了方便婚礼两人只吃了早就准备好的各式甜点,好在周曦月的手艺很好,两人一点也不觉得油腻。

     早餐快结束的时候穿着玫红色礼裙、显得大方明艳的方晴和穿着粉色蓬蓬裙,打扮的像个十七八岁少女的顾子婳提前一些到了。原本是搭不上边的装束,但这两个人看起来却意外的和谐。

     “曦姐姐,你觉得紧张吗?”顾子婳有些好奇地问。

     周曦月握住卫玖瑜的手:“都老妇老妻的了,有什么好紧张的。倒是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我们还不着急呢。”

     卫玖瑜别有深意地看了两人一眼。据她所知可不是这样,方晴巴不得早点把顾子婳拐回家呢。

     说笑了几句,四人就静静地坐在客厅等待着。不久卫家和洛家的几个化妆师就到了,看到几人后眼里纷纷闪过惊艳,几秒钟后才回过神来。

     卫玖瑜和周曦月在椅子上坐好任由化妆师打扮,同时却又不住想看看恋人现在的样子,眼角余光偷偷瞄了对方一眼。眼神相碰,都忍不住轻笑出了声。

     这一笑,身子就不由得轻微晃动了一下。

     两家化妆师也偷笑了一下,不过随后马上收敛了神色,异口同声地说道:“家主,你们还是暂时分开一下吧。”

     两人的皮肤都十分白皙,分开后很容易就化好了妆,摄影师也把这美好的瞬间记录了下来。

     方晴本身是个很好的化妆师,但她更擅长易容或难度较高的妆容,所以这次没让她动手。

     周曦月回房小心翼翼地戴上了母亲留下来的,点缀着蓝宝石的银饰,再披上了长长的头纱。卫玖瑜盘起了长发,在发间戴了一个小小的银冠;颈部和手腕上也挑了几个素雅大方的祖传首饰戴着,最后捧起绽放的蓝玫瑰。

     墙角和扶梯上开放着一串串圣洁的银铃花,正是之前周曦月在花园中发现的品种。现在的科技很发达,只要有一个样本研发出多少个都不是问题。

     它们随着微风轻轻摇动着,仿佛在说“一定要幸福啊”。

     分头行动的时候到了。周曦月和顾子婳先上了车前往洛家,卫玖瑜在她走后,马上开始跟下属最后确认一遍婚礼的流程。

     她还有惊喜要给曦儿。

     半小时过后她也出发了。洛家的祖宅被白色粉刷一新,四处也挂上了彩带和气球;而卫玖瑜想见到周曦月,还有几道关卡要通过。

     堵在大门前的是洛星晖等人。他们出了两道题,而卫玖瑜想也不想地就答了出来:从小被当作继承人培养的人知识储备量当然不会比他们少。

     在楼梯口站着的是洛星梦:“你有多爱我们家主?”

     这个问题似乎很好回答,但想说服洛星梦可没那么容易。

     “我关心她甚于关心自己、我愿意做任何她想让我做的事,她是我最重要的人。”

     “那如果让你在她和卫家之间选一个你会选哪个?你愿意牺牲自己去救她吗?”

     “我选卫家,因为那是我的责任,但我愿意牺牲自己救她。而且我有自信,不会让卫家和她陷入危险的境地。”

     洛星梦看上去对这个回答还是不太满意,但屋内的周曦月听到下属的传话却吩咐洛星梦让卫玖瑜通过。

     她就早知道这些答案了,她爱的也正是这样的卫玖瑜。

     卫玖瑜给洛家几个重要的下属送了大数额的红包后,就来到了爱人的卧房。

     经历过极夜那些难缠的任务的磨练,找鞋对于卫玖瑜来说很简单。她很轻易地在小书架和纱帘的角落找到了那双看上去有些朴素、实际却十分精致的白皮鞋,像对待世界上最重要的珍宝般小心翼翼地给周曦月穿了上去。

     待她站起身,卫玖瑜便单膝跪下递上了手中的蓝玫瑰。身边人适时地送上来了面条和甜点,让两人嘴对嘴地互喂了一通。

     周曦月还晕晕乎乎的,感觉有些不真实,倒正好方便了卫玖瑜动作。

     感觉到爱人的身子有些软,卫玖瑜索性直接把她抱了起来,直接送上了婚车。

     两家最近的风头已经够盛了,这次婚礼全程都在卫家祖宅范围内进行,不允许记者入内参观。所以婚车也没有引来多少人围观,一路顺畅地到达了场地。

     场地内的一切都被泡沫般梦幻的光环笼罩着,庄严的大礼堂若隐若现;漫天花瓣洒落在两人身上,美好得宛若童话。

     这些正是周曦月求婚那片花海中的花朵,在如今的早春时节绽放的更美了。

     洛祈康牵着周曦月的手缓缓步入礼堂内丝绒的红毯,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直到他将孙女的手放入了卫玖瑜手中,场内才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这一瞬间周曦月觉得,自己原谅祖父了。她可怜他。

     神圣的交响乐奏起,两人交换了此生的誓言。

     “我卫玖瑜发誓,周曦月将是我此生唯一的爱人;我将毫不保留地爱着她的全部,直至相伴长眠。”

     “我周曦月发誓,卫玖瑜将是我此生唯一的爱人;我愿意用我的全部生命爱她、尊敬信任她、帮助照顾她、以她为荣,无论何时何地。”

     卫玖瑜轻轻将刻着两人名字的钻戒套上了周曦月的无名指,交换了一个甜蜜的深吻。

     随即两人戴上了白色的手套,一起切开足有九层的蛋糕。

     就在周曦月以为要结束了的时候,乐声突然停了。身穿白礼服的司仪满面笑容地说道:“卫族长为夫人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现在请新娘转身。”

     周曦月在卫玖瑜的目光下回头,由缎带装饰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段段滚动文字,写下了她们从在曦城外的相识一直至今。这份记录,也可以说是情书足足有几万字,有一篇论文的长度。

     周曦月扬起了嘴角,笑着笑着眼泪就留了下来。

     卫玖瑜温柔地吻去她的泪珠,轻声说道:“我爱你。”

     “我也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