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公布
    最后一道程序是抛花球,而在这之后就代表宾客们可以不用拘束开始狂欢了。

     顾子婳接到了周曦月的蓝玫瑰:周曦月是特意抛给她的,而按她的准头当然不会落空。其他人知道这位年轻的伴娘和洛家主关系最好,也觉得理所当然。

     挨桌敬酒这种事当然有人代劳,卫玖瑜和周曦月随便吃了些东西,又打趣了方晴和顾子婳几句就直接回了祖宅。

     下属们都在婚宴上招待客人,大厅内空荡荡的。卫玖瑜亲自下厨做了些清淡的饭菜——现在她的厨艺已经磨练的差不多了。

     “阿瑜,你好歹脱了礼服再穿围裙啊。”周曦月嗔怪道。

     华丽的拖地长裙和温馨可爱的围裙真的一点都不搭。

     “遵命,夫人。”

     脱下过于精致的礼服,换上家常的装束;这才是生活最朴素的样子。

     饱饱地吃完晚饭后,两人就回了房。

     周曦月感叹道:“我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好像昨天我们才刚认识,现在就已经成婚了。”

     “我倒没有这种感觉。”卫玖瑜眼中带笑,“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卧室内的装饰没有变化,只是翻新了一遍。两人沐浴过后倒在崭新的床单上,开始了她们甜蜜的新婚之夜。

     好像一切都没有变。

     倾盖如故是人间几大乐事之一,可白首如新是否也有另一种解释:与你共白首之后的每一个眼神交汇,仍好像初见般喜悦。

     婚礼的收尾工作早已分配给属下们处理,第二天两人睡到自然醒,洗漱吃完早饭后默契地向游戏舱走去。

     上线后来到皮衣店,与柳紫琴打过招呼之后就发现她的神情明显有些欲言又止。

     卫玖瑜猜到她是不是从哪儿听说了她们成婚的消息,就说道:“柳姨你想问什么就直说吧。”

     “小羽,小汐,你们......成亲了?”

     上次两人举办公开会议的时候柳紫琴就听到有人在议论这件事,当时她只觉得稀奇,没往她们身上想。毕竟这种事对于极夜中人来说是极不可思议的——两个女人怎么能在一起呢,更别说正大光明的成亲了。之后她逐渐有了怀疑,但得知两人在现实中举行婚礼之后才敢确认。

     其实她之前也不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卫玖瑜和周曦月之间的相处模式比她与丈夫都亲密很多,只是也没往这方面想——或者说下意识地避开了这个可能性。

     “是呀。”卫玖瑜握住了周曦月的手,面上仍是云淡风轻。

     别说她们已经结婚了,就算没有柳紫琴作为一个npc也不能对她们产生任何影响。但毕竟是陪伴了自己这么久的长辈,周曦月更是已经有些把她当作亲小姨来看待了,两人心中还是在乎她的看法的。

     柳紫琴半晌没有说话。

     她清楚地明白这两个姑娘的世界与自己的不同,在街坊间的风言风语中也不是没听说过外来的那两个男性冒险者有龙阳之癖竟然还成亲了之类。对于习俗的不同,虽说她心里不能接受却也不会去干涉别人的生活。

     但别人和自己家的孩子到底是不一样的。小羽和小汐这么优秀,怎么会喜欢女人呢?

     可柳紫琴转念一想,她们俩从刚认识不久到现在可以说她一路看着走过来,难道自己还能去拆散她们不成?

     别说她没这个权利了,就算她们找了个别的女人当恋人,难道自己就舍得因为性别就分开一对有情人吗?

     周曦月看着柳紫琴似乎有些生气地板着脸,一句话也不说急得都快哭了。

     没料到柳紫琴只是锤了两人一下,能明显感觉到她没用多大力气:“你们之前还说把我当小姨看,哪有外甥女成亲不给亲姨发喜帖的?”

     周曦月愣住了。卫玖瑜深深地向她鞠了个躬:“谢谢您。”

     她能感觉到柳紫琴还是不太能接受这件事,只是不想她们难过罢了。

     “难道你们还觉得我会棒打鸳鸯不成。”

     卫玖瑜笑道:“当然不是。我们没想瞒着您,过些日子我们还会在极夜举行另一场婚礼,到时候肯定让您作为长辈出场。”

     柳紫琴面上有些犹豫:“姨并不是想阻拦你们,但是极夜里不少人都接受不了,这样对幻羽的名声应该也会有影响......”

     卫玖瑜神情坚定:“我们考虑过这些了。但您肯定也不希望人们把幻羽的族长给忘了不是吗?极夜在我们心里也很重要,没准等老了我们还会来这里住下呢,总不能一辈子不宣布我们的关系吧。”

     柳紫琴叹了口气,随即又马上挤出了笑颜:“你们做好准备了就行。”

     最近过路的居民都发现,幻羽的基地开始张灯结彩。

     有些npc就跟熟悉的玩家打听:“幻羽是出了什么喜事啊,好像你们家族过年的时候都没这么装扮。”

     被问道的玩家笑容满面地说道:“的确是大喜事——我们族长要结婚,就是成亲了!”

     那妇人吃了一惊:“城内的哪位公子竟能得道你们族长的垂青?”

     在他们心目中幻羽的族长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城内应该没人能配得上。

     那人理所当然地说:“除了我们副族长还能是谁,婶子没见她们日日走在一起吗?”

     这种应对方式是他们早就想好了的。族内的人都表现得理直气壮才能让人们尽快接受她们的关系,相信在另一个世界两个女子在一起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妇人愣住了:“可你们副族长她......她不也是个姑娘吗?”

     “是呀。”

     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还只是尴尬地走开了。

     幻羽的族人神情却没有丝毫不自在,像平常一样悠然地赶向了下一个任务地点。

     由于幻羽盟在曦城受到的关注度再加上这种稀奇的流言的传播速度总是很快,不到三天的时间,几乎全曦城的人都听说了幻羽的族长和副族长要成亲的消息。大多数人的第一想法是找相识的玩家询问,而他们也都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这个消息当然产生了些负面影响:周曦月的店铺在接下来几天销量直线下降,幻羽盟的其他产业也遭遇滑坡;人们不敢明着唾骂她们,但背地里议论还是少不了的。往常笑脸迎人的妇人们如今看到她们有些犹豫地侧过头,更有甚者都掩不住眼里的鄙夷。

     两人早有心理准备,生活倒没受到影响。

     两百年前同性恋还是被当成病态,一百年前同性婚姻在本国还没有合法;在这个封闭的背景下,人们会有这样的反应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她们减少了一部分上线的时间,放心地把筹备婚礼的资金和事务交给了柳紫琴等人,而且幻羽的其他成员也能帮得上忙。

     在消息散播出去的第三天,斯派克山谷寄来了一封信。信中艾德里安说埃里克斯不方便出场,如果她们两人有时间的话可以去一趟,他们准备了一个小型的聚会来庆祝。

     两人相视一笑,果断答应了。

     带上十几个下属,再次踏上前往斯派克山谷的旅程。

     想起当初开放新地图后的第一次冒险、得到的宝石,和彼此心中小小的思念......直到最后巨龙找到了它的主人,并以平等的身份和他生活在一起,一切都像一场梦一样。

     一年的时间没给山脉的轮廓留下丝毫的变化,但十几人还是一眼就发现了不同的地方——从进入山谷开始,有一条长长的、蜿蜒的道路,两旁断断续续地摆满了闪耀的花朵——仔细一看,那根本不是花朵,而是一颗颗璀璨的宝石。

     十几人怀着震惊的神情一直走到了雕刻精美的拱形石门前。前方是两个洁白的石柱,最上面是天使的雕塑,柱下铺满了娇贵的鲜花。

     巨龙的前半身从山洞中探了出来,艾德里安也带着笑意走了出来。

     卫玖瑜感动又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些是为我们布置的?太破费了吧,那些宝石......”

     “那些宝石里其实不全是真的,只是经过改造看着都很耀眼而已。”埃里克斯满不在乎地说,“本来我们想弄用鲜花的,但时间太仓促了来不及准备。”

     “这是我们的错,我们应该提前一个月通知你们的。”周曦月不好意思地说。

     “当然不怪你们。”艾德里安看了一眼自己的恋人,有些脸红。“其实我也有点私心,想着从没和埃里举行过什么仪式,这回也想让你们见证一下。”

     他今天穿的明显不像以往一样随便,身着利落又雅致的裤装;长年的冒险生涯会加快衰老的速度,艾德里安仍然保持着三十出头的样子显然平时也精心保养了。

     “哪还需要什么仪式,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埃里克斯说道。

     是呀。我们从一开始就踏上了孤独的旅程,只有对方的陪伴,然后随着时间的流逝自然地成为了彼此命中注定的伴侣。

     走进洞内,几人不由得惊讶地眨了一下眼睛。艾德里安和埃里克斯早已把洞穴扩建了,而最外面这一间的是专门为今天准备的;但也到处都是金灿灿的装饰。

     艾德里安宠着属于自己的龙,似乎把世界上所有闪亮的东西都给他收集过来了。

     山谷内气候较为寒冷,洞内燃着火堆,人们在厚厚的垫子上围坐下。

     “我们都没预料到你们会在一起。”埃里克斯也感叹地说道。

     艾德里安则更为实际一些:“我听说你们能在两个世界之间转换,怎么样,你们那边的人们能接受这件事吗?”

     “不用担心。”卫玖瑜笑道,“在我们那里同性结婚是合法的,我和曦儿已经举行过婚礼了。曦城里柳姨和其他人也能理解我们,其他什么流言蜚语我们也不在乎。”

     “那就好。”艾德里安站起身,从洞穴的角落捧来了两个银质的王冠,“这是你们的新婚礼物,我和埃里一起做的。”

     巨龙有些赌气地说:“我本来想用金子做的,但他非说太俗气了......”

     有艾德里安在,埃里克斯又变回了之前无忧无虑的性格。

     “我们很喜欢这份礼物。谢谢你们。”

     两个王冠大抵款式一样,但细微处还是有些区别。一个更为简洁大气,另一个的花纹则更为典雅和女性化。

     “我们很高兴你们能喜欢。”埃里克斯想到了什么,又撇了撇嘴,“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给你们在索耶再举行一场婚礼。那样我们也就能参加了,到时候你们戴上这两个银冠,一定很特别。”

     卫玖瑜看向周曦月:“这倒是个好主意,要不然我们去索耶度蜜月怎么样?”

     周曦月也有些心动:“不会太麻烦了吧......”

     “当然不会。”

     “那就这么定了。”

     洞穴深处传来了诱人的香气,艾德里安端来了色泽鲜亮的烤鹅和装在精致高脚盘里的水果。

     “你们如果不习惯吃这个的话,还有肉粥。”

     大家敞开肚子,就像庆祝盛大的节日一样饱饱地吃了一顿。

     当晚也没人嫌弃洞穴内的简陋,直接在这里宿下,顺便一同追忆着在这个世界里度过的时光。

     他们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