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 因缘定海珠,死的伟大
    “嗯!”陆百川发出一声闷哼。

     缓缓睁开双眼,天蓝如洗,白云悠悠,萦绕在耳边的是叽叽喳喳的鸟雀欢鸣声,一股夹杂着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

     “这是哪儿?我不是死了吗?”陆百川心中疑惑,脑子模糊一片。莫非只是做了一个梦?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啊!”手指狠狠掐了一下大腿,他疼得龇牙咧嘴。

     “不是做梦,一切都是是真的,我居然没死掉,我还活着。”陆百川懵了,这下终于彻底的清醒过来。

     他只记得死的挺伟大的,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因为在临死之际他看到了整个世界陪着自己一起走向了毁灭,那一瞬间的震撼简直用语言无法描述,恐怕那一幕要深深的烙在了他的心间很久很久,或许直到永远。

     回忆当时的场景,他被歹徒捅了一刀快要失去意识之时,被喷涌的鲜血染红了刚刚从古玩街上淘回来的一颗珠子。

     那珠子神奇非常,瞬间发出耀眼的五色光芒,光芒充斥着整个天地。几乎在这光芒出现的同时,仿佛从天外降临了好几道磅礴的力量,径直撕裂了整个天空目标直指珠子。

     然后他只觉眼前一闪他便失去了所有的知觉,在之前的那一刹那,山河倒转,整个世界天崩地裂,当中巨大的带有梵音的金光手掌尤为显眼。

     再次睁开眼睛时便是现在。

     无疑,那些追逐珠子的力量很可能是传说中的大能,陆百川能够侥幸不死肯定是因为那颗神奇的珠子,从珠子沾染他的血迹那一刻他就知道,因为他从中得到一个讯息,那珠子名叫定海珠。

     定海珠,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就是不知此珠是不是彼珠。

     回想相关定海珠的的信息,陆百川震惊的目瞪口呆,不是别的,他发现自己以往看过的所有东西都一清二楚的呈现出来,堪比过目不忘的本领。

     “难道这是穿越者福利之一?”陆百川心花怒放,也许是定海珠洗练了一番自己的神魂后,他才能过目不忘。

     “据传定海珠的来头颇大,混沌者,虚无也,此处即彼处,今时即明时,无色无相,粘稠而已,偶有虚空弥沫,为异物,飘荡其中。

     混沌初分,开天辟地间,清气升,而衍周天星辰,浊气沉,而成厚土幽冥,惟一周山立天地间。盘古身化山川万物,时四海洪涌澎湃、激荡不息,混沌中二十四虚空弥沫成二十四颗定海珠,五色毫光朦重,镇慑四海。

     定海珠先天而存经后天孕育而成,是为先天灵宝,有二十四颗,攒成一串,散发五色毫光、眩敌灵识五感、威力巨大犹如四海之力。

     此宝于玄都出世,自元始已来,此珠曾出现光辉,照耀玄都;后来杳然无闻,不知落于何人之手。

     后为通天教主所得,在碧游宫分宝时,将定海珠与缚龙索赐给了截教隐仙、天皇得道者赵公明,赵公明以此宝横扫阐教十二金仙及阐教副教主燃灯道人。

     封神大战中赵公明榜上有名,合该身殒,二十四颗定海珠被武夷山二散人萧升、曹宝以落宝金钱落取。

     燃灯道人又将此珠索去,他得定海珠,有言:今日方见此奇珠,吾道成矣。也曾以此宝成功偷袭了通天教主。

     封神一战,二十四颗定海珠与佛门有缘,燃灯道人为求大道,投身佛门,化为燃灯上古佛,为过去七佛之一,二十四颗定海珠衍二十四诸天,可收摄人、物,大兴于释门。”

     脑海中一连串的信息闪过,陆百川激动的甚至难以自已,那可是定海珠啊,虽比不上混沌至宝,比不得开天时的四大先天至宝,虽然仅仅只有一颗,但那也是先天灵宝,放出的五色毫光,使人睁不开眼,极易遭暗算。更杀人不占因果,根本就是出门旅行杀人越货的极品存在。

     先天灵宝每一件都应运而生,本身秉承天地间的一道气运,教派得知可镇压气运,个人得之镇压气运之效更可怕。当然,有因必有果,先天灵宝承运而生,自然与天地间有某一用处,万一没尽到用处,灵宝也会折损降阶成为先天法宝,失去镇压气运的功效。

     如此多的传说,陆百川近乎看花了眼。

     唯一让他感到疑虑的是定海珠去了哪里?他知道定海珠肯定没被夺走,真希望如记忆中的一些小说情节一样它扎根在自己的神魂里,只等将来再次现身。他倒是不愁定海珠被人发现,神物自晦,要不是因为自己,那些大能也根本发现不了它。

     不过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定海珠不是在佛教的燃灯古佛手中吗?为何会失落在他的世界里?难道佛家中出了什么大变故?陆百川毫无原则的猜测。

     尽管自知没可能炼化先天灵宝,只要此宝呆在自己身上他就心满意足了,莫名的,对这个推测他非常相信,显而易见,他不可能莫名奇妙的过目不忘,不可能独独存活并穿越至此方世界。

     “本以为整个世界跟着我一起陪葬就是死也值了,不想居然还活着,老天待我不薄啊,不,是定海珠待我不薄。”陆百川自嘲一笑,他从小孑然一身,无亲无故长大后也不是什么好鸟,整个世界的人因他而死,他不但不心生彷徨或内疚之情反而有一种异样的刺激感。

     刚想撑起身子,陆百川头后脑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一摸之下后脑上肿起来一个大包。

     原身的记忆他完美继承,很清楚为何,正是因为同名同姓的原身不小心绊倒后脑磕在了地上,结果让他捡了个大便宜。

     说起来原身也是个命苦的,父亲过世不久哥哥和嫂子嫌他在家里碍眼,一年前就把十五岁的他赶出了家门,任其自生自灭。亏得乡里乡亲看不过眼平时接济一二,原身又时常上山砍柴采药才没被活活饿死。

     想到此处,陆百川面上冷色一闪,心中自语道:“既然用了你的身体,自承担你的因果,你的怨恨我理解,放心吧,我自会为你讨回公道,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他毕竟不是原身那个少年郎,他有那份自信来处理这件事情。

     看了看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自己,陆百川眉头微微一皱,身上散发的那种气味儿实在难闻,简直就活脱脱一个乞丐。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按照原身之前的计划,他现在要去看望一个人。

     而根据记忆,那个人是伴随着一道光华直接从天上掉下来,没错,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原身把那人安顿在平时自己居住的一处破败的小山庙里。

     有此异象之人必定非凡人,陆百川自己必须得去一趟,他极为有可能有先天灵宝定海珠,可他没有具体的修炼法决,除过心中的一点好奇外,不去一趟实在不甘心。万一几十年后自己不幸老死,定海珠还不离自己而去?

     原身单纯无比,陆百川作为过来人想的比较多,那人一直昏迷不醒,去看看无妨,救命之恩所在,难道对方还能恩将仇报不成?就是恩将仇报他也认了,只当自己没那福分,反正这条命是白捡的。

     不得不说他心中有那么一丝念头,定海珠算认他为主了,自己真正面临生死存亡之时想必它不会袖手旁观。

     抱着这一丝希望,而且收益大到无边,风险很小,这个险值得冒。

     收拾心情,陆百川向陆家村后的小山包快步走去,急迫的见一见山庙里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