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4章 为修道下山暗谋
    练完十二福图后已经过去了大半天,陆百川接着想修炼第十三幅图时怎么也修炼不成,不是摆出姿势念不出咒语,就是念出咒语摆不出姿势,总归就是统一不了。

     他更发现自己消耗心力太大,难以集中精力,到此,才恍然明白功法中有提到的经验,他这是倒了今日的极限,只能等到明日再次修炼了。

     纵使心急如焚,纵使再有不甘,陆百川也不得不放弃修炼,因为他知道要是继续修炼下去只会有害无益,对身体造成过度的损伤,得不偿失。

     回过头来看自己,瘦弱不堪,面有菜色,如此脆弱的身体,他能够坚持修炼到前十二幅图已经很不错了,要是身体强壮,说不得一鼓作气能够修炼完成所有的图幅。

     要想修炼出真气可不是凭空想象的来的,陆百川此刻是多么的希望自己就像记忆中的那些主角一样盘膝而坐一吐纳就能修炼出真气。

     炼精化气,精元从何处而来?还不是从日常的食物中而来。

     吃糠咽菜,干嚼馒头,没有半点荤腥的补充,有时还不得不饿着肚子,原身勉强能够维持饿不死的生活。

     对这种生活,不用说开始修道,就是还没有修炼,陆百川都不打算忍,这哪是正常人过的日子。

     穷文,富武,破家的道士。

     师父没能给自己留下修炼所需的物资,陆百川只能自己想办法,以他目前的处境,功法是上品不用担心,要想不拖累修炼的速度,要想在半年的时间达到胎动之境,除过好吃好喝之外,还要大量的名贵药材物资提供修炼所需。

     他虽然没有修炼到开脉期的任督二脉,不能炼丹,但可以购买药材进行药浴或服食,九阴图解中在这一小境界有配套的三种药方,分别为乾元锻体汤、四君补血汤和八珍大补汤,前者为药浴,后两者口服。

     陆百川看了三种药方,其中的多是极为珍贵的药材,他现在身无分文,无权无势更无实力,标准的四无人员,连顿饱饭都吃不上,想这些有点远。

     “不对,我还是有些钱的。”

     一拍脑袋,他从身上摸索出一小串铜钱来,在手掌中掂了掂,这是原身今天好不容易才去清泉镇上卖了一捆柴换来的,一共一百文。

     要说标价一捆柴得要一百二十文,谁让他年纪小,又一身乞丐的行头,被人生生压去了二十文。

     一个普通成年人吃饱一天要消耗一点五升到两升的粮食,再搭配上其他副食,大约要花掉二十文。这是普通人的,要想好一些,早饭加点荤腥只会花费更多,一人每天大致要花一百文的样子。

     陆百川算了算身上的钱,要想顿顿吃饱只够五天之用,要想大鱼大肉一天一百文都不够看,不由自嘲一笑。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市面上一个包子一文钱,一个烧饼两文钱,原身本打算用作一月的花费,陆百川可不行,他如今要紧的是修炼,可不会省吃俭用,暂时吃不上肉可以,但必须能够保证吃饱,吃不饱饭又如何修炼?

     只有五天时间,陆百川心里琢磨开来。

     “看来必须要尽快处理原身家里的事了,按照本朝大齐国的继承法,财产是诸子均分制,原身起码会分得四十亩地。”

     “这等民事案件一般由里正负责,或者镇上的蔷夫负责,不能直接告到黑河县衙,就算告到那里县令也不会理会。”

     “原身也是够蠢的,你本就无依无靠,不给人家一些好处还想让人秉公办理,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陆百川原就打算先用合法的手段把自己该得的那份拿回来,这次不过更加急迫罢了,之后定要让那对夫妇好看。

     看了看天色,差不多酉时,离天黑尚有一个时辰,来回一趟来得及。

     他本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决定后当即快步出门,直奔山脚下的陆家村,到村口时看到了熟悉的村民。

     “百川下山来了。”

     “婶子好。”

     “东叔遛弯呢。”

     “小狗子还不赶紧回家去。”

     “涛哥在忙呀。”

     ……

     因为都是一个村子的人,陆百川依着记忆一一热情的打招呼,没有这些人时常的救济,也就没有原身的现在。

     “多么好的孩子。”

     “可惜了,天杀的那一家子。”

     “太可怜了,好人没好报。”

     “老天有眼,总会有报应的。”

     ……

     一些人的感叹再一次传入耳中,陆百川面上平静,心中更加平静,外人能做到如此,已经证明乡民的淳朴厚道了。

     “你怎的在此?”陆千云看到自己的弟弟面色陡然一变。

     陆百川同样发现了迎面而来的陆千云和佟玉梅夫妇,两人有说有笑的神情顿时敛去,皆一脸厌恶的撇向自己。

     “我就为何不能在此。”他本想继续说“走开,好狗不挡道的”,一想到他刚刚修炼,根本不是陆千云的对手。

     百姓通常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陆家村背靠大山,山中盛产人参,村民基本上各各都算得上山民,不管利益纷争还是采药捕猎,拉弓射箭打斗都是把好手。

     陆千云在村中算不错,陆百川现今完全打不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忍一时风平浪静,他只有先忍着。

     “呵,还学会犟嘴了,是不是讨打?”佟玉梅尖锐的声音突然响起。

     实力不如人,陆百川再忍,默头就走,根本不打算理会他们。

     “没卵子的孬种,早该饿死得了,活着浪费粮食。”佟玉梅肆无忌惮的嘲笑声从背后传来。

     “走吧,别跟他废话。”陆千云冷漠道。

     陆百川面上冷笑,心道:“看你们能嚣张到几时。”

     来到里正家,敲开门。

     “是你,你还来干什么?”开门的正是是里正。

     “我有要事跟你商量。”

     “不用,你的事我管不了,你另请高明吧。”说着他就要关门。

     “假若你肯为我主持公道,我愿意把得来的田地全部卖给你家。”陆百川接着补充道:“要是你们不愿,我只好去找蔷夫,相信他会给我讨回一个公道。”

     里正本来不正眼瞧陆百川一眼,这下全身一震,颇为吃惊的看了过来。

     “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陆百川早都想好了,他要回土地可不会去种,那种方式来钱太慢,只要短时间内的现银,拖上几月半年,到时他实力大幅度提升,还拍弄不到钱不成。

     事情轻重缓急他分的清楚。

     “进来谈。”里正终于露出笑容。

     陆百川心中哂笑,跟着他来进的大门,别看这位只是一村的里正,着实弄了不少钱,把自家修建的不差于黑水县城里的人家。

     两人来到客厅分宾主落座。

     “是谁跟你出的这个主意?”里正饶有兴致的问道。

     “没人,是我想的。”

     “哦?”里正不是很相信。

     陆百川淡淡道:“碰壁多了自会懂得一些道理,没到自己手里的东西终究不是自己的。”

     里正抚掌大笑:“百川啊,我倒是小瞧了你,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放心,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此事包在我身上,只不过……”

     “我可以立下字据,我的那五十亩地要回来后转卖给你,与我再无干系。”陆百川顿了一下,又道:“你必须先给我买地钱,我拿走银子,之后的事情不再管,还有,他陆千云凭白种了我五十亩地一年,补偿归我,我爹留下的其他财产对半分后,那部分补偿也归我,你看如何?”

     里正皱眉道:“这些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但价钱怎么说?”他见陆百川说的头头是道,分明心中早有成算,便试探的问

     “我可分得五十亩,其中上等田十亩,中等田二十亩,下等田二十亩,按照常价,上等田每亩十两银子,中等田每亩八两银子,下等田每亩五两银子,折价总共三百六十两银子。”

     “太贵,别忘了没有我你一两都得不到,我只出二百两。”里正算盘打得精细。

     “别忘了我还可以去镇上找蔷夫,里正,要不是逼不得已,没人会傻到去卖田地,平价卖给你,你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本,那可是田地啊!三百六十两不还价。”

     陆百川深知百姓把田地看得非常重,常常有钱没地儿买,价格有时虚高很多,有的人更为夺取田地不择手段,违法犯罪的事情没少做。

     里正也不例外,可现在这比生意完全没有风险,正常人都知道该如何抉择。

     里正听出陆百川的话外之意,没有他还有别人,并不是离了他事情就办不成,怪不得有恃无恐。

     “成交!”

     立下字据,陆百川怀揣三百六十两银子满载而归,至于田地已经归了里正,相信里正为了自家的田地会拼命的。

     “陆千云、佟玉梅,你们的好日子快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