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6章 胎动之境
    借里正之手,陆百川轻而易举得到得到了自己应得的东西,并且借此一举消除了原身的怨气。他只觉得浑身陡然轻松,仿佛心中一下子卸去了一块大石一样。

     这让他意识到自己做的很及时。

     上等田每亩年产六石粮食,中等田每亩年产四石粮食,下等田每亩年产两石粮食,每石粮食按一两银子折算,总计一百八十两两,扣除应交的三成税收,在五十亩土地这一块上陆百川得到一百二十两的补偿。

     陆家其余资产核算下来总共有二百二十两,陆百川得其余一半一百一十两。

     两方面算下来他总共得到补偿二百三十两,加上昨天下午从卖地那里得到的三百六十两,陆百川如今身上有银钱总共五百九十两之巨,堪堪六百两。

     平摊在半年六个月之内,一月花销有整整一百两,一天可得三两之多,平摊在一年十二月之内,一天可花一两多。

     一年时间里,就是顿顿吃肉都不成问题。

     有钱的陆百川当然不会亏待自己,赶紧先给自己换套几身舒服的衣裳,反正上好的衣服花不了几个钱。

     还有他总不能一直住在破庙里吧!

     说真的,住在这里他都有些提心吊胆,倒不是害怕鬼神之类,他真怕哪一天夜里正睡觉,忽的一下山庙倒塌,把自己平白无故的埋在里面岂不冤枉的很啊!

     再加上天气慢慢转凉,夜里睡觉哪能睡得安稳,过一段时日,或许能把自己给冻死。

     因为自己要修炼的缘故,为了不被人打扰,陆百川不打算在山脚下重新盖房,住在山上就挺好的,清静又没人打扰。

     地方是现成的,他打算让人把这个破庙给拆了,重新建造一栋简单的屋子,花费下来也顶多是五十两。黑水县城里买套独居的小院,撑死了两三百两银子。

     陆百川在村子里谈好泥瓦匠,让他们当日就赶紧到山上动工,刚谈好生意要走,一个老人踱步而来,身后跟着眼睛红肿、憔悴不少的佟玉梅。

     陆百川站定,望着他们两人。

     “百川,刚谈完事情啊,我听说你要你要把房子建在山上?山上多有不便,最好还是搬下来住吧,大家彼此都好有个照应。”老人声音缓慢有力。

     这人陆百川有印象,正是原身这一支陆家的族长,记忆中原身可没少哀求这位和善的老人为他作主,可惜自始至终对方无动于衷,明摆着偏向陆千云一家子。

     正因为宗族偏袒不管,逼的原身没有办法才诉诸朝廷,尽管因为方式不对没有办成。

     有原身那个惨兮兮的先例在,陆百川压根就没考虑过在宗族内解决问题,直接找到里正,给足好处,雷厉风行的解决掉麻烦。

     这两人的来意,陆百川大致心里有数,无非看到陆千云承担了所有的罪责,没有意外绝对要流放一年半,他们过来绝对是来求情的。

     这里讲究民不告,官不究。

     只要自己主动撤去诉讼,陆青云才会被免去徒刑之罪,但那可能吗?

     心里想法一闪而逝,陆百川颇为疏离的客套:“住在山上清静,你们要没有什么事我要离开了。”

     “等等!”佟玉梅叫住作势要走的陆百川。

     陆百川仿佛没听到一般继续往前走,直接把她当成了空气。

     “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们该受的惩罚都已经受了,你也得到了你应有的东西,你就行行好,放过我们吧!我们都知错了。”

     陆柏川依旧一步步向前走。

     佟玉梅突然脸色扭曲,眼睛喷火,高声破口大骂:“陆百川你听着,哪有你那么对待自己嫡亲大哥的,你这是不悌,你就不怕别人耻笑,天打五雷轰吗?”

     陆百川回转过身子讥讽道:“他不仁我不义,一年前把我赶出去还不是想让我去死,这就是报应,别人耻笑也是耻笑你们,举头三尺有神灵,天打五雷轰的对象也是你们。”

     “百川,得饶人处且饶人,千云毕竟是你的亲哥哥,你怎么就这么忍心看着他受罪呢!”

     陆百川转向老人:“你也好意思开口,当初你漠视不管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我被赶出家门你就忍心了,现在回过头来说这句话你到底脸红不脸红?”

     “放肆,你竟敢跟我如此说话,你还当不当自己是陆家子孙,还有没有把我这个陆家族长放在眼里?”老人气得吹胡子瞪眼。

     “呵呵!”

     留下一声意味声深长的笑声,陆百川一拂衣袖扬长而去,他没那份闲功夫跟这帮人纠缠。

     望着陆百川远去的身影,佟玉梅狠狠的跺一跺脚,恐惧、迷茫之色尽显。

     “他……岂有此理,气死我了,我看百川他是铁了心了,根本油盐不进,我是没有什么办法了,要不你再找找其他人说说情?”老人先是气愤,然后就是一声叹息。

     “冤孽呀!”他转身就缓缓离去。

     呆呆发愣一会儿,佟玉梅才如丢了魂似的晃晃悠悠回家。

     陆百川看透了陆千云和佟玉梅夫妇的本质,他们就是那种欺软怕硬之辈,你只要强硬了,他们就变得软弱。而一旦软热,他们会得寸进尺。

     了却一桩心事,更得到了足量的银子,陆百川然后一股脑的投入到修炼当中。

     为加快修炼,陆百川不吝大鱼大肉,同时比较三种药汤的优劣,决定打算立刻着手购买其中的四君补血汤,在三种配方药效相差不多的情况下,就它相对来说能够便宜一些,唯有四种主要药材。

     小心谨慎起见,他自然不会死板的照着配方抓药,而是分开在几家购入,并且一次性购入过量的药材,如此一来,相信外人察觉不出配方的猫腻。

     抓一次药大概花费五两银子,可分三天六次服用,身上的银子足以坚持到半年之后。

     一切准备就绪,陆百川决定一鼓作气修炼到胎动之境,有了真气护体,寻常的壮汉十个都不是他的对手,到时起码有了那么一丝的安全之感。

     半月之后,陆百川已经能够一次修炼完成九阴图解的所有三十六幅图,显然,痛的时间更长,次数更多。

     一月之后,他对九阴图解逐渐熟练起来,每一幅图都做的像模像样,不再如最初之时的艰难,咒语也念的越来越纯熟。

     二个月后,三十六幅图每每前后两者之间不再磕绊,勉强能够顺利的修炼下去,身上的疼痛感大是减少,很显然功法对身体的调理进一步加深。

     三个月后,他对三十六个动作和咒语理解的越深,身体疼痛感再次消弱一层。

     四个月后,……

     五个月后,……

     快要六个月,修炼时候已经完全没有疼痛感,证明身体已经快要被锤炼到了最佳状态,距离胎动之境不远矣!

     是日,天暖气清,一轮红日东悬。

     林间尽是知了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仿佛永无止尽。

     陆百川正在自家崭新的小院里熬药,正是一直修炼了快要半年的四君补血汤。

     此汤熬制之时,首先用武火猛烧一阵,然后再用文火慢慢熬制一个时辰,此刻已经快要成功,一股浓郁的药香味从中散发出来。

     “成了!”

     扔掉扇子,陆百川小心翼翼的端起药罐倒在一旁小凳上的碗里。差不多一刻钟后,他端起已然不烫的药汤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擦了擦嘴,趁着药劲发作当即开始修炼。

     从第一幅图开始一直到最后一幅图,药化逐渐化成数股热力向身周身各处扩散而去。

     陆百川的动作快慢有序,行云流水,咒语抑扬顿挫,高低起伏变换不定,有时低声浅语,有时高亢嘹亮,有时骤如疾风暴雨,有时缓如老牛拉车,有时犹如九天之上的雷霆,有时犹如九幽地狱里的鬼神,……

     动作姿势和咒语相得益彰,那种独特的节奏韵律竟没有使人丝毫感到突兀,好像一切“本就如是”那种感觉。

     一遍之后再来一遍。

     当演练到第三幅图时,陆百川突然感到体内有丝丝电流产生,夹脊处传来股股震荡的气息,心中大喜,那丝丝的电流就是炼化精元后产生的真气。不敢怠慢,他聚精会神的继续修炼,神态更加专注,更加认真。

     随着修炼,体内像电流一样的真气越聚越多,犹如耗子一样不断跳跃,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丹田里。

     打完一遍又一遍。

     直到心中蓦然一空,不再生出真气,陆百川才意犹未尽的收功,仔细体会丹田中“不断跳动”的极为微弱的真气。

     “时间没到六月,功夫不负有心人,胎动之境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