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6——兽化形态
    “那就好?搞不清楚你在想什么,不过下次准备好了再来,你太着急了。”赵源看着被自己削成棍子的陈晴空,平静的说到。

     “那个,赵源。”陈晴空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赵源,最终还是叫了全名:“为了完成考核,对不起了。”

     “对不起?是什么给了你对不起我的自信?”天使没有所谓的表情,但赵源的声音有些微微的愤怒。

     那是一种被小看甚至是被鄙视的愤怒,一个被削成棍子的天使,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菜鸡,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呢?

     赵源重新按下了炎刀上的按钮,上万度的高温让刀刃变的通红,空气开始扭曲。

     陈晴空躺在地上,从他的视角看去,半个赵源被笼罩在扭曲的空气中。只见赵源将炎刀的刀尖朝下,慢慢的抬起了炎刀,然后将刀尖对准了陈晴空的胸口。

     “天使胸口的正中心,有一个叫做核心的东西,这是天使的要害。只要核心碎裂天使就会立刻死亡。所以,你的自信到底是什么?”

     陈晴空看着扭曲的刀尖,思绪在刹那间回想起了当初初代天使记忆冲击的时候,那个时候,陈晴空得到了两种天使特殊形态的开启方法。

     第一种按照陈晴空现在的知识完全无法理解,那些记忆都模糊不清。

     而另一种,很简单,很直接,很粗暴。

     “我生于天上,于此间堕于天下。兽化!三重天!”

     陈晴空按照记忆中的方法,在心中将这句话默念了一遍。

     在心中刚念完,陈晴空就发现了变化。虽然他没有痛觉,但他可以感受到其他的知觉,比如后背和地面的触感,伤口处的温暖。

     但是当他默念完后,所有的知觉都消失了,除了能够看到,其他什么都不存在了。陈晴空觉得自己就像变成了一个旁观者。

     这是陈晴空第一次使用特殊状态,虽然已经在记忆中知道了大体效果如何,但第一次使用大抵还是会有些紧张的。

     赵源原本想要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虐杀,但是突然间就看到了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恐怖景象。

     陈晴空被削掉的四肢伤口处,突然大量的肉芽开始蠕动起来,一秒钟左右的时间,新的四肢已经完全的重生了出来,奶白色的肌肤上还带着大量透明的黏液。

     赵源突然感受到了像针扎一样的痛楚,那是多年时间下来危险的本能预感。想也不想赵源猛然发力,将手中的炎刀用力刺下。

     但是,就在他拿刀的手刚刚动了一寸距离,陈晴空重新长出来的左手划过了一道白色的闪电,将赵源握刀的手牢牢的捏住。

     “噶~”

     手骨被捏碎的声音清脆的在房间中响起,赵源的右手直接被捏碎,冰蓝的血液滴落到炎刀的附近化成白雾缭绕开来。

     炎刀掉落到地面,自动关闭了加温效果但还是将金属地面灼烧的通红。

     “呃……”手臂被活生生捏碎让赵源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痛苦没有让赵源奔溃,而是让他的战意彻底的迸发出来。

     “右手手腕彻底碎裂,被牵制住很危险,必须拉开距离!”

     脑海中瞬间闪过下一步的策略,赵源脚下发力向后退去。

     陈晴空,不,‘陈晴空’好像洞悉到了赵源的意图,左手轻轻的往后拽了一把,在一前一后两股力量的作用下,将赵源的右手臂轻松的拽断,看都不看一眼就丢到了身后。

     赵源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作为始作俑者的陈晴空,更是被吓得不轻。

     那些记忆中只提到开启这种兽化模式以后,天使会舍弃人形,不可逆的转换成野兽形态,爆发出异常恐怖的力量。

     但是,完全没有提到开启兽化形态以后,天使会自己行动。陈晴空就像一个清醒的旁观者,看着天使将赵源的手捏碎然后扯断。

     赵源停下身子,断手之痛疯狂的折磨着,但是丝毫不影响他,曾经比这更惨烈百倍的伤势都经历过,对于御神者来说,承受不了痛苦意味着什么都不是。

     事情已经完全超脱了赵源的预想,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陈晴空要在那种时候问那样的问题了,这个样子的天使,不要说见,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主天使的特点就是能够自愈,但四肢被削掉那种伤势,没有几个月根本自愈不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一秒钟,绝对不会超过两秒,完全的愈合了!

     还有那种瞬间反应的速度,能够捏碎天使手腕的力量,绝对不是31%的契合度可以发挥出来的。想要用标准体型的主天使徒手捏碎手骨,最起码需要达到50%以上的契合度。

     每个御神者都有自己的秘密,连自己都无法解释和叙述的秘密。

     或许,这就是陈晴空的秘密。

     “开启对战模式。”赵源对着空气说了一句。

     “确认。开启对战模式。”房间中突然传出了声音。

     房间中的所有链接舱,全部开始下沉,然后地面合拢,四周的墙壁上也开始降下厚实的金属闸门,将整个房间彻底的封闭了起来。

     赵源看向‘陈晴空’,发现他并没有攻击的动向,而是四肢着地趴在地上不停的抖动,身上爆发出密集的爆豆声,明显肌肉和骨骼在飞速重组。

     赵源看到对战模式顺利启动,爆发全力向着墙角跑去,直到他跑到堆放装备武器的墙角,从墙上拿下来一面巨大的塔盾,他才舒了一口气,重新看向还在那边颤抖的‘陈晴空’。

     塔盾差不多有三米高,一米六的宽度,厚度足足有四十厘米,说是一面盾牌,不如说是一扇大门来的形象。

     “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我要认真了。”

     失去了右手掌,但不影响塔盾的使用,将右手臂固定在塔盾的扣环里,左手辅助塔盾,依旧可以发挥出不俗的效果。

     陈晴空听到了赵源的话,他想说些什么却无法做到,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对天使的掌控,最让他有些无法理解的是他甚至无法断开和天使的超感链接。

     “吼!”

     ‘陈晴空’的面部装甲突然碎裂,一张长满了利齿的嘴巴出现在了脸上,巨大的吼声从‘陈晴空’的嘴里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