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3第61章 家宴
    午夜,高档小区的二十五楼,一户人家的落地窗半开着。

     五月的天气,虽有丝丝寒气,房间内传出的呻吟,让人增添了一丝燥热与不安。

     窗帘是三层的,最外面是遮光的,里面是浅紫色的紫藤花的窗帘布,最里面是一层薄紫的纱,随风飞扬。

     呻吟声越来越急促。

     “啊……”男子发出一身低吼,将身体的温热全部喷入女子体内。

     女人只觉得小腹一阵灼热涌入,她发出嘤嘤的声音,细碎的传来,一股□的快感由小腹发散到全身。

     男子有些疲惫的从女子身上下来,靠在床沿,喘息着。

     “喝点水吧。”女子打开床头灯,张婉婉那精致漂亮,化妆淡妆的脸在灯光下,看着越发迷人,她全身都未着寸屡,薄薄的被子盖住腹部一下的地方,她侧身去拿水杯,□在空气中的胸脯如雪般白皙。

     温海涵看不见前方的春光,只能背着光,看见女子光洁的后背。

     刚刚要了她一次,可是仿佛怎么也要不够一般,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抚上她的背,一直往下滑去,滑到股沟,向下,摸到花丛里面已经有蜜汁流出,也不知是自己刚才的温热,还是她又想要了呢。

     “不要闹了。”张婉婉转身嗔道,把水递给她,她转过身来,上身□的显示在他面前,他神色一凛,这样的女子,让自己不着迷也不行了。

     清纯的脸蛋,却这样**的把身体□出来,无一丝害羞,让他越发着迷。

     他喝过水,俯身到她身上,顺手把水杯搁好,自己嘴里的一汪水,渡给她。

     女子细碎的呻吟,和男子的粗气,在午夜又响了起来。

     翻云覆雨一番之后,张婉婉有些疲惫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也不理会继续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温海涵的手。

     “婉婉,你为什么一定要嫁给温路珩呢?”温海涵神色凛然的说道。

     没有人知道他在刚来北京的时候,就遇到了在酒吧买醉的张婉婉,两人一夜缠绵,不想事隔三日后,居然发现是张家小姐。张婉婉曾经告诉她,说那次他住院,在南京的时候去过,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在昏迷,她也不过是隔着玻璃远远的看了一眼。

     “他是我爱的人,我张婉婉看上的人,必然是要做我丈夫的。”张婉婉慢条斯理的说着,动也没动一下,却不容忍质疑。

     温海涵不敢说些什么,因为和张婉婉秘密在一起这么久,他已然知道她的脾气,如果倔强起来,肯定会和自己吵起来,他也知道温路珩的好,幼年就对自己格外照顾,自己也对他有很强的亲切感。

     “可是,你看他现在居然和冷家骚蹄子不清不白的。”温海涵厌恶的说道。

     “哈哈,不清不白的,那丫头不是已经被你用计赶走了么?昨日见到路珩哥,对我也算多看了几眼。”她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来,起身看了看被自己扔在沙发上的蓝色短裙。

     “你就不能和我在一起吗?我也是温家少爷。”温海涵实在不愿意看见她这副心中只有温路珩的模样,说道。

     “你……”张婉婉转头看了同样起身的温海涵,他的身上还有些许伤口,看着很是清瘦,没想到床上功夫还这么了得,她浅浅一笑,“你不过是我一夜情的对象而已。”

     温海涵脸色如冰霜一般。

     “当然了,如果你能帮我嫁给温路珩,做温家的小少奶奶,只要你想要我,我随时都可以给你。”张婉婉逗乐的笑着道。

     温海涵躺下,背对着她,声音有些沉闷,“我不是在帮你了吗?你想要的,我都在尽力帮你,我父亲还以为冷家那骚蹄子是因为比我更得爷爷奶奶的喜欢,我才那么对她的,有时候我自己都会以为我是一个喜欢争大人宠爱的小孩子。”

     “你本来就是小孩子啊。”张婉婉笑眯眯的睡下,从后面抱着他。

     她身体因为□在外面良久,已经很冰凉了,胸前两粒漂亮的凸起,冰冰凉凉的挤压在他的后背上,让他又燥热起来,“你可不可以不要总是勾引我,明知道我对着你把持不住。”

     张婉婉低声呢喃道:“那就被把持了,不过我希望你能认清楚,我爱的是路珩哥,你只不过是床伴而已。”

     温海涵如冰霜阴沉的脸色,掩埋在这一片羞涩可餐的美人腿下。

     一晃就到了周末。

     温儒辛打电话让在学校放假的温路珩回来吃饭。

     温路珩自从上次和父亲的一席谈话之后,也不再那么抗拒回来,应允了,说礼拜六的晚上回来。

     这可高兴坏了温母,急急忙忙打电话叫已经搬出外面住的路森和海涵回来。

     自从上次那件事情之后,家里可好久没热闹一下了。

     温海涵现在身体刚刚好,已经回部队去了,只不过是挂着一个小营的副政委的名号在。他最早回来,开着车路过张家的时候,眼睛不由自主的瞟了一眼,这个时候婉婉肯定去忙店里的生意,怎么会回家。

     院子里面的榆树已经又发芽长了新叶,他的车还未到门口停下,远远的就瞧见爷爷和谢文毅在树下下棋。

     “踏马!”谢老爷说道。

     “飞象!”温儒辛也不甘示弱。

     “将军!”谢老爷子得意的说道。

     “上士。”温儒辛一抹额头的汗。

     “再将!”谢老爷子的手随意的推了一下炮。

     温儒辛一看,自己似乎没有赢的可能了,索性耍了赖,“不行不行,再来一局。”

     温海涵停好车,笑着道:“爷爷也会赖皮,这可是我亲眼瞧着是谢爷爷赢得此局。”

     “好小子,这帮着外人说话呢。”温儒辛拍拍身边这个石凳子,示意他坐下。

     “这叫帮理不帮亲。”谢老爷子哈哈大笑说道。

     温路珩的车开过来的时候,瞧着的就是这样一幅其乐融融的模样。如果不是前些天父亲去学校找自己说的那些话,只怕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呢。

     “儒辛啊,你家小少爷回来了,我就不叨唠了。”谢文毅起身,说道。

     “谢叔叔吃过了吗,留下来一起吃吧。”温路珩下车后,说道。

     “不了,我家星星今天下午要从法国回来,想来应该已经要到了,我得回去准备准备。”谢老爷子说完,按捺不住的喜悦。

     “也是好久没瞧见你家这小屁孩子了,听说最近在国外可是火的很啊,各种巡演的。”温儒辛收拾一边收拾棋子一边说道。

     “哎,我可不管他的事情,只管给他吃好住好就成了。”谢老爷子说完,笑呵呵的往家里走去。

     “都进来吧,就等开饭了。”温母系着围裙,走到玄关的地方喊道。

     祖孙三人一同进屋。

     温路珩一个人跟在身后。那天父亲说,让自己和张婉婉在一起,因为似乎发现大哥和张勤有什么关系,好像他们二人现在在一起开发什么房地产的项目。

     承建方是张洋溢,而投资人里面也有张婉婉。最重要的是批准的是大哥温路森,材料和建筑这方面批准的是张勤。因为父亲觉得这几人在一起,突然搞这么个工程,肯定有猫腻,所以让他假意和张婉婉在一起,然后探探虚实。他问起父亲为什么不直接去问大哥,父亲却说,你大哥心思缜密,既然这样的事情忙着做,肯定不会告诉我丝毫,不如你去问。

     其实他挺疑惑,为什么父亲要让自己和张婉婉假借恋爱之名去调查,回到家里,他才明白怎么回事。

     “路珩回来了啊。”温母高兴的说道,“妈听说你现在和婉婉在一起,妈真是高兴,你们啥时候结婚,妈好给你准备准备。”

     温海涵听到这话,眉头一凛,露出些许不悦来,却一闪而逝。

     “没那么着急。”温路珩说道。

     不消片刻,温路森也从单位赶了回来。

     一家人吃的其乐融融。

     只不过温海涵席间总是动不动挤兑温路珩两句,经常惹的饭桌冷场。

     好歹温母配合的会说两句:“海涵不是最喜欢和路珩玩的嘛,路珩书架上哪里有小人书,他都还记得一清二楚呢。”

     温母说完这些,倒是温路森不自在起来,妻子早逝,他从小就没怎么管过温海涵,平时只管宠着或者打骂着,还真不知道自己儿子幼年居然喜欢小人书。

     “奶奶,你又笑话我了,只不过当年摔的疼了些,被小叔叔拉去看小人书,转移一下注意力而已,而且这么多年没来这里,总想怀念怀念找些以前的感觉嘛。”温海涵一般吃菜,一边解释道。

     “那倒是,你要是希望以后就都送你了,反正我也用不到了。”温路珩笑着说道,心理不禁厌恶起来,若不是你找到那照片,又怎会生出那么多的事端来。

     “那不错,那要是我喜欢,可真搬走了,只要小叔叔到时候不想念自己收藏那么多年的小人书就好。”温海涵回到。

     一桌子人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