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2第70章 订婚典礼(下)
    一个小时候。

     “李少爷,您看看。”lucy自信满满的声音,似乎也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李轻舟放下手上的杂志,抬起头。

     只瞧见那女孩,身材高挑,一身大红色抹胸红裙,知道膝盖上面,露出修长的小腿来,腰上一根白色蝴蝶结的丝带,脚下是大红色高跟鞋,头发被高高的挽起,露出光洁的额头来,随意的眼线,却感觉不到丝丝魅惑在里面,橘色的唇彩,看上去鲜亮客人。

     她抿嘴浅浅一笑,李轻舟只觉得这是这世间最美的风景了。

     随即他眉头一皱。

     “怎么呢?不满意?”lucy疑惑的问道,无疑,这女孩原本就极美,身上是不施粉黛自然的气息,装点之后,随意的衣服都能熠熠生辉。

     “不是,太好看了,你给她找件不那么显眼的衣服。”李轻舟说道。

     雨桐对着lucy笑了起来,“说了,去宴会,我还是穿的低调点好。”

     “知道了,我在去找衣服。”1ucy似乎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定要将自己打扮的平凡一点去宴会呢,如果她有这么好看,一定会把自己打扮的艳压群芳。

     lucy找到一件白色连衣裙,虽然也很端庄,却看着普通极了,她又找来一双白色鱼嘴坡跟鞋递给她,因为知道雨桐怀孕了,所以并不敢给过高的鞋子。

     雨桐换了出来之后,整个人仔细看还是会觉得漂亮,但是却没有那么显现了,李轻舟满意的点点,付账道谢之后带着雨桐离开了这里。

     待他们走后,店里的收银小妹问道:“老板,你怎么对情敌还这么用心啊。”

     lucy笑着道:“什么情敌不情敌啊,我听着那姑娘叫李公子叔叔呢。”

     “居然有这么大的侄女,你之前不是说那小姐还怀着孕吗?我瞧着年纪不大也不像结过婚的人啊。”收银小妹继续八卦。

     “李公子的事情,还是少问的好。”lucy说道。

     “我们是少问啊,可是老板却盼着李公子来的哟。”收银小妹调笑道。

     lucy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感情这种事情,怎么说的准呢。

     李轻舟刚出了店铺,就给助理打了电话,让其开车到门口接,不想却一直堵车在。没办法,只得和雨桐往前走一点,然后去不算特别堵车的地方上车。

     他瞧了瞧时间,已经快七点了,不禁有些着急起来。

     反倒是雨桐叫住他,“李小叔,不用那么急的,就算八点开始,肯定还是会开两三个小时的party的。去晚点也无所谓的。”

     李轻舟怕她摔着,牵起她的手,“还是牵着吧,你穿着高跟,我怕你摔着了。”

     她点点头。

     她本是极少穿高跟鞋,而且李轻舟也没怎么在路上这样带着女人走过,她一直走在导盲线上,一个踉跄,差点摔了,还好他拉牛牛的扶住她了。

     他看了看手表,得加快速度,如果在往了,路上还堵车,那还不知道要等到何时才能到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一把把女孩抱起来,公主抱的加快速度往前面走去。

     “李小叔,你这样不好的。”她有些紧张的说道,路上的行人无不侧目的看着这一对容貌俱佳的男女。

     女孩被抱着,露出不禁意的娇羞来。

     李轻舟却是以平常口气说道:“要是再不走快点,只怕咱们两人都要迟到了,你还想见你小叔叔吗?”

     “当然想了。”她脱口而出。

     “那就我抱着你走,待会儿我们要是晚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国宴大厅肯定宾客云集,晚到了,就不容易发现你小叔叔人了,如果他可以躲起来的话。”李轻舟解释道,让她不在那么抗拒被他抱着。

     她点点头,把头埋的很低,似乎要钻进他的胸膛里面去。

     六月初的天气,已经开始慢慢热起来,她温热的呼吸,一波一波的打在他的脖子上,他只觉得自己热的似乎会燃烧起来的时候,终于看见了停在路边的自己的车。

     车内开着冷气,让他的心理的温度渐渐的冷了下来。

     助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拿出一个木制的礼盒,“这是一套木雕,是李委员吩咐我给您的,让您给带过去。”

     “我爸还怎么说。”李轻舟问道。

     “李委员没说什么,只是说让您代为送礼,他今天晚上要接见外宾,所以就不去了。”

     李轻舟打开木盒,映入眼帘的是一块真丝绣花的并蒂莲花,掀开并蒂莲花,就是一块上好乌木雕刻的百年好合的字样,下面是枣花儿树,看上去非常好看。

     雨桐一直很喜欢木雕,看见这个简直惊为天人,“世上居然还有这么细腻精致的木条。”

     “你喜欢?”李轻舟问道。

     她点点头。

     “那给你吧。”李轻舟把真丝帕子重新放好,然后盖好盒子,递给雨桐。

     “给我……”她错愕的说道。

     “拿着呀,你刚才不是喜欢吗?”李轻舟笑着道,难得她除了喜欢大花,还喜欢这木雕。

     “不要不要。”她推辞掉,“这是李爷爷给你的随礼,你怎么能随意给我呢,况且给我了,你还怎么随礼啊。”

     李轻舟见她不接,对着助理问道:“我爸爸可有说,一定要随礼?”

     “老爷子没说,只说不要失了礼数才好。”助理答道。

     “那车上可还有什么礼物?”李轻舟问道。

     “还有一副莲花的真丝画卷,也很精美,价值不菲,是当代知名画家的亲笔。”助理答道。

     “那行,就送那个吧。”李轻舟瞧着雨桐还目瞪口呆的模样,笑道,“丫头,还愣着干嘛,收下吧。”

     她依旧摇摇头。

     李轻舟见她不收,把盒子放好,递给助理。

     “那……等下送什么?”助理转身接过木盒,问道。

     “画卷。”

     李轻舟心目中的爱情就是如此的简单,心理爱着一个人,就想把自己觉得最好的给她,就想把她喜欢的一切都给她,以往的他才不知道他也会如普通男子一般,陷入这样的圈子里面,没想到他却陷入的比谁都深。

     “对不起。”她低声说道,声音被呼啸而过的警笛的声音掩埋,她转头,瞧了身边的这个男人,只怕一辈子也换不起这样的情了。

     国宴大厅,热闹非凡。

     李轻舟和雨桐到的时候,已经是八点过十分了,大家都在注意台上说话的温儒辛,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人进来。

     真可以说是宾客云集,好不盛大。

     她抬头,远远的看见台上的温儒辛在致辞,因为音响的缘故,所以这边也听的很清楚,但是她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只瞧着温儒辛身后站着的温路珩,张婉婉挽着他的胳膊,笑的一脸甜蜜,她的心被狠狠刺痛起来。

     温路珩的看不出情绪的脸,沉默着,不似张婉婉对着众人在笑。

     温儒辛说完之后,场内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接着是张勤。

     他笑的似乎比他女儿更开心。

     李轻舟似乎发现她此刻正在神游太虚,他走近她身边,抬起她的胳膊,挽在自己胳膊上,微微一笑低声道:“作为女伴,怎么就没有女伴的自觉呢。”

     “不就一个小张家么,攀上了温家,就开始趾高气扬了呀。”雨桐听见身边一个女声有些不屑的说道。

     “小声点,让人听见了多不好。”女人的丈夫制止道,“不说话没让当你是哑巴,当年不过一个卫兵,能够走上来,也是人家的能力。”

     男子带着自己的妻子走到更加偏僻的地方。

     雨桐疑惑的看着李轻舟。

     他似乎知晓她想问什么,解释道,“张勤原本不是咱们那个大院的,花了很多钱走了很多关系,买进来,自从和咱们一个大院后,就官运亨通了。”

     雨桐不在说话,最后是温路珩的发言,大致也是让大家宾主尽欢。

     音乐开始,第一支舞曲,是舒缓的肖邦的钢琴曲,欢快动听。

     温路珩和张婉婉在人群中央的舞台上,随意的舞动着,张婉婉的长裙自然的划出好看的弧度。

     因为这舞台在中央,且是稍稍高起的地方。

     温路珩在回眸的一瞬间似乎看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带引着张婉婉的舞步,四步之后,再次回身,那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却不见了。他带着张婉婉越发轻快的在舞台上舞动起来,四处张望找寻着佳人的身影。

     一曲终于舞毕,像众人绅士的敬礼之后,他迈着大步子朝那个熟悉的身影走去。

     雨桐有些害怕的躲在李轻舟的身后,小声道:“小叔叔眼尖,似乎发现我了。”

     “那你还不快跑。”李轻舟嘴巴都不动的说道,盯着那个穿过人群走来的挺拔俊秀的男子。

     “那我先溜了,你等下在长安街路口找我。”她紧张的说道。

     “知道了。”李轻舟身体不自然的侧了一下,挡住她。

     她转身,躲过端着酒杯聊着天的贵妇名媛们,朝着外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