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第二十章 阴差阳错之吻
    午夜十二点,温路珩坐在警车里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面那栋娱乐中心,灯火通明,里面人流涌动。

     “温队,接到举报的就是这里。”一个声音从对讲机里面传来。

     “知道,小李,十二点半你带五个人堵住后门,我们从前门进去。”温路珩对着对讲器说道。

     温路珩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已经指向十二点二十五分了。

     此时对讲机又响了:“温队,里面好像有军部的人。”

     “谁?”温路珩问道。

     “好像是广州军区的人,来这里消遣的。”小李问道,要是这个样子抓还是不抓也成个事情了,这会议马上就开了,军区的还过来捣乱,也不知道检点,小李腹诽道。

     温路珩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略显阴沉的笑容,昏暗的车灯打在他脸上,仿佛暴风雨前的安宁,他轻启薄唇:“抓!”

     一个小时候之后,警部二支队,一行十二人走出警部。

     “真想不到,广州军区周政委居然在里面。”其中一人笑着说道。

     “谁知道呢,不过也怪他倒霉,逮在这个节骨眼上了。”小李说道。

     小李看见温路珩从后面走出来,问道:“温队现在回家么?”

     “是啊。”温路珩笑着说道:“今天辛苦大家了,改天请你们喝酒。”

     “温队,择日不如撞日。”一个队员笑嘻嘻的说道:“要不,就今天吧,反正明天我们放半天假。”

     温路珩大笑道:“走,今个儿不醉不归。”

     迪吧里,午夜总是闹腾的,穿的短裙黑丝的姑娘们,在灯光下扭动着灵活的腰身,周围的人不停的给他敬着酒。

     队员们谁不知道,这温路珩的后台,温家的人,和谢家交好,谁都想好好巴结一下。

     温路珩今天至少喝了好几斤了,他本是酒量极好的人,可是这混合来喝,难免也难受,和队员们打了招呼,往洗手间走去。

     他用冷水扑在自己脸上,才让自己清醒了一点,镜子里面的男人,水从脸上滴下来,灯光掩盖下的容貌,无一处不是秀色可餐。

     他低下头,又对着自己的脸扑了水。此时一个柔软的身体,贴上他的身体,软软的声音道:“帅哥,今天晚上有空没?”

     温路珩抬起头,镜子映出女子姣好的身材,包裹在黑色低领紧身衣里面的胸【和谐】部若隐若现,女子化妆浓妆。

     女子瞧着他没有推开他,柔软的双手深入他的腰带,想要往下探去,温路珩只觉得身体里面有一团火串了出来。

     他不是没有女人,一夜情也不是没有,只是现在的他居然有些许反感,他握住女子还要下探的手,拿了起来,冷声道:“时间不早了,小姐找别人吧。”

     转身出去了。

     凌晨四点,温路珩下了出租车,他的车留在警队,没有开回来。

     打开家门,没有人,安静的可怕,他才想起来,父母都去军区了,父亲要开会,时间会很长,母亲为了便于照顾也去了。

     他借着醉意往房间走去,温路珩走进自己住的房间,找了半天开关,没摸到,便没有开灯,黑暗中看着似乎是熟悉的138看書网房里面的黑色大床已经不再了,他只觉得自己脑袋沉重,觉得这里熟悉,又不大熟悉的样子。

     他推了书房里面房间的门,走进去,突然想起来,母亲说了,这几日雨桐要考试,住在酒店了,方便考试去了。

     被子没叠?温路珩只觉得自己头疼,脱了衣服,扯了被子,才发现被子居然有丝丝的暖和。他往暖和的地方挪了挪,才发现,居然只有一块地方是暖的,他本是喝了酒,身体自是暖和很,那小小的身子,脚居然是冰凉的。

     雨桐今天本是住在酒店的,可是才发现自己参考书没带,遂回家住了,她本就身体微寒,经常睡了一夜身体还是冰冷的,此时突然觉得有一个热源像自己靠过来,迷迷糊糊中往那人身上靠去。

     温路珩此时闻到一个清香的身体,靠近自己,冰冷的小脚丫子还使劲往上抬,都挂到他的大腿上了,他只觉得下腹蹭的有一股火苗在串。这清香的味道,让他闻着熟悉,也让他舒服。

     他双手抚上怀里的娇躯,女孩的身体被人摸的不舒服,不自然的在他怀里扭动着,似乎想寻个舒服的姿势睡着,温路珩被蹭的□难耐,下身支起了小帐篷。

     雨桐被人摸的不舒服,白嫩的大腿被一个火热顶的不舒服,猛的清醒过来,发现一个陌生的气息环绕着自己。

     顿时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刚开口,小嘴就被一个带着酒气的人吻住,雨桐脑袋里面一片空白,眼睛大大的盯着黑暗中,这人是小叔叔。

     她推了推男子健硕的身体,挣扎着想离开,却不想却被男子翻身压在身下,男子的吻技很好,他不停的挑逗着女子娇小的舌尖。

     雨桐还想反抗,却沉醉在这样的吻里,温路珩的气息带着酒味,雨桐觉得自己似乎也要醉了。

     他推高女子的内衣,较小的胸【和谐】部就这样□在空气中,这股冷空气让雨桐顿时回神了,推开温路珩喊道:“小叔叔。”

     温路珩似乎一愣,顿时清醒过来。

     借着暖黄温热的壁灯,他看见身下的女孩,对,还不能说是女人,双眼明亮,脸颊通红,唇上还有水泽,壁灯打在上面,娇艳可人,在往下,内衣被推的老高,没有穿胸衣睡觉,一双白嫩的胸【和谐】脯,两颗粉色的葡萄,像在引诱人犯罪。

     雨桐看着小叔叔的目光,才惊奇的发现自己睡觉是不穿胸衣的,她赶快扯下自己的衣服。

     温路珩腾的一下子坐了起来,自己做了什么,她是自己的侄女。他脸色微红,尽量平静自己的情绪,道:“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温路珩穿好衣服,出了卧室,走到书房,才想起,自己房间的床已经被搬到隔壁去了,是自己告诉母亲的,雨桐大了,还住在一起不好,没想到居然是自己走错房间。

     他进了自己房间的浴室,开了冷水,让自己的□消下去。只恨自己道:到底做的什么事情。

     雨桐此时哪里还睡的着,坐起身来,只觉得自己脑袋空空的,身体也热的紧,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她的手抚上还有些疼痛的唇,她打开灯,拿起床边的小镜子,镜子里的人,唇色嫣红,似乎能渗出血来。

     她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靠在床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不知不觉,看见窗脚渐渐透露出丝丝白亮的光线,才惊奇觉得,似乎天亮了,星星说早上七点来接她去学校的。

     她看了看桌上的手机,已经六点半了,起身了。

     收拾完毕之后,就听见院子里面,有车的喇叭按了两下。

     她拿起书包,穿上靴子,蹬蹬蹬的出门了。

     站在二楼房间的温路珩看着穿着棕色棉袄,棕色靴子的女孩,跑向屋外那辆白色的宝马,车里下来的男子,帮她拿了书包,关了门,才坐到驾驶位置上。

     车绝尘而去。

     温路珩点了一根烟,吞吐着烟卷,依旧内敛。

     车内。

     谢铭星笑着道:“桐桐,我发现一件事情。”

     雨桐一惊,好似秘密被人发现了。

     “你今天的唇真好看,是不是擦我送你的唇膏了。”谢铭星打着方向盘调笑道。

     “你才擦唇膏。”雨桐没好气的回复道,心理顿时输了一口气。

     到了雨桐学校门口,谢铭星笑着转头对着她说道:“到学校了。”

     “嗯。”雨桐点头准备开门。

     “等等。”谢铭星拉住她。

     她回过头来,唇色嫣红,娇艳欲滴,谢铭星想吻上去,却被她躲开,急忙开车门下去道:“谢谢你,星星。”

     谢铭星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冷雨桐,我就这么不得你喜欢么?这么多年,还是这样子。

     他双手砸在方向盘上,片刻,一踩油门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