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何去何从
    又回到李家小洋楼,李轻舟的房间在二楼。

     虽然中途雨桐挣扎了几次,可是他一直没放手,一楼是佣人的房间,他拉着她直接上了二楼,来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他房间,整个房间的格局是白色和灰色,不似小叔叔的黑色,都是浅浅的灰色。

     他让她在沙发上坐下,上好的牛皮沙发,浅灰色,上面一个枕头随意的放着,桌上还放了几本新出的国家地理的杂志。说道:“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给你拿冰敷一下。”

     房间的暖气慢慢渗透进来,让她的心稍微出现那么一点点的温暖。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眼眶还因为刚才哭过,露出些许红红的血丝来,看着让人心疼。

     他拿了冰块,用毛巾包着,进房间就看见她这幅模样,长长的秀发有些凌乱,刘海在额前被风吹乱成一个奇怪的弧度。

     “可能有些冷,但是为了消肿,你还是忍一忍。”他轻声说道,似乎不想打扰她此刻的深思。

     他见她并不答话,只是默默的把脸稍稍抬高,让遮在衣领里面的小半张脸能露出来。

     看见脸上的指纹,他倒吸一口气。屋内的光线,比外面的路灯刺眼的多,越发显得白嫩小脸上的指痕触目惊心。

     他有些心疼道:“温夫人也真下的了手。”

     此前一直没有说话的雨桐,听到这句话,道:“是温海涵先动手,我才打他的,为什么温奶奶不听我解释呢?”

     他沉默半响,手上的动作依旧没停,一下一下的帮她敷着脸。

     此时冰凉的触感袭来,却让她感觉到安心,原来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温海涵说是你动手打的他?”他问道。

     “温奶奶只相信他说的,都没问我,也不听我解释,就赶我出去亡妃出没请注意。”雨桐哽咽的说道。

     李轻舟把她的右手抬起,让她自己握着被毛巾包裹住的冰块,伸手拿起桌上刚刚倒好的温水,递给她:“喝点水吧。”

     她接过水杯,小抿了一口,说道:“就算温家容不下我,可是温海涵,此前,我都没见过他,他为什么这样针对我?”

     他听见她说这样的话,心中疑惑,小时候去部队的时候不是见过吗?难道是这小妞给忘记了,遂提醒的说道:“你在想想,是不是有见过?”

     在她仔细回想的同时,他也想起了那年的夏天,似乎是去军训,刚刚初中毕业,他转头瞧瞧身边的小妞,如今都十八岁了。他突然似想起什么来了,难道是那个时候就结下的梁子?可是这身边的丫头,那年才多大啊,来温家也不过一年有余。

     “我还是不记得,我只记得来北京之后,有一年的夏天,似乎脑袋摔了,住了好几天的医院。”她只想起这个,说完,还撩起额前的刘海,对着他说道:“看,这就是当年摔的。”

     他往她的脸前凑近,一阵少女的馨香扑鼻而来,让他有些许的迷乱,心理不禁咒骂,这小妞是不是不单自己是个正常男人啊。嘴上却说:“还好,已经淡的看不出来了。”

     这是那年在部队,被温海涵推下去才造成的,当年似乎自己看见了,还拍照了,可是因为和温路珩结下的梁子,却瞒住没说,只是告知了他们去哪里找这小妞。现在想想那时候的自己还真是幼稚,李轻舟在心里自嘲道,就算自己拍了那个时候他推这小妞的照片,如今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毕竟没有闹出大问题,而且那个时候温海涵也没成年,就算他把这小妞整死,那个时候都没什么法律能制裁他,在加上温家原本就有是势力。

     看来要温家倒并没那么容易啊,他叹息一声,接过她手上的毛巾,继续帮她敷着,问道:“温家如今你还要呆下去吗?”

     “我想等……”温路珩。她正准备脱口而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和小叔叔的关系,是这样的见不得人。她硬生生的把温路珩三个字吞进去,接着道:“在等等吧。”

     “你是想看温家的人的反应?”

     “我也不知道。”她有些迷茫的回答到。

     此时的她,才明白,自己心里有太多的话想说出口。可是却没法说出口,她转头瞧了瞧身边的人,才发现自己竟然也没人可说。

     午夜的寂静,让屋外的风声变的呜咽起来。

     睡在书桌下的大花似乎被这声音惊吓住了,睁开睡眼迷茫的眼睛,瞧着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的正是自己的两个主人,它有些兴奋的跑过去,一把跳到雨桐的怀里。

     雨桐似乎早已经熟悉了大花的突然袭击,并未感到吃惊,她伸手抚摸着大花光洁的皮毛。

     大花发出喵呜喵呜的舒服的叫声,在她身上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打了个哈欠,闭上眼睛。

     雨桐嘴角露出难得的笑容,却因为笑容扯痛了脸颊。

     李轻舟低声笑道,手上也不含糊,把冰毛巾压上去,冰了雨桐龇牙咧嘴的,整个人比之前刚来家里的时候鲜活多了。

     “这么晚了,你刚才收拾东西准备去哪里啊?”他问道。

     “嗯?!”她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似乎没听清他问的什么。

     他心理有小小的不痛快,却还是耐着性子,继续问道:“我说,你大半夜的,准备去哪儿呢?”因为瞧着她出门的时候只背了书包,并未拿什么行李,所以才好奇,这么大半夜的,一个女孩儿乱晃个什么劲盛世之初。

     “准备离开温家。”她现在的心情已经平复了,很冷静的语气开口回答道。

     李轻舟手上给她敷脸的毛巾,顿了一下,吃惊道:“那你以后怎么办,都不回温家了么?”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以前爷爷去世就来了北京,这许多年,自己也习惯了。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想当作家人的人,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却是最能肆无忌惮的伤害你的。”她语气平静的似乎在说别人的事情一般。此时温路珩的笑容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也许只能对不起小叔叔了,自己才能还掉欠给温家的。小叔叔上次几乎是低吼的对她说,就算离开温家,也要和自己在一起。可是他就没想想她的压力么,整个温家,整个十几年的养育之情,重重的压在她的心上。也许,只有到了这种时候,她才能假装平静的告诉所有人,爱情不重要,也不是自己想要的。

     小叔叔,对不起。

     “是温夫人赶你走么?”他语气不善的接着说道:“温家太不厚道了,当年是他们答应冷家养育你,如今却做出这种事情来,温帅知道吗?”

     她嘴角露出一直苦笑:“温爷爷就算知道了,也许也是赶我走,不然还能有什么解决的方法。”

     他脑袋里面快速思考着她说这句话的意思,如果只是打了温海涵,那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而且自己听见温海涵的脏话,看来真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打了温海涵,不至于就赶你走啊,而且你马上也要高考了。”

     “没什么,可能原本就没有血缘关系的感情,总是如此淡。”她有些失落的说了这句话,才抬起头来,明亮的眼睛在灯光下扑闪扑闪的,“有什么关系呢,这个世界上,我原本就是一个人的。而且我已经满十八了。”

     “那你真的打算不再回温家吗? “李轻舟为了确定,又问了一遍。不知怎么的,她离开温家,却让他的心头舒出一口气来,温家虽然表面看上去繁荣依旧,其实早已经是穷途末路了。父亲一直和温家相敬如宾,如今偶尔也会在他面前数落温帅的专治几句,想来这就是盛极必衰的道理吧。

     “嗯。”她点点头。她记得爷爷说过,有的恩情是需要用一辈子来还的,有的恩情是可以还过之后就两不相欠的。温家对冷家的感情,也就在自己这里终止吧。

     而自己,人生还很长,自己一定能努力过好的。

     “那你高考怎么办?”他问到,虽然离开了温家,可是高考总一直要去啊,不能这样子荒废啊。

     “我爷爷说过,读不读书都无所谓,读书也不知唯一的出路。拳头地下出老大,谁能打,谁就是老大。”她低声道。

     “噗嗤……”一声,李轻舟给逗乐了,笑着道:“还拳头,你古惑仔呢!?小时候是不是因为冷老爷子这样教你,才因为我逗你一下,就追着我打的?”

     “那必须是的。”她开心的笑着道,虽然脸颊扯的痛,却开始露出大大的笑容,因为这是给爷爷的嘛。

     “可是你一个小姑娘,不读书去干嘛。”他说道,虽然他也觉得读不读无所谓,要是跟着自己,就算不读书,也可以养着他。他有些吃惊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我也不知道。”她有些迷茫道,可是一想起自己还有存款,就笑着道:“虽然现在房价这么高,好歹爷爷在荆州给我留了一套,而且我还有存款。”

     “你能有多少存款,莫不是每年的压岁钱?”

     “算是吧,加起来,现在估计有五十多万了,我可是每年的都存下来了的,虽然也是温爷爷温奶奶,各处的叔伯因为温家的关系给的,不过,反正我现在也没钱,不用我怎么活啊,真去打工啊。”她想到自己以后的生活,没有了温家,没有了小叔叔,虽然有点失落,却忍不住的向往,自己一个人,也许也没那么糟糕天下王者最新章节。

     “对对对,就是你会说。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先读书。反正你现在手上的钱也够了。等毕业之后想干嘛,就看你自己的了。”他给她认真的提着建议。

     她赞同的点点头,“可是,我不想在北京呆了,要是小叔叔回来,发现我不见了,还不知道闹出什么事了。”

     “温路珩?”他能闹什么事啊。李轻舟有些疑惑。

     雨桐猛然想起自己和小叔叔的关系,是不能告诉别人的,急忙扯了个理由,“小叔叔最疼我,要是发现我被温奶奶因为温海涵的关系赶走,还不知道闹出什么事情来,而且他现在在成都,一时间也回不来,我想趁着这个机会走了算了,免得后面瞧见了自己又不舍。”

     “你这鬼人精,想的还真远,也不知道该说你无情还有有情的好。完全是个自私的小鬼。”他一戳她的脑袋开玩笑道,如果是自己惹怒了她,没准也是被她直接扔下,不管不顾的就走掉吧,就好像现在还在法国巡演的谢铭星,这小半年的时间,也没见回国,看来真是被这丫头伤的不轻啊。

     她低下头,是啊,自己真是自私鬼,只顾自己,从来不考虑其他人。也只有其他人对自己好的时候,才会同样的好去回报他人。所以这么多年,那么多的同学,也只有泛泛之交而已。

     自己一直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人,也许就算离开也不会有人记得。

     而小叔叔,那张被温海涵摔在地上的照片,让她想起那年在石板路上撞了自己的男人,细细回忆起来,正是小叔叔。可是自己却因为太模糊的记忆,已经忘记了原本熟悉的人的面容。

     小叔叔在那个时候喜欢上自己的吗?那个时候温奶奶经常以泪洗面,说小叔叔不愿意回国。

     而后来,小叔叔和自己的感情发展的,她自己也有点晕乎乎的,只是喜欢,很喜欢,小叔叔想要的,就都给他,包括自己。

     也许自己是真的爱了,温奶奶和温海涵两人,明显是不会同意自己和小叔叔在一起。

     她叹息了一声,自己的爱情,为什么总要经过别人的同意呢?

     但是,这人是养育自己的人。

     她越想,脑袋越是晕乎乎的,不知不觉的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李轻舟还以为自己刚才说的话,让小妞不高兴,一直低着头,刘海遮住了他的视线。

     半响之后,他轻声喊道:“冷小妞……小妞……”

     喊了之后才发现,这小妞似乎已经睡着了。

     哎,果然从来不把自己当正常男人,他不经感概道。

     李家和温家十几年的梁子,自己这么帮冷小妞,也不知道父亲会怎么想。不过管他呢,自己要做的事情,从来不是父亲能阻挡的了的。自己和温路珩不一样,温路珩从小就被温家寄予厚望,而后因为失误被送出国,如今又被接回来,他和自己完全不一样,自己有能力去反抗整个家族,而温路珩没有。

     他母亲作为继母的身份,让他对温海涵一家有了愧疚。

     因为他在温海涵和温母上救护车前,听见温海涵似乎怒骂了一句,这小□想和温小叔在一起简直是做梦。

     温路珩啊温路珩,你喜欢谁不好,为什么偏偏喜欢这个大院里面的蔷薇花呢。

     能看见冷家小妞好的,何止你一个人呢?